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首页 | 博客 | 好友分享 | 相册 | 存档 | 朋友和群组 | 个人资料

 

温东小兵


 
 文章分类 
缺省  
 标题搜索 
 
 Our Sponsors 
 快速导航 
 统计 
点击: 96127
帖子数量: 794
开辟个人空间: 2013-11-07
最后更新: 2019-06-21
 RSS订阅 
 
 
 
 
 

 
 

志愿军在朝鲜停战谈判期间的“败仗” 

 
      文章内容

>>2019-05-19 22:50:11
 
5月13日晚,《新闻联播》表达了中国应对美国发动的贸易战的态度:
“谈,大门敞开;打,奉陪到底。”
我们不愿打,但也不怕打,必要时不得不打。
如何应对美国的“软硬两手”?中国人是有经验的。
68年前,在朝鲜战场,中国人用“奉陪到底”的“打”,让骄傲的美国人坐回了谈判桌前;
面对美国人的漫天要价、强横无理,中国人仍然用“奉陪到底”的“打”,绝了对方强占便宜的念头;
最后,华盛顿主动接受我方主张。
然而,这样激动人心的历史进程,现在却受到曲解,有人说“志愿军根本打不过美军,中国人是求着美国谈”。
这是怎么回事?真相究竟如何?
今天,库叔就来讲一场仅仅存在于美军战史和部分国人口中的、志愿军在朝鲜停战谈判期间的“败仗”。
文 | 王正兴
编辑 | 黄俊峰 瞭望智库

1951年7月10日,朝鲜停战谈判开始,美国代表乔伊一上来就先声明:停战条件未获双方同意之前,敌对行动还是会继续的。
这句话,为历时2年多漫长而又曲折的停战谈判埋下了伏笔。
美国人以军事行动配合停战谈判,谈判的最终结果还是以双方的军事实力和战场形势为基础。
在停战谈判开始前,美国内部的48/5号文件及艾奇逊、马歇尔、布雷德莱等美国政府要员的公开发言,都表示:要在三八线停火。
然而,在谈判中,讨论军事分界线问题时,我方代表提出以三八线为界的方案(后我方提出以现有接触线为界,还是遭到美方反对),乔伊一改美方之前的态度,坐地起价,抛出了臭名昭著的“海空优势补偿论”——他们海空军强,现有战线不能真实反映美军的实力,所以要在陆地面积上给予补偿。
随后,美国人又提出“防御阵地和部队安全论”,就是说,三八线上他们无险可守,所以要把分界线划在可以保证他们防御阵地和部队安全的地方。
若按照美国的提法,就将白白给他们让出1.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这种荒谬的军事讹诈遭到我方代表解方将军的驳斥:
“我承认你们的海空优势。你们是陆海空三军参战,但是你们不要忘了:我们一军对三军就把你们从鸭绿江边赶到三八线,如果是三军对三军,早把你们赶下大海了,还有什么谈的余地呢?”
“既然你方说你海空军强,我方说我陆军强,我们是否可以作这样的设想:在停战时,只让双方数目相等的陆军停火,而我方多余的陆军不停火,你们的海空军也不停止行动,这样好不好?”

(图为开国少将解方)
美方代表张口结舌、无言以对,恼羞成怒下说出了那句举世皆知的“名言”:
“那就让飞机大炮机关枪去辩论吧。你们今天不给,将来我们自然会得到。”
可是,要打就打,难道还怕你不成?
解方将军冷冷地表态:
谈判桌上得不到的,你们在战场上也休想得到。
8月18日,“联合国军”遂发起“夏季攻势”及“空中绞杀战”。
9月,“联合国军”展开了规模更大的“秋季攻势”。
说来也巧,志愿军四十七军在这期间的战斗行动,充分反映了当时这段谈判和军事斗争相交织的过程。
(图为战场总体形势)

1
天德山英雄连
关于这次战事,美军战史的记载中,起始时间是1951年9月底。
9月底,志愿军四十七军当面之敌——美军步兵第3师和骑兵第1师完成进攻准备。
其中,美步兵第3师的攻击矛头直指天德山。

天德山,位于铁原以西,涟川以北,临津江东岸,距战略要地开城仅20多公里。汉城—铁原—金化—金城—昌边里铁路是敌军重要供应线,而志愿军掌握的铁原—金化段北面夜月山、天德山、418高地等,对铁原、金化的铁路运输造成极大威胁。
1951年10月2日6时整,美军以105和155榴弹炮为主的约百门火炮同时开始了进攻火力准备。在炮击的间隙,美军航空兵上百架的战机当空乱舞,倾泻着凝固汽油弹、火箭弹和机枪弹,炮击和轰炸持续了整整1个小时。
随后,美15团以3个营并列,对天德山志愿军四十七军141师422团5连(加强2个排,总248人)阵地发起集团进攻,这是真正标准的人海战术。
在连长杨宝山指挥下,5连与敌激战8小时,打退美军11次冲锋,歼敌310人。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加强”过来的3营8连1个排,战斗力甚强——有黑山阻击战特级英雄李乾坤;排长是神枪手姚振华,400米范围内几乎弹无虚发;全排32人皆能熟练操作各种轻武器,甚至还会使用60炮。
开战这天,光这个排就毙敌90余人,自己仅牺牲1人(当天全连牺牲32人,50余人负伤)。
10月3日,战斗趋于白热化。美3师以整团兵力、70余辆坦克、24架飞机、5个远程重炮群,集中兵力猛攻天德山阵地。

