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 Us | CHT | Mobile | Wechat | Weibo | Search:
Welcome Visitors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忘记了密码 | 社交账号注册或登录

Home

News

Forums

Realty

大温餐馆点评

Car

Education

Yellow Page

Travel
Search:  

 Global Announcement:  转载新闻请务必注明出处,这些媒体请不要转,谢谢   请不要上传第三方有版权的照片,请尊重版权,谢谢   批评商家需要注意  
 : XY | Invisible world | 静观云卷云舒 | tjh96 | 忽然听到一個墨西哥女仔唱。呐呐呐呐呐呢呐 | 天涯逐梦 | 文化与文明 | 顾晓军 | 罗蓬特机器人 | coffee | 白龙王许道长 | 我大爷 | 庙堂散人 | 喋喋不休 | 铁扇公主的闺房 | 桃花岛 | 大温地产市场观察 | rtsuitp0 | 滄海一聲笑 | 哈哈
 : 请问谁知道哪里有卖理发的电动推子?   忽然有个疑问:战争时期,加拿大拿PR卡未入籍的永久居民会被强制服兵役吗?   这个银条   如何修改会员名?
 Jump to:
     发帖回帖获取加西镑, 兑换精彩礼物

移民生活北美论坛 Forum Index -> 原创原地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白玉拂尘(原创连载——持续更新)

Goto page: 1, 2, 3, 4, 5  Next  


Reply to topic          |##| -> |=|        Post new topic
View previous topic :: View next topic  
Author Message
bafeng2021
()




Post Posted: 2022-12-04 09:17 Reply with quote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白玉拂尘

作者: 八峰

白玉拂尘

第一节

成都西南百余里,四川省大邑县,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也是川西名人刘文彩【1】的家乡。文化大革命中,在这个‘大恶霸地主’的一座庄园里,四川美术学院的艺术家们完成了中国千余年以来雕塑艺术史上最为宏大和精致的群雕艺术作品——“收租院”。

一九八二年夏季的一天,周源和定国凑了一个周日和批准的两天假期,开着他们那辆老旧却又马力十足的美式吉普车‘小悍马’来到了川西平原上的大邑县。

欣赏完刘文彩庄园里的群雕‘收租院’之后,两人又坐着人力三轮车在古老的县城里转悠了一圈,然后便驱车前往位于大邑县西南的青莲古镇。

这个坐落在川西坝子青山绿水中的古镇始建于宋朝,至今已有逾千年的历史。 一条丈二尺宽的青石板路由东北向西南贯穿了整个镇子,也是自明清以来古镇的主要街道。青石板路的两旁店铺连绵,特别是各种饭馆、茶庄、客栈与工艺品店,狭窄的街道上人流熙攘,摩肩接踵,混杂着本地乡民与外来的游客。

晌午过后不久,周源和定国开着小悍马抵达了青莲镇,在镇子东北路口几株枝繁叶茂、绿郁葱茏的香樟树下把车停住,两人决定留在这个古镇度过难得的三日假期,消消入夏以来的酷热暑气。

他们停好车子,拎着背包,住进了古镇中心街市附近一家小小的‘云嫂客栈’里。 两人在客房中放下行李,便出门上街,开始寻找具有当地特色的各种美食小吃。


[]
 
|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Topics User photo gallery  
bafeng2021
()




Post Posted: 2022-12-04 09:18 Reply with quote
二人首先来到客栈斜对面的一个小吃摊前,看见一个草帽大小的竹编簸箕里,摆着一些炸成金黄色的油汪汪的糯米团子,上面还沾满了一些黄色的粉末,摊子旁边竖着一块木板上刻字的招牌:刘麻子三大炮。

定国看着招牌不禁咧嘴笑了:“这刘麻子想必就是摊主了,可是这东西为什么要叫‘三大炮’呢?”他不解地问道。

“我听说呢,这三大炮是以每年的新熟糯米蒸煮之后搓制成团,然后下锅油炸,最后抛在竹簸箕里令其沾裹上一层黄豆粉,因为在抛扔糯米团时,如同弹丸击发,会发出‘当、当、当’的响声,故而得名‘三大炮’;吃的时候如果配饮川西的老荫茶,则更有一番风味。 这三大炮的发祥地就在这川西坝子。”周源解释道。

两人站在摊子边上,看着头戴白帽腰系围裙的老板熟练地把蒸好的糯米捏成一个团子,下锅油炸,捞起后使劲抛向一块铁板上,那糯米团子又从铁板上反弹到装满黄豆面的竹簸箕里,浑身便裹满了混合有红糖的黄豆面。 听罢介绍、看完了操作,定国连忙掏出钱包买了四个,老板用油纸包好后递了过来、还热情地叮嘱道:“这个东西要趁热吃哈!”

