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犧牲》- zt

文章內容

2020-01-02 11:19:08
7
分享:
二維碼

文章評論

逸立
Re: 《犧牲》- zt
犧牲

原創:

 錦官城 花月滿樓 

2020-01-02 11:21:21 | 引用
Re: 《犧牲》- zt
106年前的雙11(1912年11月11日),因為那時的女人多數還裹著腳,且也沒有馬雲的淘寶,所以那一天與其它的日子也沒有什麼大的不同。
查《歷史上的今天》,那一天有兩個名人出生,當然,能上得了《歷史上的今天》的都是名字,但對這兩個名人,慚愧得很,在下一個也不知道,他們是:農學家楊立烔和化学家黄光耀,拈b綣榔渲腥魏我桓觶刪」艹靶ξ乙幌攏緩笏瞪弦歡咽裁創笫螄紛又嗟幕啊
但我知道,一個比他們名氣大得多的人,也是在這一天出生的,雖然他沒能上得了《歷史上的今天》。
那年的雙十一,湖南省湘潭縣黃荊坪鄉獅龍橋村的地主周庭拔,殺豬宰羊,謝天謝地謝祖先,因為他終於在生了三個女兒之後,得到了一個兒子。
整整一百年後的某一天,我那個在谷歌謀生的妹夫也得了一個兒子,消息傳到了他的湖南岳陽的老家,他的那個生了三個兒子,然後得了三個孫女的老爸,也是這樣謝天謝地謝祖先的。
[size=17]此時的周庭拔,家境還算殷實,鄉下的地他承包出去之後,自己就到湖北鍾祥縣當一陣子公務員,因為他的堂兄周紉秋在那裡當知縣(北伐軍來了以後才改的縣長),他先是當頗有油水的稅監,也就是縣稅務局長,後來,他當上知縣的秘書並縣政府辦主任,當時還叫師爺。[/size]
1919年,知縣周紉秋被解聘了,周庭拔自然也當不成師爺了,少了一筆收入,家道開始沒落,於是他想不為良相,便為良醫吧,就申請個執照掛牌行醫、設館授徒,但這個半路出家的大夫並沒有幾個人認可,於是他自己先病了,然後,他自己給自己治病,開了個方子叫人照單抓藥。[size=17]1926年,卒。[/size]
父親死的時候,小周同學在周紉秋家的私立學校讀書,那時,一個大家庭往往從爺爺或太爺輩就開始排行,然後同族同宗的子弟就在一個家境好的人家找個大一點的房子,請個先生來上課。周紉秋後來回憶說:“我子侄二十六人,學業成績,時政見解,生活儉樸,數懷求第一。”
周懷求,就是小周同學的“曾用名”,只不過這個“曾用名”知道的人不多,更多的人知道的是他的“後用名”,周小舟。
1936年,[size=17]24歲的周懷求,更名為周小舟,准確地說,也算不上改名,此前,在國立北平師范大學文學院國文系讀書時,他已經把“筱舟”或“周筱舟”作為自己的筆名,用這個筆名,他創作並發表了許多的詩文作。[/size]
遺憾的是,他的作品多數沒有保留下來,哪去了?當然是被他自己燒了。
24歲時,正是小周最春風得意的時候,此時的他被延安派往南京作為談判代表,他因為發揮出自己在後來的“國際大專辯論會”上主辯手才有的才能而聲名鵲起,為大他[size=17]19歲的老毛所欣賞,於是很快成了老毛的政治秘書,也就是專寫議論文的秘書。[/size]
老毛與小周,兩個人是親老鄉,雖然不是一個鄉,但是一個縣的,相隔不到百裡,說一個腔調的家鄉話,因此相見甚歡。
秘書出身的老毛是理解秘書的心思的,所以自毛以後,秘書也是中國官場中升遷最快的人群。毛的一生一共用了三十多個秘書,其中今天還有名可查的有26個,這26個裡,湖南人有11個。官升的最高的是當上正國級的陳伯達,出現在公報上的排名一度在林表之後,老周之前(毛林之外的按姓氏筆劃指名)。
官升的越快,風險當然也就越大。毛的秘書除了幾個生活秘書如小張之外,其余的,沒幾個善終,活到百歲還不閉嘴的老李是個例外,但也是從鬼門關上九死一生逃出來的。

