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首頁 | 博客 | 好友分享 | 日記 | 存檔 | 朋友和群組 | 個人資料
文章內容
By   

匆匆忙忙吃了幾口東西,吳微抓起昨晚就已經裝好的包,像一陣風一樣就飄出門去了。走在去游泳館的路上,吳微腳步輕快心裡美滋滋地,清風拂面,真是個好天。想著又可以去練習那個蝶泳,吳微的臉上就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個笑容。吳微這麼高興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她昨天下班後又新買了一件泳衣,現在那件帶著淺粉小花的泳衣就老老實實地呆在那個包裡呢。臭美可是吳微的另一個愛好。

剛要去拉門,門卻在眼前開了,一個白人小伙子用手勢做了一個請進的姿勢,吳微說了聲“Thank you” 就不客氣地走了進去。吳微長得年輕人又活潑,經常有人誤以為她只有二十幾歲,尤其是那些本地人。吳微早已經習慣了被年輕小伙子搭訕,但是她從來不把這些毛頭小伙放心上,因為她心裡有他。一想到他,吳微就不自覺地收斂了臉上的笑意,甩了甩頭,好像要把他從腦袋裡甩出去一樣。


鄒險峰一身疲倦地從電梯裡走出來,朝著自己那輛老豐田佳美走去。該換車了,鄒險峰心裡嘀咕著。打開車門,他把外套扔在副駕駛座椅上,把自己也重重地摔在座椅上,打開音樂,一首舒緩地鋼琴曲就流了出來。鄒險峰把眼睛閉上,用手揉了揉太陽穴。不想回家,那個冷冷清清空無一人的家只是他晚上回去睡覺的地方,離吃飯的時間還早,鄒險峰竟然一時不知幹什麼好了。

鄒險峰是個工作狂,就因為這個,錢美惠不知跟他撅了多少回嘴了,可他並沒放在心上,以為錢美惠只是跟他撒個嬌,習慣了就好了。可是錢美惠不只是撒個嬌而已,還把這個嬌撒到另一個男人身上了。當錢美惠向鄒險峰攤牌的時候,鄒險峰還以為她這樣做只是為了要引起他的注意,鄒險峰一直以為錢美惠是個頭腦簡單的人。可是這個簡單的人卻做了一件不簡單的事 -- 紅杏出牆。最後兩個人痛痛快快地就離了婚,因為沒有孩子,財產一人一半,從此就是陌路人了。夫妻關系恐怕是這世界上最復雜的一種關系了,好時比親人還親,壞時比仇人還仇。鄒險峰現在對錢美惠一點感覺也沒有,好像她走了正是他所希望的。我們因為不了解而相愛卻是因為了解而分手,不知怎麼鄒險峰突然想起了這句話。

“哎,險峰,你怎麼還坐在車裡?”

鄒險峰被這聲音從思緒裡拉了回來,原來是同事Sean,“Sean, 是你啊,我休息一會兒。”

“你要是沒地方去,就跟我一起去游泳館吧,下去泡會兒,能解解乏。”

“我沒泳褲。”

“那還不容易,順路去MALL 裡買一個不就結了。”

鄒險峰本想再找個理由拒絕,可轉念一想,這個Sean也是一片好心,自己正無聊著,不如和他去湊個熱鬧。

兩個人說說笑笑換好衣服,一起從更衣室裡走了出來。

時間還早,游泳池裡人很少。早點兒來就是好,吳微在心裡把自己表揚了一下。吳微下了水,慢慢地游了幾個來回,當做准備運動了。吳微從小就喜歡運動,但是自從工作以後,就很難象在學生時代那樣,隨時隨地一叫就一堆人玩了,這個游泳就成了吳微的最愛。

鄒險峰一面和Sean說著公司裡的事兒,一面用眼角掃視著泳池。這個游泳館是他第一次來,他習慣地觀察著周圍的一切,腦袋還沒有完全從工作的興奮狀態中抽出來。下到水裡,鄒險峰才意識到自己的四肢是如此地僵硬,那個Sean早已經自由著絕塵而去了。正不知如何是好著,突然被迎面濺了一臉水。鄒險峰忙用手去抹臉上的水,在手指縫間,就望見了一張笑盈盈並帶著關切的臉。

“Sorry! Are you OK?”