定国和周源一人拿起一个咬了一口,果然是十分的香甜软糯。

“嗯,真的好吃,特别是加了这黄豆面,特香!”定国忍不住咂嘴赞道。

吃完了四个‘三大炮’,两人又走进隔壁的一家面馆,在天井里靠近花圃和竹林的一张黑漆桌子旁坐下,服务员立刻端上了茶水。

周源拿过菜牌点了两样小菜:凉拌木耳和清炒丝瓜,又要了两碗鲜肉抄手——定国要的是红汤的麻辣抄手,而周源自己则要的是不辣的白汤抄手。

慢悠悠地吃完了抄手,两人又沿着狭窄的青石板路把古镇来回逛了一圈,在一家纪念品商店,定国买了一只用川南楠竹根雕刻的笔筒; 周源则买了一柄乌木折扇,扇面的一边仿绘着齐白石的水墨画‘虾趣图’,另一面则用草书写着苏轼《题西林壁》中的诗句: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Topics User photo gallery  
bafeng2021
()



Post Posted: 2022-12-04 09:19 Reply with quote
次日清晨,凉爽的微风徐徐,古镇上空一片炊烟袅袅,除了赶早务农的乡民,路上行人寥寥。突然间、一阵凄厉的警笛打破了古镇的安静与祥和,两辆闪烁着红色报警灯的吉普车鱼贯地驶入古镇,径直开到了周文二人下榻的客栈门前。

前面一辆吉普车上跳下来两个身着武警服装的男子,前面一个身材高大魁梧,是大邑县公安局副局长熊向东,后面一个矮壮敦实,是县公安局刑侦队队长王翰。 两人走进客栈,柜台后面的老板娘一阵春风似的迎了出来,她满脸堆笑:“哎呀,贵客临门,欢迎两位公安同志!是不是要住店噻?”

“派出所先给你打过电话的吧,我们是来找住在你这儿的两位客人:登记姓名应该是周源和文定国。”熊副局长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打断了老板娘的寒暄客套。

“是咧是咧,好嘛,我这就带你们去客房。”老板娘说着带领两位警官穿过客栈里小小的天井、顺着木板楼梯上了小楼,她敲开了二楼面朝背街拐角处的一间套房:“两位老板,有公安局的同志来找你们有事。”

熊局长谢过老板娘、和王翰进入了房间,随即便把门关上了。

房间里周源和定国刚刚洗漱完毕,穿戴整齐,正欲下楼早餐,突然见到身着警服的二人走进房间来不免有些惊讶。

一番相互介绍后,熊局长告知了赶来拜访的原由。 原来今日清晨、大邑县公安局接到报案,青莲镇附近长生道观的主持元清老道被人残忍杀害。 熊局长正欲带领刑侦队队长王翰和两个民警前来查案,出发前遇到了正在县公安局视察工作的省公安厅政治部主任王庆。

“王主任告诉我,你们两位此时就在青莲镇度假,让我来找你们寻求帮助;你们知道,像这样的大案在我们这小县城里很少发生,而且通常又是比较复杂的,二位是咱们省厅大名鼎鼎的破案专家,我当然是必须来找你们啦,请两位务必要帮忙哦。”熊局长站起来拱手抱拳、憨厚地笑着说道。

“哪里哪里,大家都是同事,责无旁贷,我们一定尽力而为。”周源连忙也站起身来,显得精神抖擞。

定国在一旁瞥了周源一眼,暗自叹了口气——他知道,这是同伴一向的习惯,只要是听说有案子就浑身发痒,只恐怕原定来此处休假消暑的计划又要泡汤了。
 
|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Topics User photo gallery  
bafeng2021
()



Post Posted: 2022-12-06 11:40 Reply with quote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白玉拂尘

