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首頁 | 博客 | 好友分享 | 相冊 | 存檔 | 朋友和群組 | 個人資料 | 留言
自  我  介  紹

逍遙

分  類
缺省  
日  志
搜  索
 
訪  客
導  航
信  息
點擊: 802886
帖子數量: 24146
開辟個人空間: 2011-06-15
最後更新: 2022-01-29
RSS
 
 
 
 
 

德國新總理蕭茲的聯合政府及其挑戰

文章內容
Posted by 逍遙 2021-12-05 11:25:15
趕在11月25日的感恩節之前,新任的德國總理終於確定,由社會民主黨的蕭茲出任,並與綠黨和自由民主黨,共同組成聯合政府。梅克爾過渡政府的退位,對於德國和歐盟來說,都是一個時代的結束。

9月26日舉行的德國聯邦議院的選舉,決定總數735席國會議員的制度,基礎是單一選區唡票制,一票投給個人(相對多數決,多一票就當選),一票投給政黨(名單上面的政黨代表)。比較特別之處在於:按照得票率比例,分配得到的137席「增額席次」。由於社會民主黨的得票率25.7%(206席),高於梅克爾所屬的基民聯盟(24.1%,196席)。至於得票率也超過10%的另外三個政黨,分別是:左派的綠黨(14.8%,118席)、偏右的自由民主黨(11.5%,96席)、以及極右派的另類選擇黨(10.3%,83席)。

由於唡個大黨在政治上,能夠合縱連橫的選項組合,其實並不多。因此最後是以最少的政治代價(綠黨是副總理與外長,自民黨是財長),組成相對穩定的多數席次。再者,梅克爾所屬基民聯盟的長期執政,更是促成社會民主黨、綠黨、自由民主黨能夠在唡個月內,就成功組成聯合政府,確定由梅克爾政府的前財長與前副總理、社民黨的蕭茲出任總理,顯現出德國人民的政治智慧。

然而,如果無法在半年後,就能看出國家治理的初步績效,則危機將會成為聯合政府的夢魘。尤其是,如果法國總統馬克宏明年四月底能夠順利連任,屆時歐盟的領袖,恐怕將換人做。相對弱勢的蕭茲總理,勢必面臨更複雜的歐洲與全球之政經局勢。就此而言,新總理的三大課題包括:政策共識;意識型態;以及擱置爭議。
QR Code
請用微信 掃一掃 掃描上面的二維碼,然後點擊頁面右上角的 ... 圖標,然後點擊 發送給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謝謝!
分享:
分享到微信

文章評論

逍遙
Re: 德國新總理蕭茲的聯合政府及其挑戰
在政策共識方面,如何處理地球暖化和極端氣候的問題,是三個政黨最重要的共識。2021年國會大選前、百年一遇的洪災,執政聯盟的應對失策,從左派的綠黨、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黨、到偏右的自由民主黨,正視德國民眾最關切的日常生活大事,無疑是爭議最小的政策共識。

意識型態方面,左派「綠色」與右派自由主義的衝突,難以避免,將直接反映在環境保育和經濟發展,乃至於更直接的能源政策。聯合政府可以「求同存異」,依據世界各國政府的共識,今年11月中下旬COP26在格拉斯哥舉行的全球氣候協定,直接落實成為共同追求的政策目標。此其中,包括:2030年不再使用煤電,再生能源的占比達到80%,電動車數量達到1,500萬輛,以及2045年達成「碳中和」的長遠目標。

在「擱置爭議」方面,三個政黨達成的社會政策措施,具有重要的意義。綠黨從「擁有」到「存有」(being)的思維,對於物質主義與消費者主義的批判,對照自由主義所認為,每個人生而沒有相同的能力和工作的意願,因而不贊成社會平等或結果平等。就此觀之,聯合政府的政治承諾,包括:最低工資的時薪,從10歐元提高到12歐元(社民黨最重要的政策主張之一),每年興建40萬戶的社會住宅,禁止墮胎,遵循政府舉債上限的憲政規範(自由民主黨的「小政府」政綱),以及移民可以申請德國公民的資格。一方面,顯現彼此現在都各退一步的合作意願;另一方面,卻也可能演變成為未來同床異夢的政治僵局。

更進而言之,展望未來的半年,德國新總理蕭茲必須正視的內憂與外患,不容小覷。

2021-12-05 11:25:44 | 引用
Re: 德國新總理蕭茲的聯合政府及其挑戰
其一,雖然擁有五成七的穩定席次,聯合政府新手上路,需要磨合的時間,但時不我予。

其二,歐盟當局方面,雖然有德國籍的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但歐盟各國自顧不暇,離心離德,想要擺脫美國和北約影響的企圖心,都必須要有堅實的經濟做為後盾。

其三,新冠病毒和Omicron變種病毒的傳播感染,在凜烈冬季的大爆發,耶誕節之前的各種經濟活動,陷於進退維谷的停頓,一旦必須封城,將是難以想像的困境。

其四,北半球今年愈來愈長的嚴寒,意味著高度仰賴俄羅斯的天然氣,則因為德國-美國-俄羅斯的複雜關系,而暫時無解。2022年開春之後,經濟優先於再生能源,以及因為連續唡年受到疫情影響導致國家財政困窘,中小微型企業難以承受基本工資的調漲,政府無力提供更好的社會福利,都可能成為綠黨的副總理、自民黨的財長、甚至是主政的社民黨,彼此齟齬不快的源頭。

綜上所述,德國新總理蕭茲如果要延續社會民主黨「就業-經濟-福利」的光榮傳統,與綠黨的政策立場只有程度的差別,但其與自由民主黨的改善投資環境,創造就業機會的「減稅-經濟-就業」,在政治光譜上,就存在本質上的差異。做為歐洲最大的經濟體,2021年底新組成的德國政府,動見觀瞻。面對一年半以來,疫情的起伏不定和梅克爾時代的結束,走過歷史的轉折點,聯合執政的政治協議,只是第一步,未來發展仍須審慎靜觀其變。

2021-12-05 11:26:28 | 引用
逍遙

發表評論

很抱歉,僅有會員才能發表評論。

點擊此處免費注冊, 或者點擊此處登錄,登錄後您便可以發表評論。謝謝!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