| 廣告聯系 | 簡體版 | 手機版 | 微信 | 微博 | 搜索:
歡迎您 游客 | 登錄 | 免費注冊 | 忘記了密碼 | 社交賬號注冊或登錄

首頁

新聞資訊

論壇

溫哥華地產

大溫餐館點評

溫哥華汽車

溫哥華教育

黃頁/二手

旅游

中國科學家研發出新一代艾滋病疫苗 擺脫“恐艾”還有多遠?(圖)

QR Code
請用微信 掃一掃 掃描上面的二維碼,然後點擊頁面右上角的 ... 圖標,然後點擊 發送給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謝謝!
近日,香港大學醫學院宣布,開發的艾滋病疫苗pRhPD1-p27取得重大突破,在無需抗病毒藥物治療的情況下,實現了超過6年艾滋病預防及病毒控制。


pRhPD1-p27是一類PD-1增強型DNA艾滋病疫苗,由港大醫學院艾滋病研究所自主研發,與傳統疫苗相比,它具有更強的免疫原性和針對病毒感染的保護功效。動物試驗顯示,接種疫苗的猴子在被高劑量艾滋病毒攻擊後,首先出現了病毒血症峰值,隨後病毒載量下降到持續不可檢出的水平。

在無需抗逆轉錄病毒(ART)治療的情況下,四只猴子2年裡體內艾滋病毒(HIV)被有效抑制,其中一些猴子超過6年仍未出現反彈。“研究結果令人鼓舞,將來可單獨使用,或結合其他策略治療HIV感染者。”研究領導者、港大醫學院艾滋病研究所陳志偉教授表示。


事實上,隨著20世紀末“高效抗逆轉錄病毒治療”(HAART)問世,艾滋病早已不是絕症,甚至能達到臨床指標上的“不具備傳染性”,感染者壽命接近常人。同時,近年來“單抗聯合治療”興起,在此前一項臨床試驗中,幾名HIV感染者在停藥後2年仍實現HIV的完全抑制。

“近年來,各種為實現HIV功能性治愈的新型治療方式不斷湧現,很多已進入臨床試驗階段,但仍沒有找到一種能‘徹底控制’的方式。”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院長盧洪洲教授告訴“醫學界”,深圳三院合作參與了 pRhPD1-p27的臨床試驗研究。“主要難點包括耐藥機制、HIV儲存庫認識不全、缺乏靶向免疫系統的有效策略等。”

艾滋病疫苗的攻關道路同樣艱難,至今40年的開發歷史,歷經3代研發,臨床試驗卻屢屢受挫。就在去年年初,強生(J&J)宣布,旗下備受關注的HIV疫苗“Mosacio”在III期試驗中效果不佳,臨床試驗停止。

截至目前,全球有數十種HIV疫苗管線仍在推進之中。疫苗發揮作用需針對特異性位點,HIV卻通過不斷變異逃避疫苗和免疫系統的監視。新一代艾滋病疫苗是否有望破局,人類離徹底攻克艾滋病還有多遠?“醫學界”對話了盧洪洲教授。



盧洪洲教授


醫學界:40年來,有上百款艾滋病疫苗進入臨床試驗,但尚無成功案例,原因是什麼?

盧洪洲:多年來,艾滋病疫苗研發一直面臨著與其他感染性疾病疫苗不同的獨特挑戰。首先是HIV具有極高的遺傳變異性,不同亞型之間差異較大,這使得疫苗難以覆蓋所有變異形式的感染。

同時,HIV的免疫逃逸能力也非常強,可以逃避宿主免疫系統的攻擊,比如它能在體內迅速變異,並隱藏於宿主細胞內,增加了疫苗設計的難度。相比其他病毒,自然感染HIV後人體的免疫系統通常無法有效清除病毒,這使得對免疫系統的有效激活更加困難。


缺乏有效的動物模型也增加了疫苗的開發難度,目前尚未有能夠完全模擬HIV感染和疫苗效果的動物模型,使得臨床試驗和疫苗評估更為困難。

第一代艾滋病疫苗采取滅活病毒、減毒病毒等傳統制備路線,刺激免疫系統產生抗體和T細胞反應。

隨著技術革新,目前主流的研發賽道集中在多種技術手段和平台,包括重組蛋白疫苗、病毒載體疫苗、核酸疫苗(包括mRNA疫苗)和整合疫苗等。這些技術手段和平台針對HIV的不同特征和傳播方式,期望未來能為全球應對HIV提供更為有效的預防和控制手段。

醫學界:疫苗分為預防型和治療型,目前艾滋病疫苗的研發集中在哪一方面?

盧洪洲:目前,大多數研發中的艾滋病疫苗屬於預防型疫苗,這類疫苗通過產生針對HIV的抗體和T細胞反應,以防止病毒入侵和擴散。
不錯的新聞,我要點贊     還沒人說話啊,我想來說幾句
上一頁12下一頁
注:
  • 新聞來源於其它媒體,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
  • 在此頁閱讀全文
    猜您喜歡:
    您可能也喜歡:
    我來說兩句:
    評論:
    安全校驗碼:
    請在此處輸入圖片中的數字
    The Captcha image
    Terms & Conditions    Privacy Policy    Political ADs    Activities Agreement    Contact Us    Sitemap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

    頁面生成: 0.0338 秒 and 8 DB Queries in 0.002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