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点 热点 焦点
空间首页 | 博客 | 好友分享 | 相册 | 存档 | 朋友和群组 | 个人资料
 
爆点 热点 焦点

zhongkai777


文章分类
上传  
社会万象  

标题搜索
 

最新帖子
九评法沦公“神韵演出”之二----乌合之众的“大杂烩”
郭文贵公司强迫交易挪用资金在大连被诉
他把妻子头像纹身上 真相竟然与邪教全愣砷有关
李大师为什么要把弟子们从地狱中“除名”?
“神韵艺术团”是一个替邪教敛钱的组织
自不量力的FLG企图通过神韵晚会推翻中共(动漫)
郭文贵等人伪造国家机关公文案终于浮出水面
新发现:举报组织利用邪教危害国家安全的情况线索平台
号外:孙政才认罪伏法
揭秘美国邪教NXIVM 发展女星 养性奴 勾结达赖(组图)

Our Sponsors

快速导航
首页
论坛
Classified Search Engine
黄页/二手
北美个人空间
免费注册
登录

友情链接
更多...

统计
点击: 9105
帖子数量: 103
开辟个人空间: 2017-09-01
最后更新: 2018-08-05

RSS订阅
 
 
 
 
 

最新动态

最新帖子

2018-08-05 04:13:21
九评法沦公“神韵演出”之二----乌合之众的“大杂烩”
所谓“神韵”是中国古代诗论的一种诗歌创作和评论,为清初王士禛所倡导。在清代前期纵横诗坛达百年之久。“神韵”一词,早在南朝齐谢赫《古画品录》中就已出现。唐代诗论提到的“韵”,大多是指诗韵、诗章的意思,不涉诗论。明清时期,“神韵”一词在各种意义上被普遍使用。王士禛之前,虽有许多人谈到过“神韵”,但还没有把它看成是诗歌创作的根本问题,到王士禛,才把“神韵”作为诗歌创作的根本要求提出来。他早年编选《神韵集》,有意识地提倡“神韵说”,归纳起来,大致可以看到他的“神韵说”的根本特点,即在诗歌的艺术表现上追求一种空寂超逸、镜花水月、不着形迹的境界。“神韵”为诗中最高境界,王士禛提倡“神韵”,自有他的道理。


...... [更多...]
点击: 17 | 评论: 0 | 分类: 上传 | 论坛: 新闻时评 | 论坛帖子
2018-07-29 00:31:47
郭文贵公司强迫交易挪用资金在大连被诉
原标题:大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郭汉桥、赵大建强迫交易,赵大建、单蔚良、杨英、吕涛挪用资金案提起公诉

