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首頁 | 博客 | 相冊 | 書簽 | 存檔 | 朋友和群組 | 個人資料 | 留言
自  我  介  紹

秦嶺衛士

分  類
上傳  
日  志
搜  索
 
訪  客
此功能已被空間主人關閉
導  航
信  息
點擊: 123
帖子數量: 3
開辟個人空間: 2020-05-24
最後更新: 2020-05-24
RSS
 
 
 
 
 

最新帖子

蔡英文身世
Posted by 秦嶺衛士 2020-05-08 16:01:56
屏東縣枋山鄉的楓港村,近年多了一個觀光新景點:蔡英文的古厝。她唡次參選總統,正式競選活動也都從屏東這台灣尾開始,誓師出發。這裡,是蔡英文的起點,她父親蔡潔生的生長故鄉。
蔡父治家手腕高,四個家庭相安無事
蔡潔生的老友說他很不愛講話,卻極有生意頭腦。他在台北市中山北路,如今的晶華酒店前廣場,搭鐵皮屋開設「朝陽汽車商行」,為美軍和高官富賈修理進口車、賣二手車。蔡英文小時候,就與家人住在修車廠旁的日式平房。
度過辛苦的創業期,蔡潔生因修車而獲得的人脈、資訊,讓他開始經營旅社、投資地產。88歲的前枋山鄉長洪清隆回憶,自己第一次聽到「畸零地」這詞,就是蔡潔生教的。當時他笑蔡潔生「買一條小水溝做什麼」,蔡解釋說,等旁邊的土地要開發時,這塊畸零地就能用很貴的價格賣掉。
洪清隆還問過蔡潔生,會不會擔心將來小孩爭產?結果蔡說,他一買到財產就依序登記給小孩們,人人有份,自己名下沒留什麼。換句話說,其實兒女們也搞不清楚爸爸累積了多少財富。
就像王永慶等早期富商,高又帥的蔡潔生後來陸續有三個女人,其中一位住高雄、唡位住台北,包括最後交往的蔡英文母親張金鳳。蔡英文曾私下跟朋友自嘲,說父親很厲害,對每個女友都很公平,因此各家庭相安無事。
蔡英文共有十位同父親的兄姊,不論在台經商、從醫或移居美國,自她從政以來,每位都異常低調,從不受訪,頂多在她訪美時出席活動表達支持。特殊家庭關系,讓她即便是備受疼愛的麼女,也從小謹言慎行、少嬌氣。
愛開家宴經營人脈,其實深受母親影響
幽默、開心,滔滔不絕,這是另一面的蔡英文。她曾在個人傳記裡提到,相對於父親的嚴謹寡言,母親則是「個性鮮明、感情濃烈、愛熱鬧的女子」。蔡英文,其實也有如母親活潑的一面,這讓她交到許多朋友,包括傳統民進黨人少見的企業人脈。
請人到家裡吃飯,是她與許多企業界、政學界交往的方式。綠營執政時期結交的好友,如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央行總裁彭淮南,是她家中常客,有時她為了解某些議題,也會找該領域的老朋友帶新朋友來,在家宴的輕鬆氣氛中交流。鎂光燈前的低調作風,曾讓她被封為「古墓派小龍女」。但其實,身為富商的女兒,她的企業人脈和對人情世故的理解,比外界想像的豐富。
從政路上 捕手性格,讓人看不透她
究竟蔡英文會是怎樣的領導者?用棒球場上的角色來比喻,她的個性作風,最像是歷練扎實的捕手。
1990年代她擔任政府國際貿易談判的顧問,在談判桌上,她被安排坐在我方主談人的旁邊,視情況提出建議,或者喊停。後來,美國等談判對手發現是她在「控場」,開始盯上她,讓她養成一上談判桌,就要面無表情的習慣。那時的她,就像不能讓對手參透表情、破解戰術的捕手。
如今成了綠營當家主投,不同於過去經常「暴投」的陳水扁,雖然蔡英文冷靜控球,但許多發言、立場,仍像是躲在面罩裡的捕手,不願讓人看透。
只是,戴著面罩的她,已站在球場最耀眼的位置。在許多議題上,若她仍讓人看不透,那麼隊友難免不解,觀眾難免不耐。
民主政治也是透明政治、媒體政治,如何保留「鐵捕」

