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English |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中国散伙人:清北学子的权力游戏 | 温哥华财税中心


maohu
maohu 于 2020-5-26 19:26 写道:
@每日人物



企业领导者间的权力游戏少有善终

文|每日人物曹徙南 编辑钟十五

2014年10月,当当网口号更改为敢做敢当当。6年后的4月末,李国庆率队冲进当当办公大楼将各式公章扫荡一空,并发文高调宣布自己的接管当当“三步走”战略。当时的李国庆肯定不会想到,有位学弟的胆子比他还要大。

仅仅十二天后,在北京市海淀区政务服务中心,比特大陆创始人、北大2009届毕业生吴忌寒,暗指现任法人代表刘路遥和一群大汉,在前执行董事詹克团即将领取的营业执照当场抢走。从政府工作人员手里抢东西,恐怕连李国庆都要叹一句后生可畏。

当当夺章、比特大陆抢营业执照,春末的两场企业争权闹剧令人啼笑皆非,却并非特例。

企业领导者间的权力游戏少有善终,从眷侣到怨侣,从兄弟到仇寇,形同陌路是常事,更有甚者为此身陷牢狱。一边是人情,一边是利益,纵使是怀揣清北学历的创业者也难以在两者间交出满意的答卷。

劳燕分飞

2019年2月,李国庆正式卸任当当网CEO,退出法人和总经理职务,并创办早晚读书,二度创业。此时,距他和妻子俞渝共创当当网正好二十年。

在“愉快出走,再度追梦”的人设立下不到一年时间,创业缺钱的李国庆就想通过离婚官司重新分配股权,而俞渝以感情未破裂为由把李国庆挡在了当当门外。这场《公司法》与《婚姻法》的缠斗在今年4月李国庆抢章时迎来又一个高潮,两人爱情早在2019年10月杯子落地或更早时,就已摔得支离破碎。



▲李国庆在综艺节目《吐槽大会》上自嘲 图 / 腾讯视频

1995年,下海六年的李国庆去了趟美国,带回了一笔投资和一个海归老婆。俞渝当时一心跟李国庆回国,自比辅佐孙中山的宋庆龄,却不想多年以后,自己会亲手把这个领袖赶下台。

俞渝的夺权早有草蛇灰线,2016年当当为摆脱资本压力,从美国退市完成私有化,两人各拿一半股权。这一年也是他们结婚20周年。后来俞渝建议双方各自拿一半股权给儿子,并代持儿子手上的所有股权,最终俞渝持股64.2%,李国庆27.51%。股权结构的变更为李国庆出局埋下伏笔。

曾有当当离职的管理人员表示,其他公司领导做决策,考虑的是数据、市场、竞争对手,但在当当,高层的夫妻关系却是影响决策的重要因素。因为是夫妻店,两人的权职模糊不清,两人都当过董事长,有时又都叫联合总裁。

而最不可调和的矛盾,则是两人在当当发展方向上的抵牾。

从2004年到2014年这10年间,亚马逊、百度、腾讯都曾对当当抛出橄榄枝,准备收购或入股当当,俞渝有意达成合作,却屡遭李国庆拒绝。随着京东和阿里的搅局,当当网主营的图书业务已经见顶,全品类百货又迟迟打不开局面。

2014年两人分歧最大的时候,李国庆从当当网拿了1000万美金另立门户,开发包括电子书、自出版等新业务,两人达成共识,新老业务完全分开,各自为政。

直到2017年海航提出收购当当,估值90亿,85%套现,15%变成海航的股份。对于不断内耗的当当来说,以这个价格卖身退场算是善终。但李国庆觉得海航不靠谱,断然拒绝,还发朋友圈称“所谓的婚姻就是,有时候很爱他,有时候想一枪崩了他,大多时候是在买枪的路上遇到了他爱吃的菜,买了菜却忘记了买枪,回家过几天想想还得买枪”。

此举也彻底得罪了一直想套现离场的俞渝和诸多公司元老。2018年1月,李国庆收到管理层的“逼宫信”,要求其交出负责的所有业务。在此之后,两人的交锋不断被搬到台面上。