作者: 八峰

第二节

四人匆匆下楼,细心的老板娘已经为周源和定国准备了一个纸袋、里面是用油纸包好的几个酱肉包子和两杯豆浆,两人谢过之后便与熊局长和王翰一起步出客栈,上了第一辆吉普车,朝镇子东面驶去。

车上、青莲镇派出所的所长向奎真介绍了长生观的情况。原来,这座古老的道观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曾屡次毁于兵火战乱,清朝乾隆年间又由当地乡绅们捐资重建。文革时期道观也遭受到一些破坏,但粉碎四人帮【2】后,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乡镇村民又将道观修葺一新。观中常驻的道人只有两位,一位是道观的主持元清道长,另一位则是他的徒弟、刚满十六岁的年轻道人玄明。

元清道长年过六旬,慈眉善目,须发皆白,不仅在道教中位居高上,在青莲镇一带的十里八乡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他个子不高,但身板硬朗,经常背着竹筐上山采集药草。老道士还通晓医术,常施善举,为一些乡邻百姓诊治病痛,深受此地老百姓的敬重与爱戴。

十分钟后,警车来到了古镇东南两三里路的元丰山脚下,昨夜发生凶案的长生道观就坐落在这山脚下一片松柏参天、竹林翠绿、溪水潺潺的山坳里。王翰把警车停在了道观门外几株枝干挺拔、青翠欲滴的松柏树下,道观门口已经由镇上派出所的民警把守着。

熊向东、王翰和周源、定国等人迈上台阶、跨进了道观山门。原来,这道观虽然规模不大,里面也是个两进殿堂的院落,但见青墙环绕、黑瓦琉璃,雕梁画栋、斗拱飞檐,布局十分紧凑。众人走进前殿,见法坛旁边伫立着一个年轻道人,他便是元清道长的徒弟,法号玄明。

穿过三清大殿,走过一片青砖铺就的天井空地,几个人来到了后殿,这里是观中道人饮食起居的斋所。

小道人住在西边一间较小的偏房,隔着一道月门,就是老道元清居住的东厢房,由一间大的堂屋和两间内室组成,堂屋靠北在前,两间内室靠南在后,中间由一条内走廊分开,靠内走廊西侧的是老道士的卧室,靠东侧的则是一间堆放着杂物的储物室。内走廊从堂屋分开两间内室直接通往东厢房的后门,昨天夜里、老道士就是在堂屋中被人杀害。
 
|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Topics User photo gallery  
bafeng2021
()



Post Posted: 2022-12-06 11:43 Reply with quote
四人从东厢房北面的正门进入。

“这个门是谁打开的?”周源查看了一下门扇问道。

“据小道士说,他早晨起来发现师傅还没有出来,觉得不对,敲了门也无反应,门从里面给闩上了,所以也推门不开,后来是他叫来镇委会的老李头、两人一起把门给撞开的。”跟着进来的派出所所长老向说道。

“哦。”周源反转过门扇,果然看见木头门闩被折断了。

四人走进堂屋,立刻见到了可怕的谋杀现场。须发花白的老道人坐在地上、身体被捆缚于堂屋中间的一根柱子之上,两条手臂向后环绕着柱子被紧紧地反绑捆缚,两腿也在脚踝处被麻绳捆绑在一起。

死者的面容十分可怖,他上身赤裸、满面都是血污,双眼被剐,双耳被割,嘴里还塞着一团毛巾,右边肩膀的外侧也被剐去了一大片皮肉,头顶上被利刀刮去一片头发,百会穴处血迹斑斑,被钉入了一枚巨大的铁钉,可以看出,老道士死前曾多受折磨,他尸体周围的地上到处是流淌下来已经干凅的血污。

王翰立刻招呼身后的两个警察开始拍照取证,周源则戴上手套蹲下来仔细查看尸体。

“这是什么?”定国指着尸体右边大腿裤子上一块满是血污的东西。

周源用镊子小心翼翼地把它夹了起来看了看:“应该是一块皮肉——可能就是从死者右边臂膀上割下来的那块皮肉。”

查看完尸体后,周源又弯腰下蹲,仔细检查起房中地面与各种陈设的物品和家具。堂屋东北一角伫立着一个木制脸盆架,里面放着一只盛了大半盆水的铜盆,里面的水已经被染红,脸盆架旁边沿着靠窗墙壁摆放了一排黑漆木柜,柜子上面铺着一层油布,上面摆着一面镜子、木梳、牙刷和肥皂盒。

周源弯下腰来半跪在地,发现柜子底下满是灰尘的地面上有一个细小的东西闪闪发光,便用镊子小心翼翼地将其勾出、夹起来放在手上查看。

“这是什么玩意儿?”一旁的定国好奇地问道。

“像是一支银质的挖耳勺。”周源对着窗户的光线欣赏着手中的细小物件。

突然间听到王翰在一旁叫了起来:“你们看,这里有一个血脚印!”

