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被低估的女主角 是16年前的

日期: 2021-10-27
新闻主题: 好莱坞,奥斯卡,世界杯,范冰冰,章子怡,赵薇,杨幂,王菲,成龙,林志玲,巩俐,林志玲,谢霆锋,李冰冰,刘亦菲,刘德华,汤唯

来源: 十点人物志

  三十岁左右,微胖,学历与工作经历不算亮眼,亲眼见到交往多年的男友出轨,目前没有结婚,与母亲同住,她是人群中最常见的女性。

  16年前,韩剧《我叫金三顺》的播出,证明了这样的她也可以是热播韩剧的女主角。

  剧荒的当下,我重新看了一遍《我叫金三顺》,感受迥然不同,一个架构最简单的故事,没有超能力、兄妹相爱等狗血剧情,却有着清晰的人物成长历程与爱情的流动性。

  《我是金三顺》罕见地着眼于贫穷微胖的平凡女性,从女主角金三顺的经历中,赞扬了女性的主动权,探讨一段亲密关系里,什么才真正重要。

  直到今天,这依然是我回忆中最动人的一部爱情剧。

  

  金三顺:最被低估的女主角

  最初看《我叫金三顺》时,我以为这是个“高富帅爱上普通女孩”的灰姑娘故事,用成年人的眼光再看一遍《我叫金三顺》,金三顺绝不止是幸运的“现代版灰姑娘”。

  2005年,韩国MBC电视台推出电视剧《我叫金三顺》,情节设置简单:碾米店家三女儿金三顺,学历、家世、样貌都不出挑,她在事业爱情双失意时,遇到了酒店业儿子真贤,真贤被三顺的乐观勇敢吸引,两人相识相爱。

  

  “金三顺”与此前韩剧女主角殊为不同,没有光鲜精致的妆容,常以素颜示人,扎低马尾,外形微胖,与传统韩剧里低眉顺眼且惹人怜爱的女性影视形象毫不沾边。重新观察这部电视剧的过程中,心里难以抑制地升起一种怀疑:

  我们会不会一直低估了金三顺?

  

  三顺拥有坚定的职业理想——成为韩国最好的糕点师,为了得偿所愿,她在高中毕业没有继续上大学,而是去法国学做甜点。

  她的工作能力很强,剧情开篇,三顺和真贤发生冲突,她将蛋糕砸到真贤脸上,男主角非但没生气,反倒一口口尝起了地上狼藉的蛋糕,迅速追出去,邀请三顺去自己的餐厅工作。

  剧里的所有人都清楚金三顺“成为最好的蛋糕师”的梦想,也都相信她能够做到。

  “渣男”前任在和她分手时,承认自己爱过这个“有梦想有热情充满活力的女孩”,脸颊胖胖的,身上一直散发着甜味,为了找做蛋糕的材料,可以找遍整个巴黎。

  

  亲密关系方面,三顺能够坦率地面对内心,每次都认真地投入一段感情,结束了也不会沉溺于分手的情绪而无法自拔,拿得起,放得下。

  当她意识到自己爱上真贤后,没有丝毫试探等待或遮掩,主动出击,坦诚地告诉真贤自己的想法,重复了几遍“喜欢上你了,不要走”。

  

  随着剧情的发展,前男友多次试图提出复合,问她是不是没有一点留恋?三顺的态度也很坦率:

  “不是爱了, 也不是留恋,和我一起度过三年青春的人,不可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是觉得那段时间很可惜,没什么好怀念,也不想回到那时候。”

  当她得知男主角真贤与前女友熙真复合,没有过多纠缠,而是用爬山的方式与过去告别。

  

  无论爱情的开始或是结束,金三顺都将主动权牢牢握在自己手里。

  职业与亲密关系外,金三顺还拥有可以治愈身边人的能力。

  她会轻声安慰陷在痛苦回忆里的真贤,开导因车祸后遗症不愿开口说话的真贤侄女,为患上厌食症的情敌俞熙真熬热粥,真诚地对待身边的每个人。

  偶尔,金三顺口中还会说出一些现在看来依然实用的金句:

  回忆是没有任何力量的。

  风流一次的男人,一辈子都风流。

  30岁的女人在街上遇到恋人的可能性,比在街上遇到原子弹的几率还小。

  

  学者李沫将金三顺视为“韩国女权主义觉醒的符号”,她的存在,是导演与编剧欲借助角色表达出女性“无需在意他人目光”的观念,塑造了一个不同于传统社会的新女性形象。

  16年前,金三顺的出现,让无数普通女孩受到鼓舞,相信努力生活一定会得到收获。但在16年后,我们重新喜欢金三顺的原因,或许在于她的完整。

  她有坚定的信念与丰富的内心世界,不将自我单纯寄托于事业或者爱情方面,珍惜家人,关注自身感受。

  如今都市青年人普遍存在一种脆弱感,不再过度强调外部差异,而是注重内心世界的探索,于是,拥有完整内心世界的金三顺,开始被女孩们喜欢并推崇。

  

