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Lipont Place力邦艺术港:活动场地租赁,拍摄场地租赁!

人世间:在学生和工作中被夹杀的中小学老师们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听说自己被学生家长投诉时,夏琳脑袋一阵晕眩。那天上午她刚结束期中监考,跟同事约在一家咖啡店,准备补齐近期要交的手写教案。

踏进店里后,夏琳收到学校教务处主任发来的十七秒语音,简短明确。她叹了口气,这已经是第二次被投诉了。店员问她咖啡用不用加糖,她说不用,苦一点好。

夏琳想起自己第一次被投诉,原因是上课时训斥学生,但她觉得自己只是语气严厉,并没有骂学生。


冷静下来后,夏琳心想,平息事态的唯一方法是主动道歉。但她觉得自己才是“受害者”,却无法自证。

当老师十年里,小学教师孔倩被学生家长投诉了四次,前三次的理由是“对学生太温柔,管不了学生”。第四次是因为她的孩子生病,为了照顾孩子,她赶去学校盯早自习时迟到了几分钟。突如其来的投诉让她变得小心翼翼。

2018年11月,教育部发布了针对高校、中小学、幼儿园教师的违反职业道德行为处理办法,明确表示坚持师德师风第一标准,对师德违规问题“零容忍”并严肃惩处。截至目前,大约有93个典型案例被曝光,涉及的问题包括:体罚学生/幼儿、性骚扰学生、学术不端、有偿补课、收受礼金礼品、发表错误言论等。

通过投诉来遏制老师徇私舞弊、违规收礼、虐待学生、性侵等行为,接受采访的老师都很支持。但她们感觉到,如今投诉界限模糊,在日常的校园生活中,她们遇到的,许多是琐碎的、甚至有些“让人难以置信”的被投诉理由。



“习以为常”的投诉


夏琳是西北一所市级公立中学的初二班主任,任教数学。当老师三年后,她对老师被投诉已经“习以为常”。

一个月前,她收到一名学生家长发来的律师函,缘由是家长认为自己的孩子受到班里另一个孩子的骚扰,那个孩子常对自己孩子说话,有时候言语过激,希望夏琳上报学校处理。夏琳一边向家长道歉,一边调查,最后发现只是一场误会,通过查看视频,她发现女孩可能在自言自语,并没有针对男孩。

学生和家长投诉的对象通常是班主任。夏琳说,办公室里有一个班主任,从10月至今,一直被一个学生家长投诉,家长见了两次校长,打了两次“12345”,警察来了三次,投诉理由是孩子在班里丢失了一块橡皮。办公室的另一个班主任,被投诉的原因是在一次家长会上,要求家长重视中考,“语气比较严厉”。


被投诉的理由五花八门。据夏琳所知,有老师因为作业布置得太少而被投诉;有老师因为拖堂被投诉;还有家长投诉某个老师太年轻没经验,要求学校换一个有经验的。有时候,孩子之间稍微有点肢体冲突,双方家长闹到办公室,处理结果不满意,家长便打“12345”投诉班主任。

前不久,在北方一所初中任教十年的老师李薇在班级群里发布了打印资料的通知,结果被家长投诉。但她认为,为了学生的进步,让学生自主选择打印重点知识,并没有错。

以前李薇只是偶尔在新闻看到,现在却发生在自己身上。打卡背诵,在群里发学生听写成绩,批评没有完成作业的学生,甚至在群里表扬学生……都有可能被投诉——因为怕伤害学生自尊心,学生成绩规定不准公布。

孔倩在中部地区一所市里的小学当语文老师。她记得疫情政策调整后,学校有个老师一直戴着口罩,有家长看到后,跑到校长室投诉,理由是老师不尊重他人。

她又举了自己的例子,班里有一个学生,一二年级时能考90分以上,三年级只能考70多分。家长认为是老师没教好。
觉得新闻不错,请点个赞吧     无评论不新闻,发表一下您的意见吧
上一页123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猜您喜欢

    您可能也喜欢

    当前评论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加西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