顺着刑警队长手指的方向,众人果然看见在老道尸身左边大腿一侧的地面上有一个清晰的带血鞋印。
 
|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Topics User photo gallery  
bafeng2021
()



Post Posted: 2022-12-06 11:48 Reply with quote
“嗯,是个左脚的鞋印,我刚才已经看到了;这种底纹和尺码的鞋印,在靠窗户根儿这里也有几个。”周源走到了堂屋东面的窗户边,蹲下身子在地上画出了几个标记,然后站起来向外推开了镶着玻璃的格子窗扇。

“窗扇也没有闩上,看来这个家伙是行凶后从这里翻窗逃走的。”王翰判断道。

周源没做声,仔细地检查起窗框和窗外的地面来。

“唉,你们看,这边也有好几个沾血的脚印,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脚印?”熊局长叹了口气,蹙紧了眉头,他站在堂屋后面老道士的卧室门口,看着地上的几个带有血迹的鞋印。

周源走过来蹲下身子看了看,划出了标记,又从怀里拿出一只小手电筒打亮,照射在从老道卧室通向东厢房后门的黑暗的内走廊地板上,陈旧发黑的地板上并没有什么异常的痕迹。周源招手让定国拿来了装满探案工具的挎包,从里面拿出一只小瓶,打开瓶盖、在地板上喷洒了一些淡黄色的粉末。

“他在干什么?”一旁的王翰看到后向定国问道。

“哦,他刚才喷洒在地板上的东西是鲁米诺试剂、是一种检测血迹非常有效的发光氨,由于血红蛋白含有铁,能催化过氧化氢的分解,令其变成水和单氧,单氧再氧化鲁米诺使其发蓝色的光芒,从而显示出地板上的血迹。”定国代替周源做了解释。

果然,黑暗的内走廊地板上很快有几处发出了蓝色的荧光。定国立刻拿出相机对着地上发光的迹印拍摄加长曝光的照片,而周源则蹲着仔细观察起内走廊地板上显示出的几个血脚印来,辨识着鞋印的形状和方向。

“怎么样?”跟在他后面的王翰也一面低头查看一面问道。

“嗯,这几个脚印是朝着后门的方向去的,没有明显底纹,像是平底的布鞋或麻鞋,跟在堂屋里地面上留下的血脚印完全不同,是另外一个人留下的脚印。有意思的是:这个人左脚的鞋印基本完整,而右脚鞋印则是前实后虚。”周源说着站起来顺着内走廊来到后门。

在检查门框时周源又发现门框左侧有一个突出的钉子头,他拿出放大镜仔细查看了一下,然后告诉身后的王翰:“这个钉子头上有血迹,还有这儿,顺着它流淌下来留在门框上的血迹,可能是凶手不小心碰上后留下的——让你的人取下样本带回去化验。”
 
|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Topics User photo gallery  
bafeng2021
()



Post Posted: 2022-12-08 10:09 Reply with quote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白玉拂尘

作者: 八峰

第三节

接着周源轻轻推拉了一下东厢房的后门,发现木门并未从里面闩上,推开门扇后,他看见门外是一个不大的后院,被西南东三面的庙墙环绕围住,西南一隅堆满了柴扉,靠东南一角则是一间依墙垒建的灶房,里面有一个烧水煮饭的灶台,旁边窗台下立着两口粗瓷的大水缸,柴屋里没有电灯,墙壁都被经年日久的烟火熏得黑黄。

