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虎的聊齋
空間首頁 | 博客 | 好友分享 | 相冊 | 存檔 | 朋友和群組 | 個人資料

一家價值11億的影視公司,為何成了老賴?

2019-12-04 00:07:26
>>文章內容
@娛理



曾出品《北京遇上西雅圖2》《軍師聯盟》的盟將威名下已無可執行財產。

​​【娛理工作室】采集來自娛樂圈的第255個幕後故事


本文主筆:@霍青城51020

盟將威的高光時刻,影視圈內人仍記憶猶新。

2015年,盟將威被上市公司當代東方以11億的價格12倍溢價收購後,連續推出《北京遇上西雅圖2》《軍師聯盟》系列等爆款影視劇。

2018年,因為《軍師聯盟》的發行收益糾紛,盟將威和吳秀波被捆綁討論,備受資本市場關注。

從《軍師聯盟》的糾紛開始,盟將威諸多官司曝光。根據公開信息,33條圍繞盟將威的訴訟信息中,有25起曝光在2018年後,其中大部分為合同款糾紛。

盟將威曾兩次被法院列入老賴黑名單(失信被執行人)。最近一次拉黑發生在11月初,案由是與中視傳媒2012年合作的《趙氏孤兒案》發行款拖欠,涉案標的近5400萬。根據中視傳媒幾日前的公告,盟將威試圖向北京四中院申請撤銷該案裁決,但被駁回。

監管收緊、經濟下行,媒體報道2019年以來1800多家影視公司倒閉,而盟將威從2017年推出《軍師聯盟》的風光時刻,到如今一地官司纏身,用時不過兩年。

這兩年,盟將威發生了什麼?





依次為《北京愛上西雅圖2》《軍師聯盟1》《趙氏孤兒案》海報

1億執行款纏身,3億標的訴訟未決  

打開天眼查找到東陽盟將威影視文化有限公司,近90條司法風險信息撲面而來。

最近的一條異動是11月5日北京一中院發布的信息,因一筆近5400萬的執行款問題,盟將威被列入失信黑名單。這是盟將威第二次被法院拉黑,更早的一次是2016年因某執行款問題,被海澱法院拉黑。

2018年盟將威官司纏身,2019年這些官司陸續有了判決,具體到執行款層面,盟將威呈現出的狀態是“不能承受其重”。

公開查詢到的信息為,2019年,盟將威共有4條被法院執行的狀態,總標的超過1億。

分別為:

與中視傳媒關於電視劇《趙氏孤兒案》發行收益糾紛,執行款5400萬;

與江蘇華利關於電視劇《軍師聯盟》發行收益糾紛,執行款3700萬;

與捷成兒童關於網劇《熱血長安》投資款收益糾紛,執行款460萬;

