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联系 | 繁体版 | 手机版 | 微信 | 微博 | 搜索:
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忘记了密码 | 社交账号注册或登录

首页

新闻资讯

论坛

温哥华地产

大温餐馆点评

温哥华汽车

温哥华教育

黄页/二手

旅游
搜索:  

 论坛通告:  转载新闻请务必注明出处,这些媒体请不要转,谢谢   请不要上传第三方有版权的照片,请尊重版权,谢谢   批评商家需要注意  
 个人空间: 湖里湖涂 | ACY Securities | XY | 白龙王许道长 | 在线英汉翻译 | 忽然听到一個墨西哥女仔唱。呐呐呐呐呐呢呐 | 乱想 | 血流成河 | 罗蓬特机器人 | 快乐的狮子 | 玫瑰和糖 | 逸言堂 | 我的退休生活 | 顾晓军 | 我大爷 | Amy Yi | wholikeme | 一袭绛襦落鹏城,九天玄女下凡间。 | 大温房产和地产研究 | Invisible world
 最新求助: 请问谁知道哪里有卖理发的电动推子?   忽然有个疑问:战争时期,加拿大拿PR卡未入籍的永久居民会被强制服兵役吗?   这个银条   如何修改会员名?
 论坛转跳:
     发帖回帖获取加西镑, 兑换精彩礼物

论坛首页 -> 温哥华不眠夜

听见花开的声音 ZT (发表于20年前)

分页: 1, 2, 3, 4  下一页  



回复主题  图片幻灯展示  增添帖子到书签中  给帖子中的发贴者批量赠送献花或者花篮    |##| -> |=|        发表新主题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叶子
(只看此人)




文章 时间: 2003-12-16 08:44 引用回复
听见花开的声音 (一)

红墙

前言

这个故事酝酿了三四年,一直没有心情和力气来完成。终于到了这个温和的冬天,
有了一大把的时间,读书,胡思乱想,于是拣起来这个老故事。如同拣起一个下
酒的影子,合着适当的心情,一起下咽。

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只是巧合。不可对号入座。只想把这篇文章献给千千
万万类似“我”的这帮中国留美学生们。许多人几乎把人生一半的光阴贡献给了
海的这边, 他们是在这片土地上开花结果的。。。我们依稀可以听到那些开花
的声音。

无论是那些渐远渐去的还是正在响起的。。。开花的声音。

(一)

我八八年出国。去北京机场上的路上,翻车。车子连滚带爬。等我费力爬出来的
时候,我发现除了脖子疼痛之外,别无大碍,不缺胳膊不缺腿,甚至连牙也没有
少一颗。

只是错过了飞机。交涉,唾沫星子乱飞,最后晚一个星期走人。

送我去机场的大学同学肖剑平,伤势比我重,我真正走人的那天,他还在医院里
呆着,头上包着一层白纱布。我走前去看他,他对我说:越红,这是你的命,一
生大概都要连滚带爬。不过,你命够硬的,应该没事。

体谅人家是因我受伤,我把“胡说八道”含在嘴里,没敢吐出来。

十年后我回国,当着众人的面,冲上去给肖剑平,据说已经是副局了,一个大拥
抱,然后拳头雨点一样捶打倒他的肩头:乌鸦嘴!乌鸦嘴!我记恨你一辈子!

那天登上中国民航的747飞机,心情几乎完全是激动。瞧瞧,左边三个座,中间五
个座,右边还有三个座!跟一个小剧场差不多。我坐在22排C座上,一种轻飘飘的
感觉油然而生。

“对不起,这位。。。”

我定睛一瞧,面前站着一位挺风霜的男子。他左肩上一个旅行包,右肩上一个大背
包,左手上一个大网兜,右手上一个特长包,脖子上还挂着一个提包。额头上被全
身的负担累出细细碎碎的汗珠子。

我不由得笑,碍着羞涩,没敢说出口:出国怎么弄得跟逃难似的?

他说:我是A座。

我赶紧站起来,看他怎么坐进去。

他试着坐进去,才想起来应该把东西先放下。见我已经站起来,便自我解嘲:出
去打天下,什么东西都会用的上。不带就得花钱买。到时候你就知道带的东西太
少了。

我赶紧摸了一下我的口袋,缝死的。全部资产四十美元隔着一层布紧紧贴着我的
皮肤。心想,人家也对。

旁边有人说话:“有人带东西,有人带本领。”

好像自言自语,又好像不是。我转头看去,是我隔道的邻居,一个跟我年龄差不
多的女孩子,手里拿一本《新概念英语》第四册。见我回头,冲我一笑。

有伴是件好事,尤其是长途。我问:你也是到纽约吗?

她点头:“纽约大学。你呢?”

“北卡。我在纽约转机。”

“你一个人?”

“嗯。你呢?”

“我也是。你是哪个大学的?”

我说我是北大化学系的。毕业后分到中科院化学所工作了两年。她说她是北京师范大
学生物系的,在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工作了五年。我大惊小怪道:五年!不可能吧,你
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

她很宽容地笑笑:你觉得我们差多少?

想一想,脸羞红。就算差三五岁,对上了二十的女人来说,又什么差别呢!那时候,
还年轻,不会说“切!”,潇洒带过。只是脸红起来,象个熟透的苹果。

还傻笑。

我后来总是想起来人家应该比我大挺多,就是看起来年轻。看人家那宽容的笑脸。我
照着镜子学习半天,但总是不一样的笑容。我的笑容里开始带着一种傻,后来带着一
种涩,不知从哪里冒出来。

她叫鲁阳阳。

我们正聊得起劲,A座那人很温和地招呼我:您坐下吧。我也到纽约去。

我猜想我对带本领去纽约的人的好感超过了对带东西去的。我笑笑,没有吱声。
当然了,一个女孩子家家,出门在外还是少跟陌生男人搭话为妙。

幸好,B座也有人了。他不光对我一个人说。

那人接着说:我是移民,不象你们去学习的,有本事。我是做好了吃苦的准备的。

我当时特别反感,对他说的每一句话。我心说:这都哪儿跟哪儿?完全不搭界吗。
于是坚决不接碴儿。

后来我回想起来,巴不得多跟那人聊几句。人家是移民,不用关心身份的事情。人
家还挺谦虚,说自己没有本事。其实我们哪里有什么本事,除了肯死读书。人家还
说准备吃苦,我却什么也没有准备,就这么傻乎乎地跨过太平洋。