在刘强东事件中,李国庆评价称,“非性侵,只是婚外性”。随即,当当网公开与李国庆划清界限,声称其言论与当当无关。



▲李国庆对于刘强东事件的评价 图 / 新浪微博

李国庆的口无遮拦并不是第一次给当当带来麻烦。早在2010年当当上市时,李国庆就曾因怀疑投行刻意压低当当发行股价而在网上与“大摩女”对骂,把当当网的市值骂掉了20个亿。

彼时担任支付宝首席产品设计师的朱宁下注,赌在2011年11月11日晚上11点前,俞渝会无法忍受李国庆,与其离婚或逼其让权。朱宁看得很准,只是算错了时间。

朋友难当

就在李国庆去美国那年,已从北大辞任5年的俞敏洪也去了趟美国和加拿大搬外援。此后,他靠拉老朋友徐小平和王强入伙,完成新东方的“去家族化”。

不过与李国庆一样,俞敏洪也遇上了请神容易送神难的问题。同为北大校友,一向被揶揄为“土鳖”的俞敏洪却选择使用现代公司制度,完成了自己的权力回收。

2006年,新东方向纳斯达克递交了上市申请,俞敏洪想借助上市公司制度规范内部管理。最终俞敏洪持有了新东方55%的股份,其中10%为代持,用以吸引下一任管理者。徐小平和和王强各分到10%的股份,并被调去了新东方发展研究院。

徐小平和王强二人就此远离了核心管理层,但权力的争斗仍未结束。一山尚不能容二虎,新东方不可能同时存在三个太阳。



▲新东方“三驾马车”已成往事 图 / 网络

上市后,有了资本的压力,新东方需要保持高歌猛进。对此,俞敏洪一度有些后悔,自觉过于冒进,但徐小平觉得他思想倒退,主张快速扩张。两人多次发生争执,一次争吵后,徐小平缺席了答应学生的讲座。俞敏洪借此召开董事会,讨论徐小平的去留。

决定徐小平去留的那次投票颇为戏剧性。拥有一票否决权的俞敏洪主动弃权,把棋子扔给了包括王强在内的其他小股东。最终投票结果一致同意,让徐小平离开董事会。会后王强追上徐小平,解释称自己投赞成票是因为三人的友谊到了降温的时候。

三驾马车分崩离析的根源是历史遗留问题,在“去家族化”后的权力再分配中,俞敏洪采取了松散的合伙人制度。俞敏洪负责托福考试,徐小平主管留学移民签证咨询,王强则分到了英语口语。一人负责一块地盘,先借给开办费,业务100%属于自己,开班上交15%的管理费,其余归自己。

早期新东方仅限于北京地区,“分封制”为新东方的发展提供了充足的空间。但随着业务内容和覆盖地区的扩大,利益边界严重混淆和重叠致使各高层之间的矛盾冲突、相互攻伐加剧。

2001年俞敏洪就打算启动股份制改革。改革不可避免地导致部门业务的兼并和重组,每个股东能分到多少股份也成了争执不下的问题。王强、徐小平先后以递交辞职信的形式逼宫。

为避免高层分崩离析,俞敏洪先是通过紧急董事会罢免了徐小平的董事职务,而后一度让出董事长的位置,由王强为首的小股东轮流担任董事长一年之久。新东方的股份制改革一直到2004年才告一段落。表面上,马车回到正轨,但俞敏洪也意识到,两位昔日功臣,已经长成了随时可能“造反”的诸侯。



▲转身成为天使投资人的徐小平 图 / 网络

2006年,随着徐小平的出局,王强也转为半退出状态,只零星帮新东方做几场演讲。2011年,在徐小平的邀请下,王强正式加入真格基金。而没有了兄弟掣肘的新东方马车也开始全力奔驰,成为今天市值近两百亿美元的教育巨头。

多年以后,面对三人是否还有合作机会的提问,俞敏洪笑着打太极:三个人一起玩是好,但是要和不同的人玩,才会玩出不同的意思。十年合伙人,只剩下陈可辛电影里的那句“不要和最好的朋友合伙开公司”。