與天津九合文化關於電視劇《北京遇上西雅圖》的廣告合同糾紛,執行款1666萬。





圖源:中國執行網

其中捷成兒童案和天津九合文化案,因盟將威名下無可供執行的財產,處於暫時審結狀態。中視傳媒案,盟將威不還款的主觀故意明顯,被北京一中院列入了失信執行人名單。

最引人關注的當屬盟將威和江蘇華利一案。

據網易清流整理,圍繞《軍師聯盟》,盟將威涉及5起訴訟,目前只有江蘇華利訴盟將威一案作出了終審判決,盟將威敗訴,需支付江蘇華利3400萬的收益分配款及相關利息。

2019年7月,該案立案執行後,至今沒有進展消息。





吳秀波主演《軍師聯盟1》人物海報

盟將威的財務危機遠不止上述4起訴訟執行款。

公開信息顯示,盟將威作為被告,還涉及與江蘇衛視關於《軍師聯盟》案近2億標的訴訟未決。

根據當代東方2019年三季報,盟將威與優酷還存在2起官司未決,涉案金額分別為2800萬元和6500萬元,前者為優酷起訴盟將威,後者為盟將威提起的仲裁。

此外,盟將威作為被告,與寧波銀行(盟將威為被告之一),以及北京盛世驕陽公司(二審審理中),還有兩起官司未決,涉案金額總計近7000萬元。

以上,不完全統計,盟將威作為被告,有近3億訴訟標的官司未判決,原告包括江蘇衛視、優酷、寧波銀行和盛世驕陽公司等,這無疑給已經“負重難行”的盟將威再加“千斤頂”。





分別為盟將威、寧波銀行、盛世驕陽標識

吳秀波《軍師聯盟》案惹出的大麻煩  

當代東方正式收購盟將威的時間點為2015年6月,盟將威原創始人徐佳暄完成3年(2014年-2016年)對賭業績後,於2017年7月退出盟將威。

令人艷羨的完美結局,隱患深埋。

首先是盟將威淪為被告的眾多訴訟,上文提及到的糾紛,絕大多數發生在徐佳暄在任期間,備受關注的《軍師聯盟》案,其中更涉及轉讓協議造假的刑事犯罪。

媒體語境中,徐佳暄的身份為吳秀波“密友”,二人在影視項目中綁定較深。

在徐佳暄運作期間,盟將威將《軍師聯盟》50%投資收益權轉讓給了吳秀波的不二傳媒,僅保留項目的衛視發行收益,不再享有網絡發行收益。

因為這一操作,盟將威最終實現了2016年2.11億淨利,完成了與當代東方對賭最後一年的業績,而也正是這一操作,致使盟將威後續卷入了無盡的訴訟糾葛中。

其中最為人知曉的新聞是,不二傳媒法人因利益相關,私刻公章,將《軍師聯盟》原資方江蘇華利擁有的45%收益權轉讓給了不二傳媒,另5%權益轉讓給霍爾果斯首映時代。加上盟將威轉讓給不二傳媒的50%收益權,不二傳媒最後享有《軍師聯盟》95%的投資權益。





吳秀波主演《軍師聯盟1》劇照
maohu | 點擊: 0 | 評論: 2 | 分類: 缺省 | 論壇: 視聽世界 | 論壇帖子
分享:
二維碼

文章評論

maohu
無題
2019年6月,江蘇華利訴盟將威終審判決出具,二審維持原判,私刻公章轉讓的協議無效。

根據此前雙方簽訂的投資協議,江蘇衛視支付給盟將威的8000萬發行款,扣除15%代理發行費後,應有50%的份額,即3400萬,需支付給江蘇華利。

這筆款項執行到位的話,將會影響盟將威與當代東方最後一年的對賭。

在盟將威2016年淨利的基礎上減去3400萬(加上利息,執行款共3700萬),則2016年盟將威的對賭失敗,原創始人徐佳暄需要對當代東方進行業績補償。

但根據當代東方2018年報,這筆款暫被列入“預計負債”,今年7月該案立案執行後,至今未有進展。





吳秀波在《軍師聯盟1》拍攝現場

此案之後,圍繞《軍師聯盟》和盟將威的其他訴訟,如江蘇衛視訴盟將威2億標的案,會陸續出判決,盟將威2016年的淨利數據或進一步大打折扣。

但是有補償義務的原創始人徐佳暄已在此之前全身而退,訴訟款誰來負責?

網易清流曾報道,徐佳暄在2019年7月,因江蘇華利訴盟將威一案執行款,曾被揚州邗江區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執行標的3700萬,還被法院列入了限消名單。另據報道,當代東方也因此案曾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

經過娛理工作室查詢獲知,目前徐佳暄和當代東方均已不在此案的被執行人名單中。

當代東方曾於2019年9月向法院發函稱,“若追加我司為被執行人,首先應能證明盟將威的財產不足以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

原創始人退出,母公司又極力在財務上與之做切割,盟將威成了無人負責的“野孩子”。盟將威能否償債的關鍵,如當代東方所稱,在於其有多少應收賬款,以及能要回多少。





吳秀波主演《軍師聯盟1》劇照



爛賬和盟將威3次“被騙”往事  

盟將威確實有不少應收賬款。

據當代東方2018年報,盟將威可用作償債的應收賬款為3.5億,可以完全覆蓋1.4億的應付款項。按照當代東方的說法,盟將威的賬面數據看起來足夠償還江蘇華利3700萬執行款。

但真實還債的前提是得要回應收款。那麼盟將威收回這些賬款的可能性有多大?

當代東方7月回復問詢函的內容顯示,盟將威從2014年至2017年的多個項目,在2018年確認收不回應收款,因此全額計提了超1億的壞賬准備,涉及到8家公司。

包括:



與華睿承基公司合作的電視劇《紅色》,應收款1499萬;

與北京盛世驕陽合作的《趙氏孤兒案》《龍門鏢局》,應收款933萬;

與牧野興星合作的《熱血長安》游戲,應收款500萬;

與盛世金強合作的《思念愛》,應收款900萬;