飞机“轰”然一声,向上飞起。打断了那人的话。他说了他的名字,但我没有记。
我转头扫了一眼离去的地面,突然产生了迟到的伤感。真的就这么走掉了?这是我
生活了二十二年的地方!家,亲人,朋友。。。妈妈对我的出国很高兴,可以说并
没有什么离愁别绪。倒是爸爸,举杯的时候口气很重地说:红红啊,在外面过的好
就留下,过的不好就回来吧。这儿有家。

我那时正跟二个姐姐说话,听了,只是“嗯”一声。现在想起来,爸爸的话竟像小
锤子一样,敲在我的心头,比别人所有的话更打动我。我们家三朵花,大姐比二姐
大不到二岁,二姐比我又大不到二岁。据说生下我之后,妈妈大哭。爸爸安慰她:
挺好,挺好。妈妈说:别人会说她没本事。爸爸说:别听别人的,自己好就成呗。

我猜想妈妈一直比较自责自怨来着,一直到我们姐妹三个都上了大学。单位上的同
事,左邻右舍见了妈妈就夸:咋你们家的孩子就这么有出息呢?妈妈说:如今的女
孩子可不比男孩子差。那意思简直就象是说你家男孩子其实没啥出息似的。幸好妈
妈到处说这话的时候,我们姐妹三个都不在跟前。等得知我收到出国通知后,妈妈
长出一口气:我的心总算平了。

可见,生三个女孩让我妈妈的心一直不平。多少年来,她一直把我们当作男孩子来
养。

坐在飞往美国的班机上,我一个人,强烈地意识到了我不是男孩子。我有点想家,
有点害怕了。我对美国的认识只停留在几本浅薄的“美国留学指南”上面。在我这
个年龄,我对未来的猜想要不是彻头彻尾的光明,就是完完全全的黑暗。当美国这
个与中国完全不同的世界实实在在迎面而来时,我突然发现我脑海里的美国只是一
幅抽象画,一点现实意义都没有。

美国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

我问鲁阳阳。

鲁阳阳笑笑:你果真年轻。美国大概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别胡思乱想了,能睡一会
儿就睡一会儿,你还要转飞机呢。

那天,八八年八月十六日,星期二,八月是故事很多的月份。
 
花篮
分享
楼主 | 电梯直达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主题 User photo gallery 礼物  
论坛广告 口水直流!加西网推出大温餐馆点评!发评论就可挣加西镑!
叶子
(只看此人)




文章 时间: 2003-12-16 08:45 引用回复
(二)

飞机晚点。当我们看到纽约的万家灯火时,已经是深夜。但大家还是被大纽约地区
灯火通明的世界镇住了!无论是一路无眠的还是睡梦初醒的,大家纷纷活动筋骨,
眼睛向外面的世界望去!

我对鲁阳阳说:更象天堂哎!

鲁阳阳笑笑,不急不慢地说:给你讲个地狱的故事吧。说有这么一个人死了被打入
地狱,但上帝还是宽容的,给他三个选择。上帝打开了第一个门,那里面的人们被
鬼怪们一口一口地撕咬。那人说,不去不去,可恐怖了。上帝打开了第二个门,那
里面的人们正在被烈火烧烤。那人说,不去不去,太残酷了。于是上帝打开了第三
个门,那里面的人们正坐在刀尖上喝茶。那人说:这个还凑合。上帝说:别太相信
你的眼睛了。每十二小时,这些人要轮换休息。这个门里面的人们正在休息。不休
息的时候他们是被刺刀穿透的。

她的话慢慢悠悠,在这个时候好像几块冰碴子落到即将沸腾的热水锅里。我没懂也
没觉得好笑。我和大家一样,只差摩拳擦掌。没有了离情,没有了乡愁,哈!这就
是灯红酒绿的美国,这是水深火热的美国!这就是鲜花毒草的美国,就就是许多人
梦寐以求的美国!

A座的那人,把脸贴在窗子上,激动的嘴角直抖:要拼搏!要奋斗!要自力更生!
要自给自足!

我和鲁阳阳对笑。我猜想他一定是积极分子先进青年那类的人物,口号喊惯了,
如今喊给自己听。不过,也有几分道理不是。

下飞机时,A座的人热情给我们几个邻座的握手,问:保持联系好吧?但回应的人
却不积极。我也快快地说声“再见!祝你一切顺利!”拎起我的背包就开溜了。那
人大概最后一个才能走出去,东西是在太多了。

鲁阳阳不一会儿也出来了。我们互相留下地址。鲁阳阳又说了一句令我瞠目结舌的
话:你要是没地方哭了,就给我来信。

我对鲁阳阳只好刮目相看。我说怎么会?我用功还来不及,哪里有时间难过?再说,
我从小就不爱哭。

鲁阳阳说,我是79级的,但我下过乡当过兵。

真是人不可貌相。我立刻用上她的话:“别太相信你的眼睛了!”我说你看起来
真的不象。

鲁阳阳好像我对发自内心的恭维并不感冒。她拉着我的手说:我也是第一次来美国。
也觉得很新鲜。不过我觉得新鲜劲总要过去的。出门在外,你一个小女孩家,不容
易。你闯闯看。我要走了,外面应该有人接我。你知道怎么转飞机吧?就算不知道,
你自己也要学。我就先走了。别忘了,你需要的时候,就给我来信吧。

她的话总象是压缩饼干,让我消化半天。我还在消化不良时,鲁阳阳已经挥挥手消失
在离去的人群里面了。

我决定把她的话重新打包,等我安顿下来到时候再慢慢开解。

夜半三更的纽约肯尼迪机场,那夜几架国际航班一起到达,满机场大厅都是人。可惜,
当我要找民航的工作人员时,却一个也没见。一问,说下班了,都下班了。

果真是民航,而且是永远的中国国营企业。下班走人是天经地义,而顾客来去是他们
的自由。

太自由了!像我这样的人,没人管,会难受的。我下面飞机怎么办?!我急得跳脚。

好在转机的并不是我一个人。有人打电话去交涉,说今晚的转机的人怕都要等到明天
了。有人叫唤上了:今晚怎么办?睡哪儿啊?