“Oh, I’m OK. No worries.”

鄒險峰還沒緩過神兒來,那張笑盈盈的臉就被一條淺粉色的小魚取而代之了,那條小魚上下擺動著魚尾朝著泳池的另一邊游走了。

“發什麼呆呢?你怎麼不游?”Sean從泳池的另一邊又自由著回來了。

“好久不游了,好像胳膊腿兒都不會動了。”鄒險峰嘴裡應承著,眼睛一直望著那條小魚,那張笑盈盈的臉卻怎麼也不能從腦子裡趕出去了。

那條小魚卻再也沒回來,從泳池的另一邊上岸了。鄒險峰望著那個遠去的背影,真希望能再看一眼那張笑盈盈的臉。鄒險峰暗暗罵了自己一句沒出息。離婚已經半年多了,平時除了忙工作,都快忘了動心是怎麼一回事兒了。吳微走著走著,後背像長了眼睛一樣感受到了那道熱辣辣的目光了。可她沒有回頭,被人盯著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因為愛運動的緣故,吳微身材保持得很好。吳微心裡既得意又有些懊惱,又是一個只重外表的家伙,吳微在心裡暗罵著,一轉身就進了更衣室。隨著那個背影的消失,鄒險峰的心也隨之悵悵然了。

熱水從頭上澆到腳面,吳微覺得好像把那道目光也給澆跑了。他現在在幹什麼呢?吳微的思緒穿透了熱水又跑到他那去了。

“大鷹,小琪,吃飯了。”王家欣一邊在廚房忙著,一邊吆喝著丈夫和女兒。

孫大鷹嘴裡應著“好”,眼睛卻還停留在電腦上。他正在讀著一篇有關FACEBOOK的分析文章,最近公司老板想轉變經營方向,他這個系統管理員也要不停地充電。

“別看了,吃飯吧。”王家欣催促著。

飯桌上孫大鷹默不作聲地嚼著雞翅膀,女兒熱烈地講著學校裡發生的事情,王家欣咪著眼樂呵呵地聽著,還不時插上一句兩句。結婚已經12年了,孫大鷹卻感到自己和這個家越來越遠了。王家欣和女兒是一個整體,而他自己卻游離在她們的生活之外。王家欣是個典型的小家碧玉,自從8年前來到加拿大,剛開始她還想出去打工,可打了幾回,不是她嫌工作不好,就是人家嫌她英語太差。後來她索性呆在家裡,做了全職媽媽,照顧好家就是她的工作。孫大鷹也心疼她怕她出外受累,就一個人工作養著這個家。

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兩個人的共同語言越來越少。由於王家欣不想學英語,好多信息都接收得慢。以前孫大鷹是她的耳朵,現在女兒是她的耳朵,慢慢地孫大鷹也懶得給她解釋了。王家欣不是沒有感覺到兩人之間的陌生感,但是她覺得老夫老妻都這樣沒什麼大不了的,她看著自己的父母也是這麼過的一輩子。在王家欣心裡,女兒排第一,丈夫排第二。當然這個是她的小秘密,她還沒糊塗到要把這個講給孫大鷹聽。

吃完飯,孫大鷹又坐到電腦前,繼續讀著那篇文章。讀得累了,他就跑到網上轉了一圈兒,轉著轉著就又神使鬼差地來到那個網名叫做“楊柳青青”的女人的博客裡。這一次她的更新是一篇講訴她到巴黎的游記。看著那些美麗的照片和讀著她那優美卻又樸實的文字,孫大鷹的心也跟著飛到了巴黎。讀完,孫大鷹寫下了這樣的回復:

“青青,你的文字一如既往的迷人。讀著它,我仿佛也來到了巴黎的街頭,一下子就看見了你,你也正沖著我微笑。”

可能是因為在網上匿名的緣故,孫大鷹特別大膽。這不是他第一次這麼給她留言了。他覺得自己已經愛上了這個從沒謀面的美麗女人。雖然他從沒見過她,但在他心裡,她是最美的。當然這一切他是背著自己老婆的。孫大鷹也不想這樣,他也想跟老婆好,可老婆嘴裡除了女兒就是家務,他對這些話題實在是提不起多大興趣。他感到自己的心就像一口幹了很久的枯井一樣渴望著水的滋潤,現在那個楊柳青青就是他的水。