(图为正在推进的美军)
平均每5平方米阵地,就有一门重炮在轰击。然而,美军惊讶地发现,“中国军队就是剩下了一个士兵也死守高地”,“因此在全线出现了短兵相接的搏斗”。
5连付出巨大伤亡后依然守住了阵地(李乾坤在战斗中拉响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
此时,战事发生重大变化。
10月2日,天德山西南的美骑兵1师投入进攻,其右翼骑兵7团与美15团相接,攻击目标为天德山西翼的418、313高地。
仅仅经过1日激战,美骑兵7团就被我141师打得狼狈不堪。该团和加强给他们的希腊营始终被压制在418高地和313高地山脚,不得前进。
我422团1连3排在313高地最前沿阵地,全排战至最后只剩排长刘万全和另外2名战士。希腊营多次冲上阵地,在残酷的白刃战中,3名志愿军勇士刺刀都全部捅弯,愣是把希腊人赶下阵地。

(图为志愿军跃出战壕向希腊兵扑去)
8班副班长丁一山拿出最后一颗手榴弹,等待敌人冲上来。
他拉下了手榴弹的导火索,跃出堑壕、扑向敌群,在光与火的映照下,与敌人同归于尽。
副班长喻忠奎在头部、右手两次负伤的情况下,死活不下火线,反而跑到最前沿的阵地继续战斗。增援到来时,他头部再负重伤,整个头已经肿成两个大,血流得根本止不住,副连长跑来劝他下去包扎,还是不肯。当希腊人迂回到侧后时,他第一个跳出工事,带头反击。

(图为作为5连前沿阵地的8班)
美骑兵1师被迫在第2天就在右翼投入预备队骑兵8团,但依然表现不佳。据美军战史《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记载:
“尽管激烈的战斗在10月4日(作者注:指美国时间)持续进行,骑1师的进展仍然相当微弱。骑8团的部队增援右翼的骑7团,进攻418高地西面的棱线,但志愿军依然顽强地坚守阵地。当守军被逐退时,志愿军会投入更多部队夺回失地。每个连的守军使用10-12挺机枪和海量手榴弹打击入侵者,后者在近战变得更加惨烈时造成了骑1师的大部分伤亡。”
美军进攻受阻,气急败坏之下,不顾国际公约,10月3日下午,竟向我军阵地释放毒气!
受毒气影响,422团1营各连失去战斗力。同时,美军装备的203mm榴弹炮,155mm榴弹炮、加农炮,向我阵地猛轰,不仅造成志愿军重大伤亡,还阻断了我二梯队的增援,志愿军被迫撤出了418和313高地。
【注:美骑兵1师7团、8团这边有美1军加强的第936炮兵营(155mm榴弹炮),第17炮兵营A连(203mm榴弹炮)和第204炮兵营A、B连(155mm加农炮),火力之强大远超美军师属炮兵105榴弹炮。】
418、313高地失守后,5连已三面受敌,美骑兵8团加入对天德山的围攻,5连也开始遭遇203毫米榴弹炮的轰击。这一天,美军不再像以往那样拖回尸体,只要冲锋被击退,就直接进行炮兵火力覆盖。在203毫米榴弹炮的威力下,5连工事全毁,表面浮土深达1米,已无法修复工事。
可是,5连毫不退让,继续与敌激战。战斗异常激烈,美军每次突破后,5连都坚决实施反击将阵地夺回。

(图为在夜间发动反击的志愿军)
在美军第9次冲锋时,一个248人的加强连,只剩下最后12人,弹药已耗尽。
“眼看美军又上来了,连长杨宝山烧毁文件,砸碎手枪,抱起石头从5米高的岩石上跃进敌群,砸碎1名美军的头颅后壮烈牺牲。
8班副班长尚玉芝跳出战壕,举起枪托敲死一个敌人后中弹牺牲。
战士张作忠的一只眼睛被打瞎,依然跳出战壕抱住一个敌人紧紧咬着咽喉。
战士张祚义负了重伤倒在地上,当美军冲到他跟前时,他猛然翻身起来把美军按倒在地,用劲把美军掐死,自己也壮烈牺牲,死后还紧紧地抓着敌人的头发。”
最后仅剩指导员阎成恩以下8名伤员,他们捡起石头,准备展开最后一战。
眼看美军越逼越近,发现阵地上还有最后3个爆破筒,姚振华一声大喊:“扔下去!”奇迹出现,3个爆破筒炸倒猝不及防的美军80余人,第十一次进攻就这样被打退了。
422团5连,坚守天德山主峰4天3夜,立集体特等功,授予“天德山英雄连”荣誉称号。

