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Lipont Place力邦艺术港:活动场地租赁,拍摄场地租赁!

巨婴/善良/犬儒——中国教育三宗罪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这个词本义其实很不错。它的代表人物狄奥根尼住在木桶里,立志要揭穿世间的一切伪善,追求真正的德行,他曾经提着灯笼在城里游走,说“我在找一个真正诚实的人”。

所以犬儒主义最初的概念大约可以归纳为:“揭露伪善,追求美德,愤世嫉俗,玩世不恭”。

然而这个概念在自身的发展过程中渐渐发生变异,人们发现自己在美好的名义下实际上处于被愚弄被压迫的境地,于是对一切美好失去信心。尤其在试图反抗又遭到挫折后,他们就干脆放弃理想,然后反过来嘲笑理想——这时候,“玩世不恭”还在,但“道德准则”则丧失了:一切崇高与美好都不值得信任,更休论坚持。——犬儒的现代含义产生了。


总而言之,早期的犬儒坚持内在的美德和价值,鄙视外在的世俗的功利。之后,犬儒基本转变成了它自己的反面:只认外在的世俗的功利,否认内在的德性与价值。

一代代热血青年(这是他们必经的过程)在追求个人理想、社会理想遭逢挫折(这也是他们必定遭受的)后,极小部分会建立个人的独立价值体系,从而成为一个站起来了的“人”。而绝大多数,则极快、极彻底地转变成一个犬儒:他们放弃理想,并反过来嘲笑理想。——所以我们看到这一事实:当人们在公众场所提及诸如“理想、纯真”之类的词时,常常轰堂大笑。

而那极小部分愿意保持自己的理想的人,往往就在这样的嘲笑中丧失勇气,不再暴露自己对理想、美好的相信,而是转入地下,以一个伪犬儒的状态示人。——这样,整个世界看上去似乎全部犬儒化了。

——我只是比较担心那些假装犬儒的人,假装得太久了,便丧失了还原的功能:就像做卧底太久的警察,想做回警察时却发现自己已经一身痞气无法改回来了。

这个世界,并非只有坏人装好人,很多时候,好人也装坏人。所以有“你才是好人,你全家都是好人”这样的段子。

坏人装好人,是为了获得利益;好人装坏人,是为了避免伤害。

我们看到我们身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犬儒主义,他们不分性别、年龄、学历、工作能力、职务高低,但有着完全相似的生活哲学:

没有积极的抗争,只是消极的嘲讽;

不仅是对现实失望,而且是直接放弃希望;


他们口头禅或心头禅基本类似于:“都是假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谈理想?糊弄谁啊?”

他们不仅是自己犬儒,而且引导年轻人不战而降:“小伙子,我跨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小伙子,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他们都不相信自己能改变一些事情,因此放弃去改变。同时又因为什么也没有改变,就又像先知一样推出一个结论:“我早就告诉过你们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你看现在的结果,是不是我预先提醒过你的?”(这一点尤其荒谬却极能迷惑人)

……………………


这样的例太多,举之不尽。包括父母也是全力以赴这样教育儿女。于是,我们看到了全面化的犬儒。至于它带来了怎样的结果,尤其在这三年,我们也看到了:十四亿人什么都能忍耐,除了自己的抱怨。包括去年上海的老教授们,他们宁可在网上祈求一个馒头或番茄,也绝不肯发出可能带来麻烦的半个字批评。

我同情那些在过往的岁月里曾经饱经沧桑的老人们对这个世界采取的犬儒态度,我们这些未曾真正经历灾难的人很可能没有权利去责备他们,对他们中的一部分而言,美好的仗,他们已经打过,该守的义,他们已经守过。

只是,看到那些仅仅十多岁二十岁的大学生、高中生,甚至初中生小学生小小年龄就已暮气沉沉,否定一切,对任何话题都不具备丝毫敬畏感……还是觉得伤感,比看到老人变成犬儒更伤感:他们还没有开始认识世界,就已经选择不相信世界;他们还没有开始奋斗,就已经投降;他们还没看到红尘,就觉得已经看破了红尘。

——他们还什么也不知道,就已经什么也不相信。

总结

在我们辛辛苦苦的教育下,我们教育出了三类人:巨婴、愚善、犬儒。因为我们就是这三类人。

还有极小部分不属于这三类,他们夹在这三类人中间,苟延残喘,艰难度日:
点个赞吧!您的鼓励让我们进步     无评论不新闻,发表一下您的意见吧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猜您喜欢

    您可能也喜欢

    当前评论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加西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