吳微一邊用幹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發,一邊給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大口,然後端著水杯坐到電腦桌前。先查了一圈EMAIL,然後登錄到自己的博客裡。一進來她就看到了:

“青青,你的文字一如既往的迷人。讀著它,我仿佛也來到了巴黎的街頭,一下子就看見了你,你也正沖著我微笑。”--- 藍天白雲

吳微心裡一暖,在眾多的留言當中,“藍天白雲”的話總能讓她感動。他好像有什麼特異功能,對她的心思知道得一清二楚,總能在恰當的時候說出她最想聽的話。憑直覺,吳微知道這個藍天白雲喜歡自己,而自己又何嘗不喜歡他呢。吳微閉上了眼睛,想象著藍天白雲描述的那個邂逅的場景。想著想著,腦袋裡那個聲音就又跑了出來,“想什麼呀想,連他到底是不是男的都不能百分百確定,說不定這個人就是個丑八怪,再不就是有老婆有孩子的,再心有靈犀也不過是個夢,該醒醒了!”

吳微被說得打了個激靈,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好像要確定一下自己是否真的在做夢,嘴唇被咬的微痛在提醒自己,美夢醒後是痛苦。吳微坐直了身子,在藍天白雲的留言後寫下了,“謝謝你的誇獎。巴黎是很美。”為了不讓自己再一次陷進去,吳微從博客中退了出來。找了自己喜歡的小夜曲,點了播放鍵,頓時整個客廳就被美妙的音樂聲灌滿了。吳微從桌上拿起一本業務書專心致志地讀了起來。

吳微正讀得認真,桌上的電話響起來了。

“微微啊,幹什麼呢?”

“我在看書。”

“你幫我說說你爸,他今天又抽煙了。你說他那個身體,糖尿病不說,還有高血壓,根本就不允許抽煙。他只聽你的,啊!”

“你們倆兒呀,”吳微皺了皺眉,“那你叫我爸聽電話。”

“爸,你身體怎麼樣啊,血糖血壓血脂什麼的都高不高?”

“高,老不下去。”

“聽我媽說你又抽煙了?”

“就一根,你媽老愛告狀,明天我就不抽了。你媽還要跟你講話。”

“微微啊,別一天老看書,自己的終身大事也要多操操心。你說,俺們離得這麼遠,也幫不上你忙。”

一聽這話,吳微知道老媽又要長篇大論了,“媽,我明天還要上班,我要睡覺去了。”

“那好吧,你去睡吧。”

匆匆收了線,吳微長出了一口氣。在吳微的眼睛裡,老爸老媽的婚姻就是個錯誤外加是個迷。兩個人的性格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為了芝麻綠豆大點兒的事兒,都會意見相左,甚至有時會拌起嘴來。兩人拌嘴歸拌嘴,卻誰也離不開誰。吳微從小就是他們兩個的和平天使。當爸媽不高興的時候,小吳微就知道逗爸媽開心。經她一逗,這個架就吵不下去了。吳微善解人意,還特會抓住兩人矛盾的關鍵。當吳微長大以後,這個調解員的任務就更是非她莫屬了。兩人一有矛盾,就愛找吳微評理,尤其是吳微的媽媽。雖說他們兩個人愛拌嘴,可對這個聰明伶俐和平天使般的女兒,卻是愛若明珠。吳微從明白男女之情那天起,就跟自己說,一定要找一個和自己投脾氣的人,不能像老爸老媽那樣。

鄒險峰一屁股坐到沙發上,用手指梳理了幾下還有些微濕的短發。我這是怎麼了,鄒險峰問自己,都是三十多歲的人了,又不是從沒見過女孩子,談過戀愛,連婚都結過了,怎麼對一條小粉魚這麼念念不忘的。難道是因為自己單身時間太長了?鄒險峰那個愛分析的腦袋又轉起來了。抬頭望著對面光禿禿的白牆,是孤單了點兒,鄒險峰自問自答著。雖然以前總覺得錢美惠頭腦簡單跟她沒什麼好說的,可簡單有簡單的好處,那個TOWNHOUSE總是被她打理得清清爽爽還帶著那麼點小溫暖。現在自己一個人,再自由自在也不如此刻有一個溫暖的身體抱著舒服,何況還是線條那麼優美的身體。想到這兒,鄒險峰咧了下嘴角,一絲壞笑浮了上來,眼前又出現了那條游動的小粉魚。

