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联系 | 繁体版 | 手机版 | 微信 | 微博 | 搜索:
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忘记了密码 | 社交账号注册或登录

首页

新闻资讯

论坛

温哥华地产

大温餐馆点评

温哥华汽车

温哥华教育

黄页/二手

旅游

金宇澄:我的父亲母亲一切已归平静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金宇澄作者近照

我母亲说,我父亲以前喜欢逛旧家具店, 1948年在苏州买了一个边沿与四脚都透雕梅花的旧圆桌,另一个柚木旧圆台,请店家刨平了台面,上漆,木纹很漂亮。那梅花桌子是1966年抄走的,柚木圆台一直在家,现放着我的笔记本电脑。


1990年,父亲在卢湾区一旧家具店橱窗里,看到三张日本式矮桌,样式相同,三张相叠在一起,他走进店堂,穿过旧家具夹弄,看这三张暗褐色矮桌。

店老板一般“识相”,注重来客年龄,打扮,神色,不讲话。父亲想打听什么,但没作声,最后怏怏出来,在这一刻,他感到自己是真的老了。

“一定是日本租界的东西。”他对母亲说。

他的两颊早有了老年斑,这位昔日的抗日志士,早已失去敏锐谈锋,即使看到熟悉的“地下党”电视剧,一般在沙发里坐着,不知是不是睡着了。

记得一次他转过脸,对我母亲说:“冷天里还穿法兰绒料子?白皮鞋?”

母亲耳聋,不习惯助听器,膝上堆着报纸和一本《中国老年》杂志,她看一眼屏幕,没明白他的疑问。


这是我听到父亲唯一的不满,他的话越来越少了。



金宇澄父亲(二十八岁,《时事新报》记者)与母亲(二十岁,复旦大学中文系大二学生)恋爱期间在太湖留影,1947年4月7日


他曾是上海“沦陷”期的中共情报人员,常年西装革履,经常也身无分文,为失业苦恼。

“穿不起西装,总要有七八套不过时的,配背心、皮鞋,秋大衣不可以冬天穿,弄得不好,过去就叫‘洋装瘪三’。”

他不许我吃日本料理,每提起就深恶痛绝,“日本饭是最坏的东西。”或许那是我母亲讲的,六十年前,他误将盘子里的生猪血,当作番茄酱的原因。

出事那年,是因为“日共”某组织在东京暴露,很快影响到了上海的系统。某个深夜,父亲与他的“堂兄”——他的单线联系人同时被捕。警车驶近四川路桥堍,“堂兄”突破车门跳车,摔成重伤。

他被押到宪兵司令部(今四川路桥信谊药厂),由东京警事厅来人严刑审讯。他记住“堂兄”摔得血肉模糊的脸,始终坚称自己由金华来沪探亲,不明堂兄近况,本埠不认识其他人,无任何社会关系。金华是国民党地区,他讲出很多金华细节,但不会说金华方言,所幸东京人员疏忽这个最重要的破绽。翌日,他被押往日军医院对质,堂兄已奄奄一息,只微微捏了他的手。两天后,“堂兄”在医院去世。

随后的一年,他被囚禁在上海提篮桥监狱。
1     无评论不新闻,发表一下您的意见吧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猜您喜欢:
    您可能也喜欢:
    我来说两句:
    评论:
    安全校验码: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Terms & Conditions    Privacy Policy    Political ADs    Activities Agreement    Contact Us    Sitemap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页面生成: 0.0362 秒 and 7 DB Queries in 0.0054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