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联系 | 繁体版 | 手机版 | 微信 | 微博 | 搜索:
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忘记了密码 | 社交账号注册或登录

首页

新闻资讯

论坛

温哥华地产

大温餐馆点评

温哥华汽车

温哥华教育

黄页/二手

旅游

澳大利亚: 澳洲对待残障人士的移民政策引发争议:不欢迎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对于两岁男孩卢卡以及他的父母丹特和劳拉来说,澳大利亚已经成为他们的家园。

两年前,当卢卡(Luca)在珀斯一家医院出生后,他父母的世界发生了始料未及的、反转式的巨大变化。


伴随着喜悦而来的是令人震惊的诊断结果: 卢卡患有囊性纤维化。随后已在澳大利亚生活了八年的劳拉·库里(Laura Currie)和丈夫丹特(Dante)被告知,他们不能永远留在这里。卢卡可能给这个国家带来经济负担。

“我想我哭了差不多一个星期——我只是为卢卡感到非常非常难过,”劳拉·库里说,“他只是一个毫无抵抗力的两岁半的孩子,不应该受到这样的歧视。”

澳大利亚有三分之一的人口出生在国外。长期以来,该国一直将自己视为“移民国家”——一个拥有多元文化的移民者的家园,致力于为他们提供公平环境和全新开始。这一理念已融入该国民众的身份认同之中。但现实往往并非如此,尤其是对于那些身患残障或严重疾病的人来说。

澳大利亚是少数几个时常以医疗需求为由拒发移民签证的国家之一,特别是如果你在最长10年的时间段里医疗费用超过8.6万澳元(5.7万美元;4.5万英镑)。新西兰也有类似的政策,但澳大利亚更严格。

当局为这项法律辩护,认为它是遏制政府开支和保护公民获得医疗保健的必要手段。政府称,从技术上讲,这些签证并没有被拒绝。但事实上这些申请也不会被批准。有些人可以申请豁免,但并非全部。他们也可以对决定提出上诉,但上诉过程漫长且费用高昂。


活动人士认为这是一种歧视,与现代人对残障的态度格格不入。经过多年的努力,他们希望在未来几周内能有所改变,官方正在对健康要求进行重新评估。

劳拉·库里和丹特·文迪特利从苏格兰移居澳大利亚,从事该国急需的工作。劳拉是一名幼儿园教师,而丹特是一名油漆装饰工。他们在卢卡出生前就开始申请永久居留权。但现在,他们觉得在这里建立的生活和缴纳的税款全是徒劳的。


“这就好像,当你们(澳大利亚)需要我们时,我们在这里为你们服务,但当角色互换,我们需要你们时,就变成‘不,对不起,你们花了太多钱,你们回自己的国家去吧’。”



移民律师简·戈特哈德说,澳洲还在像1901年时那样对待残障人士。

澳大利亚严格的移民政策是有迹可循的。它有自己的“截船”政策,即将乘船抵达的移民被送往巴布亚新几内亚和太平洋岛屿瑙鲁的离岸拘留中心,这在近几年成为有争议的头条新闻。直到1970年代,澳大利亚才彻底摆脱了从1901年《移民限制法》开始限制非白人移民数量的“白澳政策”(White Australia)。

移民律师简·戈特哈德(Jan Gothard)说,同样可以追溯到1901年的残障和健康方面的歧视犹在。她说:“我们对待残障人士的方式仍然与1901年时无异,我们认为他们不是澳大利亚欢迎的人。”
不错的新闻,我要点赞     好新闻没人评论怎么行,我来说几句
上一页123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猜您喜欢:
    您可能也喜欢:
    我来说两句:
    评论:
    安全校验码: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Terms & Conditions    Privacy Policy    Political ADs    Activities Agreement    Contact Us    Sitemap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页面生成: 0.0373 秒 and 5 DB Queries in 0.001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