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口前面
   
 
北口前面


SXF640



文 章 分 类
上传  

标 题 搜 索
 

最 新 日 志
金一南将军在华为的最新讲座——中美之间军事对比 ,解放军也不是那么弱的
红遍半个地球的“战地记者”是个冒牌货!BBC都被他骗过了 zt
黄河滩区:从“三三宿命”到“安居梦”之路
来电显示K H Y

最 新 访 客
此功能已被空间主人关闭

快 速 导 航
首页
论坛
Classified Search Engine
黄页/二手
北美个人空间
免费注册
登录

友 情 链 接
此功能已被空间主人关闭

统 计 信 息
点击: 3508
帖子数量: 4
开辟个人空间: 2016-09-14
最后更新: 2021-02-21


 
 
 
 
 
 
 

黄河滩区:从“三三宿命”到“安居梦”之路

 
文章内容
[ 2016-08-09 14:28:02 | By: SXF640 ]
 
黄河滩区:从“三三宿命”到“安居梦”之路


2016年08月09日

(新华全媒头条)黄河滩区:从“三三宿命”到“安居梦”之路

    新华社济南8月9日电 居住在鲁西南黄河滩区的村民刘国顺一辈子就干了两件事:种地、盖房。前一阵电视里关于南方洪灾的报道让他连日来神情凝重,看着自家满是裂缝的房子,他越发忧心:“如果这雨下到我们滩区,这老房子还能保得住吗?”

    根据当地水文记录,新中国成立以来,鲁西南黄河滩区遭遇大小洪水40余次。因为频繁被淹,黄河滩区房子不断重复着“淹没——倒塌——重建——淹没”的轮回。滩区群众把这个过程概括为“三三宿命”:“三年垫台、三年盖房、三年还账。”

    安居乐业、“盖最后一次房”成为无数滩区群众的心底愿望。

    “三三宿命”:住在滩区,就是被淹的命?

    刘国顺是山东省菏泽市东明县焦园乡小王庄村的村民,村西是滚滚的黄河水,村东是高耸的防洪大堤,刘国顺的家乡就坐落在河水与大堤之间的滩区上。

    非汛期时,这里是他们的家园,有着他们的耕地、房屋以及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希望;而到了汛期,这里又是黄河行洪、蓄洪区:肆虐的河水就像脱缰的野马,迅速冲出河槽,裹挟着泥沙,漫过庄稼地,淹没村庄、道路,冲毁院落、房屋……

    盛夏时节,郁郁葱葱的庄稼地和高大繁茂的树木,仍然掩饰不住这个小村庄的萧瑟与落寞。

    爬上一个斜坡,走进刘国顺家没有围墙的小院,左边是两间低矮的砖土结构瓦房,屋里阴暗潮湿,放着几口缸和一些塑料布;右边是两间没有门窗、没有屋顶的房子,地上的草长到齐肩高,没有了窗棂的洞口,布满了蜘蛛网。正面的三间堂屋,最显眼门楣上,两道三指宽的裂缝,直冲屋檐。

    “住在滩区,就是被淹的命!”因为遭灾次数太多,刘国顺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他只是记得:有一年,洪水漫过窗沿,屋里的玉米,顺着窗棂缝隙飘走了;有一年,家里刚刚建起来的新房被洪水浸泡了一个多月,地基松动了,地里的树只能看见个树梢,庄稼全部绝收……

    “庄稼绝收都不算啥,关键是房。”洪水一淹,地基就要动;地基一动,墙得裂,梁得歪,住不了几年就得塌。

    为了躲避洪水,刘国顺每次盖房要先垫一个高高的土台,再在台子上盖房。他并不清楚把这个台子垫多高才够安全,只能是竭尽所能地垫高、再垫高。

    由于要垫土台,滩区群众盖房成本是滩外人的两倍。成本高,又盖得频繁。拉土、垫台、借钱、盖房、还账,塌了之后再拉土、垫台、借钱、盖房、还账……这几乎是每个黄河滩区群众家庭共同的“盖房史”。盖房致贫,在这里成了普遍现象。2015年,东明县黄河滩区内贫困发生率达到39.6%,远远超过全国平均水平。

    “我老了,就这样吧,以后孩子们怎么办?”说话的时候刘国顺抬头望着屋顶。

    曲折的搬迁之路:人搬出去,地咋办?

    在黄河滩区里,生活着像刘国顺一样的群众189.5万人,鲁西南黄河滩区有11.1万人。在滩区里生存如此艰难,他们为什么不外迁?