我做好了在机场混一夜的准备,只是两个巨大的旅行箱是我的心事。我全部的行头就
在这两个箱子里面了。弄丢了,我在美国可怎么活?

其实,很快我就知道,带来的两个箱子完全是累赘,必要的东西不多。对于来到美国
打天下的人来说,手头上一本护照一个签证戳,就是立身的武器。可那晚,我并不知
道。我守着我的两个大旅行箱,里面充满了破破烂烂,好像守财奴守着自己的全部财
产,唯恐别人抢了去。

苏优亮走到我跟前时,我差点说:别过来!你再走近我就喊人了!

我没有喊人,是因为发现苏优亮对我的箱子不感兴趣。他盯着看的是我:你是不是到
北卡?

我犹豫了一下,点头又摇头。我肯定不认识人家,我怀疑他是否认识我。

苏优亮自我介绍:我也到北卡。我想我们是转同一班飞机。你第一次到美国?

我立刻反问:什么意思?我还是第一次坐飞机呢。你这是第几次到美国?

苏优亮笑笑:不多,第二次到美国。我82年第一次到美国,这次是回去探亲。

我不语。我想好了我只要和我的两个箱子生死在一起。

苏优亮看出我的警备心理。他把自己的机票拿出来。“民航上,我就坐在你的后排,
听到你和。。。那位鲁。。。什么的聊天。本来想打招呼的,但看你们聊天,睡觉,
就没打搅。谁知飞机晚点,咱们都赶不上转的飞机了。”

苏优亮接着问道:对了,你到北卡那所大学?我在杜克大学。

我嘀咕一声,州立大学。

苏优亮说:怎么样,要不要帮忙?要不要结伴一起走?至少我的英语够用。

不说罢了,一说勾起我心中的痛!虽然通过托福600分,GRE也接近了2000分大关,
但我英文听力极差。以至于同学们曾鼓励我去检查听力,看我耳朵是否有问题。当
然了,这建议很快被推翻,因为我听中文并没有太多的困难,可见我的耳朵只是
选择性的听力障碍。有人说,这毛病不太好纠正,也许属于心理毛病。心理毛病不
就是精神有毛病吗?敢情我英文听力不好是精神病的缘故!

现在我带着这毛病到了美国。一听人家讲英文头就开始疼。苏优亮击中要害,我立
刻投降:真是太谢谢了,如果你能帮忙。我这箱子都是达标的。

妈妈把箱子在借来的磅秤上秤了几遍,几乎不多不少,正好32公斤。

于是苏优亮成了搬运工,吭哧吭哧把我的两大包破烂搬到安排的旅馆去,第二天又
帮我搬回机场。而我站在一边,好像是老板娘。

第二天一早,我们顺利坐上去北卡的飞机。飞机上,我才知道苏优亮不是学生,他是
杜克大学的教授,OK, OK,准确地说,助理教授。

啊呀!我捂着嘴!让人家堂堂名校的教授作了我的搬运工!
 
花篮
分享
| 电梯直达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主题 User photo gallery 礼物  
论坛广告 振龙电器—名牌家电专营店,品种齐全,价格最优!
叶子
(只看此人)



文章 时间: 2003-12-16 08:47 引用回复
(三)

我脸忍不住红起来。

苏优亮倒是很正常。他解释说他来美国早,所以就走到前面了。

多了不起!我立刻用崇拜的眼光看他了。想想看,这是两个阶级啊。学生是被剥削被
压迫阶级,是贫下中农。教授是剥削压迫别人的阶级,是富农资本家。这中间的差
别是巨大的。我们到美国来不就是争取早日变成富农资本家吗?瞧瞧,身边就有一个
活生生的样本。而且还这么谦虚谨慎,彬彬有礼!人家不高的个子立刻挺拔起来,人
家普通的相貌立刻生动起来,就连人家说话也立刻抑扬顿挫无比好听起来!

我来劲了:请多多指教!

后来苏优亮这么形容我:你那时可真是小姑娘啊。一听说我的职业,你那两个不大的
黑眼珠子立刻大放光芒起来,立刻不那么骄傲了,立刻跟我说我什么都不懂哎。

他说那时的我一点也不懂掩饰。他拉着长腔学着我的话“我什么都不懂哎。。。哎
。。。”,够嗲,够酸,够水份。

我说我原来那么傻。苏优亮说:不是的,是可爱。

我说:明白了,还是傻。

苏优亮说:是可爱!

我那时特容易崇拜。想想看,我才到美国一天,天上便掉下来位成功人士,人家在美
国不仅是立足了,还是顶天了!美国教授!而且还是杜克大学的!申请过美国大学的
中国留学生谁不知道杜克大学,那可是美国前十名的名牌大学!唉,若搁现在,我怎
么也不会傻的可爱了。我大学同学中五位在美国当教授的,都是终身教授,有一位在
耶鲁大学当正教授,响当当的。可我现在无论怎么努力,我看人家的眼光也不发亮了!

苏优亮说:那是。年轻就一次,怎么偏巧让我遇上了。呵呵!

我气结。无话可说。我对苏优亮感激在心,毕竟他带我走进美国,他教了我很多东西。

在飞机上,苏优亮帮我面对现实:你跟学校里的人联系过吗?有地方住吗?

我说我给学校的中国学生联谊会联系过。也收到过他们的一封信,是从国际学生办公
室发出的,和别的材料一起。我想,到了学校再跟他们联系也不晚吧?

苏优亮笑,有点坏笑的意思:你,可能不晚。

我没有接话。我突然想起我的四十块钱。昨天住的旅馆由民航出钱,早餐也是包的,
所以到目前为止我一分钱也没有花。今天十七号。我的学校八月二十一号开学。不知
开学是不是就可以发钱?

我问苏优亮,TA(教师助理)是什么时候发钱?

苏优亮笑笑:肯定不是上班第一天发钱。在美国,总得先干活。我不太知道州立大学
TA是月末发钱还是二个星期发一次钱。你不急着用钱吧?

我一听便急了,现实是实在的。那看似天堂的万家灯火并不能让我提前进入共产主义
的天堂。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我知道这个道理并不是因为我到了美
国:“四十块钱可以用多长时间?”

苏优亮又笑:一天,一个星期,或者一个月。

看我真着急起来,苏优亮劝我:人都到美国了,又有全额奖学金。别的不必太着急。
一时需要钱,可以从朋友处借。

我说我没有朋友。

苏优亮想也没想:或许从系里能借出来,反正你有能力还。

我轻叹一声,心说不知别的留学生怎么度过来美头几天的。我真感激苏优亮跟我同路
同行:你当时也是这样来的?