10月4日,5连奉命撤出战斗。美骑兵1师8团、美步兵3师15团及菲律宾营终于登上了这座空山。
天德山之战,让美军特别是其精锐骑兵1师付出了难以承受的伤亡代价。美军报告称:“第47军顽强的防守作风——经常死战至最后一人——导致骑1师进攻部队遭受严重伤亡”,“那些身着破衣烂衫的中国兵,打起仗来好像吃了不怕死的药。”
2
第2个“特功5连”
特功5连,这是一个被经常报道的连队。
1986年一场被内部直播的战斗,后来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了这个连队。现在能在网上搜到的“蓝剑B行动”视频,就是当时他们真实的战斗情景。当时,《新闻联播》中反复播放的顾金海烈士那句“先救队长”,看哭多少中国人!

在抗美援朝期间,这个连队在严岘山战斗中就已经荣立过集体特等功,当时的番号是志愿军四十七军139师416团5连。全连上严岘山240余人,下山仅剩18人。
当时,美军苦战攻克天德山等阵地,意味着四十七军面临着极其严峻的局面,右翼的272、346、严岘山等高地孤立突出、腹背受敌;一旦右翼这些高地丢失,四十七军防线将被彻底打破。
然而,在这一侧进攻的美骑兵1师5团表现实在太差——在如此有利的态势下,仍然拿不下已经完全孤立的272、346高地。实际上,战斗至此,整个美第一军在战线上都取得了一定进展,唯有骑兵5团这边在原地踏步,导致美军无法进一步发展进攻。
美军战史很“客气”地记录着:“在东北方打开一个缺口对于第5骑兵团当面的中国防线并没有立即产生什么影响”,“6次取得立足点,6次被敌人压了回来。”
韩国人的记载则显得幸灾乐祸:“骑兵第1师伤亡惨重。”
一开始,坚守272高地、严岘山、218.4高地一带的是志愿军415团5连、8连。在272高地的5连3排排长郝志新已率部打退美骑兵5团2营几十次进攻,自己三处负伤不下火线,后来荣立特等功,被授予尖刀英雄称号。415团连战多日,虽然顶住了美军的进攻,自己也伤亡巨大。
10月5日一早,139师师长颜德明、政委晏福生亲自把原本部署在鱼积里的416团5连连长张永富和指导员庞殿臣叫到师指挥所,命令他们防御272高地后侧的严岘山,这两个高地其实是连在一起的。
当416团5连接替415团2连防务时,严岘山、272高地一带形势已非常严峻:美骑兵8团南下助战,美骑兵7团已夺取347、287高地,272高地一线侧后完全暴露,而当面338.1高地在美军手上,地势上也于己不利。

果然,到6日再次开战时,美骑兵5团得到骑兵8团支援,胆气已壮,一改连日来的瘟鸡模样,直接将坦克抵近攻击。我5连1排首当其冲,苦战1日,全排只剩5人,其中3人带伤。
天色已晚,不擅夜战的美军没有发动进攻,5名战士陷入美军包围。
张永富、庞殿臣决定,无论如何必须把1排救出来,于是把司号员、卫生员、通信员统统加强给5班组成突击队,由5班班长吴连义率领。突击队员们匍匐在被美军炮火翻了一层,厚达10多厘米深的松土层,贴着地面向1排阵地隐蔽进发。
在接近美军哨兵十余米处,所有突击队员掏出手榴弹,迅速投向敌群,以最快的速度向美军猛扑上去。吴连义率先冲进了1排阵地,突击队员也紧随冲入,与美军展开近战,终于救出那5名战友。
然而,在突围过程中,美军已反应过来,轻重火力瞬间把来路严密封锁。吴连义在接近战壕出口时身中三弹,重伤倒地不起。幸亏被年仅17岁的战士李代相发现,将这个1米8的大个子背出重围。
在之前的残酷的白刃搏杀中,突击队员已大半牺牲,13名突击队员中有10人永远倒在拯救战友的战斗中。战后,5班荣立集体一等功。
重重包围之下放跑了1排,负责进攻严岘山的美军骑兵5团可能自己也觉得这仗打得有点丢人,于是在10月7日集中了整营兵力,在6架野马式战斗机支援下再次发起突击。这次,他们终于占领了志愿军416团5连2排阵地。