與嘉潤文化合作的《中年危機》,應收款1200萬;與小馬奔騰合作的《太平輪》,應收款1090萬。





依次為《紅色》《龍門鏢局》《太平輪上》海報

最大額也最離奇的3筆壞賬來自《來自星星的你》這個IP。

2014年,韓國版《來自星星的你》大熱之際,盟將威便高調宣布將推電影版《來自星星的你》。

然而,迄今為止,這部電影都無下文。相反,這個來自韓國的知名IP令盟將威連栽3次跟頭,產生壞賬6800萬,被媒體描述成“3次受騙”。

第一次是在2014年,盟將威與韓國的 AbleCommunications CO. Ltd 公司簽署關於受讓《來自星星的你》在大陸的發行權,預付款1830萬。

但隨後,盟將威發現該劇版權鏈存在瑕疵,遂起訴。韓國法院最終判定盟將威勝訴,無奈對方公司已無可執行財產。





由全智賢、金秀賢主演的韓劇《來自星星的你》,曾掀起“韓流盛世”

另一次也是2014年,盟將威委托金強盛世公司代表與韓方談判,獲得《來自星星的你》劇本改編權和該劇改編權,預付款1920萬。

最終金強盛世未完成相關義務,也沒向盟將威退款。2018年金強盛世資金鏈出現問題,涉及訴訟百余起,盟將威判定這筆錢收不回來。

最後一次是在2015年,盟將威與韓國 MWPartnersLimited 公司簽定《來自星星的你》聯合制作協議,雙方共同拍攝中國電影《來自星星的你》,預付款3079萬元。

2018 年,盟將威資金緊張無力拍攝,同時無法與 MWPartnersLimited 取得聯系,這筆款也被判定收不回。



2019-12-04 00:09:44 | 引用
無題
另外,根據當代東方2018年報,盟將威作為原告,涉及到的未決訴訟還包括跟江西廣電、重慶廣電共超1500萬的合同糾紛,在三四線電視台普遍拖欠款的當下,最終要不回錢的概率不低。

盟將威作為原告,跟北京盛世驕陽還有兩起標的共超3500萬的訴訟在二審中。

此前,當代東方因《趙氏孤兒案》《龍門鏢局》全額計提933萬壞賬的原因是盛世驕陽公司內部動蕩,原經營團隊悉數離職。那麼這3500萬的賬款要回來的概率又有多少?

經濟下行,影視行業的衰敗肉眼可見,盟將威依靠應收賬款還債的風險不低。





上:吳秀波主演《趙氏孤兒案》劇照;下:《龍門鏢局》劇照



等待盟將威的結局  

曾經的盟將威在影視圈裡炙手可熱,11億賣身的價格也給影視制作公司們打了奮斗的雞血。

如今,原創始人徐佳暄一去不復返,母公司當代東方不僅在財務上極力與之切割,甚至有拋棄這枚棋子的嫌疑。

2018年,盟將威大幅裁員,當代東方表示,2019年之後盟將威不再投資新劇。

曾經助力當代東方轉型影視行業的盟將威,如今在第三方平台的當代東方“文化傳媒”板塊介紹中,已不被提及。





盟將威影視公司藍V認證微博最後一條更新為今年的1月11日,官方網站目前已無法顯示

等待盟將威的結局是什麼?

捷成兒童和天津九合文化案說明盟將威名下目前無可執行的財產。如果當代東方意圖甩手,等待盟將威的或將是破產清算。

根據相關法律,破產清算,債務人和債權人都可以提出,前提是證明:企業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並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

“捷成兒童和天津九合文化案目前的審結狀態,在法律上又叫‘終本案件’,待法院發現財產後會繼續執行。”

一位熟知企業破產法的律師告訴娛理工作室,“終本案件”說明盟將威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同時明顯缺乏清償能力,按照《企業破產法》,債權人有權向法院提出對盟將威的破產申請。

相關條文顯示,債權人申請企業破產,從申請到立案,最多一個月左右時間。現在距離2020年只剩1個月時間,如盟將威債權人向法院申請企業破產,盟將威恐熬不過2020年。





盟將威相關工商信息

參考資料:

當代東方2018年報

當代東方2019三季報

當代東方回復深交所問詢函

清流|當代東方高溢價收購換來諸多爛賬 吳秀波密友套現11億離場

2019-12-04 00:13:22 | 引用
maohu

發表評論

很抱歉,僅有會員才能發表評論。

點擊此處免費注冊, 或者點擊此處登錄,登錄後您便可以發表評論。謝謝!
文章分類
缺省  

Our Sponsors

快速導航
首頁
論壇
Classified Search Engine
黃頁/二手
北美個人空間
免費注冊
登錄

統計
點擊: 4564132
帖子數量: 60591
開辟個人空間: 2013-03-28
最後更新: 2019-12-05

RSS訂閱
 
 
 
 
 

   http://www.westca.com/Space/u=maohu/lang=tchinese.html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