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鱼大洄游与弗雷泽河峡谷秋色 

文章内容

2010-10-22 19:20:45
中午离开温哥华,傍晚抵达Kamloops。这座城市被光秃秃的群山所环绕,平常还真看不出什么。然而我们抵达时,正是太阳落山,余晖将整个Kamloops涂上一层耀眼的光辉。

[img][/img]
分享:
二维码

文章评论

  1. chun

    次日清晨,来到Thompson滨河公园,一切还都静静的。Kamloops过去给我的印象是典型的牛仔城市,群山,草原,牧场,太平洋铁路、半沙漠地形等等。此时的Kamloops则显露出阴柔的一面。

    Riverside Park, Kamloops 2

    Riverside Park, Kamloops 4

    Riverside Park, Kamloops 3

    引用
  2. 素里华人

    看景很好。

    千万别长住。

    引用
  3. chun

    终于来到向往已久的Adams River,让我们有机会向这些九死一生,百折不回的鱼儿们,献上我们诚挚的敬礼。何为“九死一生,百折不回”?就允许我引用都市报编辑部的一篇文章来描述一下吧。太平洋三文鱼要回到出生地繁衍后代,所付出的代价是难以想象的。他们需要在杀人鲸、鲨鱼、海狮、海豹等海洋动物的围追堵截之下,从太平洋腹地跋涉三四千公里游回北美海岸,找到自己出生河流的入海口,然后再穿越数百甚至上千公里的河流与浅溪, 在这期间,不吃不眠不休,顽强地搏击激流、礁石甚至瀑布,逃过灰熊与白头鹰的利爪。当然更不必说人类的钩钓和渔网了。在终于到达自己的出生地后,这些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鱼儿们奋力排卵授精,力竭而死。

    Solute to the Sockeyes

    Salmon Run 4

    Salmon Run

    Salmon Run 3

    引用
  4. 素里华人

    干点什么不好,竟学那些精尽人亡的事。

    引用
  5. chun

    就以亚当河的三文鱼为例,都是红鳟三文鱼(Sockeye),离开大海,进入弗雷泽河,开始了最后17天的旅程。这时的体重大约三公斤。每天速度约30公里。从此不再进食,而是依靠这两年在太平洋积累在体内的脂肪供给体力。逆流而上的艰辛消耗着他们的脂肪与器官。使得他们在外观体型方面,发生着明显的变化。在艰难地通过弗雷泽河的鬼门关和汤姆逊河的激流过程中,他们适应深海的蓝灰色身体逐渐变化成了耀眼的红色。

    当他们于十月中旬抵达亚当河时,体型体色变化基本完成。特别是雄性鱼,背部高高隆起,头部呈弯钩状,身体鲜红,头部为灰绿色。

    成对的三文鱼开始寻找合适的繁衍后代的巢穴,通常是鹅卵石河床加上流动的河水,以确保足够的氧气供给鱼卵。巢穴选址完成后,雌鱼用力摆i动身体,挖出一个十至四十公分深的巢穴,与此同时雄鱼环绕游动,赶走可能的入侵者。雌鱼产出三千个左右的粉红色鱼卵,雄鱼排出类似牛奶状的白色精子,给鱼卵授精。然后他们合力将鱼卵覆盖上鹅卵石,以免成为鸟类和其它动物的美餐。

    至此,上一代三文鱼的历史使命完成了。精疲力竭的鱼爸爸和鱼妈妈身体从鲜红转为灰白,渐渐远离生命,将三文鱼传宗接代繁衍生息的使命传到了这些静静地卧在鹅卵石下面的鱼卵们。

    Two boys

    A nice couple

    The fins

    引用
  6. chun

    三文鱼九死一生的经历从出生就已经开始了。每条雌性鱼产出约两千至三千粒鱼卵,其中只有一半受精。而这一半又只有200粒鱼卵成活。幼鱼长大游入大海的只剩约五十条。而成功返回出生地繁衍后代的只有五至十条而已,成活率还不足百分之一。您看,这又何止九死一生!!!

    The end of a life is the beginning of many others

    the end of the cycle is the beginning of many others

    引用
  7. chun

    村长多谢你的花篮!!!

    引用
  8. chun

    三文鱼的鲜红与亚当河的秋色溶为一体,令人陶醉。

    Red & Yellow, the major colors of autumn at Adams River

    Red & Yellow, the major colors of our automn

    Red fish and yellow leaves

    引用
  9. 北极风

    壮观!

    引用
  10. chun

    北极风 写道:
    壮观!


    谢谢北极风!!!

    引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