进攻中,一名美军中校竟然一反常态冲到最前沿,指挥其火器连重机枪4挺前出在我前沿构筑射击阵地,意图压制5连火力以掩护步兵冲击。
在美军重机枪疯狂扫射下,5连被压得头都抬不起。已经负伤的4班班长张良图带领2名战士从战壕进行反冲击,在战壕拐角处与一个班的美军步兵仓促遭遇。张良图不假思索,大喊一声“卧倒!”拉掉手榴弹导火索直接扑了上去。身后的4班战士吴胜斌是张良图在湘西时带的兵,见班长与敌同归于尽,眼泪止不住地流。此时的他一心只想报仇,立即从另一条战壕向前跃进,奋力投出一枚反坦克手雷,美军中校当场倒地毙命,机枪手丢弃重机枪逃命。

(图为美军机枪阵地)
在随后的战斗中,美骑兵1师把全部炮兵群集中于此,5连遭到了比其他高地更猛烈的轰击。这时的美骑兵5团已经得到骑兵8团1个营的增援。
美军以2个营的兵力分多路向严岘山冲来。
5连竭尽所能,与美军反复拼杀,除了1排打得只剩最后5人外,3排也伤亡惨重,其中7班12人打到只剩2人。这时,2排一挺机枪发挥了重要作用。机枪射手范洪亮灵活运用事先设置的6个发射孔,打一排子弹换一个发射孔,避开了敌人的火力还击,杀伤了大量敌人,战后荣立一等功。
战至10月8日,5连已不足50人,张永富和庞殿臣决定与阵地共存亡,所有人都毁掉了随身物品,决心打到最后一人一枪一弹。
张永富和庞殿臣两人一马当先,带领剩余的战士对被美军占领的阵地发起反击。经过来回15次反复搏杀,美骑兵5团和8团留下了大片尸体,再次被赶下阵地。
美军震惊了!《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这样写道:
“敌人顽强防守,往往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使骑1师付出了重大代价。情况往往是,美军攻占了作战目标之后,兵力不足以抵抗敌方随之而来的强大反冲击。”

(图为志愿军在一片狼藉的阵地上与敌反复搏杀)
当晚,5连还剩18人,且人人带伤,弹药全部耗尽。连长张永富把这18人编成一个班,自己当班长,指导员当副班长,把阵地前美军遗留的枪支弹药收集过来,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这时,团侦察股长曲传文带领一个班来到严岘山阵地,宣布了团长苗汝鹍的命令:5连已胜利完成防御作战任务,立即撤出阵地。
战后,5连立集体特等功,连长张永富、指导员庞殿臣各立特等功,张永富获一级战斗英雄称号,庞殿臣获二级战斗英雄称号。另有2个班立集体一等功,9人立个人一等功。这个月,四十七军打出两个特等功5连,连长、指导员都授予战斗英雄称号,在整个志愿军战史上绝无仅有。

(图为416团5连连长张永富)

3
“101高地,346高地”
一开始的时候,防御346高地的志愿军部队是四十七军139师415团3营。参战双方将在此地进行一场人类历史上罕见的生死搏杀。
这一仗惨烈到什么程度?
笔者的一位朋友,他的父亲就是415团3营教导员,老人家90多岁,话已经讲不利落,神志也不怎么清楚了,但始终清晰地念叨着两个词:101高地,346高地。
101高地就是黑山(四十七军黑山阻击战),而346高地就是下面要说的故事。
这场激烈的战斗,发生在346高地北侧的无名高地。
在这个高地上的是139师417团2连,掩护着在346高地3连的主阵地。激战多日后,美军虽然未能前进,但2连也已伤亡殆尽。
美骑兵8团又以一个新的连再次向无名高地冲来。这次,美军未遇到多大的抵抗,毕竟阵地上的志愿军战士已寥寥无几,剩下的一个机枪组和3名战士拼死抵抗,但已无力阻止美军潮水般的攻势。

(图为志愿军坚守阵地)
志愿军方面,417团1营1连在反击287高地的战斗已中经几乎全部伤亡,3连在346高地苦战,营指挥所已无预备队可用。一旦无名高地失守,346高地势必遭美军夹击。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人跳进战壕,拿起了牺牲战友的轮盘枪,高声喊道:“现在都听我指挥,跟美国鬼子拼了!”话音未落,他身后又有一群人扔掉担架,冲进阵地。
危急时刻,2连炊事班冲上了阵地,喊话那个,就是给养员温信。
这时,冲在最前面的美军距离堑壕已不足20米。炊事班一鼓作气投出120多颗手榴弹,还是未能阻止美军。部分美军跳进堑壕,继续冲来。温信端起机枪顺着堑壕猛扫,一口气打光所有子弹,随后扔掉机枪端起刺刀勇敢地冲了上去。
一番苦战后,美军退了下去,温信中弹牺牲。
美军步兵刚一退下去,炮弹就马上落在高地上,连猫耳洞都全部被炸毁,硝烟弥漫,能见度极低。缺乏战斗经验的炊事班顿时慌了起来。这时,炊事员姜锡荣站了出来:“现在由我指挥,大家都听我的。敌人炮火一停,步兵就会上来,等听我口令,再用手榴弹狠狠地砸。哪怕只剩一个人,也要守住阵地。”
有了领头的就是不一样,在温信和姜锡荣的相继指挥下,这帮炊事兵越战越勇,接连打退美国人一个连4次冲锋。