苏优亮说:你是说是飞过来的?难道还是走过来的不成?我来的时候,根本没几个大陆
中国人。台湾同胞也不象现在一样开通开化。大家都小心翼翼地,唯恐说话踩上中共或
者蒋匪的地雷。我来的前两年,几乎没有任何机会说中文!结果我的英文长近很快。苏
优亮看看我:哪象你啊,来了就有人跟你说中文,到学校里会更多的人跟你说中文。这
两年中国留学生来的特别多,我看北卡这一片,怕有一两百中国学生了。我可先给你敲
警钟:当心你的英文不长进。

我说:不会吧,我是TA,要教课的。

苏优亮很诚心地说:大家都是中国人,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不过,也别一天到晚全部
泡在中国人圈里。好处坏处你慢慢会懂得。

来美一天,听到的很多过来的人的教导。只是因着我的单纯,许多话被风吹去,直到碰
过多少墙壁头上起了多少大包之后,才慢慢拣起。有趣的是,一旦我真的懂了过来人的
那些话,我便开始给别人教导。孜孜不倦,不管别人讨厌不讨厌。

苏优亮问我:你怎么到学校?有人接吗?

我以为我们一路同行,之间良好的聊天已经让我们成为朋友,他应该责无旁贷地送我到
学校。而且的而且,不是善解人意的教授吗,这点举手之劳还好意思问?我不解地望着
他,不说话。

但我年轻,我的眼睛说话。

苏优亮看看我,不恼不急:小姑娘,觉得我应该帮你?

苏优亮说:我不帮你是应该的。我帮你是我愿意的。在美国,最要紧的就是不要认为别
人应该为你做事。我这一路帮你是因为我们同路,我只是出些力气。到了机场,我要去
杜若木,你要去查波山。这是不同的地方。我可以帮你,但并不是应该的。

这是我记住的第一课:别人帮助你并不是理所当然的。

我第一次听这样的话,很不舒服。大概是消化不良。刚才还象朋友一样说说笑笑,这会
儿就应该不应该了!心里这么想着,我的脸上便有所反应,估计红一会儿青一会儿还紫
一会儿什么的。我憋了半天,才说:我说你应该了吗?好像我要占你便宜似的。你不送
就不送,拿那么多大道理压我干什么?

苏优亮仍然不急不恼:我不给你说,别人也会给你说。反正你很快就明白。你也不要生
气。我把办公室的电话给你。你有事给我打电话。

我把脸转到另一边:不用了。万一再是“不应该”的事情呢?

苏优亮说:我说你不要认为“应该”,但别人愿意做呢。许多事情别人还是愿意为你做
的。

我没懂:什么叫为我做啊。难道为别人就不做了吗?中国学生联谊会每年要来人接新生,
许多都是不认识的,不都接回去了吗?

苏优亮看我有些上火,便想休战:哪是哪是。阿狗阿猫也有人接。有些是不得不,有些
是心甘情愿的。

我不依不饶:你什么意思?

苏优亮告饶:小姑娘,别那么厉害。而且最好听话一点。到了,到了。

我向外看去。外面蓝天白云,天是那么的蓝,云是那么的白。我一下子又被震撼了一回。
在看下面,一片一片的绿,不是森林就是草地。我喊了一声“我的妈呀!”,好像是我
从来没有见过的这样的蓝这样的白这样的绿!

美国象块新鲜的奶油蛋糕,充满诱惑地被端到我的面前。
 
花篮
分享
| 电梯直达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主题 User photo gallery 礼物  
论坛广告 Lucent—素里市中心最前沿智能公寓,起价低至$399,900!
叶子
(只看此人)



文章 时间: 2003-12-16 08:48 引用回复
(四)

苏优亮呵呵笑起来。

苏优亮没有送我到学校。在飞机场,迎接我的是州立大学中国学生会的副主席刘小春。
他告诉我苏优亮今早从纽约给他打了电话,说有一位新生要来,请学生会派人来接。
刘小春说,你可以暂时住在我们那里,等你安排好住宿,就可以搬过去。

你们那里?我这么问。

刘小春的车子叮咣叮咣响,我老担心是不是我的行李太重,把车子压的。

刘小春说他和另外一位药学系的研究生住在两间一套的公寓里面。外面的客厅是学生会
的招待所,无论男的还是女的,到学校一般会在他们那里住上一两天,两三天,三四天。

房子好找吗?我接着问。

刘小春回答:看你找什么样的房子啦。要是不太挑剔,房子当然很好找。要是又想便宜
又想可心又想方便干净的大房子,比较难。

我心凉半截:我没钱,但我真想住可心,方便,干净的大房子。这刘小春真是人物,怎
么一眼就看清楚了我的心思。

然而,我终于面对现实。现实就是我需要立马找到房子,任何房子。刘小春的招待所脏
乱无比,当然不是房子的问题,是房子里面人的问题。那些臭烘烘的袜子就在沙发上面
招摇过市,而没洗的锅碗瓢盆遍地开花。我坐立不安。我不知收拾人家的东西是我应该
做的事还是不应该的事。我还不敢问。最后我决定做一个暂短的过客,不去过问那些袜
子和锅碗瓢盆的自由。

我坐在沙发的一角,给那些臭烘烘的袜子留出足够的空间,问刘小春:我怎么找房子?

刘小春顺手把带进来的信件广告往地上一扔:有三种方法。第一,打电话给报纸上的广
告。第二,问同学朋友。第三,到学校的宿舍。

我立刻在心里小九九:第一,打电话要说英文,我现在还头疼。第二,我没有同学朋友,
至少现在跟前没有。苏优亮差点算一个了,结果人家还没有送我!看来只有第三个方法
了。

事实是进驻学校宿舍的手续最快,当天就可以住进,但人家要250美元押金。我手攥着
我的全部财产40块,汗津津的,怏怏不乐地走回刘小春他们宿舍。

刘小春挠头:我的账户上只有280块了,借给你250,我的账户上只有30块。银行要罚
我服务费的。要不,你等我室友晚上回来了,问问他?

我眼巴巴地问:他多晚回来?

