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Lipont Place力邦艺术港:活动场地租赁,拍摄场地租赁!

23岁女教师之死 中小学非教学任务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在属地管理时期,教育局各个科室也会向学校下派任务,但是因镇政府专门设有教育办,教育办原本负责承接自上而下的各种任务,实际则会识别和筛选任务,根据学校发展需求进行选择性执行。到了垂直管理时期,教育办被取消,新设中心校。中心校作为教育局的派出机构,主要职能是承接自上而下的任务并监督执行,却不能够代表学校识别和筛选任务。因此所有工作都落到了学校,对于自上而下的工作任务,学校都要承接并完成。

二是在压力机制上,从属地管理时期的教育责任体制变为垂直管理时期的政治压力体制。在属地管理时期,政府对学校进行充分授权,学校是一个相对独立的责任主体。学校要承担两个方面的责任:一方面是教育责任,即确保学校的教育业绩和教育竞争能力;另一方面是管理责任,即确保学校不出事,保证学校正常运转。当下普遍重视的安全问题在属地管理时期同样十分重要,比如防范学生溺水、触电、打架等。学校在安全防控方面有充分自觉,如在雨水充沛的季节,校长和校领导会主动检查学校的门窗、房顶,防止出现垮塌事故,也会提醒学生不要去河湖游泳。

在垂直管理时期,学校的各方面权力被集中到教育局,学校不再是一个独立的责任主体。教育局作为其主管单位,权力相对集中,但是又不能直接参与学校的管理,只能设法督促学校按照教育局的目标和方向进行管理。为了督促学校,教育局一方面实行过程管理制,另一方面进行政治施压,对学校的错误行为实行一票否决,通过负向激励倒逼学校规避错误、积极行政,要求学校对各种事务进行全方位管理。



三是在监督方式上,从属地管理时期的容错纠错变为垂直管理时期的追责问责。在属地管理时期,学校的教育管理工作由政府进行监督,政府对学校的要求是确保教育目标和基本安全,政府对学校的监督以结果考核为主。换言之,学校只要没有出问题,政府一般不会追责问责。若学校出现一些问题,当地政府如果能够处理,就会联合学校一起处理,并给予学校相应的容错纠错空间;只有问题较严重,政府都无法处理时,上级才会追查下来,追究相关主体的责任。


在垂直管理时期,学校的教育管理工作由教育局进行监督,教育局给予学校的容错纠错空间极小,会对学校进行全面而细致的审查。为了规避风险,教育局通过过程管理对学校进行严格要求,防止学校犯错误。教育局对学校的追责问责分为两个层面。一是风险防控的追责,即上级部门对学校在风险预防方面做得不到位进行追责。比如贵州一小学的食堂因技术问题无法安装监控设备而不能运行,学校依靠自身能力根本无法解决技术问题,但是教育局仍然多次约谈学校。二是出现问题的追责,即一旦出现了问题,不论责任是否在于学校,上级都会对学校追责问责。为了加强追责问责的合法性,每年学校校长都会签订各种类型的责任状,全权承担学校的各种风险责任。

针对学校的管理,从属地管理到垂直管理,背后反映出的是教育行政化和教育专业化之间的张力。从国家管控的角度来讲,国家需要对学校进行规范化管理,学校的行政化在一定程度上会提高学校管理的规范化程度。然而,教育事业不是一项标准化的事业,需要教育相关主体的个体化投入,所面对的教育对象同样是非标准化的个体,不是依靠标准化生产就可以教育和培养的。从这个角度来讲,学校的发展需要一定的自主性,即需要教育专业化的空间。因此,学校在教育专业化和管理行政化之间需要厘清界限,进而需要厘清政府和学校之间的边界,明确哪些空间属于学校、哪些空间属于政府,哪些事务该由学校执行落实、哪些事务不该由政府分派给学校。如此,学校才能彻底减负,也才能更好地发挥教书育人的作用。
觉得新闻不错,请点个赞吧     无评论不新闻,发表一下您的意见吧
上一页123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猜您喜欢

    您可能也喜欢

    当前评论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加西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