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索罗斯要做空香港 如何击败

日期: 2021-09-06
新闻主题: 投资理财

来源: 今日头条

  1998年索罗斯做空香港事件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在朱总理的运筹帷幄下,资本最终没有讨到任何便宜。

  索罗斯一生曾做过五次“做空战”除了做空过香港,他还做空过东南亚、英镑、日元以及美元,而在这些“战争中”,做空香港是他唯一的败绩。

  不可否认,索罗斯作为资本家无疑是成功的,但是他对于各国货币的狙击,也让这些国家对此人充满敌意。那么,当年的他做空香港,是如何被朱总理打败的?

  

  金融大鳄索罗斯,身经百战惹人惧

  20世纪90年代,犹太人出身的乔治·索罗斯在经过资本的积累后,成为了商战上令对手闻风丧胆的一代金融大鳄,其手中掌控的资本在一种资本家中鲜有敌手。

  但此人不甘平凡,富有商业头脑的他在国际上掀起了一场金融战争,并对包括美元、日元等在内的多国货币进行狙击,让这些国家对此人恨入骨髓。

  在那个年代,索罗斯的威名对于资本市场来讲可谓是如雷贯耳,他对于市场所造成的影响力与冲击甚至连银行都自愧不如。

  1992年索罗斯首次发动“做空战”,而这次做空战的目标是英镑,意图将英格兰银行击溃。

  

  索罗斯

  在一系列的精心筹备下,索罗斯指挥着量子基金成功将英格兰银行击溃,取得了“做空战”的胜利。此次做空战,不仅让索罗斯声名鹊起,更是让他挣得盆满钵满。紧随其后的墨西哥做空战,直接导致墨西哥金融体系严重倒退。

  1997年,索罗斯率领着量子基金迎来了高光时刻,这一年,索罗斯在全球资本市场掀起了滔天巨浪,连续狙击东南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缅甸、马来西亚等国家货币,且无一败绩。

  

  索罗斯所到之处,所到国家的GDP无不受到重创,尤其是索罗斯对于泰国货币的狙击,更是令泰国GDP下滑严重。

  仅一天时间,泰国三分之一财富被索罗斯掠夺,由此引发了泰国的金融危机,更在某种程度上进一步加速了查瓦利埃政权的更迭。

  资料显示,索罗斯仅东南亚一役,便豪夺100亿美元财富,令东南亚领导人对其恨入骨髓。

  

  手握秘器抓空子,立体狙击快准狠

  索罗斯之所以能够在货币狙击战中所向披靡,离不开他的秘密武器——立体狙击理论。透过索罗斯阻击泰国货币的表象,能够发现之所以索罗斯能够得手,其根本原因在于泰国施行的固定汇率政策,给了索罗斯可趁之机。

  索罗斯的立体狙击理论其实很简单,举个简单例子来阐述。

  假定泰铢与美元的兑换比率为25:1,索罗斯率先以抵押形式向泰国银行申请贷款,之后将贷款金额进行与美元的兑换,此时的索罗斯手上拿到的是等同价值的美元。

  

  获利的关键在于如何实现让泰铢贬值,籍此来让手中所掌握的同等价值的美元更加值钱。

  而索罗斯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继续向泰国银行贷款泰铢并进行美元的兑换,不断重复这个过程。而在此过程中,泰国民众看到大量泰铢被兑换,会变得恐慌,于是开始跟风抛售手中的泰铢。

  那么抛售的泰铢去了哪里,自然是兑换成了美元。基于泰国施行的是固定汇率,因此无论泰铢价值如何,始终能够兑换那么多美元。

  

  几番操作下来,泰国政府掌握的美元数量骤减,市面上囤积了大量的泰铢。而这时候为了实现市场经济的稳定,泰国政府不得不通过宏观调控,将固定汇率改为浮动汇率。

  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让泰铢贬值,只有这样,泰国政府手中的美元才能够应对大宗货币兑换。

  

  那么索罗斯进行这波操作是如何进行获利的呢,其实很简单,就一个字,“等”。等到泰国政府承受不住压力将泰铢贬值之后,索罗斯再将手中囤积的大量美元进行泰铢兑换,此时的泰铢与美元的兑换比率已经由25:1变为50:1。

  就这样,索罗斯仅需用兑换出来的一半美元与泰铢进行汇兑便能够偿还在泰国银行的贷款,白白获取了另一半美元。

  透过索罗斯的“骚操作”,能够看出索罗斯对于资本市场、舆情等多方面的强劲把控,也从侧面展现出来资本的无情与决绝。

  

  醉翁之意不在酒,做空香港野心大

  索罗斯在做空泰国货币之后,显然不满足于继续“小打小闹”。接下来,他将目标瞄准了“亚洲四小龙”,香港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自然是索罗斯眼中的“香饽饽”。

  客观来讲,香港作为亚洲金融中心,在索罗斯看来,做空难度较之以往对于东南亚的货币狙击战来讲,显然更具挑战性。

  

  时间退回到1997年,港币在1997年7月、1998年1月以及1998年5月相继三次遭受到严重的投机性抛售。直接导致港币汇率受到重创,无论是期货市场指数、亦或是恒生指数均严重下滑,一度导致了香港金融市场的震荡。

  此时的西方国家更是将香港戏称为“国际投机家的提款机”。

  

  当时的香港金融沙皇任志刚,显然并非索罗斯等资本大鳄的对手,更是由此获得了“任一招”的称呼。

  称呼的由来很简单,任志刚在面对索罗斯等国际投机家时,只有提高利率这一招,通过一系列手段将金融炒作的成本进行提升,籍此来实现汇率维持。

  但客观来讲,任志刚的做法尽管短时间内颇有效果,但长久而言,会对香港楼市造成严重冲击。

  