刘小春回答说不准。一般10点之后,有时12点也可能。

我大吃一惊:那么用功?

刘小春说:那倒不总是用功。图书馆里有武侠小说,坐沙发上读,很舒服的。

我后来养成习惯,到图书馆,坐沙发读书,一读一天。

那天晚上,我捏着鼻子等刘小春的室友,顺便到时差,一直等到12半。他走进来的时候
并没有看到缩在沙发里面的我,先是“咣当”踢到了一个地上的碗,然后“刷啦”把一
件酸臭酸臭的T-恤衫向我/沙发扔来。

我只好坐起来。一个光溜溜的膀子在昏暗的灯光下跃入我的眼帘。

我还没有说话。那人“妈哎”哧溜钻进刘小春的房间去了。只听里面大叫:刘小春,你
这小人,怎么这回接回来一个女的!你怎么不说一声啊!你这小子不够意思,咱是不是
应该收拾一下房间啊!你说你这个人,那么乱,你还敢把女生往这儿拎!

刘小春好像没睡醒:别折腾了,男的女的不都是新生吗,不暂时一两天吗。睡吧,你。

刘小春的房门开了。那人套上一件不合身的T-恤衫,大概是抓了件刘小春的穿上了,站
在门口:我叫高大全。

我忍不住笑起来,而且越笑越厉害。开始想憋着,没憋住,哈哈哈哈!

高大全在我的笑声里说:我每次自我介绍,人家都笑。

我笑得更厉害了,全然没有一个女生应该在陌生男生面前的拘束。刘小春和高大全都够
好玩的,难道中国留学生都是这样的?我根本不是笑高大全的名字,他竟然一本正经地
认定我是笑他。我其实是笑刘小春告诉我他接过无数新生,男的女的都有。他的谎话却
这么快这么轻易地让被揭穿了。那时候,我多年轻!我立刻认定自己看穿了别人,并为
自己能够看穿别人而沾沾自喜而哈哈大笑。后来的后来我慢慢明白了刘小春只是夸大了
事实,并不是刻意的说谎。或者说,这样的谎言并不能改变世界的颜色,许多人,无论
男人或者女人,都有类似的爱好。

高大全大概被我的无拘无束的笑镇住。他二话没说,当晚给我开了一张$250的支票。这
张支票让我第二天搬进了学校的学生宿舍,与一个漂亮的黑女孩子同住一房。刘小春帮
我把我的两个大行李箱搬进房间时,那个女孩子只穿着一个花里胡哨的胸罩,正打电话。
我吓了一跳,不知是要舍身挡住那个女孩子呢,还是把刘小春推出房间。

那个女孩子很大方地“嗨”了一声,好像我们两个都没有性别似的。我看刘小春,刘小
春讪讪:那个。。。那个。。。放哪儿呀?

安顿的过程中,那女孩一直在电话上谈笑风生。我看刘小春简直不知拿自己的眼睛怎么
办。安顿好了,我送刘小春出门。不由得问:刘小春,你在美国几年了,美国人。。。
我是说美国女孩子都这样开放吗?

刘小春挠头:我还真说不上。不瞒你说,我到美国三年了,好像没跟美国人,尤其美国
女孩子打过什么交道。我们的生活从宿舍到学校实验室,几乎两点一线。

我说:那不跟我们在国内的生活差不多吗?白天做试验,晚上回宿舍。

刘小春说:那还是不一样吧。美国的实验室真比国内强多了。老板的科研水平更没得说。
你在这里干活,文章都是发表在“科学”“自然”“化学杂志”上面。国内那有这样的
条件?再说了,美国的博士学位含金量多高!

我说:也许这就是美国吸引人的地方吧。好像每年来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越来越多了。

刘小春说:可不是嘛,你是我今年接的第十五个新生。

我挺感激:真谢谢你。

刘小春没客气:那是。我人好。
 
花篮
分享
| 电梯直达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主题 User photo gallery 礼物  
论坛广告 1818 Alberni—温哥华市中心54套臻罕尊贵海景豪邸,每层仅三户,现正热售!
Edwin
(只看此人)



文章 时间: 2003-12-16 09:25 引用回复
好看,期待后文。
 
花篮
分享
| 电梯直达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主题 User photo gallery 礼物  
论坛广告 Richmond Signature 马自达精选车型利率0%, 再加$特别折扣!
叶子
(只看此人)



文章 时间: 2003-12-16 16:31 引用回复
(刚出炉的,赶紧搬来了:)

(五)

我心说:人好还撒谎?

刘小春的人好是我后来在新生欢迎会上才肯定的。那时候我才知道学校里许多男新生都
是刘小春接的,而女新生总是被别人抢了去。我的例外是因为我半路上转机误机,遇到
苏优亮,苏优亮没告诉人家我的性别,提到我的时候用中文“TA”。

我还知道了刘小春的屋子那么乱还是有很多新生赖在里面不走,因为不要钱。每年晚夏
初秋,刘小春确实为新生奉献了他们的客厅。这也是高大全为何宁愿呆在图书馆看书看
到半夜的一个原因。

我同时知道了刘小春之所以这么好是因为他当年来的时候没人接,自己花了$25坐了出
租车到学校,而他所有的积蓄是38块美金!他说,他下车来,颤颤巍巍把钱递给司机后,
心一抽一抽地痛,立地发誓:我,刘小春,尽量不让别的中国留学生花这份冤枉钱。

人与人就是不一样。一样的经历,不同的人可能会得出不同的结论,发出完全不同的誓
言。要是我,我心说,没准发誓让别人一样吃同样的苦,受同样的罪呢。这么一想,刘
小春在我心目中瞬间高大起来,要不提他的说谎,那他就“高大全”了!

新生欢迎会上,我被一群女生围住,短短十几分钟便知道了当地中国留学生圈里的许多
飞短流长名流轶事重大历史事件等等。我听得目瞪口呆,张口结舌。不过,后来几年我
作为老生去参加新生招待会,发现新来的女生总是被男生团团围住,根本没有我上前讲
话的份!我不由地感叹:历史是发展的,社会是变革的。我们一群朋友聊天的时候,都
有类似的感受:我们刚来的时候,大多数的留学生们很绅士,对女生满客气的。后来男
留学生们几乎个个如狼似虎起来,不知是因为到美国后的中国留学生社会问题日益严重
起来呢,还是后来的中国人意识形态里的改革开放突然加快起来。

总之,那天的新生欢迎会上,我开始一直跟一群女生们眼对眼面对面地交流沟通聊天谈
心来着,正聊得热火朝天,突然听到门口那边有人喊:苏大教授! 苏优亮!那股香风把
你吹来了?!