(图为志愿军战士在重机枪火力掩护下勇猛突击)
但是,他们本来的任务是送弹药后救伤员,现在他们自己全部都在战斗,阵地上的弹药越打越少。姜锡荣看着最后8颗手榴弹,开始招呼弟兄们往弹药箱里装石头。所有人靠在堑壕背后,手中握着手榴弹,身后放着装石头的弹药箱,每人手边一把铁锹。
美军小心翼翼地靠近着,40米、30米、20米……
突然,手榴弹飞出,紧接着是黑黝黝的弹药箱。随后,志愿军炊事兵们手提铁锹冲了出来。
这看来注定是一场有死无生的战斗。然而,美军被吓住了!他们显然不想进行肉搏,转身就跑。
2连炊事班与美骑兵8团3营1个连反复搏杀8个小时,毙伤敌60余人,奇迹般守住了346高地北侧无名高地。
这是真正的钢铁炊事班。后417团2连炊事班立集体一等功,授予“二级英雄班”荣誉称号。
随后,417团1营接替了415团3营的防务。

接下来的战斗交战双方的伤亡都十分巨大。417团顶上来的第3天,美骑兵5团已经承受不了自己的战斗减员,也退出了战斗,美骑兵8团接替,继续进攻。
10月9日,美军生力军骑兵8团发起新的攻势,随行的203毫米榴弹炮向346高地倾泻了整整两个小时的炮弹。346高地被炸得寸草不生,爆炸带来的震动把志愿军战士鼻腔、耳朵都震得鲜血直流,很多人被埋在土里。
随后,美军步兵跟在坦克之后蜂拥而上。值得注意的是,美骑兵8团之前连夺我多个高地,士气正旺,这次接替骑兵5团进攻,决意一鼓作气再拿下346高地。

(图为美军坦克)
我前沿一个排瞬间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很快,多处阵地被美军突破。
眼见情势危急,排长张鸣九高呼:“跟我上!”他跳出战壕率先对敌展开反冲击,经过苦战,终于打退美军进攻,但正副排长全部牺牲,阵地上仅剩下一个17岁的小战士陈启瑶和三个重伤员。
胜负的天平似乎正向美军倾斜。
这是陈启瑶第一次参加战斗,此时他手上只剩2颗手榴弹,已经准备等美军冲上来时与其同归于尽了。勤杂员刘元书拖了两箱手榴弹上来,他在送弹药的时候负伤,是爬着拖的,一共给各个阵地送了34箱,给陈启瑶就送了8箱。
于是,346高地上最大的奇迹发生了:陈启瑶把这8箱手榴弹共207枚分成8堆,一个人扔光,一个上午打退美军3次进攻!
美国人甚至没搞清阵地上到底有多少人,他们根本想不到这里只有一个17岁的孩子在孤军奋战。后来,陈启瑶立一等功,授予孤胆英雄和二级战斗英雄称号。

(图为志愿军前沿阵地一角)
中午,美军空中和远程火力继续对346高地进行了狂轰乱炸,火力之猛,甚至炸塌了在反斜面的3连指挥所。下午,美军以4个连分6路再次向346高地发起冲锋,战况更加激烈。驻守主峰的3连战士一个接一个倒下,一路美军已接近主峰。
这时,机枪手陈运乾灵机一动,偷偷运动到这路美军侧翼,抬起机枪就打,只一眨眼,一片美军被击倒在地上。
美军战术素养也不弱,迅速判明了陈运乾的射击阵地位置,两挺重机枪向其猛扫。
陈运乾被敌火压制,头都抬不起来,马上又想出一个主意。他脱下军帽,让副射手用铁锹的锹把顶着,在战壕里移动。美军机枪手以为志愿军机枪要换射击阵地,对准军帽猛打。副射手也很聪明,看到军帽被子弹打了好几个洞,马上把军帽落下。美军机枪手以为已将志愿军机枪火力点打掉,开始转移火力。
陈运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出堑壕,“突突突”三个长点射,美军数个机枪射手中弹毙命。见陈运乾得手,阵地上的战友马上发起反冲击,又顶住了美军这次进攻。
此战,陈运乾一人毙敌24人,立一等功。他的弟弟陈运亮也在这个高地上奋勇作战,后在战斗中负重伤。这是真正的“打虎亲兄弟”!
美国人没想到一个346高地这么难打,美骑兵5团5天被打残,退出战斗,换上骑兵8团也毫无进展,以至美军战史只能无奈地记下:“联合国军对346、230和272高地攻击了8天,但中国人始终不退却。”
10月11日,140师420团接替了346高地防务,他们收缩了自己的防御阵型,放弃了272高地前沿阵地,集中兵力防守主峰。
13日,美骑兵8团没有经过战斗就攻占了全师整整十天没能攻克的272高地前沿阵地。对美骑兵8团来说,似乎又开了一个好头,这个团自从10月4日投入战斗以来连战连克,尚无败绩。在该团看来,346高地一线的地形交通相当便利,既能让坦克抵近攻击,后方又能同时展开多个炮群,便于发挥机械化部队的威力,骑兵5团损兵折将实在太不应该了。美骑兵8团决心顺势打破中国人的防御圈,攻占346高地。
然而,当美骑兵8团正在集结、准备进攻时,他们的好运气到此结束。
同日,志愿军火箭炮202团突然对正在集结的美骑兵8团进行了2次齐射,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在火箭弹的覆盖射击下,美骑兵8团遭遇了开战以来最大的噩梦——射击后,志愿军一个班奉命前出观察射击效果,仅在两个地点就发现美军遗尸100多具;第2天又发现美军出动汽车17辆前来拉运尸体。
这一次,美军结结实实尝到了“喀秋莎”的厉害。在以往,美军利用他们的空中和炮兵优势,经常能袭击志愿军正在集结中的部队,这次轮到了他们吃苦头。
遭到这一毁灭性打击后,美骑兵8团暂时失去进攻能力。

