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廣告聯系 | 簡體版 | 手機版 | 微信 | 微博 | 搜索:
歡迎您 游客 | 登錄 | 免費注冊 | 忘記了密碼 | 社交賬號注冊或登錄

首頁

新聞資訊

論壇

溫哥華地產

大溫餐館點評

溫哥華汽車

溫哥華教育

黃頁/二手

旅游

在義烏幹日結:從早幹到晚只掙50塊

QR Code
請用微信 掃一掃 掃描上面的二維碼,然後點擊頁面右上角的 ... 圖標,然後點擊 發送給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謝謝!
高薪挑戰


這真是一家空空如也的招聘網點,一面沒有貼滿招工啟事的牆,一張桌子和兩把椅子,一個搓手御寒的中年男人在裡面踱步。“想找什麼工作”,他說不用手續費。

多絕望的求職者才會在這個看上去只存在於上個世紀的地方找工作,而我是第十六個。


中年男人讓我填寫求職意願,在包裝工和質檢員旁,我還寫下主播。中年男人拿起登記薄,滿懷信心地說,很快就會有人找你。

那時,我已經在義烏呆了十天。我住在朋友K位於外環的房子,這裡因為有大大小小的加工廠而被稱為“廠區”,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其中一間PP棉加工廠做計件工。第一天,一個女工向我示范,將3克棉花、兩種膠布塞進包裝袋,扯下防粘條裹緊,然後扔進桌邊的空紙箱。她對我說:“這個(活)傻瓜都會做。”她能一天包完3000個棉花包,折合成薪水150元。而我從早到晚只包了1000個,拿到50元。




我包棉花的工作台,這份工作只能500個起包,要麼包500個,要麼包1000個

我還體驗過質檢員的工作。K的母親在離住處2公裡外的出口貿易公司當質檢員,我和K有時會在周末去幫忙。這是一家專門出口日本的商貿公司,我們剪掉衣服上印有中文字樣的標簽,或是用空白的貼紙隱掉中文說明。雖然崗位是質檢,但除了不要弄錯鞋碼的標簽,我們沒有任何動作是為了檢查質量。




質檢就是把好好的鞋從鞋盒裡拿出來用包裝袋裝起來

在義烏,我幹的最後一份日結工是包發夾,一包7毛錢,比包棉花(5分錢)劃算,但包發夾把我手包腫了,我開始琢磨找一份新的工作。在義烏,我在不同場合見過拿著支架對著手機滔滔不絕的人。直播電商卷過這座城市,在各種意想不到的地方留下招主播的啟事,就連燒餅攤上也沒有錯過。如果說廠區裡的計件工代表著“舊義烏”的底色和韌性,那麼直播電商就回蕩著“新義烏”的喧囂之聲。再粗心的人都會發現這座城市的變化,比如四年前冒出來的北下朱直播電商小鎮。


您的點贊是對我們的鼓勵     還沒人說話啊,我想來說幾句
上一頁1234下一頁
注:
  • 新聞來源於其它媒體,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
  • 在此頁閱讀全文
    猜您喜歡:
    您可能也喜歡:
    我來說兩句:
    評論:
    安全校驗碼:
    請在此處輸入圖片中的數字
    The Captcha image
    Terms & Conditions    Privacy Policy    Political ADs    Activities Agreement    Contact Us    Sitemap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

    頁面生成: 0.0329 秒 and 7 DB Queries in 0.002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