不知道她現在幹什麼呢?想到那張笑盈盈的臉,鄒險峰的心裡就暖了一下。他喜歡愛笑的女人,愛笑說明樂觀。鄒險峰繼續分析著,她別不是已經有了老公或者男朋友了吧,想到這,鄒險峰又有些悵然了。只要她還沒結婚,就是有男朋友我也要把她追到,鄒險峰下著決心。看來我這次是真的要栽在這條小魚身上了,鄒險峰又咧了下嘴,自嘲著搖了搖頭。

明天,明天一定要再見到她,把她約出來,鄒險峰對自己的男性魅力還是很有自信的。

就這麼想著盤算著,鄒險峰迷迷糊糊地就在沙發上睡著了。夢裡他和那條小粉魚一起在水中嬉戲著歡鬧著。

好容易盼到下班,鄒險峰一反常態地沒有加班,急急忙忙就往辦公室門外走。他知道除了去那個游泳館碰碰運氣之外,別無它法。一只腳剛邁出門,迎面就碰上了Sean。

“這麼急著去哪兒啊?”

“去游泳,昨天游得挺好,晚上睡了個好覺,今天還想去游。”鄒險峰撒了半個慌,其實他昨晚根本就沒睡好,急著去游泳倒是真。

“等我一下,我也准備去。”

鄒險峰本想自己去的,怕那個Sean礙事。現在看躲不過去,就順水推舟地說,“那好,你快點兒,我等你。”

今天吳微下班有點晚,到了游泳館已經差不多七點鍾了。池子裡人比昨天多,吳微挑了個人稍微少一點的泳道。繼續練她的蝶泳,游著游著,吳微隱隱地感到有一道目光正射向自己。她好奇地搜尋著那道光的來源處,噢,是他,那個昨天被自己濺了一臉水的男人,長得還挺周正的。就在和他目光相碰撞的一霎那,吳微的臉微微紅了一下,好大膽的眼睛,吳微在心裡輕罵了他一聲。

從小粉魚出現的那一刻起,鄒險峰的心就開始跳了。雖然昨天晚上把一切都計劃好了,可真要實施起來,還是有一定難度的,萬一被她當成流氓就糟了,他不想給她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眼見她下到中間那條泳道,而自己卻在最右邊這一條。看了一眼還在遠處快活著自由著的Sean,鄒險峰決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過去再說,於是他開始往中間的泳道挪去。他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怎麼做和說些什麼,但是他知道他要她,想離她近一些。鄒險峰剛剛站穩腳跟,就見那條朝思暮想的小粉魚在自己身邊轉了個身,一躍就鑽入水中了,可愛的魚尾巴上下擺動著。鄒險峰沒用多想也一躍入水,翻動雙臂腳打水花,緊跟著那條魚而去。


(完)
 
點擊: 0 | 評論: 235 | 分類: 原創天地 | 論壇: 溫哥華不眠夜 | 論壇帖子
分享:
二維碼

文章評論

www3w
Re: 未知
sf,

是對應紅梅的小說嗎?

2012-05-23 17:45:18 | 引用
Re: 未知
剪剪舞隨風 寫道:
匆匆忙忙吃了幾口東西,吳微抓起昨晚就已經裝好的包,像一陣風一樣就飄出門去了。走在去游泳館的路上,吳微腳步輕快心裡美滋滋地,清風拂面,真是個好天。想著又可以去練習那個蝶泳,吳微的臉上就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個笑容。吳微這麼高興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她昨天下班後又新買了一件泳衣,現在那件帶著淺粉小花的泳衣就老老實實地呆在那個包裡呢。臭美可是吳微的另一個愛好。

