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亦凡都成了“養蚌大戶”,你還說珍珠老氣? | 溫哥華時尚奢侈品中心

maohu
maohu 於 2020-5-27 23:41 寫道:
@精品

珍珠的化學成分91%以上都是碳酸鈣、碳酸鎂,這沒什麼好辯白的,認了。



但要說它的時尚主要成分是「老氣」,那這就是對珍珠最不公正的“判決書”了,不服!前有宋茜、歐陽娜娜、楊超越這些時髦的女星將珍珠演繹出多樣風情。





後面還緊接著吳亦凡、蔡徐坤、王一博、朱正廷等一眾男孩們,也把珍珠戴出了新風尚。





這些鮮活的事實,怎麼就洗刷不掉珍珠老氣的污名呢。不過這也不能全然都怪世人眼拙,也不看看珍珠最初都是戴在哪些人身上。



從中世紀開始,她就被鑲嵌在皇家貴族們的御座、王冠、權杖、劍柄之上,就連《聖經·啟示錄》中都這樣寫到——

The twelve gates were twelve pearls,

each gate made of a single pearl.



隨便拿出一副法國貴族的肖像畫,隨手點開一部法國歷史劇,珍珠都是其中當仁不讓的主角之一。



血腥王後瑪麗一世,桀驁風流的瑪戈王後,絕代艷後瑪麗,歐仁妮皇後……這些法國初代時尚leader們,誰不是把珍珠一層又一層的往身上戴。



再看看近點兒的鄰國女人們。

伊麗莎白二世·超長待機·女王,從待嫁閨中的小公主,到大婚加冕,再到頭發雪白穩坐秀場前排,珍珠就如護身符一樣,沒離身過。



她那紅到發紫的前兒媳戴安娜,出席國家級大場合也好,私下遛彎兒、打球、帶娃也罷,珍珠又何曾消失過?



就連英國第一位女首相鐵娘子·撒切爾夫人,也是珍珠的忠實擁護者。



所以,珍珠一出世就自帶雍容華貴之氣,也難怪被人誤解沒點兒資歷、年齡做底子,怎麼壓得住她呀。



但自從珍珠開始載入時尚花名冊之後,就注定她不會再乖乖地按常理出牌了。

上個世紀,在Chanel、Saint laurent等大師們手中,珍珠逐步演變成巴黎風尚中不可或缺的首席珠寶配飾。

卻不免依舊殘留著些許「老氣」的遺風



可到了二十一世紀,她就徹底“無法無天”起來,若此時還固守著「珍珠 = 老氣 」的成見,那就太落伍啦。

相比起珍珠單純的化學成分,今天我們就來粗略地解析解析她復雜多元的時尚成分。



01

先 鋒 前 衛

第一局,珍珠就要顛覆固有印象。



圓潤光潔的珍珠,與粗獷的金屬鏈條、鉚釘、吊牌相碰撞,無需過多其他的設計,讓這種反差被凸顯,變得尤為激烈,從而催生出一種先鋒前衛的成分。





就如最近鋪天蓋地的先鋒前衛珍珠代表, COMME des GARÇONS與MIKIMOTO的聯名系列。



COMME des GARÇONS從來不是循規蹈矩的好孩子,這次不能說是她“帶壞”了MIKIMOTO,更像是MIKIMOTO當膩了乖寶寶,想要玩點兒出格的。



記憶中MIKIMOTO總是典雅的,高貴的,就連掛在珍項鏈上的M吊墜,也都小巧精致,盡量不打眼。



但川久保玲偏不想低調,在光潔的珍珠項鏈前端,以重疊的手法再掛一串珍珠、粗鏈條或LOGO吊牌,再不濟也要去掉二分之一的珍珠,直接改為鏈條。



看似小小的調整,卻打破了原來的和諧與平衡,帶來不羈的先鋒氣場。特別是當這串珍珠項鏈從工整的西裝襯衫領口露出時,就更對味了。



讓人想起Harry Styles對珍珠項鏈的演繹,在一條基本款的大圓珍珠項鏈下,再疊加一條金屬項鏈,不是異曲同工的手法麼。



這也激發了造型師們的創作欲,從穿荷葉邊復古襯衫的少女,到穿T恤、禮服的女孩,再到襯衫、西裝的男孩,還有頭發花白的老者,紛紛來了一套前衛珍珠look。
樓主
maohu
maohu 於 2020-5-27 23:42 寫道:
同一串珍珠項鏈,也由此彰顯出完全不同的風格,但先鋒前衛是基調。



