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總統更迭】奧朗德稱法國需要良好的中法關系,但他所在的社會黨傾向價值觀外交,您認為中法關系將如何發展?

文章內容
wszjason 2012-05-06 23:14:20
法國總統大選昨天第二輪投票,輿論在選前就普遍預測薩科齊的敗局,認為“只有奇跡才能救他”。

  薩科齊執政5年都幹了些什麼?輿論最清楚的記憶是他的“夫妻新聞”和所有大事都少不了他的激烈語言和誇張表情。把自己同時當成演員已是西方政治家的“通病”,薩科齊只是“多次露餡並被捉住”的那一個。

  整個西方世界缺少清晰的社會前進目標,人們在面對新興國家的優越感和焦慮之間陷入矛盾。各國的政治很少有認真破解這一困惑的,它們大多成了圍繞選舉規則越搭越高的積木。這些選舉派生出大量的政治惡習,它們能夠創造的解決問題的力量則越來越少。

  政府更迭已經很難成為法國在巨大公共債務面前洗心革面的轉折點,法國的變化需要整個西方世界更大反思潮的推動。而從希臘到法國,遍及歐洲的反對緊縮政策公眾抗議顯示,這樣的反思還遠未到來,那些靠討好選民維系自己執政的歐洲領導人,根本無力引領這樣的反思。

  薩科齊像演戲一樣的5年執政不全是他個人的錯,他的“演員化政治策略”是個人投機和法國全民性迷惘的一拍即合。

  民主思想在向全世界加速擴散,今天能夠繼續完全用專制維持國家政權的地區已經所剩無幾。而西方等不少國家又面臨了民主過濫和選舉異化的新問題,對民主制度做出整理,趨利避害,是今後世界各國必將發生的新探索。

  從身邊的日本到遠處的法國,中國人清楚看到了“民主”的兩面性,它的正面力量和它一旦走向極端會對國家造成的明傷暗疾。中國建設民主的歷史和社會發展環境與西方完全不同,我們必須有與這個復雜時代相稱的政治悟性。

  中國人對本國民主建設的設計,應從對幾千年封建制度殘余的清除,轉為在做這種清除的同時,認真搭建民主的界限,不讓它走向今天很多國家所表現出來的幼稚與失控。這是未來一段時期中國兩個同等重要的任務,不可只顧其一不顧其二。

  令人擔心的是,中國輿論場上對這兩個任務的並行性至今認識不足,清除封建殘余的道德和政治正確性大大高於對“民主異化”的警惕和限制。在互聯網上,一些人對這樣的主張根本聽不進去。

  然而世界的真實規律遠不像互聯網上的口號那樣簡單,法國的選舉既精彩,又像是對法國人民政治熱情的浪費甚至耍弄。在社會治理基礎不夠牢固的國家,這種政治游戲的後果或許遠不止是浪費和錯失良機,它們有可能釀成無可挽回的社會災難。

  所有國家都需要有民主,也要有領導層的決斷力。中國的改革開放進程證明了這個道理,法國和西方世界近年的曲折經歷同樣在證明它。中國現在是世界上少有的有較大戰略回旋力的國家,我們必須用好這個回旋力,不把自己推向任何死胡同。

 
分享:
二維碼

文章評論

本那比經略
無題
和法國的關系,好不好的有怎麼樣呢,無關緊要。。。icon_rolleyes.gif

2012-05-06 23:21:44 | 引用

發表評論

The images, logos, trademarks used on this site and all forwarded content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We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comments posted by our visitors, as they are the property of the poster.
All other content of this website is copyrighted by 加西網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