...... [更多...]
揭秘霍普金斯大學:為何其新冠肺炎數據更受青睞? 光明日報 | 2020-05-07
Posted by 秦嶺衛士 2020-05-06 15:24:46
揭秘霍普金斯大學:為何其新冠肺炎數據更受青睞?
光明日報 | 2020-05-07

 隨著新冠病毒在全球范圍蔓延,透明、真實的疫情數據備受關注。一段時間以來,在眾多實時可視化數據發布平台中,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疫情數據頻頻出現在包括美國本土在內的多國媒體、機構的報道和分析中。
  相關數據顯示,從該疫情數據1月22日上線以來,每日平均使用量從1月底的2億次,在3月初上升到每日12億次,高峰時每日近20億次。
  統計數據的機構和網站如此之多,為何約翰斯·霍普金斯的數據更受青睞?這是一所什麼樣的學校?在科研、教學等方面有什麼特色?它和中國大學又有哪些合作?
  火爆的疫情地圖背後:
  權威的大學研究實力在“背書”
  作為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疫情可視化數據圖的核心開發成員,過去很長一段時間,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土木與系統工程學院博士一年級學生杜鴻儒一直在“連軸轉”。他告訴記者,這一疫情可視化數據圖由他的導師、該校系統科學與工程研究中心的勞倫·加德納(Lauren Gardner)副教授倡議開發,最初的核心成員只有他和另外一位中國學生董恩盛。
  “最開始,這一系統叫作‘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系統科學與工程研究中心疫情可視化數據圖’。”杜鴻儒介紹,在今年1月份,新冠肺炎疫情還未在全世界范圍流行起來時,董恩盛就與導師達成一致意見,要做一個疫情數據地圖,並於1月22日完成並上線了最早一版。最早數據的收集完全靠手動整理,每天最多更新4-5次,但隨著疫情發展,這樣的工作模式難以持續,2月1日,杜鴻儒開始加入。進入3月以後,數據已經可以實現每20分鍾自動更新一次,並且加入了人工審核,保證數據准確性。
  杜鴻儒告訴記者,他的工作主要分為兩個階段:“在手動收集的階段主要負責數據收集整理以及美國數據的更新;進入自動更新階段後,我主要負責編寫自動更新的代碼,同時負責維護Github數據庫,通過對比WHO的數據,驗證數據的准確性。”此外,為了不斷完善可視化效果,研發團隊還對數據地圖進行了多次改版。
  記者注意到,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疫情數據地圖並不是“獨此一家”。隨著疫情在全球蔓延,哈佛大學與牛津大學合作、美國CDC官方以及《紐約時報》、CNN等媒體都構建了自己的數據發布體系。“對手”眾多,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數據為何吸引到如此多的關注?采訪中,多位專家告訴記者,美國是聯邦制國家,各州可以根據自身情況制定不同的防疫措施,所以CDC地圖的更新速度和精度都很有限。而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疫情數據地圖走紅的背後,既有著“最早啟動”等偶然性因素,也跟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本身在醫學和公共衛生領域的權威性相關。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疫情數據圖的‘走紅’主要是兩方面原因,一是他們及時搜集整理了來自中國網站丁香園、美國和歐洲疾控中心等的疫情數據,數據覆蓋全球,更新及時,完整性和時效性甚至超過了WHO網站;二是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在醫學和公共衛生方面的研究歷史悠久,實力雄厚,公眾更加願意相信它作為學術機構的權威性和獨立性。這個數據系統的開發只是一項很具體的工作,社會效應是主要的,學術價值是次要的。霍普金斯大學的研究實力是他們在疫情危急時刻得到公眾和媒體認可的主要原因。”清華大學醫學院教授洪波告訴記者。
  除此之外,清華大學醫院管理研究院副院長薛鐳認為,與其他數據發布平台相比,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疫情可視化數據發布的界面易於導航和閱讀,同時更新最頻繁,在系統升級後可以自動抓取數據,即時性較高。“在這個過程中,值得點贊的是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極強的學術敏感性,校方在發現這個疫情數據地圖‘火’了之後,迅速給予了相關團隊強有力的支持,保證了這項工作的可持續性和專業性。”薛鐳說。
  但在更新過程中,這一疫情數據地圖也曾經出現過大的失誤,比如北京時間4月14日上午8時曾誤報“全球確診病例200萬”。