  颠覆性:没有一个恶人

  《我叫金三顺》不是第一部在中国大陆掀起收视热潮的韩剧,九十年代至今,流传到大陆的韩剧经历了不断嬗递演变的过程。

  上世纪90年代末以及21世纪初的情感类韩剧,诸如《天桥风云》《蓝色生死恋》《人鱼小姐》《天国的阶梯》里,叙事较为模式化,角色形象十分刻板化。男性主角英俊多金,女主角善良单纯,有着人性光辉,女配角美丽狠毒,突出人性之“恶”。

  哲学家黑格尔曾说过,真正的悲剧不是正确与错误之间的冲突,而是两种正确之间的冲突。

  代表“善“的女主角在这场爱情战争里,总会以击败代表“恶”的女配角而告终。善恶之间不难抉择,真正难抉择的是两种不同的“善”,《我叫金三顺》作为简单的爱情故事,虽未上升至哲学层面,女主角三顺与女二号熙真,实然印证了“善与善的冲突”。

  

  金三顺勇敢、通透、充满活力,值得细细挖掘,金三顺之外,其他角色也值得欣赏与探讨,比如女二号俞熙真。

  比起三顺,俞熙真更符合传统韩剧女主角的设定:拥有美丽外表,单薄的身材,乐观善良的内心,连熙真的名字都是三顺想要改名的目标。

  《我叫金三顺》里,女二号俞熙真没有常见韩剧中女二号的“恶”,始终单纯坚强。

  

  三年前,熙真发现自己得了胃癌,被告知活下去的几率只有30%,此时男主角真贤发生惨烈车祸,兄嫂去世,自己的左腿也受伤严重。

  熙真不想给低潮期的男友更大压力,没有留下一句话,独自去了美国治病,3年来销声匿迹,指望病愈后继续与真贤在一起(电视剧)。

  她以为只要彼此相互信任,哪怕没有电话,两人的关系不会因为距离和时间变淡。

  为了向真贤母亲证明自己已经恢复健康,每天练瑜伽,大口大口吃饭,因为胃癌留下的后遗症跑去洗手间呕吐。

  如果有最令人心疼的女二号排名,《我叫金三顺》里的女二号俞熙真想必名列前茅。

  

  真贤在三顺与往日爱人熙真之间的摇摆,也因此有了更多合理性。

  能让普通女孩自我代入的金三顺,令人心疼的熙真,摇摆在两人间的真贤,阳光体贴的亨利,让这部本身立意上佳的爱情剧,更添一分魅力。

  《我是金三顺》播出后,一举成为2005年上半年收视榜首——这个成绩实属不易,那一年不乏收视率不俗的韩剧,比如《我的女孩》《威尼斯恋人》《豪杰春香》等等。

  这一背景下,《我叫金三顺》依然保持着平均收视率37.7的成绩,大结局时,收视率超过50%落幕,成为“现象级”韩剧。

  海岸线外,中国观众同样注意到了这部韩剧,近20万人在豆瓣上为《我叫金三顺》打出8.6高分,留下诸如“目前最喜欢的韩剧”“看了不止一遍”等评价。

  其中,有位名为“阿凡思密达”的豆瓣用户认真分析了剧里的这些角色,称每个角色都按照内心勇敢生活,没有谁对谁错,“三顺对待爱情既有自尊又很勇敢,真贤发现爱情变质了没有选择欺骗,熙真独自扛起疾病的重压,亨利爱着熙真却从不表白不让她为难……每个人都值得被爱。”

  

  亲密关系:真正重要的是什么?

  作为一部情感剧,《我叫金三顺》离不开爱情这个母题。但如今再看,有人认为这不再是“高富帅爱上灰姑娘”,而是“有阅历有能力的女人救赎年下男”。

  从外部条件看,男主角玄真贤和女主角金三顺,他们的家庭、社会地位、外貌甚至年龄,没有一样匹配。

  社会标准下,外貌身材、家庭背景、学历状况似乎都是亲密关系中需要衡量的因素,这些外在条件可以被衡量计算,但爱情的诞生无法被计算,哪怕外部条件全部契合,也无法决定爱情产生与否。

  《我叫金三顺》罕见地讨论了:一段亲密关系里,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东西?

  

  真贤对三顺,逐渐从工作上的无法割舍,发展为情感上的依赖。

  真贤得知女二号熙真当年离开的真相后,一度决定与她复合。三顺消失在真贤的生活中,真贤才发现,自己看到什么都会想起三顺。

  一个情节印证了三顺的“不可替代”,真贤与熙真带侄女去医院治疗,熙真感慨他每周两次带侄女来医院太辛苦,真贤下意识地叫错了名字,“现在不是有你吗?三顺。”

  《我叫金三顺》试着给出问题的答案,一段亲密关系里,真正重要的不是外在条件是否匹配,而是这个人能不能令你感到舒服。

  真贤与熙真有过深沉的爱,也曾让彼此真心快乐过,但他们都有严重的精神创伤,真贤的创伤来自于那场车祸,熙真的创伤来自身体状况与三年异国治病的艰难过程。

  