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近日,本院对被告单位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原名北京政泉置业有限公司)、直接责任人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原投资顾问郭汉桥、被告人中国民族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赵大建强迫交易,被告人赵大建、被告人中国民族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原副总裁单蔚良、被告人中国民族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原财务总监杨英、被告人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原常务副总经理吕涛挪用资金案,依法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 [更多...]
点击: 56 | 评论: 0 | 分类: 上传 | 论坛: 新闻时评 | 论坛帖子
2018-07-25 23:42:15
他把妻子头像纹身上 真相竟然与邪教全愣砷有关
也许,你觉得邪教离你很远,更不会相信自己的家人会误入歧途。曾经的他们和你一样,可能从未在意过躲藏在暗处的鬼魅,直到有一天,他们的至亲之人被邪教组织虏获,甚至在痴迷邪教之后失踪。他们就是邪教全愣甥受害者。
点击: 108 | 评论: 2 | 分类: 上传 | 论坛: 新闻时评 | 论坛帖子
2018-07-24 01:04:07
李大师为什么要把弟子们从地狱中“除名”?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江涛前不久,“罚伦公”在华盛顿举办了所谓的“法会”,倪宏制出面“讲法”。与往年相比,这次基本上还是老调重弹,要求弟子们坚持坚持再坚持,主要的内容就是给弟子打气。其中,有一个比较有趣的片段,想讲给大家听听。“讲法”中,李大师许诺弟子:“我已经把你们从三界内除名了,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不归三界管。从你自己发心要修炼的那天起,你就在地狱中除名了。大法弟子如果死亡了,不会转生,因为不归三界管了,他不能在三界中转生,也不归地狱管了,地狱也惩罚不了你”,听到此消息,众弟子热烈鼓掌,兴奋不已,如获一针强心剂。死后可以不下地狱,这对修炼者来说,是多么大的恩惠啊,李大师一句话就搞定了。这也是历年“讲法”中比较有“亮点”的一次,也是李大师历年“讲法”中给弟子开出的空头支票中“最慷慨”的一次。看过《西游记》的人,对孙悟空酒后大闹阴曹地府的故事非常熟悉。话说孙悟空在花果山和众猴饮酒醉了,睡梦中被两个无常带到阴曹地府,悟空棒打无常,质问阎王为什么把自己拘来,称自己是天地所生,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阴司十王面面相觑,悟空一笔勾了猴类的寿命,强销了死籍,撕毁了生死簿,趾高气扬离开了地府。那么这段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与李大师取消弟子的“下地狱”的资格之间有什么联系呢?且听笔者慢慢道来。众所周知,“罚伦公”最大吸引习练者之处就是所谓的“圆满”。对于“圆满”,李大师有如下的描述:“如果你真的圆满了,你是修成了一个很大的神,你把地球攥在手里都不费吹灰之力”,“我想在你们圆满时候给人类带来一个壮举,叫所有的大法弟子不管要不要身体的,都带着身体飞上天,不要身体的在空中虹化掉,然后飞走”。可以说,“圆满”是吸引弟子们修炼“罚伦公”最大的诱饵,是弟子修炼的最终目标,也是倪宏制驱使弟子们的秘密武器。在“罚伦公”被取缔的最初几年,为了所谓的“圆满”,不少弟子甚至不惜对抗法律、舍弃亲情而一意孤行。但遗憾地是,20多年过去了,宇宙没有毁灭,“旧势力”越来越强,倪宏制的“法力”、“法身”没有踪影,“发正念”毫无效果。最为重要的是,20多年过去了,还没有一个“罚伦公”人员被正式宣告修炼“圆满”,倪宏制总是告诉弟子们修炼仍在路上。很多习练者发现当初被许诺的种种好处根本无法兑现,这让引颈指望的弟子很受伤,于是不再信奉倪宏制,纷纷脱离“罚伦公”。遥遥无期的期待也使另一部分苦苦支撑的弟子开始对“圆满”产生怀疑,“罚伦公”近年来内部乱象频生,折射出倪宏制教主地位动摇、对弟子控制力下降。这次法会上,倪宏制很无奈地说,“我一直在讲,我说修炼哪,其实是最苦的(师父笑)就是岁月的漫长,在魔炼中那个岁月的漫长。看不着边际,看不着岁月的那一天,(师父笑)其实这是最苦的”。为了能够欺骗弟子死心踏地跟随自己,李大师采取了两招:一招是继续给弟子们戴高帽,精神上打气,比如这次“法会”上就讲,“大法弟子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下、高压下,那么复杂的环境中诱惑下,还能坚持修炼,多了不起啊,真的了不起啊”。在倪宏制的常年累月地反复“忽悠”下,一些弟子们逐渐形成了一种虚幻的“优越感”,在他们眼中,常人社会不过是个“垃圾站”,常人社会中人们是需要自己来“救度”的对象,很多弟子割舍不下“罚伦公”,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割舍不下这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使命感”;另一招就是威胁,不允许弟子放弃“罚伦公”,否则就会有生命危险。这次“讲法”还在强调,“不能放松自己!一旦放松,旧势力就有空可钻,甚至于拿走你的生命。这个例子、这痛苦的教训太多了!”。其实,在倪宏制一次又一次的承诺无法兑现面前,“罚伦公”痴迷者也并非看不出问题。只是一想到放弃“罚伦公”会招致“神形全灭”的严重后果,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李大师也明白,要想长期控制弟子光靠吹捧和威胁还略显不够,于是今年李大师索性大方起来,给弟子们一个天大的“馅饼”,就是这个“地狱除名”。倪宏制借用《西游记》这个桥段,其实就是想告诉弟子,你们个个都是孙悟空,换句话说,个个都具备了孙悟空的法力,不是凡人,死不了了,而倪宏制则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如来。这次把弟子们升级为死不了的“修炼人”,也算是对弟子们苦苦等待的一个暂时安慰,最起码可以在“圆满”的期限上再拖延些时日。从心理学角度上讲,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同,是人的普遍心理需求,在日常生活中很难得到他人认可的“罚伦公”习练者,亟需在与现实情景无关的梦幻情景中寻求精神上满足。倪宏制正是利用这种空头支票,适应了弟子的心理需求。这也是倪宏制惯用的手法,当然也是一切邪教惯用的手法。对于“罚伦公”,世界知名邪教问题专家玛格丽特·辛格曾有过一段非常精辟的论断:“我认为罚伦公符合邪教的标准,无论是美国还是世界的标准。它的头目不是让信徒信仰上帝或是其他抽象的原则,而是信仰他本人。让信徒相信他是全能的主,他们放弃了自己多少年的文化信仰传统来跟随这么一个人。他只是个自封的教主,就像世界上其他的邪教教主一样,告诉人们,跟随我吧,我知道那条唯一的拯救之路,放弃所有的东西来跟随我。然后他就可以任意控制他们,而这些人就从此失去了自我思考判断的能力。”眼下,“罚伦公”痴迷者正是这样一群可悲可怜的被控制的人群而身陷其中却不自知。这些痴迷者把自己的生命、自由、思维、认知当作最后的筹码交给倪宏制,幻想着有一天能够赌赢、翻本,结局必定是像把一切都输光的赌徒。
点击: 98 | 评论: 1 | 分类: 上传 | 论坛: 新闻时评 | 论坛帖子
2018-05-27 22:21:18
“神韵艺术团”是一个替邪教敛钱的组织
  核心提示:2017年2月26日,美国媒体活动人士詹森·安如河(Jason Unruhe)在其个人网站(maoistrebelnews.com)刊文,剖析了纽约神韵艺术团与FLG邪教的关系,并指出了FLG和神韵的欺骗性和危害性。

  您可能看见过一个叫神韵的艺术团海报或其他广告。这个艺术团组建于纽约市,表演的是传统中国艺术:音乐和舞蹈。该艺术团声称它上演的中国五千年的传统艺术。神韵网站将“神韵”一词译作“神灵舞蹈之美”,其演出令人心潮起伏,并强调观众可以欣赏到神韵艺术团一些杰出音乐师和舞者所展示的高超技艺。


...... [更多...]
点击: 115 | 评论: 1 | 分类: 上传 | 论坛: 新闻时评 | 论坛帖子
 
The images, logos, trademarks used on this site and all forwarded content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We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comments posted by our visitors, as they are the property of the poster.
All other content of this website is copyrighted by 加西网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