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Lipont Place力邦艺术港:活动场地租赁,拍摄场地租赁!

大学老师赴20多地家访,记录二本生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那一日家访,就读于广东某二本大学的学生正敏,从旧柜子里拖出一个破烂纸箱给黄灯看。箱子里是可以铺满一地的奖状、证书和高三最后一个学期用完的圆珠笔。黄灯数了数,证书41个,奖状49张,圆珠笔接近200支。

这一场景,在近期出版的《我的二本学生2:去家访》中,给予了黄灯“电击般的触动”——这是一个女孩从农村艰难走向城市念大学时的印迹,也是底色。

黄灯是广东一所二本大学的教师,从2017年起,黄灯从广州出发,沿着自己的学生回家的路,一路换乘高铁、长途客车、中巴车,电动车、摩托车,走进他们的家庭。那些学生的家,散落在地图的角落里,是需要数次放大才能看到的小城、乡镇和村落。她用数个“正敏”的例子,讲述了一个既定的、却常常被社会误解的事实:对很多年轻人而言,哪怕是考上二本院校,也需要孩子全力以赴,和家庭倾力托举。




黄灯

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的6月,中国的普通高等院校2820所,其中普通高校1200多所,高等职业专科学校1500多所。这其中,985、211高校只有一百多所,但在现实生活中,名校学生的耀眼,常常遮蔽了沉默且属于大多数的二本学生。

黄灯说:“中国二本院校的学生,从某种程度而言,折射了中国最为多数普通年轻人的状况,他们的命运,勾画出中国年轻群体最为常见的成长路径。”






从正敏曾就读的小水小学到她在广东就读的大学,只要三个小时的车程。但跨越这三个小时,用正敏的话来说,却是“一路从最农村的地方爬到了城市”。


正敏1996年出生,来自粤西山区闭塞的山庄。妈妈是“越南新娘”,爸爸是农民,哥哥初中没有毕业,正敏自己则是村里“越南新娘”子女中唯一的大学生,也是小学班级唯一的本科生。为负担她的开支,妈妈必须拼尽全力工作。

正敏从小成绩优异,但能继续上学,全靠妈妈苦苦支撑。她细数过妈妈干过的活:种橘子、上山砍木头、为纸厂砍竹子、卷鞭炮、到工地搅拌水泥、打包废纸装车……所有的工作,没有一件可以持续、稳定地为妈妈提供过得去的收入。

爸爸对正敏上学态度很消极,不仅没有给正敏提供情绪支持与安慰,反而说:“跟我呢,我不能保证有钱给你读书,跟你妈,你就等于把你妈妈卖了拿钱读书!”她的叔叔也总是向她灌输,女孩子念书没什么用,希望她早日放弃高中的学业。


您的点赞是对我们的鼓励     好新闻没人评论怎么行,我来说几句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猜您喜欢

    您可能也喜欢

    当前评论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加西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