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熱貼:因為我 我家的家族群解散了 | 溫哥華財稅中心


熱貼:因為我 我家的家族群解散了

QR Code
請用微信 掃一掃 掃描上面的二維碼,然後點擊頁面右上角的 ... 圖標,然後點擊 發送給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謝謝!
家族群,當代社交觀察皿之一。不知為何,我們好像都害怕打破“關系”,為此寧受一點委屈、吃幾個小虧,也要與人維持表面的“好”和集體“和諧”。


本文作者不願這樣。作為一位青年寫作者,在剛出版了自己第一本書的好事關頭,他罵了人,還退了家族群。事關親戚、一場童年陰影,和用肉身隼吹木椋杭遙還巧緇岬乃跤啊r />

本文是他的自白。他說,謹以此文,獻給所有行將就木的關系。

1

八月十五日下午,我的某個家族群解散了。

從我爸那邊得知這一消息後,很暢快。雖然因事先退了群,我沒能有幸親眼見證它的“解體”。但這一切的導火索,卻來自我。這件事的始末,說來也不復雜。但要說新仇,總免不了要敘舊恨,後者難三言兩語說盡。且說前者。

我媽把我寫的宣傳自己新書的文章,轉發到家族群。某親戚,在群裡幾年來不吭一聲,偏偏在這時候,附上一句:“神舟大地居然有父母生養了這麼一個活寶。”第二日,含沙射影更甚,用語較之前日,更為惡劣。我爸說,你要不直接退群吧。我說,不,我要先罵了再退。他一直自詡知識分子,讀書人,我只能借彼之矛。平日裡,他滿口“唯有讀書高”,殊不知讀書就是一張皮,敗絮也能塞到其中。

於是,罵了回去。

早先讀王朔《致女兒書》,裡面有句:“崩潰就是想起了以前的歷次崩潰。”誠然如此。我看到這位親戚的話,所有的童年陰影全回來了,一度手都發顫。小時候,他不遺余力地三百六十度打擊我,而我沒法回嘴,甚至會認為是自己的問題而羞愧。那種屈辱感是我夢魘。有時,半夜被噩夢嚇醒,其中就有這人。能活下來都是僥幸。高考考砸後,他訓完我,下樓,和我爸說,上去看下他會不會跳樓。



在如何對待他的問題上,我和我媽起過無數爭執,典型對話如下:

我媽:他這人性格就是這樣,心腸還是好的。

我:心腸好就不能害人?多少控制欲,借著“我這是為你好”之名。況且,一開口就不說人話的人,心能好到哪去。人心又不是唱戲,非壞即好。

我媽:小時候,他在讓你上珠心算班這類的事情上,還是幫了不少忙。


我:一碼事歸一碼事,不要總混作一談。一個人作的好,不要拿來抵消他作的惡。也不要總拿溫情,去消解殘酷。

我媽:你可以選擇別去聽他的話,別去理。

我:人生百年,為何不讓耳根清淨一些。

我爸媽歷來奉行寬恕之道,天性謹慎,一輩子怕這怕那,不與人起爭執。性格上的溫順,未必是好事,多數時候是怯懦。諷刺的是,歷來不以惡抗惡的他倆,卻最被這“惡”所看不起。這位絲毫不知邊界感為何的親戚,當年曾極力阻撓我爸媽的婚姻

每個人都多少有點控制欲,但我從沒見到過一個人身上的控制欲扭曲如他這般。當我稍懂一點人性後,我知道人越是受壓抑,越是會將自身的挫敗轉化為攻擊性和控制欲,轉化為對權力的著迷。而權力在日常裡最多的體現,就是話語。所以,總有人不止滿足於當一家之爹,還要去當別人的“爹”,教人怎麼想,怎麼做。並在當“爹”的過程中,得到他們貧乏而卑劣的快感。所有人要向著他,否則他在精神上就要撒癔症。

我甚至覺得他就像小波《紅拂夜奔》裡的虯髯公——由被損害的欲望導致的壓抑,讓樣貌都變了形。

[加西網正招聘多名全職sales 待遇優]
已經有 1 人參與評論了, 我也來說幾句吧
上一頁123下一頁
注:
  • 新聞來源於其它媒體,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
  • 在此頁中閱讀全文
     正在熱議:
    真的,加拿大這次把北京人民嚇慘了  800 加國發狠要突襲?對炒房征30%的稅  159
    中國贏了!抵制冬奧失敗榮光美翻天  401 數萬人棄鑰匙躺平!加國迎最糟時刻  215
    聯邦再撥3500萬 明年接納4萬難民  179 疫情BC人口變化 大溫人都搬去哪兒  43
     推薦:

    意見

    當前評論
    評論1 游客 [白.火.並.誦] 2021-11-27 23:02
    所謂情商低的例子。親戚或朋友面前,一定要說自己混的如何差;在粉紅面前,一定要說,厲害了你的國。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 *: 
    安全校驗碼 *:  請在此處輸入圖片中的數字
    The Captcha image  (請在此處輸入圖片中的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