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女主播被争抢 她的人生太牛了!

日期: 2021-10-24
新闻主题: 好莱坞,奥斯卡,世界杯,范冰冰,章子怡,赵薇,杨幂,王菲,成龙,林志玲,巩俐,林志玲,谢霆锋,李冰冰,刘亦菲,刘德华,汤唯

来源: 小IN

  前段时间,朱迅的一条抖音火了。

  略施粉黛的朱迅,坐在镜头前从容不迫地说:“什么是公平,你越强大,世界对你越公平。” 联想到她的人生经历,她的确最有资格说这句话。

  

  朱迅,观众最耳熟能详的央视主持人,网传央视通告费最高的女主持。 但谁能想到,现在大名鼎鼎的女主播,曾经是一个打扫过厕所的清洁工呢?

  

  

  每天只睡4小时,从扫厕所到NHK唯一华人主持

  1990年9月9号,17岁的朱迅踏上了飞往东京的飞机,忐忑中夹杂着几分年少轻狂。 在此之前,到底是去日本留学还是留在北京发展演艺事业这件事,她犹豫了许久。

  

  两年前,年仅15岁的朱迅还在上高中,就凭借《摇滚青年》中“小小”这个角色,一夜成名。 影迷给她寄来的成千上万封信,堆满了她学校的传达室。 但真正让她乐坏的,是拿到的2650元片酬。 当时,她爸妈的月薪加一起才200元左右。

  

  《摇滚青年》中朱迅饰演一个叛逆少女,化烟熏妆谈恋爱 那一年,董卿还在嘉兴一中为数学题而烦恼,杨澜还在北外英语系苦练英文,倪萍也才刚刚踏进央视的大门。 电影杀青,田壮壮转头就对朱迅说:“我只是缺个演员,把你带进这一行,以后别恨我。” 当时朱迅纳闷:“感谢还来不及,为什么会恨你?” 多年后的朱迅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有些事情就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就回不去了。

  

  1973年,朱迅出生在一个还算优渥的环境中。 妈妈中文系,攻读鲁迅文学;爸爸新闻系,在新华通讯社工作,是新华社第一批外派的记者。 因此,给她起了朱迅这个名字。

  

  朱迅与家人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出国潮兴起。 和周围人一样,朱迅恰逢高中毕业,也想踏出国门瞧一瞧外面的世界。 最终,她放弃了几乎已经确定的电影学院和热爱的北京城,对妈妈说:“我要去日本留学。”

  

  第一次跨出国门,对于年少的孩子来说,一切都是新鲜的。 但新鲜感褪去,第一个难题就摆在了朱迅的面前: 日本的吃穿住行都很昂贵,日语学校的学费要交,大学120万日元的入学金要攒,50万日元的赴日费用要尽快归还。 而爸妈一年的津贴只有5万日元,朱迅意识到,这钱要靠自己挣了。

  

  很快,朱迅找到了在日本的第一份工作:打扫从1楼到18楼的厕所。 她的领班,一个日本阿姨身先士卒地为她做示范:像洗自己的茶杯一样把小便池擦得干干净净,连漏口边上的一点点黄渍都细心地用手指抠掉。 一次打扫厕所的过程中,朱迅因为不小心洒了水弄脏了一位日本老太太的衣服。

  领班用刚刚刷完马桶的脏手套按着她的头道歉。

  

  

  谁能想到,这个正在扫厕所的女孩,一个月前才拒绝了5部电视剧的邀约呢。 多年后,她在自传中写道:感谢生活给予我不同的味道,包括臭味。 打扫厕所这活,朱迅干了三个月,最后她把厕所打扫得比阿姨还要干净。 接着她又开始去餐厅刷盘子。 洗盘子的时候不能戴手套,双手被泡得粗糙皲裂。 但朱迅却悠然自得:这可比扫厕所好多了,还能练口语,你知道能慢慢听懂别人讲话有多兴奋吗?