我的笑容有点僵。身边的几位女生已经哗啦散去,纷纷走向门口走来得那个人,身材不
高,长相也不算英俊,但挟带气势而来。

我走到一边去找点东西吃。中国人的聚会总是有很多的好吃的,手艺好的让人羡慕。
难怪中国餐馆遍地开花,好像是个中国人就可以当大厨,除了我之外。

另外一位女生也走过来拿吃的,见我抬头看我,便一笑:门口好像来了位大明星!别
人都认识,你怎么不去套近乎?

我说我是新生。

她说她差不多算新生。

我瞪眼看她,什么叫差不多?

她说她陪读来的,就是F2,已经一年了。在家没事,老公让她考试上学,今年秋天才入
学,所以差不多算新生。

我还真说不上这样的同学算不算新生,她接着就说起来:“我老公说上学比打工合算。像
我们这样学生身份或者陪读身份的,打工也就是每月千儿八百的。上学的奖学金也是千儿
八百的,回头上几年还可以拿到学位。到时候就是回国面子上也好看。”

我不知道怎么接她的话茬。她说的每个字我都懂,但连在一起,我不懂。我把读书当作
很神圣的事情来对待,学位是我的留学的唯一目标。怎么让她这么一说,好像拣几年煤
球倒几年垃圾也能拣到一个学位似的。

她一直说下去:“我老公说了,当初找对象,一定要找个大学生。就是为以后做准备的。
我老公现在常常自夸他有远见。咱不敢不服,我老公。。。”

她停下话头,看我。我抬头,发现苏优亮站到我的面前,正笑吟吟地望着我。

我傻傻地站着那里,手里端了一盘子免费的饭菜。

跟我聊天的那位女生吐吐舌头,到一遍去埋头吃她的那一份去了。

“越红同学,请允许我代表老生欢迎你!”苏优亮煞有介事地把手伸出来。

我反应过来,于是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谦虚地问:“请问这位是。。。?”

苏优亮看着我笑。

身后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的高大全插话:“我说越红,人家苏优亮是咱们这里的大
才子,不到四年就拿到博士学位了。现在是杜克的大教授。你快点认识认识吧。”

我不太乐意:“干吗要快点认识啊?”

我说话的时候,苏优亮也同时说话了:“高大全,你跟越红挺熟啊。”

高大全赶紧站在我身边,好像拣了便宜:“我可是越红的保护人,是给越红开支票了的。”

我一听,立刻急了恼了,赶紧向一边躲:“高大全,你别是提醒我还你钱吧?我拿到工资,
一定第一个还你!”

高大全一看阵势不好,立刻解释:“不是这个意思,你别急啊。好好,我不说了,你们
聊,你们聊。”

高大全溜开去。

我气哼哼地:“开什么玩笑嘛!”

苏优亮还是微笑地看着我:“你真不要生气。他是在开玩笑啦。你这小姑娘,脸皮太薄。
嫌人家说是你的保护人了吧?”

我脸上越发挂不住:“就你聪明,就你聪明。我长这么大,从没有跟人借过钱。我是不愿
借人家钱,心里有负担。你们全是瞎猜瞎想!”

我这一嚷嚷,声音不免高起来。苏优亮一见旁边很多的眼光扫过来,便有几分不自在,
挂在脸上的微笑也就有些消退:“果然是新生,够冲的,要不要到台上去喊几嗓子?”

我脑子“轰”了一声,我冲口而出:“你有什么了不起!”转身走到另一边去。

用眼光扫了一下身后,苏优亮并没有跟过来,想必他有他的热闹。

这次新生欢迎会大约来了五六十人,不全是学生,家属小孩子都有,也有三两位老外。我
走到另外一边的一堆人旁边,立刻有人问我:你是新生吧?于是把我介绍进去,每个人握
握手,我没有话说,只是听人家讲。有抱怨教授老板的,有抱怨资格考试的,也有人问我
上课上的怎么样。我说我听不懂。几个人说:都这样,刚来嘛,有个适应过程。第一个学
期过去了就好了。

说话的时候,时间哗哗地过去。我几次用眼角去找寻苏优亮,却没有看见。也许他被别
人包围着吧。我对自己说:就是没有什么了不起,就是没有什么了不起!哼!
 
花篮
分享
| 电梯直达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主题 User photo gallery 礼物  
论坛广告 温哥华金钥匙会计事务所,收费低标准,服务高质量!
语冰
(只看此人)



文章 时间: 2003-12-16 17:01 引用回复
好看好看。
 
花篮
分享
| 电梯直达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主题 User photo gallery 礼物  
论坛广告 请关注北美中文网每周电器促销,优惠多多!
快乐风
(只看此人)



文章 时间: 2003-12-17 01:07 引用回复
icon_cool.gif
 
花篮
分享
| 电梯直达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主题 User photo gallery 礼物  
论坛广告 房地产私募基金—平均年化高于7%的收益!
叶子
(只看此人)



文章 时间: 2003-12-17 19:34 引用回复
(六)

我对自己说要自力更生,因为我根本不知道除了自力更生还有别的路。

入学后的前几个星期,好像哗啦一下子就过去了。太多的事情要做,也有太多的新鲜刺
激。用目不暇接,眼花缭乱来形容我的感受一点也不过份。化学系是一个大系,教授们
几乎个个有钱,所以研究生招的很多,博士研究生都有奖学金或者助学金。拿助学金的
学生不是给教授们做教学助理 (TA)就是研究主力 (RA),反正都是干活出力的。我们
系的中国大陆留学生就有十多个,再加上台湾同学,香港同学,差不多三分之一的研究
生都是我们华人同胞。化学楼叫成了我们中国城,一进楼里,定会看到我们黑眼睛黑头
发龙的传人。这样的好处是我一进化学楼便可以对同胞们微笑,英文不好也能找到人
指点帮忙,于是无头苍蝇一样的我,注册,选课,上课。。。事事还算顺利。