剛要去拉門,門卻在眼前開了,一個白人小伙子用手勢做了一個請進的姿勢,吳微說了聲“Thank you” 就不客氣地走了進去。吳微長得年輕人又活潑,經常有人誤以為她只有二十幾歲,尤其是那些本地人。吳微早已經習慣了被年輕小伙子搭訕,但是她從來不把這些毛頭小伙放心上,因為她心裡有他。一想到他,吳微就不自覺地收斂了臉上的笑意,甩了甩頭,好像要把他從腦袋裡甩出去一樣。


似曾相識~
tsjn76.gif

2012-05-23 17:55:23 | 引用
manerfeifei
剪剪舞隨風
Re: 未知
manerfeifei 寫道:
剪剪舞隨風 寫道:
匆匆忙忙吃了幾口東西,吳微抓起昨晚就已經裝好的包,像一陣風一樣就飄出門去了。走在去游泳館的路上,吳微腳步輕快心裡美滋滋地,清風拂面,真是個好天。想著又可以去練習那個蝶泳,吳微的臉上就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個笑容。吳微這麼高興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她昨天下班後又新買了一件泳衣,現在那件帶著淺粉小花的泳衣就老老實實地呆在那個包裡呢。臭美可是吳微的另一個愛好。

剛要去拉門,門卻在眼前開了,一個白人小伙子用手勢做了一個請進的姿勢,吳微說了聲“Thank you” 就不客氣地走了進去。吳微長得年輕人又活潑,經常有人誤以為她只有二十幾歲,尤其是那些本地人。吳微早已經習慣了被年輕小伙子搭訕,但是她從來不把這些毛頭小伙放心上,因為她心裡有他。一想到他,吳微就不自覺地收斂了臉上的笑意,甩了甩頭,好像要把他從腦袋裡甩出去一樣。


似曾相識~
tsjn76.gif


是俺的原創,還熱乎著呢 icon_mrgreen.gif

2012-05-23 18:00:45 | 引用
Re: 未知
omwho 寫道:
sf,

是對應紅梅的小說嗎?


是小說,但是紅梅不是主角。 icon_mrgreen.gif

2012-05-23 18:02:23 | 引用
剪剪舞隨風
HongMei
Re: 未知
好啊!終於盼來了大小姐的粉筆!

敬佩 a215.gif a214.gif a233.gif

2012-05-23 18:06:32 | 引用
Re: 未知
想含蓄些,卻被你誤會了~
直接點--以為你在寫我~ big_shy-c.gif

[align=center]i
剪剪舞隨風 寫道:
manerfeifei 寫道:
剪剪舞隨風 寫道:
匆匆忙忙吃了幾口東西,吳微抓起昨晚就已經裝好的包,像一陣風一樣就飄出門去了。走在去游泳館的路上,吳微腳步輕快心裡美滋滋地,清風拂面,真是個好天。想著又可以去練習那個蝶泳,吳微的臉上就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個笑容。吳微這麼高興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她昨天下班後又新買了一件泳衣,現在那件帶著淺粉小花的泳衣就老老實實地呆在那個包裡呢。臭美可是吳微的另一個愛好。

剛要去拉門,門卻在眼前開了,一個白人小伙子用手勢做了一個請進的姿勢,吳微說了聲“Thank you” 就不客氣地走了進去。吳微長得年輕人又活潑,經常有人誤以為她只有二十幾歲,尤其是那些本地人。吳微早已經習慣了被年輕小伙子搭訕,但是她從來不把這些毛頭小伙放心上,因為她心裡有他。一想到他,吳微就不自覺地收斂了臉上的笑意,甩了甩頭,好像要把他從腦袋裡甩出去一樣。


似曾相識~
tsjn76.gif


是俺的原創,還熱乎著呢 icon_mrgreen.gif

2012-05-23 18:06:35 | 引用
manerfeifei
HongMei
Re: 未知
剪剪舞隨風 寫道:
omwho 寫道:
sf,

是對應紅梅的小說嗎?