  

  在餐厅打工时的朱迅 在日本留学的第一年,朱迅主要的精力除了花在学业上,还要经常工作到深夜,因此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超过4个小时。 这是朱迅在自传《阿迅》中提到的日程作息表: 7:20—08:50,上学路程(一个半小时)。09:00—17:00,语言学校上课。17:00—18:00,打工路程(一个小时)。18:00—23:00,打工时间。23:10—00:00,回家路程(50分钟)。00:00—03:00,做学校作业。03:00—07:00,睡觉。

  

  当时在日本出租屋的朱迅 长久的高强度工作让朱迅患上了血管瘤,可一小时一小时辛苦攒出来的钱刚刚交了上半年的学费,哪还有钱做手术呢? 咬咬牙,她躺到了一家私人小医院的手术台上。 贪便宜的后果是东西没取干净,还导致了伤口久久无法愈合,血水、脓水和纱布粘在一起。 无奈她还是去了大医院进行了第二次手术。

  手术结束,陪伴她的只有透过窗帘照进病床的一抹温柔月光。

  

  生活还在继续,没等手术伤口完全愈合,朱迅就回去继续打工挣钱了。 但是,幸运总是在你忘了它的时候来临,1993年,朱迅的人生迎来了转机。 一次朋友推荐的面试,凭借在国内出演过电影的经历,朱迅获得了在NHK(日本广播协会)主持《中国语讲座》的机会。

  

  当时,全日本学习中文的有100万人,坚持收看NHK讲座的有50万人,这个工作,朱迅一干就是六年。 至此,朱迅的主持生涯正式开始了。 在此期间,朱迅签约了经营王祖贤、陈慧琳在日发展的公司SKY。

  

  她先后主持了《亚洲歌坛》、《今晚》、《中日歌会》等多档大型直播节目。

  无论是日语,中文,还是英语,朱迅都信手拈来。

  

  朱迅代表日本亚洲电视台在香港采访金城武,日语极其流利

  她还出演了电影《BANSU KO GALS》、《三巨龙》,成为了日本主流媒体中唯一的中国大陆女孩。

  

  朱迅在NHK电视台 她一边在NHK工作,一边攻读管理学研究生,连续三年获得了文部省的奖学金。 不仅免学费,而且还有每个月19.8万日元的生活补贴。 大四那年,她还获得前往英国剑桥交换游学半年的机会。

  

  朱迅在英国与同学合影 回到东京后,朱迅一边读研究生一边搭档香取慎吾主持亚洲风情真人秀节目《亚洲观》。 同时,她还主持着富士电视台的《Hey!Hey!Hey!》,东京电视台的《音乐大拍卖》以及大阪电视台的《瞧这一家子》等栏目。

  

  一时之间,这个中国女孩成为日本电视机里的常客。 工作全面开花,学业也没落下,她发表的硕士毕业论文《21世纪媒体市场战略》,获得A等成绩,被列入《在日中国人大全》。

  

  但就在拿到硕士学位的第二年,朱迅正准备在日本电视圈大干一场时,远在北京的妈妈突然病重。 朱迅看着年迈的父亲和病榻上的母亲,她毅然决定:告别日本,回国发展。

  

  回去刷盘子我也有经验,姐的人生不怕重来!

  从东京到北京,从知名电视台主持人到路人甲,朱迅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学经管出生的她说:“我相信自己可以从无到有,回国再差也不会去洗盘子吧,当然,真要洗,我也有足够的经验。” 回到北京后,她参加了《正大综艺》主持人的海选,和另外12位选手一起闯入了最终的考核阶段,并且在决赛中以第一名的成绩被节目组录取。

  

  但进了电视台不代表一帆风顺,扑面而来的是意想不到的困难。 在日本,朱迅有外国人身份加持,日语说得不标准大家都会包容。 但这里是中国,是代表最高水准的中央电视台,一切都得按最高的标准来。

  

  央视主持人合影 说日语多年,当她突然站在《正大综艺》的舞台上,才发现自己的中文水平仅限于日常交流。 除此之外,朱迅在日本养成的轻松随意的主持风格和央视的端庄大气之风截然不同。 在NHK她不需要背稿子,全靠提词即兴发挥,但国内的主持需要背稿,她经常因记不住一长串人名和头衔,独自落泪。 这一次,她被称为“可爱而空洞的花瓶”。

  

  在国外习惯了被人赞美的朱迅,开始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质疑。 一次《正大综艺》的节目录制中,她连声音都卡住了,造成了突然性的失声。 导播组宣布:“从明天起,朱迅暂停出镜。” 从那以后,朱迅打了一年的杂,每天的工作是:接电话、泡机房、给主持人写台本、为各工种打盒饭。

  

  不过朱迅满不在乎,厕所都扫过了,打杂算啥?