此时,其他方向的战事已经平息,美骑兵1师可以腾出手来全力进攻346高地。美军制定了名为“杆头装药”的作战计划。
15日,投入2个团加1个营、整补完毕后的美骑兵5团重新参战,并加强从美步兵3师紧急调来的比利时营从正面主攻,美骑兵8团从右翼272高地进行迂回,分两个方向,全力突击346高地。
对美国人来说,这个346高地实在太难打了!
美骑兵5团在这次作战行动中丢人丢到了家。相比“战绩突出”的骑兵8团和还说得过去的骑兵7团,他们没能攻占任何一个任务目标。这次派上比利时营增援,还是一步不得前进。
美骑兵8团也失去了锐气,只在346高地东北侧取得一丁点进展,“但无法包围作战目标的翼侧”,“第5、8骑兵团对346高地又连续攻击了两天,但无效果。”
420团一个团,抗击美军2个团又1个营,压力非常大。346高地的阵地本来就是他们自己构筑的,虽经415团加固和完善,但是,到10月17日,志愿军在这个高地已经和美军激战整整15天,阵地哪里还有什么工事可言,只有弹坑。在这种阵地上作战硬抗美军7天无败相,已经是个奇迹了。

(图为志愿军战士在工事全毁的情况下,只能利用弹坑作为掩护)
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在美骑兵5团重新加入战斗后,美军支援火力也随之倍增。
美国人的炮火猛烈到什么程度呢?美军一架炮兵校正飞机竟被自己密集的炮兵火力击落。
在美军围攻下,420团战斗伤亡的数字直线上升。
18日,272、230.4高地终于失守,420团1营1、2连全部牺牲。1营营长韩庚坚决要求再给他一个连,他一定要把230.4高地反击夺回来!
在346高地,2营的情况虽然好一点,但已被美军坦克三面包围。

在346高地南面前沿突出部的250高地上,著名战斗英雄、19岁就被毛泽东主席接见的5连2排排长张国福——就是那个16岁活捉国民党中将赵伯昭的少年,在下午只身突围,报告346高地已失守——当他带着重伤醒来时,阵地上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他是爬回后方的。他临终前一直在说:“连长牺牲了,战士们全牺牲了……报告师长,我突围了……”
140师分析认为,张国福排遭到了从北面居高临下冲击的美军夹击,见美军从主峰冲下,所以误以为主峰已失守。张国福排并未退缩,激战至最后并未丢弃阵地。
140师师长黎原考虑,虽然可以通过反击夺回346高地,但在高地侧翼暴露的情况下并无必要。黎原权衡利弊,决定弃守346高地,拉回了心有不甘的420团。
10月18日,美骑兵5团进占空无一人的346高地,终于给自己找到了一块遮羞布。美第一军自称达成了全部作战目标。然而,一同作战的韩国人嘲讽道:“美骑兵1师损失极为惨重,不得不在敌人撤走后,才占领目标。”


4
美国人只拣好的说,还真有中国人信了
结合这部分战况美军和我军战史的记载,很容易让人得到一个印象——四十七军打了败仗。是国内某些“权威学者”这些年来不遗余力地宣传:
“(中国在)政治上、外交上、军事上,全面陷入被动。”
“中国人才发现这个仗打不下去了,而且完全失去了取胜的信心和把握。”
“中国也没办法了,因为你打的受不了了,你要求停,也只能接受。从谈判的前期来看,中国人是急于要停,美国人是拖着不想停。”
“美国要求按照实际控制线,最后中国也接受了。”
不过,美军战史其实只公开了10月2日到18日的战斗。实际上,四十七军和美3师、骑兵1师整整鏖战5个月!
而这5个月战斗里,战况究竟如何?对谈判影响有多大?
四十七军是1951年4月14日才全军渡过鸭绿江的;一直到6月19日,才接替六十五军临津江以东高作洞至西小峙40公里正面防线,正式投入战斗。