铁打的领导,流水的接班人

在权力面前,恋人、兄弟都可以反目,钦定的接班人,自然也随时可以付诸东流。

2019年底,75岁的教父柳传志正式卸任联想控股董事长一职,由宁旻接任。历经数次反复,联想接班人总算尘埃落定。

柳传志描述过挑选接班人的标准:一要漂亮,二要爱我,漂亮意味着能力超群,爱我意味着认同企业文化和创业领袖。

在接班呼声中最高的杨元庆刚入职联想那一年,26岁的孙宏斌时任联想集团企业发展部经理,也曾进入柳传志的接班人名单,后都被否,而孙宏斌更是落到被送监狱的地步。



▲年轻有为的孙宏斌曾被视为联想的接班人 图 / 搜狐新闻

1990年3月19日,远赴香港开辟分公司的柳传志紧急回京,主持召开第一期“干部培训班”,讨论联想集团到底要办成一个什么样的公司。柳传志先是表扬了孙宏斌的业绩,继而对企业部提出有两点要求:一是和集团统一原则,二是考核和检查分公司营运的情况,然后再考虑如何发展的问题。

柳传志的隐晦批评,已经说明他对孙宏斌在内部势力的壮大有所忌惮,但孙宏斌并未能领会柳传志释放的信号。

这次紧急会议的导火索是一份报纸。1990年3月,身在香港的柳传志看到了孙宏斌在北京创办的《联想企业报》,这份区别于《联想报》的内部小报,赫然写着“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的提法,主任经理主持企业部发展工作具有总裁赋予的所有权力,诸如进人、裁人、分公司经理的任命”。

此时的孙宏斌已成为公司少壮派的核心。加入联想不到两年的他,从普通员工破格提拔为联想集团企业发展部经理。主管在全国各地的18家分公司,人选由其指派,财务不受集团控制。

人人猜测,柳传志之后,孙宏斌将成为联想的掌门人。柳传志也很相信这个年轻人的能力,他在去香港前,还把联想最重要的汉卡分销业务,交给了孙宏斌。

在紧急会议后,柳传志去企业部给孙宏斌和他的下属训话,孙宏斌当时不在。就企业部“造小船”的问题,部门里的年轻人和柳传志吵了起来。事后,柳传志要求孙宏斌将出头的几个手下开除,孙宏斌拒绝该提议,也拒绝了柳传志给他的最后机会。

这次见面后,孙宏斌的下属群情激奋,提议卷款出走。当时孙宏斌手下的分公司掌握着至少1700万的国有资产,一旦出走成真,将会对联想造成致命打击。

柳传志率先报案,而后在公司会议上将孙宏斌解职并控制在西苑宾馆。5月28日,孙宏斌被北京海淀警方刑事拘留。10天后,孙宏斌被正式逮捕,案由是挪用公款。孙宏斌坚持自己无罪,自称因为公司财务制度手续复杂,留了一笔流动资金,给公司做生意的时候用着方便。

1992年8月22日,孙宏斌接到刑事判决书,被判5年,罪名是挪用公款13万元。此时,他已在海淀看守所度过了27个月。后经减刑,孙宏斌在两年后的3月27日刑满释放。出狱18天后,孙宏斌和柳传志一起吃了顿饭。孙宏斌说自己想投身房地产,柳传志没有多说什么,他给了孙宏斌20万安家费,扶上马,还要送一程,又借了他500万启动资金。

2016年9月,孙宏斌以融创中国董事长的身份,签下了一笔联想的收购案,融创中国以138亿元,收购联想控股旗下的融科智地。兜兜转转,两人又一次坐在了谈判桌的两端,相逢一笑泯恩仇。



▲孙宏斌通过顺驰地产和融创中国搅局房地产行业 图 / 网络

孙宏斌出狱那年,在距离北京1800公里的四川省简阳市,一家名为“海底捞”的火锅店开业了。这家火锅店由四个年轻人创办,张勇牵头,加上妻子舒萍,以及另一对情侣施永宏和李海燕。一开始,四人没有上下级之分,利润、亏损完全共担。

但很快张勇就有了自己的想法,一天下班,舒萍和李海燕照例支起了麻将桌,张勇说要开会。两人没搭理他,张勇掀了麻将桌,踩在散落一地的麻将上开会。他要求由自己担任经理,统筹火锅店的运营,其他三人见势只能同意。1994年,在麻将桌上,海底捞轻松完成了它的权力更迭。

中专生张勇给清北的高材生们上了一课:创业就像谈恋爱,分手要趁早。
楼主
冰冰桑
冰冰桑 于 2020-5-31 05:44 写道:
不能同甘只能共苦
第 1 楼
上一页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