是小說,但是紅梅不是主角。 icon_mrgreen.gif

可我是寫給你看到呀 icon_mrgreen.gif tiger1.gif

2012-05-23 18:07:49 | 引用
Re: 未知
HongMei 寫道:
好啊!終於盼來了大小姐的粉筆!
敬佩 a215.gif a214.gif a233.gif


剛開了個頭,還不知怎麼往下發展呢。這都怪你,沒有故事看了,俺只好自己編。

2012-05-23 18:17:01 | 引用
剪剪舞隨風
剪剪舞隨風
Re: 未知
manerfeifei 寫道:
想含蓄些,卻被你誤會了~
直接點--以為你在寫我~ big_shy-c.gif

[align=center]i
剪剪舞隨風 寫道:
manerfeifei 寫道:
似曾相識~
tsjn76.gif


是俺的原創,還熱乎著呢 icon_mrgreen.gif


那是俺的榮幸了 icon_biggrin.gif

要是美女MM再能告訴俺你的一些故事就更好了,自己編很辛苦的。 icon_sad.gif

2012-05-23 18:19:43 | 引用
Re: 未知
鄒險峰一身疲倦地從電梯裡走出來,朝著自己那輛老豐田佳美走去。該換車了,鄒險峰心裡嘀咕著。打開車門,他把外套扔在副駕駛座椅上,把自己也重重地摔在座椅上,打開音樂,一首舒緩地鋼琴曲就流了出來。鄒險峰把眼睛閉上,用手揉了揉太陽穴。不想回家,那個冷冷清清空無一人的家只是他晚上回去睡覺的地方,離吃飯的時間還早,鄒險峰竟然一時不知幹什麼好了。

鄒險峰是個工作狂,就因為這個,錢美惠不知跟他撅了多少回嘴了,可他並沒放在心上,以為錢美惠只是跟他撒個嬌,習慣了就好了。可是錢美惠不只是撒個嬌而已,還把這個嬌撒到另一個男人身上了。當錢美惠向鄒險峰攤牌的時候,鄒險峰還以為她這樣做只是為了要引起他的注意,鄒險峰一直以為錢美惠是個頭腦簡單的人。可是這個簡單的人卻做了一件不簡單的事 -- 紅杏出牆。最後兩個人痛痛快快地就離了婚,因為沒有孩子,財產一人一半,從此就是陌路人了。夫妻關系恐怕是這世界上最復雜的一種關系了,好時比親人還親,壞時比仇人還仇。鄒險峰現在對錢美惠一點感覺也沒有,好像她走了正是他所希望的。我們因為不了解而相愛卻是因為了解而分手,不知怎麼鄒險峰突然想起了這句話。

“哎,險峰,你怎麼還坐在車裡?”

鄒險峰被這聲音從思緒裡拉了回來,原來是同事Sean,“Sean, 是你啊,我休息一會兒。”

“你要是沒地方去,就跟我一起去游泳館吧,下去泡會兒,能解解乏。”

“我沒泳褲。”

“那還不容易,順路去MALL 裡買一個不就結了。”

鄒險峰本想再找個理由拒絕,可轉念一想,這個Sean也是一片好心,自己正無聊著,不如和他去湊個熱鬧。

兩個人說說笑笑換好衣服,一起從更衣室裡走了出來。

2012-05-23 18:33:57 | 引用
剪剪舞隨風

發表評論


 
站點公告

剪剪舞隨風

文章分類
情趣生活  
健身唯美  
游山玩水  
原創天地  
美妙音樂  
電影世界  
心靈感悟  
實事政治  
那人那事  
最新日志
萬能的加西--放棄國內房產繼承權的問題
這就是某些人甘願放棄自由的原因
迷上了這個小妹妹
從現在開始到年底
正如我所料
今天的股市歌舞升平
又來了一個好消息
美元漲勢喜人
給某些 IQ 250的人普及一下加拿大的法律
NASDAQ 繼續瘋狂,離散場還有多遠
日志搜索
 
站點統計
點擊: 204874
帖子數量: 405
開辟個人空間: 2011-07-29
最後更新: 2020-10-16
快速導航
首頁
論壇
Classified Search Engine
黃頁/二手
北美個人空間
免費注冊
登錄
友情鏈接
此功能已被空間主人關閉
最新到訪
山海
坤朋
十六
虛擬茶客
天蒼蒼
BLM2020
星辰大海
龍江
etcmary
Cleaner
orienty
奶咖啡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