同樣以鏈條設計為主的Galliano Laddor,讓“養蚌大戶“吳亦凡用來搭配連帽衛衣,這不是街頭新潮青年的絕佳模板麼。





當組合中的金屬元素再次被放大,先鋒指數也隨之提升。

朋克感十足的鉚釘或與珍珠相間,或銜接一粒大珍珠成長款耳墜,還有無法忽視的粗金屬鏈條組合超大顆珍珠串,珍珠有種退居二線的感覺,反過來成為調和先鋒前衛中的那一點柔。

這點Junya Watanabe

比老師川久保玲來得猛烈。



而擁有自己珍珠養殖場的TASAKI,也很擅長玩此類先鋒前衛的設計。



除了在造型上別具一格之外,TASAKI還將自家另一位主角——鑽石,與珍珠相組合,帶來奪目的璀璨效果。



這樣的珍珠配飾已經甩掉了王後、王妃們賦予她的那種陳舊印象,變成街頭青年、時尚先鋒們的“新武器”。



02

怪 誕 藝 術

見多了圓潤的珍珠,就覺得珍珠該是這樣,但也有很多珍珠生來就是怪模樣。



這些天生畸形的珍珠,大小不一,形狀各異,當她們不再被加工成統一的模樣,以最原始的面貌登場時,從某種角度來說,也是一種無法復制的獨特之美。



因為她不規則的外形,也就成為設計師們表達各種怪誕藝術靈感的絕佳材料。



偷懶的就一顆一顆的串成短項鏈,其間用不同大小來做出韻律節奏變幻。



覺得不夠有趣,就嘗試混入一些其它材質。

Amber Sceats喜歡加入大海元素的貝殼、海螺等,馬上就有了海島度假的慵懶與性感。



而Wald Berlin除了善用貝殼外,還會把色彩斑瀾的塑料珠子混入其中。



像極了小女孩DIY的手作,正是這份藝術家般的隨性,也帶來更爛漫的珍珠飾品。



彩色珠子有波西米亞的味道,笑臉小串珠則夠嬉皮,這樣的珍珠怎麼可能會老氣。



CHANEL也曾在秀場上出現過類似的珍珠項圈,超大的珍珠讓項圈更有怪誕藝術感。
第 1 樓
maohu
maohu 於 2020-5-27 23:44 寫道:


還有MM6 MAISON MARGIELA這種,以金屬框定出三角形、四邊形,串上珍珠也很有現代藝術感。



更意識流的則不挑珍珠是圓是扁還是方了,只需盡情展示珍珠串的線條感。這種珍珠設計最微妙的穿戴方法,是露背或深V,堪比Michelangelo雕塑般的線條之美隨即而來。



03

優 雅 古 典

時尚不是個圈兒麼,從哪兒來最終還得回哪兒去。

當珍珠再次回歸到優雅古典的形象後,也不急著拍桌子走人,難道現代人都野蠻成性,不優雅了嗎?



顯然不是

鍾情於法式風格女孩,對基礎款的珍珠項鏈絕不陌生。是那種春夏可以和丹寧、短褲做街頭混搭,秋冬又成了絲巾、毛衣的頂級拍檔的單品。



往往一套乏味的基礎款,就因為加入一條珍珠項鏈,不顯山不露水的就從街頭路人,變成 "Parisian Girl" 。



Sophie Bille Brahe的珍珠項鏈就是走平淡無奇路數的,但與Cecilie Bahnsen一配,誰還不是個優雅的小仙女。



如果不具備如此高超的造型穿搭技能,還得從珍珠的設計重新去考量。Orchid 22是把古典玩成了看家本領,沒什麼花招,就把珍珠本本份份的呈現。



簡單一條珍珠項鏈,與復古風情的方領、燈籠袖、蕾絲荷葉邊的時裝相搭配,宛若油畫中走出的女孩。



曾在采訪中說自己歸根結底是個很傳統的人的Simone Rocha,不僅在其時裝設計中將古典之韻展現的淋漓盡致,在其配飾設計中,也常見古典風的珍珠身影。



與前面那些走簡約優雅路線不同的是,Simone Rocha用人造珍珠串成花朵形狀的耳環、發箍,再點綴以剔透的紅、藍人造寶石,讓珍珠回歸到Empire Style的華麗。



因為並非選用天價珍珠、寶石,也就不會顯得過分“貴重”,與少女飛揚的洋裝裙擺一樣輕盈,才不會沉重老氣。



費了這麼多口舌,從珍珠的奶奶輩兒說到珍珠重孫,就粗略的解析了一下她的時尚成分,已經可以分出好幾大類來。



就求你別再說珍珠老氣了,不然它真的跟你急了!拉著你說到天昏地黑、口吐白沫。





責編:王慧
第 2 樓
靈猴
靈猴 於 2020-6-02 17:58 寫道:
喜歡撒切爾夫人
第 3 樓
上一頁1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