周源推开了灶房里吱呀作响的破旧窗扇,看到外面是一片阴森茂密的竹林,风儿吹过时,便发出淅淅索索的声响。顺着后院的院墙,穿过一孔小小的月门,侦探来到了小道士居住的西厢房,他发现在西厢房南边紧靠院墙搭建的茅厕西面,竟然有一道边门通向道观外面,而边门上从里面插上的木门闩已经被人拨开了。周源推开边门,仔细检查了地上的痕迹,看到了一深一浅两个鞋印;做出记号之后,他又折返身来顺着院墙走到东厢房堂屋东面的窗户之下,蹲在地上仔细查看,又走到紧邻窗户的院墙边上检查了一番,随后叫来一个民警,在他查看后作出记号的地方进行了拍照。

仔细检查完了后院之后,周源又回到了堂屋里。

熊局长和定国正在检查老道士的卧室,里面陈设简单,一张杂木雕制的木榻上支着青花蚊帐,床铺和被褥干净整洁、叠放齐整。床头朝外一侧有一个柜子,上面放着一个青铜的蜡烛台和几卷经书,靠着床脚是一张黑漆桌子,上面放着一个竹制的茶盘,里面有一把青花瓷的茶壶和一个盖碗茶盅,旁边还有一个热水瓶。

“有什么发现吗?”周源看着定国问道。

“还没有,从屋内情况来看,老道士昨晚在被害之前根本就没有在床上躺过,凶手好像也没有怎么翻腾过。”定国有些疲惫地回答道。

“哦,但是看来他翻动了老道的枕头,你看,”周源说道,他拿起了床头的枕头对准窗户的亮处,定国看到那枕头的边缘上果然有几个清晰的带着污垢的手指印。
 
|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Topics User photo gallery  
bafeng2021
()



Post Posted: 2022-12-08 10:10 Reply with quote
“哦?这我倒忘记查看了。”定国连忙拿出相机拍照。

“这是什么?”周源看见床头朝里靠墙一侧的木制搁台上有一个精致的小盒,他伸手拿了起来,发现锁扣已经被拧坏了,他打开了盒盖,里面空空如也,盒子旁边丢着一块黄色的绒布。

“可能是什么比较贵重的东西吧,被老道士保存在这个小盒子里,看来昨晚也被人盗走了。”定国看了看猜测道。

“对了,这里的地板上还有一个不太清楚的鞋印!”定国又蹲下身体指着地板上用白粉笔圈划起来的一个地方,周源也蹲下来用手电照着仔细查看,果然看到一个带着血污痕迹的鞋印。

“这个鞋印与在堂屋里老道士左腿旁边发现的那个很相似,也是个左脚的鞋印。”周源说道。

这时、王翰叫来了小道士玄明,他战战兢兢地走进来,看了一眼堂屋地上满是血污的尸体,吓得赶紧低头浑身哆嗦起来。

“玄明,你不用害怕,”周源和颜悦色地拍了拍小道士的肩膀:“你过来仔细看看,这卧室里,还有堂屋里,有没有缺少或丢失了什么东西,仔细地看看!”

小道士拖着颤抖的身体,仔细看了看老道士的卧室与堂屋里的各处,“好像、好像没丢失什么东西。”玄明喃喃地说道。

“什么都没有缺少或丢失吗?”周源犀利的眼光朝小道士脸上射了过去:“怎么没有见到你师傅手里的拂尘呢?” 侦探指了指卧室里墙上挂着的一副镜框里的照片,那是元清道长的一张半身像,他道袍峨冠,面容慈祥,手里拿着一柄乌木杆的白玉拂尘。

“哎呀,真的是,师傅的拂尘呢?那可是他从不离身的宝贝啊!”小道士满脸通红,眼泪都快流出了。
 
|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Topics User photo gallery  
bafeng2021
()



Post Posted: 2022-12-08 10:12 Reply with quote
“好了,不用着急,会找到的,”周源安慰着拍了拍小道士的肩膀:“来,告诉我:这个小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侦探伸手拿过床头靠墙一侧搁台上那个精致的小木盒向玄明问道。

“不晓得,师傅从来没有当着我的面打开过那个盒子,平时也总是锁起的。”小道士摇摇头。

“嗯,我还想问问你:你昨天夜里是什么时候睡觉的?”

“烧完开水、给师傅房里送过灌满的开水瓶和洗脚的热水之后,大概九点钟吧,回到房里感觉很困就上床睡了。”

“那今天早上什么时候起床的呢?”