2020-01-02 11:21:51 | 引用
逸立
逸立
Re: 《犧牲》- zt


與首任秘書譚政在一起


 與政治秘書胡喬木在一起

與夫人兼生活秘書李進孩(又名李雲鶴,藍蘋,江青,李進等)在一起


與曾經的政治秘書陳伯達在一起


與政治秘書田家英在一起


與保衛秘書葉子龍在一起

與警衛兼機要秘書 高碧岑在一起


與臨時秘書李銳在一起


與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一起


與生活秘書孟錦雲在一起


與機要兼生活秘書張玉鳳在一起

2020-01-02 11:22:18 | 引用
Re: 《犧牲》- zt
當了一年秘書以後,老老對25歲的小周委以重任,派他赴山西閻錫山處,擔任毛的特使。

……
 老毛和小周再次親密接觸,已經是16年後的[size=17]1953年了,這時41歲的小周已經是老毛的父母官——湖南省委第一書記。[/size]
 從1953年起,老毛每年都要回湖南住上幾日,小周書記自然鞍前馬後地伺候著,讓老人家很開心。
1956年6月,毛澤東到湖南視察工作,十分滿意湖南的大好形勢。他對周小舟說:“蘇東坡講‘駕一葉之扁舟’,那說的是‘小舟’,你已經不是小舟了,你成了承載幾千萬人的大船了。”
 1959年[size=17]6月,老毛終於想到要回出生地看看,於是我們看到了那首《回韶山》:“別夢依稀悼逝川,故園三十二前年”。[/size]

走前,老毛對小周說:“小舟,那個地方倒是很安靜啊。我退休以後,在那兒搭個茅棚給我住好嗎?其他領導人來休息一下也可以嘛!”毛澤東指了指韶河上游的滴水洞方向,他的祖輩曾居住在韶山沖西南約[size=17]10裡的那個幽靜的峽谷裡。[/size]

小周書記回去向省委作了匯報,當然是“一致同意”。但這件事沒由周小舟來領導完成。一個月後,他因在廬山會議上被打成反黨集團成員而被撤職。造房子的事由他的繼任者張平化落實,從[size=17]19591962,從設計、施工到落成,用了三年,這三年,中國人e死至少30M,建成的“茅棚”由三個小樓和山水園林組成的,老毛只在1966617日秘密來過一次,住了12天。[/size]

本來這幾間“茅棚”是小周想親自獻給老毛的,但天有不測風雲,他萬萬沒想到,幾天後,老毛讓他到廬山開會。
小周是7月[size=17]1日到的廬山,這時毛拿出了自己剛剛出爐的一首詩《登廬山》給小周看。小周也不客氣,指出了其中至少六處的不通或不妥,毛在這方面還是保持著一慣的謙遜,一一照改,並把寫作日期由629改為了71。[/size]
如果你是80後以前的什麼後,你至少應該記得其中的一句“陶令不知何處去,桃花源裡可耕田”,這句的原句是“陶潛不受元嘉祿,只為當年不向前”。
能看老毛沒發表的詩,還能上手去改,改了那麼多地方還不急眼,這至少說明二人的關系此時還很鐵。但20多天以後,小周下山時,已經成了“彭、黃、張、周”反黨集團的主要成員。小周排在曾經被毛稱為“開明君主”的毛的老上司老張的後面,4th反黨分子。
難怪後人有詩歎曰:
廬山真面實難容,左右高低望未窮。
一夜小舟從此逝,蕭條江上起秋風。

