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xls

 空間首頁 | 博客 | 相冊 | 書簽 | 存檔 | 朋友和群組 | 個人資料 | 留言

+自我介紹+

魯迅


+歸類整理+
上傳  

+自言自語+
老女人周日寇一哭震蕩全台灣
習總的這個舉動!讓14億中國人落淚!外媒集體沉默!拒絕報道!
俄烏大戰進入終局,中華國運來了擋都擋不住
啟動中國北溪管道!剛剛中國傳出特大消息震驚世界!美國最不願見到的事又來了
中國空間站組合體轉為“L”構型
神秘的北溪財團浮出水面,德國與俄羅斯聯合是國家意志
習總出來了,五分歇菜了,開始造下一個謠吧!
窮寇莫追?周玉蔻力挺陳時中戰天斗地,炒作20年前假緋聞吃官司
中國國內談1945年外蒙古獨立公投! 中國人是世界最聰明的民族,中華民族復興才是目標,和平崛起是方法
英國英鎊將被收割! 英國特拉斯在美國關鍵時刻捅馬蜂窩!

+查找秘密+
 

+來串門的+
此功能已被空間主人關閉

+交通路牌+
首頁
論壇
Classified Search Engine
黃頁/二手
北美個人空間
免費注冊
登錄

+向您推薦+
此功能已被空間主人關閉

+我的成績+
點擊: 6967
帖子數量: 539
開辟個人空間: 2022-05-18
最後更新: 2022-09-30

 
 
 
 
 

劉道玉:改革開放的燃燈者——沉痛悼念祖慰先生逝世 

文章內容
劉道玉:改革開放的燃燈者——沉痛悼念祖慰先生逝世作者:劉道玉      時間:2022-03-14    

  今年2月15日,我與夫人高偉住進武大人民醫院復查舊疾,經過半個月的檢查,我們於3月2日下午出院了,又回到泰康之家楚園,

  3月3日清晨,我收到了長子劉維寧自廣州發來的一則不幸消息,並轉發了梅朵的一篇悼念祖慰逝世的網文《懷念祖慰老師》。這時我仍然不敢相信他的逝世是真的,於是我又詢問小兒子劉維東:“祖慰逝世是真的嗎?”他說是真的。這時我才發微信給祖慰的夫人、我的學生江霞,問道:“江霞,祖慰是不是出事了?在海南還是在武漢?”她寫道:“敬愛的校長,我在一夜之間永失至愛,痛徹,哀徹,不能自已。”我立即回復她,寫道:“為什麼是怎樣,為什麼,這究竟是為什麼?是天嫉英才呀!我謹向他的逝世表示沉痛的哀悼!向你表示誠摯的慰問!”我隨後發去一副挽聯:

是非分明鐵臂擔道義
才華橫溢文章喚萬世

  在這悲痛的時刻,我與祖慰交往的情景,一幕一幕地展現在我的腦海。根據新華社報道,我於1981年7月22日履任武漢大學第22任校長,新聞記者們向來是非常敏感的,瞬間他們蜂擁至武漢大學,爭相報道我任職的消息,以及報道學校怎樣開啟教育改革的。像《人民日報》的畢全忠、龔達發,《光明日報》的樊雲芳、丁炳昌,《中國青年報》的吳宓雯,《湖北人民廣播電台》的紀卓如,等等。

  祖慰是著名的作家,他的原名是叫張祖慰,1937年5月出生於上海,原籍江蘇,早年學習建築工程專業。後來,他酷愛寫作,成為中國作家協會一級作家,湖北省作協副主席和旅法作家協會副主席,《歐洲日報》專欄作家。此外,他還有軍旅生活的經歷,是廣州軍區武漢空軍文工團創作員,男高音歌唱家。

  作家也是非常敏感的,祖慰不愧為是改革開放的先知先覺者。在我任職的頭一個月,他就到武漢大學采訪了我。他詢問我:“新官上任三把火,你打算燒哪三把火?”我回復他說:“新聞社報道說我是全國重點大學中最年輕的校長,也是新中國自己培育的第一位大學校長。既然說我年輕,那就應當像一個年輕人的樣子,認認真真地幹一番事業,以重振已經衰敗的武漢大學昔日的輝煌。至於三把火,我想還是低調的為好,從調查研究入手。在此基礎上,再制定學校改革與發展的規劃。”他說:“好,這是實事求是的態度,我贊成,並等待你的好消息。”

  從那以後,在校園裡隨時可以看到祖慰的身影,他在食堂與大學生們共進午餐,參加學生們的櫻花詩歌朗誦,參加每星期三晚上雷打不動的“多學科辯論會”(即“快樂學院”)。在此期間,他圍繞著武漢大學的教育改革,寫出了許多獨特的報告文學,如《審丑者》,描繪哲理漫畫創立者周中華(哲學系78級學生);《快樂學院》,禮贊哲學系78級學生艾路明創辦的“快樂學院”;《陳天生效應》,反映經濟學系青年教師陳天生一個人承包《人與自然》雜志的故事;《劉道玉晶核》