我住的宿舍是典型的学生宿舍,一个单元有三个房间,每两个人同住一个房间。单元
里面有卫生间(有淋浴的),一个楼层里有一个厨房。这对住惯了八个人一间学生宿
舍,或者四人一间集体宿舍的我来说,已经是天上人间了。在给国内爸爸妈妈同学朋
友们的信中,我一而再再而三地用赞赏的口气谈到我的宿舍。好像我到美国不为别的,
就为了这样一间学生宿舍似的。

我一直觉得中国人的居住空间不够大,才造成了“文化酱缸”的环境,而这文化酱缸
又酱黑了我们的心灵。

我那被酱黑的心灵在我第一次到超市买东西是表现得特别明显。我认真地把每一样价钱
乘以美元对人民币的汇率,而且还是黑市价,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黑市汇率当时
是1 美金换4.8块人民币。我简直不是斤斤计较,完全是分分计较!精确计算每一分钱
的差别。这样算下来,我便对牛肉横眉冷对了,而对鸡肉有了特殊的宠爱。降价的时
候,肥嘟嘟的鸡大腿才29分一磅!那时候,一块钱10袋或者12袋方便面,12个鸡蛋才
49分钱。

我的购物单基本上是这样的买二袋面包,十包方便面,一大块火腿,一盒12个鸡蛋,
一包降价鸡大腿,再加上7个或者8个苹果或者橙子--反正拣便宜的买,总共花七八块
钱,就是我一个星期的基本伙食了。

我不会做饭。大学四年,之后在中科院上班,全吃食堂。想做饭也没地方做去。每次
回家探亲,我想帮忙,妈妈总嫌我碍手碍脚。到美国来煮方便面,很适合我。我把做
化学实验的本事活学活用到做饭技术上面去,发现做饭也不是什么困难的大工程。晚
餐的方便面我会加上用小刀划下来的三两片鸡肉--如果那周恰好有降价的鸡腿卖,闭
上眼睛想象着这就是热乎乎的山西刀削面了。或者煎个鸡蛋夹在面包和火腿中间什么
的,想象着那就是满口香的陕西肉加馍!这叫精神胜利法,我为此还洋洋得意来着。
我以炫耀的口气将我经济实惠的日常菜谱告诉了国内的亲朋好友,我爸爸妈妈立刻推
算出来我每月900块的奖学金真是不少,可以吃一百多个星期呢,两年哪!

现在想想,我曾经多么便宜过!

我的室友是个黑人女孩,叫白雾丽(Beverly),家在北卡绿堡市。她是心理系的新生。
活泼好动,好讲话,爱唱歌。那一年,最流行的歌好像是Bobby McFerrin的歌“Don't
Worry, be Happy” 。据说是英俊小生Tom Cruise主演的一部电影里的插曲。白雾丽
老哼哼,我老听,听了一个月,我还是不知道白雾丽哼唧的是什么意思,足见那时我的
听力水平。白雾丽只好给我写下来:

Here is a little song I wrote
You might want to sing it note for note
Don't worry, be happy
In every life we have some trouble
When you worry you make it double
Don't worry, be happy......

那首歌完全是为失意的人而写的,歌词大意是无论如何失意,没地方睡没关系,高兴点。
没钱交房租没关系,高兴点。姑娘不睬你没关系,高兴点。生活总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
你要是总担忧,不如意就双倍而来。还是别担忧太多,高兴点。

我说你天天那么高兴还唱这样的歌。白雾丽说就因为我不worry too much嘛!

室友白雾丽不仅会唱歌,还是体育健将。爱游泳也爱打排球。她下水,跟条鱼似。我下
水,跟狗熊似的。所以我不能提游泳这一茬。但一说排球,我眼睛大放光彩。立刻与白
雾丽拍了巴掌,结伴成伙。我是这么想的:锻炼身体之外还可以锻炼英文听说能力,不
算浪费时间,应该算是一箭双雕。

第一次去打球之前,她一个字一个字地教我,发球是serve,接球是pass,传球是set,
扣球是spike。于是我跟着去了。第一场球,我没上场,做板凳队员。对方serve,我们
这边pass,二传set, 接下来,我使劲儿地喊:扣!扣!扣啊!

一场球下来,我没有再学新的单词,全队的人一起学会了扣。然后他们叫我“扣”,扣
发不太准,就是我就成了“酷”(cool)。我的姓越(yue),老美也发不太准,就变成
你(you)了。连在一起变成了我的美国名字:酷友(Cool You)。

我没觉得不好,实际上我感觉挺好。我立刻去跟别的新生交流心得,多少有点显摆的意
思:老美做室友有老美的好处。

我当然没告诉人家,我想在房间里安静地看一会儿书不是很难的,是简直不可能的。因
为白雾丽这厮不读书不看报,我们俩在宿舍里,她永永远远不是打电话就是在唱歌。幸
亏我们房间里没有电视。我敢肯定她是那种24小时开电视的人。不过,我原谅白雾丽的
理由很简单:据说一位名人专门跑到吵吵闹闹的餐馆里面读书,到哪里磨练自己抵抗环
境的能力。白雾丽就是对我的磨练!

不管怎么说,人家还教我英语,带我一起去打排球呢。

不过,我终没有抵抗住白雾丽对我的磨练。

那天回宿舍,我推门,门不开。用钥匙开门也打不开。趴门上仔细一听,里面有人。我拍
门叫白雾丽。半天她才拖拖拉拉来开门,门开处,一个小伙子就坐在白雾丽的单人床上。
见我进来,还笑嘻嘻地对我打招呼。我当时没说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找了个理由去
做饭吃,一包方便面吃了整整一个小时,心说:没问题了吧?

返回房间,门又打不开了。

这下我生气了。白白替人家着想了罢。知道我回来了,还把我锁在外面?!我拍门大叫
白雾丽。

白雾丽笑嘻嘻地开门,一点也不恼。

我重重地说:“我要study! 学习!”

白雾丽说:Sure!

那小伙子还笑嘻嘻地坐在白雾丽的床上,没有一点要走的样子。

我“嘭”翻开书本,“嘭”打开笔记本,“嘭”。。。差点把手里的铅笔折断。人家那两
个人就在在一边说说笑笑,说着笑着,竟然又搂抱到一起,又啃又咬起来,一副若无旁人,
熟视无睹的劲头。这也太过份了吧!

我鼻子都气歪了,“呼”地站起来!
 