2020-01-02 11:22:50 | 引用
逸立
逸立
Re: 《犧牲》- zt
讓老毛忽然翻臉的原因有四:
(1)[size=17]711日,在老毛講去年“估產過高”時,小周插話說:“高指標是‘上有好者,下必甚焉’”。這句雖然很刺耳,但當時老毛心情好,並不介意。可是後來彭德懷的“意見書”出現後,毛就認為周的這句話表明他是與彭一起“反上”的。半個月後,老毛還把這句話寫進了一個批示中。[/size]
(2)[size=17]712日,小周把老與老毛談話的情形向老彭講了。老彭說,他正要給主席寫一封信,小周表示支持。這件事被視為串通支持彭上書,是一個“集團”的。甚至作為彭“有組織、有計劃、有預謀”“攻擊黨”的證據。[/size]
(3)[size=17]716日,老毛把彭的“意見書”批給大會討論。小周說他基本同意彭信中的意見。[/size]
(4)[size=17]723日晚,小周等到老黃住處聊天。不久,老彭也不期而至。有人打了小報告。中央認為這是“地下串聯”,還追查出他們在聊天中講了些對毛不滿的話,如說小周說老毛有些像斯大林晚年等。[/size]
有了這四條罪狀,小周就在劫難逃了。
1959年[size=17]817日,小周受到了“撤銷中共湖南省委第一書記職務,保留省委委員,以觀後效”的處分,下放到瀏陽縣大瑤公社,擔任黨委副書記。[/size]
小老鄉成了“反黨集團的骨幹”,老毛自然有些痛心,[size=17]1961年老毛再上廬山,寫了一首《為李進同志題照》,就是那首什麼松什麼洞,李進,其實是李進孩的“縮寫”,李進孩是江青的本名。可能是寫詩時想到了自己的詩友小周,老毛特地召見了雖還是正省級卻已經是副科職的小周上山,並給他看南朝梁文學家丘遲的《與陳伯之書》。[/size]
老毛還像當年當鄉村小學的老師一樣,在這篇文章上劃了重點段落讓小周重點閱讀:
[size=17]尋君去就之際,非有他故,直以不能內審諸己,外受流言,沈迷猖蹶,以至於此。聖朝赦罪責功,棄瑕錄用,推赤心於天下,安反側於萬物。將軍之所知,不假仆一二談也。[/size]
譯成白話文就是:
[size=17][color=#0052ff]我琢磨你離開舊主去投靠新主的時候,並沒有其他的原因,只不過是因為自己內心考慮不周,在外受到謠言的挑唆,一時執迷不悟,不辨是非,行動失去理智,才有了今天的結局。聖明的的老主子是可以寬赦你過去的罪過而重在要你立新功,不計較過失而廣為任用人才,以赤誠之心對待天下之人,讓所有心懷動搖的人能消除疑慮安定下來,這你是都清楚的,不須我再一一細說了。[/size][/color]
如何才能“迷途知返”呢?老毛動之以情,曉之以利,談了一個通宵,意思是只要你寫一個檢討,站出來揭發老彭,仍然可以回湖南當你的總督大人。小周流著淚對老毛說:“主席,我不能寫這樣的檢討,彭總的意見書中有很多材料是我告訴他的,是我們動員他找主席談的。我以為以他的身份向主席談可以起作用,他才寫的信,我怎麼能批彭總呢?(言外之意:那我還是人麼?)”
毛長歎一口氣,沉默了良久,揮了揮手說,“你走吧!”
1962年[size=17]428日,周小舟被調往廣州,任中國科學院廣州分院副院長,不參加黨組,排最後一名。這讓一個文科出身的前封疆大吏成了眾人的笑柄。[/size]
文革開始後,周小舟首當其沖,備受凌辱,挨打受罵已經是家常便飯,但最讓他痛心的是他不得不將他珍藏多年的文物手稿付之一炬,他一邊燒,一邊放聲痛哭:“這才是真正的有罪啊!”
1966年[size=17]1225日夜裡,挨了一天批斗的周小舟坐在孤燈下痛哭了一夜,天快亮時,他吞下了一大把的安眠藥。[/size]
1966年12月26日早,闖到他家裡要繼續揪斗他的Red Guards發現,他們這一天斗不成了,因為被斗的對象在他廣州梅花村逼仄的寓所裡自殺身亡了。
那一天,是老毛73歲的生日,54歲的小周(按說54歲已經不能叫小周了,可今天55歲的小崔還叫小崔,我們就這樣再叫他最後一回小周吧)以自己作為祭壇上的犧牲,向“舊主”的壽宴,獻上了一份大禮。

2020-01-02 11:23:16 | 引用
無題
絞肉機一一一

2020-01-02 11:50:47 | 引用
四季豆
逸立
RE:
四季豆 寫道:
絞肉機一一一

一一一的聲音可能暗示著絞肉機軸承缺油或者幹脆被肉醬卡住了

2020-01-02 12:30:39 | 引用

發表評論

很抱歉,僅有會員才能發表評論。

點擊此處免費注冊, 或者點擊此處登錄,登錄後您便可以發表評論。謝謝!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