  她再一次当起了越王勾践,卧薪尝胆。 盒饭不白送,老师不白叫。

  策划撰稿、录音灯光、导播剪辑,各个部门她都细心讨教,吸收着一切新知识。 播音水平不够,她就每天拿着《人民日报》《古文观止》,字正腔圆地逐字练习,逐句朗诵。 终于,在2000年夏天,她被调入了国际频道的《欢聚一堂》,同时被选为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主持人。

  

  央视《欢聚一堂》节目 最终,她再一次回到了《正大综艺》的舞台。 在节目中,朱迅的外号叫“朱大胆儿”,跳伞、潜水她都不在话下。 节目组里最常说的一句话“这事儿危险,让朱迅先试一试。” 她也是央视公认的拼命三娘,连倪萍都称赞不已。

  

  你在朱迅的身上看不到距离感和矫揉姿态,但你也看不到她身上曾经受过半点苦难的影子。

  

  《正大综艺》外景 她就像一个邻家大姐姐,眼眸中永远闪动着活泼和纯真,笑的时候永远把嘴角咧到最大。 但是,命运又给朱迅开了一个玩笑。 2007年,已处在事业巅峰的朱迅,在例行体检时被诊断出甲状腺瘤,紧挨着声带。 失去声带的风险对主持人来说无异于直接葬送了职业生涯。

  

  07年,接受手术治疗的朱迅 做完手术醒来,朱迅说的第一句话是:“声带还在?” 听到自己的声音,再看见周围的人肯定的眼光,她的眼泪喷涌而出…… 大病初愈,朱迅紧接着就迎来了她事业的又一个巅峰。 从《正大综艺》到《非常6+1》,再到《星光大道》,她上一个节目,火一个节目。 最终,在2009年的春节,她首次站上了央视春晚,站在了中国主持人的最高舞台。

  

  朱迅说:“没有人会送你成功和巅峰,给你平台和机会就已经是最大的恩典了。” 每次面对困境,她都可以绝地反击,她也从不缺重头再来的勇气。 在每一个风光的人前,都有人后默默努力流下的汗水。 不埋怨,不逃避,靠着天分和勤奋,朱迅这一生,无愧于她的本分。

  

  朱迅前后上过春晚7次 但比起勤奋和拼搏,我更欣赏的是她的豁达和释然。 如果去读一读央视女主持们的文字,你大致会发现她们的区别。 张泉灵是犀利,杨澜是优雅,而朱迅是温情。

  

  苦难并不能让每一个人成长,很可能会让一个人变得愤世嫉俗,敏感和小心翼翼。 但心中有山海的人,自会把苦难转化为人生的智慧,变得愈加从容豁达。 “不论是扫厕所,还是在术后撕裂的疼痛中端盘子,我始终都怀有良好的愿望与梦想,这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体验。每天心平气和地去感受细节,点点滴滴都会成为生命的财富、生活的重カ、生存的价值” ——自传《阿迅》

  

  记得多年前她主持的一档儿童节目,需要跟着小朋友模仿迈克尔·杰克逊的太空步。 她脱掉高跟鞋赤脚在舞台上跳了起来,像孩子一样无拘无束。 经历了种种磨难,闯出了几番事业,但是你看到的永远是那个怀着赤子之心,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的阿迅。 你我都曾遍体鳞伤,但伤口长出的都是翅膀。





本文章来自于 加西网 (温哥华门户网)
http://www.westca.com

这份报导的网址是:
http://www.westca.com/News/article/sid=860902/lang=schines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