花篮
分享
| 电梯直达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主题 User photo gallery 礼物  
论坛广告 温哥华柯正x医生抗衰老医学美容诊所:让您更年轻更美丽!
Edwin
(只看此人)



文章 时间: 2003-12-17 20:22 引用回复
叶子给我们来小说连载了,过瘾。 icon_biggrin.gif
 
花篮
分享
| 电梯直达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主题 User photo gallery 礼物  
论坛广告 温哥华Lipont Place力邦艺术港:活动场地租赁,拍摄场地租赁!
 
回复主题     |##| -> |=|     论坛首页 -> 温哥华不眠夜 所有的时间均为 美国太平洋时间
1页,共4 分页: 1, 2, 3, 4  下一页  


注:
  • 以上论坛所有发言仅代表发帖者个人观点, 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或立场, 加西网对此不负任何责任。
  • 投资理财及买房卖房版面的帖子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责任请自负
  • 对二手买卖中的虚假信息,买卖中的纠纷等均与本站无关。
  •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论坛转跳: 

    叶子, 叶子, 叶子, 叶子, Edwin, 叶子, 语冰, 快乐风, 叶子, Edwin
    潜力帖子 精华帖子 热门帖子
    没人炒房会让房屋供应更少
    今天终于完成了二十个帖子
    房价下跌:安省女护士买房反悔败诉...
    加拿大的国防支出徘徊在 GDP 的 1.3...
    转个贴,阿福迪夫卡抓了北约现役军人
    本以为人生第一年熬过感冒季
    现在哪家餐馆吃帝王蟹便宜好吃?要...
    南翔油条好吃
    历史的轮回
    不得不说是一大进步
    为什么泽伦斯基要解僱札卢日内?乌...
    华人的床垫
    川总这个反驳在油管得到140万点赞
    丹麦给乌克兰的军援。
    这妞的碰瓷技术怎么样
    今天包粽子 兼和粉红吵架
    热烈恭贺钱币小站新任版主四季豆同学
    北温 2023 国王头像 $2 硬币交换
    加拿大唯一无国籍的硬币
    每周版主推荐,美女精选(二七二)
    美国印第安人1元卷今日发货
    每周版主推荐,美女精选(二七一)
    电视剧繁花观后感之阿宝到底喜欢哪...
    每周版主推荐,美女精选(二七零)
    2024 雪中即景
    每周版主推荐,美女精选(二六九)
    每周版主推荐,美女精选(二六八)
    每周版主推荐,美女精选(二六七)
    每周版主推荐,美女精选(二六六)
    每周版主推荐,美女精选(二六五)
    请问为啥Tylor Swift这么火啊?
    有人今天不做大餐吗
    挖坟的ID大聚会
    啊呀,猪队友又惹祸了:刘梦颖亲自...
    台湾故宫国宝,法理上的所有权
    国移啊国移
    华人社会的民主真衰,由王局被禁5年...
    各位有没有想过把房子卖了搬到便宜...
    什么原因中国的航班不飞温哥华了?
    有人买大童话的那个北京烤鸭了吗?...
    这几天你买了什么?
    米国华人网上喊话昨天在列治文餐厅...
    看一看加拿大food bank的长队
    来了21年,没进过Central park
    半年来 几经挣扎 终于得了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热评新闻
    凭34年前"手写小纸条"畅游环球影城
    史泰龙宣布离开加州 搬到佛州养老
    昔日上海地产大佬亿元豪宅 被拍卖
    克林顿丑闻中的莱温斯基如今 又美
    陈浩民回港定居弃租豪宅 一家六口
    非法移民再作案,潜美大学杀害女生
    刘昊然现滑雪场 路人生图状态抗打
    古天乐泰国被偶遇 拜四面佛还愿
    汪峰女儿晒美照 父亲离婚后风格变
    《喜卷常乐城》最适合当代年轻人
    百万粉网红给辱华牌站台 不敢回应
    明星片场待遇变更好 演技越来越烂
    王石一家现泰国 田朴珺赤脚上香
    富豪老公去世 毛阿敏明智放弃260亿
    王菲谢霆锋机场合体 又公开撒狗粮
    加州男子在骨髓移植后 同时治癒血癌和爱滋病
    北京要让美帝颤抖,多家港媒放出1条消息(图)
    关系解冻?曝麦康奈尔将背书川普 共和党团结对外
    纽约等15州将看到罕见日全食!收好这份观看指南
    这国空乘人员加国降落后不断失踪
    非法移民就地释放 这个美墨边境城市面临大危机(图)
    中国救股市放绝招!股民傻眼(图)
    3号公路3车严重车祸 酿1死两伤
    老外炫耀泡过7千多中国美女: 想不到她们有多主动(图)
    宗庆后生前最后时刻曝光,死因引热议(图)
    六辆救护车响应车祸 大温男子丧生
    李翊云的第二次丧子之痛,她不是唯一的“凶手”(图)
    年近四十,我在日本找工打(图)
    汪峰女儿小苹果成大姑娘?19岁妆容惊艳(图)
    王沪宁对台讲话强硬 中国打压台湾国际空间或更强(图)
    加国经济已衰退 明年底前利率砍半
    老外炫泡中国女:想不到她们多主动
    BC省人懵了!说"BC省人"竟有冒犯性
    加国各大城市应避免的最大旅游陷阱
    适合小住三五天的绝美古镇,你去过几个(图)
    乌克兰只能默默接受失败?(图)
    这著名餐厅因除夕舞会而被迫关闭
    南京火灾后续 居民回家倒吸凉气
    美国大使:不想生活在一个中国人占据主导的世界
    北京要让美帝颤抖,多家港媒放出1条消息(图)
    关系解冻?曝麦康奈尔将背书川普 共和党团结对外
    纽约等15州将看到罕见日全食!收好这份观看指南
    这国空乘人员加国降落后不断失踪
    非法移民就地释放 这个美墨边境城市面临大危机(图)
    中国救股市放绝招!股民傻眼(图)

    更多方式阅读论坛:

    Android: 加西网
    [下载]

    Android: 温哥华论坛
    [下载]

    PDA版本: 论坛

    加西网微信

    加西网微博


    Powered by phpBB 2.0.8
    Terms & Conditions    Privacy Policy    Political ADs    Activities Agreement    Contact Us    Sitemap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页面生成: 0.0652 秒 and 7 DB Queries in 0.0019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