  ,全面介紹了我“臥薪嘗膽,十年雪恥”勵志改革的精神,上篇是“未來”,下篇是“金牌”,全文總共2萬一千多字。《中國青年報》於1985年1月11和12日,以兩個整版刊發,在我國引起了極大的反響,尤其是獲得了廣大青年們的共鳴,一時武漢大學成了他們求學的理想聖殿。

  接著,他又寫了一篇關於我的長篇報告文學,題目是《揚棄與》(注:表示樂譜中的無限延長符號)。他解釋說,所謂的揚棄就是指劉道玉敢於破舊立新和改革創新,而無限延長符號既表示我多愁善感的個性、又反映改革的道路是漫長而艱難的。同時,劉道玉不僅要揚棄錯誤的自我,而且還要揚棄成功的自我,超越自我。他在結尾時寫道:“他那頭額上像Ω樣的皺褶剛剛拉平,卻很快像彈簧一樣又彈了回去。怎麼回事呢?這就是他本性難移的表現。他的本性是,總是與自己過不去,總是求變!”

  祖慰的創作,並沒有局限於一校一地,他的視角廣泛而獨特。1980年,他發表了《啊,父老兄弟》,是為一樁冤假錯案的呐喊,開啟了他現實主義文學創作的新天地。他創作的小說和報告文學還有:《愛神的相似定理》、《智慧的密碼》、《朱九思的引力》、《深圳的經緯》、《祖國的T細胞》、《他腦神游》、《矮的升華》、《怪話連篇》,等等。從他的文學創作中,可以發現一系列的科學技術俗語或符號,如晶核、引力、效應、T細胞、經緯度、、Ω,等等。這得益於他的主專業是學建築設計的,所以這些專業俗語俯拾皆是,信手捻來即用,而且用得恰到好處。這說明,他做學問的境界已經到了文理兼通、融會貫通、博古通今的地步,這是文化人做學問追求的最高境界。

  人們讀了他的文學創作,不免覺得有些怪怪的,所以行家們封他為“怪味作家”。怪在何處呢?怪就怪在他取材獨特,語言辛辣,調侃而又不乏幽默,具有極大的刺激性和沖擊力,往往給人以強烈的震撼。作為改革開放的燃燈者,他是當之無愧的。點燈者要知道什麼是“燈”,燈在哪裡,什麼是點燈的最佳契機,點燈給誰照亮方向?。要做到這一切,必須具有敏銳的洞察力,不落俗套的創新能力和大無畏的質疑和批判精神。我與祖慰成為摯友,是因為我們性格相似,價值觀念相同,我們都是改革開放的堅決擁戴者、踐行者和見證者。



  八十年代末,他去了法國。從此之後,我們相隔萬裡互思念,只能把的真情與祝福埋藏在心中。

  2005年9月,我的自傳《一個大學校長的自白》由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兩個月內重印兩次,發行20000余冊,可是卻被湖北省委宣傳部封殺,禁止出版與發行。但是,沿海廣東卻不顧湖北的封殺令,深圳和廣州卻邀請我去參加簽售會。當年12月2日,我由深圳達到廣州,下榻在廣州市長大廈。武漢大學中文系84級畢業生陳明洋是《南方周末》副主編,他說3號晚上將到市長大廈看望我,我們見面時,他特意介紹說:“今天我帶來了一位尊貴的客人,你猜猜是誰?”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時突然從另一個房間走出一個人,他就是我久別的老朋友祖慰,我們熱烈地互相擁抱。原來,陳明洋是要給我一個驚喜,這也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我們相互詢問了彼此的近況,傾訴了我們久久積壓在心頭的話語。

  這時,陳明洋正兒八經地說道:“老朋友見面,自然有說不完的話題,好在來日方長,祖慰以後就不走了,你們有的是時間敘談。《南方周末》很久就想發一篇劉校長的專訪,可是一直找不到合適的人,要寫出一篇關於校長的高水平專訪,非祖慰莫屬,這事今天就定下來了。”我恭敬不如從命,歡迎祖慰到武漢采訪,這是我求之不得的機會,借此我倆可以好好地敘談闊別的一切。