(图为受伤不下火线的志愿军战士,四十七军的作风绝对过硬)
四十七军刚接防时,美国人想趁其新来,先来个下马威。结果从6月22日一直到7月底,美3师、骑兵1师对四十七军阵地连续发起几十次营连规模进攻,均被四十七军打退,志愿军寸土未失,美军没能占到任何便宜。
要知道,四十七军是以阻击战成名的,梁兴初带着十纵在黑山阻击战打出威风后闻名天下。美、日、韩等国都对这支部队有过研究,称之为“中国军队中的王牌”(其实并不是解放军的主力部队)。
在四十七军坚守阵地的这段时间,我方代表提出以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的方案,美国人不同意。
从8月份开始,四十七军改为主动出击。140师对美军发起多次营连攻击,一口气连夺大马里、夜月山、天德山、418高地、272高地等多处美军前沿支撑点,把防线向前推进了5到15公里。

(图为翻山渡河向美军发起冲击的志愿军)
这段时间,我方代表做出了让步,提出了以现有战线为军事分界线,美国人还是不同意。
为配合谈判,继任麦克阿瑟的“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决定发起“夏季攻势”和“秋季攻势”。
可是在夏季攻势中,美3师和骑兵1师以营连规模进攻反扑了近2个月,始终没能夺回上述要点。
所以在1951年秋季,李奇微不惜血本,发起美军最后一次大规模进攻,美第一军以军规模对上述要点发起反扑,最终,他们成功了。
按照美军战史的说法,他们改善了前线的军事状况,直接加强了海军上将乔伊及其参谋人员的实力地位,以投入到即将到来的关于军事分界线的争论中去。
若真如此,那么重回谈判桌的美国人应该是占尽优势、定会狮子大开口的吧?
然而,情况并非如此。正当双方僵持不下时,华盛顿发来了指示,告诉乔伊和李奇微:接受中国的提议。
为什么?
日本人写的《朝鲜战争》一书中这样评价:“(美军)作战目标虽然达成了,但代价是非同小可的,可以认为战果并不那么理想。”
美国军方的最高领导之一,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雷德莱有一句讽刺李奇微的名言:按李奇微这种打法,至少要用20年才能打到鸭绿江边。

(图为志愿军阵地)
李奇微发起的“夏季攻势”和“秋季攻势”两次大规模的进攻,是以美军为主力的。“联合国军”总计损失15.7万余人,其中美军这两个多月的损失,超过志愿军1950年10月25日入朝作战至1951月7月底期间,美军九个月的损失。
李奇微最终在回忆录里承认:美军的进攻行动遭受了重大伤亡,在国内引起强烈不满。
再回到四十七军这边来,按照美军战史的说法,战斗打到10月18日就结束了。其实不然。
彭德怀敏锐地发现美军已经多次补充兵员,丧失了进攻锐气,已成强弩之末,遂命发起全线反击。仅四十七军就连续发起鱼积里南山、上浦防南山、正洞西山等反击战。特别是11月4日开始的正洞西山反击战,我军首次在朝鲜战场进行步坦协同作战,6昼夜的激战歼灭美军骑兵第1师2496人。
此战之后,美骑兵1师失去了战斗能力,被迫撤到日本进行休整,再也没有返回朝鲜战场。

(图为反击中突破美军铁丝网的志愿军)
从10月25日恢复谈判起到11月初,全线美军在我军反击中的伤亡,超过了他们发起秋季攻势直到10月24日的伤亡。
夏季攻势,“联合国军”损失7.8万人;秋季攻势,损失7.9万人。
等我军开始战术反击,仅营连规模的反击就歼敌3.5万人。
在这种情况下,美军其实已无力继续再战。
这,才是华盛顿在我军连续反击的11月4日,要求乔伊和李奇微接受中国提议的原因。
志愿军通过营连规模的战斗就能夺回阵地,而美军需要下血本通过军师规模的战斗来夺取,这种拼上老命的攻势也许可得一时,却无力持续,强如美国也打不起这样的仗。这也是从此美军再也没发起过全线大规模进攻的主要原因。