  “因為我們做的是全球疫情地圖,但每個國家的播報標准一直在變,比如西班牙會突然引入疑似病例,但我們因為語言障礙有時無法將這一變化及時反映出來。所以現在學校給我們配備了一個很大的團隊在做這件事情,系統也更名為‘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疫情可視化數據圖’,圖書館、應用物理實驗室的很多科研人員給我們提供了很大的幫助。目前,所有數據都已經實現了自動更新,只需要人工做一些異常情況的應對工作。”杜鴻儒介紹,他現在的工作重心已經轉向了數學建模,即在數據展示的基礎上進行更多的分析和預測,“一是評估美國現有的疫情應對政策效果,二是精准到郡縣一級對疫情走勢進行預測。”
  百年名校的辦學法則:
  重視科研、站在前沿
  與迅速“走紅”的疫情數據圖相比,在中國國內,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本身知名度並不如一些傳統的常青藤名校高。但事實上,這所有著144年歷史的大學,不僅是全美第一所研究型大學,也是世界頂級的私立名校。2020年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顯示,該校位列世界第12名,全美第9名。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始建於1876年,主校區坐落於美國大西洋沿岸馬裡蘭州巴爾的摩市,距離美國首都華盛頓60多公裡。無論是教學還是科研,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都有著濃郁特色,甚至被稱為“建在美國的德國大學”。
  “近代以來,德國大學重視學術自由、教學與研究相統一的原則對美國以及全世界各國的高等教育都產生了深遠影響。1873年,美國馬裡蘭州巴爾的摩市銀行家約翰斯·霍普金斯留下了一筆價值700萬美元的遺產,相當於今天的30億美元,分成兩半捐給了以他名字命名的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和約翰斯·霍普金斯醫院,希望能夠仿照以洪堡大學為代表的德國大學模式,拋棄美式學院的陳規舊制,打造一所專注於研究的大學。正是因為有著這樣的基因,科研是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賡續至今的傳統。”從2014年開始,因為有著學生培養項目合作,薛鐳與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互動頻繁,在他眼中,這所大學有著鮮明的特點:“一是非常重視科研,我們接觸的該校教授中,他們的薪水相當一部分由科研經費支付,沒有科研基金,教授很難待下去。二是師生比很低,中國很多大學的師生比是1:15甚至1:20,霍普金斯大學只有1:8,這使得它很多課堂可以開展小班授課。三是比較務實、強調社會責任,在世界上很多發展中國家都設有公共衛生研究項目。”
  洪波曾經在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訪問學習兩年,他告訴記者,作為全美第一所研究型大學,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教師的科學研究和教學結合緊密,學生也可以深度參與實驗室研究:“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研究氛圍跟哈佛、MIT相比更加沉靜從容,不那麼‘跟風’,教授們獲得終身教職的比率較高,學術研究的深度和學科交叉的廣度在美國的一流大學中都是非常突出的。”
  而在教學上,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本科教育課程設計注重激發學生的興趣和想象力,核心課程的難度和挑戰度很大,學生跨系選課和轉專業是很平常的事情。洪波比較了解該校的生物醫學工程學科的教學:“他們把學生必修的核心課程整合成少數幾門課,讓最資深的教授給本科生講課,把自己研究的前沿素材帶到課堂上,融入作業裡,是典型的研究型教學。近年來,該校生物醫學工程系開設了生物醫學工程創新設計課程,讓學生組成小組,以來自臨床的真實問題為題,進行開放式實踐性的團隊學習,並組織設計競賽,在解決實際臨床問題中提升學生的創新和設計能力。清華大學醫學院生物醫學工程系也把這樣的理念融入到了本科培養方案的改革中。”
  具體到公共衛生學科和醫學領域,一個多世紀以來,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及其醫院更是被公認為在醫療、科研及教學方面處於世界領先地位,在整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體系內,醫學科研人員、醫生、護士、技師、各種臨床專科的專家、志願者等高達2萬5千余人。該校公共衛生學院官網信息則顯示,其公共衛生研究領域包含流行病學、生物統計、生物化學和分子生物、衛生政策和管理、全球健康、環境健康工程、健康行為與社會、人口家庭和生育、分子微生物與免疫學、精神健康等10個方向。


...... [更多...]
初來乍到,請關照! 
Posted by 秦嶺衛士 2020-05-06 09:45:52
看到我的微信好友都在此,所以我來了!



...... [更多...]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