“七点多,平常起得比这个时间要早很多,昨天晚上不晓得怎么搞的,睡死了。”小道士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嗯,那你昨天夜里有没有听到东偏房这边有任何响动呢?”王翰问道。

“没有,昨晚睡得好死,啥子都没听到。”小道士摇摇头。

王翰挥了一下手,让一个民警把玄明带走了,然后又和周源一起仔细检查了西厢房小道士的卧室,在他的茶壶、茶碗和热水瓶里都提取了样品,周源还仔细检查了小道士房间的物品和衣物鞋子。

勘察完现场之后,已近接近中午,熊局长找来了镇里派出所的民警、一起帮助把老道士的尸体移出,用车送到了镇上的派出所里,由县公安局派来的法医做进一步的检验。周源又请大邑县公安局和青莲镇派出所尽快把有关元清道长的档案资料收集整理出来,然后送到侦办组来。
 
|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Topics User photo gallery  
bafeng2021
()



Post Posted: 2022-12-10 10:09 Reply with quote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白玉拂尘

作者: 八峰

第四节

午饭后,熊局长、王翰、周源和定国来到青莲镇派出所院子后面的一间库房,里面用桌子拼接搭建起了一个平台,铺了一层雨布,老道士元清的尸体就摆放在上面,一个穿着围裙、戴眼镜的民警正在做检查、还不时停下来记录。

“这位是我们县公安局技检科的法医郑明,怎么样,检验结果出来了吗?”王翰向周源和定国介绍了戴眼镜的法医、又向他问道。

“嗯,基本结果出来了,”郑明扶了下眼镜说道:“凶手手段极其残忍,先后戳瞎剐去了被害人的双眼,又使用一把非常锋利的刀割下其双耳,还剐去了其右胳膊上的一大块皮肉,但是真正致其死亡的,却是这枚钉入被害人百会穴的大铁钉。”

法医指着从死者头顶取出后放置在一个搪瓷盘里的足有三寸半长、带着乌黑血垢的大铁钉。

“那具体的死亡时间呢?”周源问道。

“应该是昨天夜里十一点到十二点钟左右,”郑明顿了一下补充道:“在小道士的茶盅里的确发现了苯巴比妥残留物,说明昨天晚上有人在他茶水里下了大剂量的催眠药,致使他一夜都沉睡不醒,但在茶盅上并没有检测到其他人的指纹。”

周源点点头,他走到尸体旁边一个白色的医用搪瓷盆,低头仔细地查看着里面那块从现场带回来经过清洗后浸泡在福尔马林药水里的皮肉。

“这应该是一块刺青吧?”定国指着那块皮肉上的一个青黑色的图案。

“嗯,形状像是一堆燃烧的火焰,”周源看着附和着,又扭头问郑明:“这块皮肉与死者右边臂膀上的创伤吻合吧?”

“是的,完全吻合,它就是凶手用利刃从死者右边臂膀这里割下来的。这把刀非常锋利,就像剃须刀片一样,死者双耳和右臂这里被割的创口显微照片都是一样的,应该是用的同一把刀。”郑明手指着尸体右臂靠近肩膀的创口十分肯定地说道。
 
|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Topics User photo gallery  
 
Reply to topic     |##| -> |=|     移民生活北美论坛 Forum Index -> 原创原地 All times are GMT - 8 Hours
Page 1 of 5 Goto page: 1, 2, 3, 4, 5  Next  


注:
  • 以上论坛所有发言仅代表发帖者个人观点, 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或立场, 加西网对此不负任何责任。
  • 投资理财及买房卖房版面的帖子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责任请自负
  • 对二手买卖中的虚假信息,买卖中的纠纷等均与本站无关。
  • You cannot post new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reply to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edit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delete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vote in poll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attach files in this forum
    You can download files in this forum