  重逢后,哪怕两人很快解开了误会,两个同样受伤的人,只能互相舔舐伤口,无法治愈彼此,很难回到从前。

  三顺曾告诉熙真“回忆没有任何力量”,听上去残忍,也与现实契合,哪怕再惦念过去,人都会选择往前走。

  3年后,能治愈真贤伤痛的是三顺,可以让熙真感到舒适的也不再是真贤,而是一直等待她的亨利。

  彼此之间没有太多伤痛回忆,现实里的陪伴代替了回忆里的人,爱意自然产生。

  

  随着剧情的推进,你可以清晰看到角色之间的情感流动性。

  导演运用了大量慢镜头,让观众看见真贤如何对三顺动心,又为何犹豫,编剧金渡雨也擅长描写这种男女之间的微妙情感。

  这部剧的特别之处在于,见证爱情发生的同时,也赤裸地指出“爱情亦会消亡”。

  

  真贤与熙真曾有个着名的“荷尔蒙”话题桥段,“男女第一次渴望着对方时,性荷尔蒙分泌出睾酮和雌激素,这种渴望持续下去,会陷入爱情,这时身体又会分泌多巴胺和血清胺,让人有接近疯狂的感觉。”

  残忍的是,这些激素维持高浓度的时间仅仅2年。

  激素消失后,“爱”的感觉也结束了,三顺的前一段恋情结束时,前任告诉她,“我爱过,但是我的爱只能到这里了。”

  真贤向熙真坦白,自己爱上三顺,要求关系结束,熙真问他原因,真贤重复了几遍,自己和三顺一起“很快乐”。

  讽刺的是,他们也曾让彼此感到快乐。

  

  “过一段时间就会忘记的,像我们现在这样,那你也要走吗?”熙真问。

  “人们最后都会死,不是也要活着么。”

  

  成长:肯定爱的勇气

  《我叫金三顺》有它的局限性,不乏为了推动情节而刻意设计的冲突,主人翁的服装、理念也有强烈的时代差异,瑕不掩瑜,这些缺陷无法掩饰它的巧妙立意。

  《我叫金三顺》在爱情之外肯定了很多其他事物,赞许了表达爱的勇气,肯定了追求梦想的权利,传递“只要认真生活总能得到收获”的朴素价值观。

  回望这部16集的韩剧,比起爱情,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几个角色告别伤痛,往前走的过程。

  三顺开了属于自己的蛋糕店,离梦想越来越近;真贤走出车祸带来的伤痛,决定重新担起经营酒店的重任;熙真回到美国继续攻读医学,与亨利计划着做无国界医生;

  因车祸而自闭的小侄女美周开口说话;真贤母亲的秘书伊贤淑,原本沉溺在父母去世的伤痛无法自拔,最后决定辞职去旅行,在旅途中寻找新的希望。

  

  即使前方充满了不确定,每个人都在继续向前走。

  《我叫金三顺》的结尾,编剧放弃了原着小说“两人结婚生子“的结局设定,选择了一种开放式结局。

  金三顺的幻象里,她看到去世的父亲,她称自己如今过得很幸福,说着说着却流下眼泪,“因为太幸福,所以我很害怕这一切变成泡影。”

  

  三顺父亲告诉她,不要不安,“不要回头看,也不要看未来,幸福地过好现在就好。”

  结局没有解释男女主角是否结婚生子,而是以三顺的独白落幕:

  我们可能也会分手,恋爱就是这样。

  但我不会因此怯步,我明白了现在该做什么:

  努力烤蛋糕,努力爱着。

  像今天是世界末日那样,像不曾受过伤那样。

  像我更懂得珍惜我金三顺那样。

  

  三顺学会用更从容的态度看待这段感情,看到这里,观众隐隐意识到,以这样从容的态度面对生活,哪怕金三顺没有遇到男主角,也一定会拥有不错的人生。

  金三顺的故事结束了,故事结束后,留下来的情绪也会不断延宕出新的故事。

  《我叫金三顺》之后,越来越多的韩国影视剧开始注重对女性角色内心的探索,现实中,也有更多的韩国女性,摒弃“女性气质”的束缚,发起“素颜运动”,厌倦高跟鞋,以坦率的态度面对生活。

  那段金三顺的独白源于诗人艾佛列德·德索萨的作品《去爱吧,像不曾受过伤一样》,今天依然可以当作送给女孩们的成长致辞。

  面对爱情失利、工作变故、生活不顺时,别害怕,要向金三顺那样往前走:

  去爱吧,就像没有受过伤一样;

  唱歌吧,就像没有人聆听一样;

  跳舞吧,就像没有人注视一样;

  工作吧,就像不需要金钱一样;

  生活吧,就像今天是世界末日一样。





本文章来自于 加西网 (温哥华门户网)
http://www.westca.com

这份报导的网址是:
http://www.westca.com/News/article/sid=861434/lang=schines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