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Lipont Place力邦艺术港:活动场地租赁,拍摄场地租赁!

孩子被拐卖16年后,“中间人”因过追诉期不被起诉?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王艳飞记得清楚,距离19个月大的女儿被当街抢走,已过去了近17年。如今,女儿找到了,他们等待着当年参与买卖孩子的人接受审判,但当时的“中间人”却安然无恙。

两年前,找到女儿后不久,王艳飞了解到,人贩与孩子养母的姐姐魏某凤在同一个工厂上班,而当初也是魏某凤将孩子抱给了三妹一家。于是,他多次到兰陵县公安局和检察院询问对“中间人”魏某凤的处理结果。

2023年11月30日,兰陵县检察院对魏某凤作出不起诉决定。不起诉决定书显示,魏某凤与抢孩子的史某系同事,其行为构成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但已过追诉时效,对其做出不起诉决定。


针对此案件中追诉时效问题,法学博士、西南政法大学讲师王登辉表示,应综合考虑犯罪事实对应的法定最高刑、追诉时效期限、刑事立案与否等几个因素。

“中间人”曾截留1000元,因过追诉时效不被起诉

据王艳飞回忆,2007年1月19日,腊月初一,妻子骑自行车带着19个月大的女儿去诊所看病。回家路上,母女二人经过一条乡道时,被两名骑摩托车的男青年踹倒,女儿随后被男子抱起抢走。

妻子回村时遇到一位邻居,带她去拨打了报警电话。王艳飞告诉记者,当天下午,兰陵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上门了解情况,还印了协查通报,在周围逐村张贴。

据王艳飞讲述,当时村里的年轻人两人一伙儿,也骑着摩托车出去帮他们找孩子,直至年后出门打工。后来,王艳飞通过QQ群联系到民间公益寻子组织“宝贝回家”的志愿者,他也顺着志愿者提供的线索去东北三省、山西、陕西、河南、河北等地找孩子,但始终没有孩子的消息。

2008年,王艳飞夫妇生下一对龙凤胎,2017年,又有了小女儿。但找到大女儿,一直是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事。

直到孩子被抢15年后,王艳飞等来了消息——2022年5月,杳无音讯的女儿在照身份证照片时,被警方通过大数据排查到。


王艳飞回忆,在公安局见到孩子时,夫妇二人哭得满脸是泪,孩子在他们的印象中,还停留在被抢走之前刚会走路、会叫爸爸妈妈的样子。现在,孩子长大了,对他们比较疏离,“有一种抵触的感觉。”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么多年孩子生活的地方就在离家不到20公里的另一个村子里,2007年孩子刚被抢走时,他们还曾将警方的协查通报贴到那个村子。




2007年,警方印制的协查通报。 受访者供图

王艳飞称,当时养父母对孩子来源的说法是,“小孩儿的父母离婚,不要孩子了,亲戚看着可怜,就抱来给我们养。”他们口中的亲戚,是孩子养母的姐姐魏某凤。王艳飞告诉记者,当时他和妻子“心思都在孩子身上,也没有多想”,甚至还曾带着礼品去女儿养父母家表示感谢。

2023年5月,王艳飞从其他人处得知魏某凤与抢孩子的人贩在同一个工厂上班,他觉得不对劲,便多次到兰陵县公安局和兰陵县检察院询问魏某凤的涉案情况。

直到2023年11月30日,兰陵县检察院对魏某凤作出不起诉决定。

也是从不起诉决定书上,王艳飞知道了更多案件情况。不起诉决定书显示,魏某凤与抢孩子的史某系同事,2007年1月份,史某从魏某凤处得知其想要个小孩喂养,便产生拐卖小孩的想法,后与另一人刘某预谋商议拐卖小孩并将钱款平分,刘某同意。

2007年1月19日下午,刘某骑着摩托车,载着史某寻找作案机会。行驶至兰陵县大仲村镇车庄附近,看到一女士自行车后座上有一个小孩。史某让刘某与女子平行驾驶,史某将女子踹倒在地,并趁女子倒地之际将孩子抢走。
不错的新闻,我要点赞     好新闻没人评论怎么行,我来说几句
上一页12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猜您喜欢

    您可能也喜欢

    当前评论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加西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