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帶娃徒步離奇死 警方查明真相

日期: 2021-10-24
新聞主題: 裸照,寫真,視頻,惡搞,美女,自拍,搞笑

來源: 英國那些事兒

  下面這張照片中,是來自加州的一家3口,45歲的Gerrish,他30歲的妻子Chung,1歲的女兒Miju,和他們的狗狗Oski。

  

  今年8月15日是一個星期日,

  他們夫妻倆帶著寶寶和狗狗去了家附近的塞拉國家森林Hite Cove Trail遠足小徑徒步。

  

  他們在網上上傳了一張背包的照片。

  然後一家人就開開心心出門了。

  朋友們看到背包照片都沒多想什麼,畢竟夫妻倆平時就是旅行達人,這就是他倆的日常。

  但他們沒想到,這竟然成了他們夫妻最後一張照片。

  周一,原定要去照顧夫妻倆1歲寶寶的保姆來到他家敲門,卻怎麼按鈴都沒人開門。

  兩人既不在家,也沒去上班。

  她感覺奇怪,於是報警。

  警方搜了一天都沒找到他們。

  直到第二天中午,

  他們在塞拉國家森林的Savage\Lundy小徑上發現了一家3口,以及狗狗的遺體。

  

  被發現時,Gerrish在小徑附近呈坐姿,寶寶在他旁邊,坐在背包座位中,狗狗躺在寶寶旁邊,

  Gerrish的妻子則離他們約6-9米。

  他們就像坐在太陽下,然後突然就死亡了。

  他們身上沒有任何傷口,不像是遭到了動物攻擊,也不像是被人殺害了。

  所以,這一家人到底遭遇了什麼?

  警方起初把案子定為謀殺案進行調查,但很快又排除了謀殺的可能。
  然後,他們又懷疑他們是不是因為附近廢棄金礦排出的一氧化碳中毒而死。

  或者是接觸了附近河水裡有毒的藍綠藻,喝了其中的河水。

  

  又或者是自殺?

  但他們在現場沒有發現任何藥品,遺書,他們身上也沒外傷。

  況且,這一家人生活很順利,沒啥要想不開的。

  

  爸爸Gerrish是硅谷精英,之前在谷歌當軟件工程師,現在任職snapchat。

  

  媽媽Chuang目前一邊當瑜伽教練,一邊正在攻讀咨詢心理學碩士,准備當心理咨詢師。

  

  他們女兒才1歲,

  
  還養了一只可愛的狗狗。

  

  夫妻倆性格開朗,朋友也很多。

  

  去年疫情期間,為了住大點的房子,他們從舊金山搬到了加州蝴蝶鎮(Mariposa),

  他們已經在當地買了好幾處房產,

  其中一處,就位於他們去徒步的小徑附近。

  他們的朋友猜測,他們那天去徒步的心態應該是:反正我們就住在小徑附近,出去走走,隨便看看上面風景怎麼樣吧。

  “不是去極限攀岩啥的。”

  

  而且,夫妻倆平時經常出游,去過沙漠,

  

  還曾經去喜馬拉雅山背包旅行過,登山經驗照理說非常豐富。

  
  怎麼會突然一家子一起就這麼去世了?

  過去2個月,警方搜集了各種證據,

  檢測空氣,土壤,破解夫妻倆的手機,屍檢…?各種能想到手段都用上了。

  終於,在兩個月的調查之後,

  警方給出了一家人的死因,是因為:太熱。

  蝴蝶鎮警長Jeremy Briese表示,根據他們的調查,一家三口死於高熱,以及可能的過熱引發的脫水。

  據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高熱是由於環境狀況導致人體內熱調節機制失效而帶來的異常高體溫。

  狗狗的死因還在調查中,但可能也是同樣的原因。

  “這是因為天氣導致的一起不幸事件。”

  

  當天,Gerrish一家三口在死前大概走了超過8公裡。

  他們死亡時,離他們的車子大約2.6公裡。

  本來再堅持一下,就可以回家了。

  

  但當天實在太熱,他們出發時,氣溫已經是20幾攝氏度,當他們順著海拔往下,氣溫逐漸升高,最高時達到41.7-42.8攝氏度。

  夫妻倆只帶了一個能裝2.5升水的水瓶。

  沒有證據顯示,他們從附近河水中喝了水。

  被警方發現時,他們的水瓶已經是空的了。

  

  警長稱,夫妻倆去的這條小徑,從網上圖片看,非常有欺騙性,因為直接看圖,會感覺它海拔陡峭變化並不明顯。
  所以,即便Gerrish在出發之前的晚上確實上網搜索過這條小徑,也沒注意到它可能的危險。

  更加不幸的是,2018年,這座山發生過一場山火,把這塊區域的植被都燒光了,Gerrish一家死亡時身處的地方也沒什麼樹蔭。

  而且因為這條遠足小徑地處偏僻,沒有手機信號,就算想打電話求救也沒辦法。

  

  不過,也有人看完調查結果後,依然有疑慮,

  “非常奇怪,我相信高熱可能是死因,但為什麼所有人,以及狗狗,都同時死了?每個人的忍受限度都是不同的。照理說,其中一個或兩個會活的久一點,下山求救。”

  

  但也有網友想象當時的情景可能是這樣的:

  “我想很多人可能都會這麼做,如果你的丈夫/妻子/孩子奄奄一息了,你離開他們去求救,我感覺真的很艱難,因為萬一他們在你離開的時候死了,他們的最後一刻會感覺被拋棄,孤獨,悲慘。

  所以,他們中體力好的一方會試著幫另一方挺下去。

  他把剩下的一點水給更虛弱的人喝。

  但同時,他自己也開始遭受疲憊/脫水/高熱。

  當負責幫助的那個人也倒下的時候,那就完了,他已接近死亡,而他的伴侶在這以前已經奄奄一息。所以他們在差不多的時候一起死了。

  狗狗可能那時候也不太舒服了,之前一直憑借主人的鼓勵,用意志力在走,當它的主人倒下時,狗狗已經非常虛弱,它也不想離開自己瀕死的主人。

  因為沒有了主人的鼓勵讓它再往前走幾步,狗狗躺下後,也無法再站起來。

  他們對彼此的忠誠,導致最後他們一起死去。”

  
  想想他們最後的時刻,該是多麼絕望。

  只是普通的一次徒步,竟然成了永別…

  ref

  https://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davidmack/california-hiking-family-died-heat-gerrish-chung





本文章來自於 加西網 (溫哥華門戶網)
http://www.westca.com

這份報導的網址是:
http://www.westca.com/News/article/sid=860881/lang=tchines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