  大約是12月上旬,祖慰來到了武漢,我安排他住在工學部濱湖園,我們暢談了兩個整天。他在武漢軍界、文藝界和教育界有眾多的老朋友,自然是要分別拜訪的。12月中旬一個晚上,湖北省作協秘書長梁必文特設宴款待祖慰,出席作陪的有著名詩人葉文福、高伐林等十多人,我也在被邀請之列。整個晚宴充瞞著熱烈、歡快的氣氛。楚天廣播電台主持人江霞也應邀來參加。這是一份遲到的緣分,這次見面也點燃了祖慰與江霞心中的愛火,奠定了他們結成秦晉之好的基礎。原來我還擔心,祖慰歸國以後,將根植何處?他無家、無房、無單位、無工作、無工資,何處安身?我的顧慮是多余的,祖慰與江霞於2010年9月9日正式結婚,她不僅給予了他愛情,而且為他准備好了一切,包括住房、汽車和所有的優越的工作與生活條件。

  這次祖慰武漢之行,可謂是收獲豐碩,包括創作和愛情兩個方面。在對我采訪的基礎上,他很快寫出了《棒喝教育——重逢教育家劉道玉》,文章發表在《南方周末》2006年1月26日,同時還刊發了一幅在楚天廬聚會的照片。這篇專訪發表後,引起了強烈的反響,也算是他以此文告知朋友們,他已經回國了。2006年4月13日,他再次到武漢,先後到幾所大學作演講,受到了師生們的熱烈歡迎。他在武漢大學的演講,還遇到一些波折,事後校方追究主辦方的責任,被迫作出檢討。祖慰知道我有一個教育基金會,他把演講獲得的報酬全部捐贈給了劉道玉教育基金會,表示了他的一份心意。

  2009年9月15日,幾位著名作家,應某著名企業家的邀請,到他位於漢口的豪華別墅小聚,應邀的有祖慰、野夫、王梓夫、胡發雲,我也是被邀請者之一。我們用了一天的時間,暢所欲言,縱論天下事,特別是對當前存在的“一切向錢看”的思想傾向表達了憂心。企業家中午設宴款待了大家,餐後觀看了他的社區建設,使我們度過了愉快的時光!


由左到右:胡發雲、王梓夫、劉道玉、祖慰、野夫

  2012年1月23日是我國農歷新年,由著名作家胡發雲和楊俊夫婦發起,相約祖慰、江霞夫婦、銀行家陳浩武、哲學家趙林教授和世界史學家李功真教授於初二來我家拜年,除祖慰外,其他人與我是亦師亦友的關系,真是盛情難卻呀。拜年是其次,而縱論天下事是主題。這個約定一直持續了7年,雷打不動,由於2020年武漢爆發了新冠流行肺炎而終止。

  祖慰的晚年,把主要的精力轉向展覽展示空間設計,他兼任台灣交通大學客座教授、中央美術學院城市設計學院客座教授、上海同濟大學客座教授,上海世博會城市足跡館總設計師。此外,他還承擔了貴陽城鄉規劃館、武漢規劃館、浙江慈溪規劃館等大型空間設計工作。設計是他的副業,他說:我是一個被剝奪了所有的人,不得不為稻粱謀啊!作為作家,寫作是他的主業。他晚年寫作出版了《朱德群傳》、《超越生死的藝術對話——楊英風傳》、《畫布上的歡樂頌——陳正雄傳》等三部藝術家傳記;還有《黑眼睛對著藍眼睛》,記錄他旅居巴黎17年的逸思遄飛;對世界三大宗教建築進行超鏈接的《神在地上的Office》;還有暫時無法出版而留給江霞的《與自由私奔》,等等。祖慰在他生命的最後,接連發出居藝術史廟堂裡的“天問”,已擬出102道“天問”,令人扼腕痛惜的是,他才只寫到第22問,即因腦溢血倒在了他每天工作的電腦前……對於一個身患頑疾的老人來說,他是在與生命賽跑,以只爭朝夕的精神,無保留地奉獻自己的全部智慧!

  祖慰終於走完了人生的征途,他獲得的成果無數,獲得的獎證數不清,沒有留下任何遺憾!讓人感到遺憾的是,我國失去了一位傑出的作家和設計師!祖慰,你太累了,太辛苦了,請永遠地休息吧!

  我是噙著淚水寫完這篇悼文的。謹獻給在九泉之下的摯友祖慰!

2022-03-10

點擊: 0 | 評論: 1 | 分類: 上傳 | 論壇: 情系中國 | 論壇帖子

QR Code
請用微信 掃一掃 掃描上面的二維碼,然後點擊頁面右上角的 ... 圖標,然後點擊 發送給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謝謝!
分享:
分享到微信

文章評論

Slowbro
無題
終於走完了人生

2022-07-21 23:16:21 | 引用

發表評論

很抱歉,僅有會員才能發表評論。

點擊此處免費注冊, 或者點擊此處登錄,登錄後您便可以發表評論。謝謝!


The images, logos, trademarks used on this site and all forwarded content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We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comments posted by our visitors, as they are the property of the poster.
All other content of this website is copyrighted by 加西網

Private Policy | oblog bear skin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