    Jump to: 

    bafeng2021, bafeng2021, bafeng2021, bafeng2021, bafeng2021, bafeng2021, bafeng2021, bafeng2021, bafeng2021, bafeng2021
    潜力帖子 精华帖子 热门帖子
    加拿大将出现经济衰退 降息或快了
    Surrey这些天随便看都是正常价成交...
    减息前景有点渺茫
    枸杞菊花茶就是好
    温哥华房价相对于上海依然相当的便宜
    大统华的香米0.77一磅
    一房暴负:Surrey热区的TOWNHOUSE也...
    三分之二加拿大人认为国家已崩溃
    一个ID的传奇经历
    习主席看望快递员
    做了芒果蛋糕
    一说降息 有人就不高兴 这个啥心理
    法国”查理期刊“推出土耳其大地震漫画
    天朝从来不缺新热点
    希腊 --- 融入古老的神话和令人惊...
    每周版主推荐,美女精选(二二二)
    每周版主推荐,美女精选(二二一)
    天山、冰川、雪莲
    每周版主推荐,美女精选(二二零)
    小学生做油管
    每周版主推荐,美女精选(二一九)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云南山茶花(原...
    每周版主推荐,美女精选(二一八)
    新年的霞光 祝日月当空的朋友新的一...
    每周版主推荐,美女精选(二一七)
    每周版主推荐,美女精选(二一六)
    冬至的雪和日出 Merry Christmas!
    飘雪的夜
    雪景20221219
    每周版主推荐,美女精选(二一五)
    卑诗省呼吁 次卧出租 房屋共享 缓解...
    神中医把我治坏了
    导弹多少钱一枚?
    54个offer 来了
    也谈气球
    老人生活成本问题
    很大的房子就两人住
    命苦呀
    心灰意冷 再也没意愿帮亲戚了
    现在的女孩子咋都不结婚?
    饭都快吃不起了
    胡鑫宇找到了?
    俺的大舅死于新冠
    看帖识人品
    同事刚卖了城市屋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热评新闻
    大地震死者超1万2 加国派出评估组
    泪目 被困36小时7岁姐姐用命护弟
    悲惨人生 女演员失业睡街头被杀害…
    惨!谷歌广告的小错误致股价暴跌8%
    刘亦菲回到美国生活 打扮朴素散步
    拜登国情咨文被嘘 她台下大喊骗子
    旅美大熊猫乐乐 回国前夕忽然死亡
    麦当娜整容过度 颁奖礼上认不出来...
    德牧走丢后跑上公交车 差点被撸秃
    有套路 高启强被当成草根装逼指南
    上万人遇难 这场罕见惨剧还未结束
    国企招聘名单 有备注为主任之女…
    爆火 好用到吓人多家巨头紧急发声
    涉诈骗隐婚做小三 王丽坤彻底塌房
    亿万富翁比尔-盖茨新欢曝光 是她
    物价飞涨 菠萝980元6块糖要466元
    有钱人疯狂还房贷,银行疯狂使绊子
    3位华裔大妈英文说唱 把老外整懵了
    父亲在线目睹 儿子在家遭窃贼闯入
    加拿大今年报税9大变化 一定要看
    太混乱!温村租客被驱逐后起诉房东
    温哥华这些费用要涨 休闲钱包也痛
    航班空中头等舱电池爆炸 四人住院
    BC房产投资者被称为投机者?不公平
    女装男网红 用假身份证进了女浴室
    他8岁编程从斯坦福辍学 做了这事
    两大行业起飞 BC未来就业形势大好
    他死在无处下脚独居房 和垃圾共处
    龙套演员到百亿影帝 张译牛在哪?
    小狗竟逼得美总统发公告 禁止喂食
    加拿大将出现经济衰退 降息或快了
    BC房产投资者被称为投机者?不公平
    科学家弃美国高薪 回国成华为救星
    情报认定被美军击落的是间谍气球
    温西家宴女子遭狗咬伤 法官这样判
    大温这商场发现大笔现金 警寻失主
    土耳其7岁女孩废墟中护弟弟17小时
    不归还中国 美军公布打捞气球残骸
    息影18年张曼玉现状 平民区骑单车
    大温女子遛狗 莫名遭到陌生人袭击
    比王思聪还会玩的富2代名利算个啥
    王丽坤事件 闪婚花赃款维权者要钱
    8090后太难 中国老年人又多又长寿
    体重与寿命的关系 60岁后这样最好
    有钱人疯狂还房贷,银行疯狂使绊子

    更多方式阅读论坛:

    Android: 加西网
    [下载]

    Android: 温哥华论坛
    [下载]

    PDA版本: 论坛

    加西网微信

    加西网微博


    Powered by phpBB 2.0.8
    Terms & Conditions    Privacy Policy    Political ADs    Activities Agreement    Contact Us    Sitemap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Page Generation: 0.0597 Seconds and 7 DB Queries in 0.001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