    事实上,这些年村民们一直用各种方式奋斗在“安居之路”上,想改变同祖辈一样的宿命。

    有的人依靠个人奋斗,进城居住,彻底摆脱了洪水威胁;有的人,无论如何也要把女儿嫁出滩区,至少不让下一代重复自己的遭遇。然而,更难的是改变群体的命运。

    梁兰英是东明县长兴集乡安庄村人。这是一个紧靠黄河大堤的村庄,由于多年挖土修大堤,村庄地势比河床底部还要低,每次发洪水,这里都是遭灾最重的地方。

    2003年大水,梁兰英家里的北屋倒塌。她抱着9岁的女儿窝在摇摇欲坠的西屋里,屋外电闪雷鸣,暴雨如注,洪水一尺一尺地漫上来。突然间轰隆一声,她身后的墙壁倒了过去,吓得她不知所措,怀中的女儿发出惊恐的叫声。

    洪水一退,她就和老公商量,想彻底改变这种命运看来只能搬到滩外去。但她和老公没有什么技能,出去打工也是干些粗活,想在城市站住脚不太可能,只能是搬迁到稍远一点更安全的地方。

    2003年灾后重建,当地政府计划将所有紧靠大堤的19个村庄,就近迁到大堤以外。

    在滩外建新村需要土地,只能用滩区里面的土地跟滩外换。一亩半换一亩,滩外人还不情愿。梁兰英说,这她理解,谁愿意住在滩外又要到滩区里头种地呢?

    不过,在政府协调下,土地总算换了。但新的问题又来了,土地面积不大,分到每家每户的宅基地只够建三间房,而且规划的新村位置距离老村耕地3.5公里,中间还要翻过大堤。“我家三个孩子,那会儿还有老人,三间房怎么住?”梁兰英说,“老公得出去打工挣钱,留我一个女人在家,不会开车,这么远粮食也收不了。”

    犹豫再三,梁兰英放弃了。

    其实,早在1996年,当地群众还有过一次搬迁经历。当时原计划整体搬迁紧靠大堤的所有村庄,然而,历时两年,实际仅搬迁出去500余户村民。

    这两次外迁,都是把紧靠大堤里侧的群众,就近迁到大堤外侧,这是最近的迁移距离。如果再组织外迁,只能是把距离大堤较远的深滩区群众,迁往大堤以外更远的地方。如果那样的话,这部分群众的耕作半径将超过20公里。

    东明县县委副书记段清正说:“实事求是地说,这两次搬迁都不能说成功。”

    “安居梦”终现曙光:“下半辈子再也不用盖房”

    虽然外迁不成,但黄河滩区群众从来没有放弃“安居梦”。

    在长兴集乡老刘乡村北头,是一个占地800余亩、高约4米的大村台。村台上,统一外观样式的两层楼房错落有致,水泥硬化过的主街和两旁胡同,平坦而干净;家家户户一个大铁门,门头上及两边的瓷砖对联,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这个名为竹林社区的大村台,就是他们为改变命运的新尝试。

    长兴集乡党委书记郭瑞说,过去村民自建的房台,由于相互不连,都是一个个孤立的小岛,经不起洪水冲刷。经过专家反复论证,县里在深滩区建了两个数百亩的村台,把周边村庄的村民整体搬迁到村台上居住。

    这种村台够大、够高,能够抵御黄河花园口每秒12370立方米流量的洪水。群众不仅可以解决安全居住的问题,还不用改变耕作半径。

    沿着主街往里走,再拐进一个胡同,就到了刘军旗家。他原来是老刘乡的村民,2010年搬到了这里。他的院子,沿街是两间配房,一间放杂物,一间作厨房。正房是一栋两层小楼,上下共有6个房间,宽敞透亮的客厅里放着沙发、电视、空调。

    说起老村过去和现在的生活,刘军旗话语里透着掩饰不住的兴奋。他说:“那能比吗?差距太大了。俺们都是滩区里的人,到大村台上以后,再也不怕遭水淹,再也不用年年拉土盖房了。心头的一座大山没了!”

    在大村台的南头,10多座新房正在同时建设。这些房子的结构都是混凝土浇筑,非常结实。“大家都是一样的想法,勒紧裤腰带也要把房子盖好。盖完这一次,下半辈子再也不说盖房的事了。”刘军旗说。

    尽管已经59岁了,但没了居住的后顾之忧,刘军旗现在到处打听,哪里有他可以干的活儿。他说,出去打工能挣钱,就算挣得不多,也比在家待着强。“过去挣钱都扔到房子上,现在挣钱能攒下;过去有钱也不敢花,现在有钱敢花了,买衣服、买家具,因为底气不一样了。”

    在大村台上,一家美容美发店生意兴隆。村民刘洪柱说:“过去老百姓整天灰头土脸,哪有心情搞这些?有了村台以后,终于有心情收拾自己了,美得很!”

    据了解,彻底解决这片滩区11万群众的安居问题,还需要新建10个大村台。菏泽市及东明县有关部门已经做好了有关规划,将逐步实施搬迁,彻底圆滩区群众的“安居梦”。

    从倒塌到重建,从绝望到希望,生活在黄河滩区里的上百万群众,正奋斗不息,追逐在“安居”梦想之路上!(记者赵新兵、娄辰、张志龙、席敏)
 
 
分享:
二维码

文章评论

现在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或者回复。

发表评论

 


The images, logos, trademarks used on this site and all forwarded content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We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comments posted by our visitors, as they are the property of the poster.
All other content of this website is copyrighted by 加西网

Private Policy | skin design: blogworld.com.cn | page generation: 0.013 s
部落窝模板世界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