(图为志愿军向美军发动反击)
而且,仅以四十七军来说,1951年6月19日接防时的战线是从高作洞至西小峙,撤离时的战线是从正洞西山到马鸣洞。什么概念?就是说期间四十七军总体向前(净)推进了5公里多,占地大约100平方公里。美军在夏季攻势和秋季攻势中“战果显著”,但结果志愿军四十七军才是“净赚”的一方,这是因为前期我军“赚”得更多,美国人后来的攻势不过是在尝试“收复”此前被志愿军攻占的“失地”而已,况且还未能全部收回。在10月3日之前,四十七军分别打败美3师、美骑兵1师、加拿大25旅、土耳其旅,战线向前推进5到15公里,大约200平方公里;而在美骑兵1师被打回日本前,我四十七军的直接对手,美军两个师一共向前推进了4公里,大约90平方公里。
看过完整的战况,还能说四十七军是失败的一方吗?这就是停战谈判军事分界线的议程从7月27日到11月27日能够达成一致的根本原因。
美军在谈判桌上得不到的东西,在战场上也得不到。志愿军用战场上的实际表现证明了这并非空放狠话。
那么,当时有没有如前面提到的“权威学者”一样,没看清全局战事而被美军半个月攻势误导的人呢?当然有,美国“不服气”的也大有人在,美方谈判代表乔伊就是一位。他在接受我方提议时心有不甘,添了一个附加条件:如果在30天内能够在军事停战协议签字,则已经确定的军事分界线不变;如果30天内没签字,最终分界线以实际接触线为准。
美国人想留个尾巴,心想着如果此后能够延续“秋季攻势”这样的进攻,再多占点地盘,以便将来更改。
30天内,这字果然是没签成,“边打边谈”的状况又持续了近两年。不过,后悔的是美国人。到1953年7月27日最终停战时,我军又向前推进了332.6平方公里,美国人想给自己留“后门”没成想最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图为1953年7月28日,马克·克拉克以“联合国军”总司令身份在《朝鲜战争停战协定》上签字,到头来没能守住两年前“分界线”的反而是美国人)
美方记载的一个小故事很能说明这种状况:
“由于双方都说己方占领了中部地段的某个高地,霍迪斯上将只好叫会议代表与守卫这一高地的指挥官通电话。解(方)将军到场后向部队指挥员打电话核实,证明这个高地仍在联合国军司令部的控制之下。这使他大为恼火,他用中文小声地对他的参谋说:‘不要紧,我们今晚将它夺过来。’但这句话被联合国军司令部的中尉吴翻译听见了,吴翻译马上把这句话告诉了霍迪斯,因此守卫这一有争议高地的联合国军对这次袭占预先得到了消息。尽管如此,中国人还是以其优势兵力赶走了这个高地上的联合国军。第二天,霍迪斯不得不承认共产党占领了这个高地和必须对接触线进行调整。”
虽然美军战史极力强调自己的军事行动有力地支持了谈判,但是中国“在分界线的设立上却占了上风”。美国首席代表海军上将乔伊后来写道,他认为这是谈判的一个转折点,这是美国的军事压力不足后采取的理智态度。
很明显,只有在战场上狠狠地挨了教训,美国人才会老老实实坐回谈判桌前。

本文图片主要来自《抗美援朝资料图集》、《光荣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作战地图为作者绘制,其他图片来自网络公开渠道,不能识别其来源,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公号方。

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这才是战争 微信ID:xiaoxiongchumo123



   温东小兵   
分享:
二维码

文章评论

BC测量师
Untitled
志愿军战士越出战壕向希腊兵冲去

等等,不是只剩了三个战士吗?原来小兵穿越去给他们照相了哈哈哈

2019-05-19 22:53:01 | 引用
RE:
BC测量师 _BBCODE_WROTE:
志愿军战士越出战壕向希腊兵冲去

等等,不是只剩了三个战士吗?原来小兵穿越去给他们照相了哈哈哈

这个照相的未必就是志愿军,也未必就是当时的照片。

2019-05-19 22:54:59 | 引用
温东小兵
一箭穿心
Re: 志愿军在朝鲜停战谈判期间的“败仗”
这东西都是随便写写的,实际情况谁知道

2019-05-19 23:18:19 | 引用
Untitled
小兵紧跟CCAV,也开始贴“抗美援朝”的东西啦。。。icon_lol.gif

2019-05-19 23:21:18 | 引用
本那比的经略
温东小兵
RE:
本那比的经略 _BBCODE_WROTE:
小兵紧跟CCAV,也开始贴“抗美援朝”的东西啦。。。icon_lol.gif

呵呵,这是历史啊,对我来说是很经常的。

2019-05-20 09:32:24 | 引用
RE:
一箭穿心 _BBCODE_WROTE:
这东西都是随便写写的,实际情况谁知道

呵呵,行呀,反正美军那些番号都有,自己去看美军的记录也可以啊。

2019-05-20 09:32:58 | 引用
温东小兵

发表评论

很抱歉,仅有会员才能发表评论。

点击此处免费注册, 或者点击此处登录,登录后您便可以发表评论。谢谢!
 
 
The images, logos, trademarks used on this site and all forwarded content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We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comments posted by our visitors, as they are the property of the poster.
All other content of this website is copyrighted by 加西网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