  索罗斯等国际投机家在仔细研究任志刚之后,决定通过在汇市上抛空港元的方式来对香港市场进行狙击,在索罗斯等人的设想中,任志刚依旧会使用提高利率的老套路来进行应对。

  此时,索罗斯等人便能够以较低价格来对恒指期货进行沽空,从而实现在股市与汇市的双重获利。

  索罗斯在经过多次模拟演练后,自觉没有任何疏漏,于是乎在1998年裹挟着大量资本,意图冲击香港市场。

  

  金融风暴即将到,心情沉重受考验

  1998年8月,以索罗斯为首的国际投机家开始集结大量资本,对港币进行炒卖。

  如此大规模动作很快引起了香港市场的恐慌,联系汇率不保,港元将贬值等消息接踵而至。很快,恒生指数便跌破6600点,创下了历史新低。

  

  在索罗斯等人的计划中,接下来香港政府会惯用以往的提高利率的老套路来实现汇率维持。

  但令索罗斯等人没有想到的是,香港金管局一改常态,不仅没有沿用过去老方式,更是通过政府财政储备将索罗斯等人的资本照单全收,将港币与美元的兑换率牢牢稳固在7.75:1的水平,银行同业拆息率仅比以往高出2-3个百分点。

  索罗斯等人眼见投入香港市场的资金打了水漂,一时间又抛售了200亿元,总抛售额度高达500亿港元,与香港金管局展开了拉锯战。

  

  相关数据显示,金管局承接的来自索罗斯等人抛售的港元突破了400亿港元,而当时的财政年度预计仅为214亿。此时索罗斯等人在香港市场销售的货币已经接近了1997年金融风暴时的水平。

  在8月10日至8月13日短短几天内,以索罗斯为首的国际金融大鳄继续抛售港币,但相较之下,抛售势头较之上周有所缓和。香港政府方面见到国际投机家们的投机活动有所缓和,尽管始终观察事态走向,但并未采取进一步动作。

  

  数据显示,恒生指数自大量国际资本入场后,尽管在首个交易日守住了7000点大关,但跌势并未停止。

  股市的大浮动波动引发了香港政府的关注,市场利率受到股市汇市的影响不断提升,亦在侧面印证了索罗斯的影响力。

  数据显示,以摩根·斯坦利、所罗门、霸菱等为主的国际投机家手中,仅8月期指沽单就有十万余张。能够预见,香港政府若不采取有效措施,势必会让香港市场成为以索罗斯为首的国际投机家的“提款机”。

  

  随着这场“无形的杀戮”的不断深入,香港民众忧心忡忡。作为对金融大炒家最有效打击工具的土地基金与外汇基金,其储备量约为960亿美元。此刻,这些储备无疑是香港人心中最后的依仗。

  不可否认,和平时期的市场经济博弈何尝不是另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而这个战场考验的,是一个国家与民族是否有着强劲的内部力量。

  

  公然叫嚣口气大,总理出面定军心

  诚然,单纯依靠现有外汇储备显然无法阻挡所罗门等国际投机家的大肆进攻。客观来讲,这场战役最终胜利的天平倾向何方,关键在于中国中央政府的态度,这点不光所罗门等人清楚,香港政府亦十分清楚。

  

  而索罗斯等人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是吃定了中央政府不会出面采取强硬措施。但显然,索罗斯等人错估了中国中央政府对待此事的态度。

  索罗斯之所以认定中央政府不会插手,主要基于下述原因。

  

  一方面,香港多年来一直被称为自由港。迄今为止尚未有政府对资本市场强制干预的情况发生,在此前提下,中央政府若插手进来,势必会对香港多年来维持的自由港声誉造成影响。

  另一方面,当时的索罗斯等资本大鳄为了能够取得对香港战役的胜利,聚集了足矣拖垮世界大部分经济体的资金,额度高达数千亿美元。正是出于这样的考量,索罗斯等人笃定地认为,中央政府不会对香港市场进行干预。

  

  朱镕基总理的一句“中央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香港的繁荣!”,让索罗斯等人感受到了空前压力。随着中国人民银行于中国银行带着大量港币的介入,所有人都清楚地感知到,决战的日子即将来临......胜负之站在眼前,提心吊胆等结果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聚焦了全世界的目光,所有人都清楚。恒生指数失败,则意味着香港政府失利,数百亿美元的资金储备将被浪费;反之,则意味着所罗门等人失利,一众国际投机家的20余亿美元资本将打了水漂。

  

  8月14日,香港政府率先出手,利用960亿美元储备金同时杀入股市与汇市,当天恒生指数得到了大幅度反弹,并以7224点收盘。

  香港政府的动作,让一众资本大鳄愕然,他们没有预料到,一向标榜自由市场的香港政府,竟然会不顾及国际声誉下场搏杀。但很快,索罗斯等人便反应过来,并迅速集结资本进行对抗。索罗斯等人有充足的信心,来与香港政府进行拉锯战。

  

  8月14日至24日短短十日间,香港政府与索罗斯间进行了多次较量然而,索罗斯眼看胜利在望,却发觉开始有一股神秘的资金,不声不响地把所有抛盘照单全收。

  尽管互有胜负,但恒生指数下滑趋势正被逐渐遏制住,胜利的天平开始向着香港政府倾斜。

  

  随后一直到24日,港府和索罗斯的炒家集团之间一直你来我往,短兵相接。但是恒生指数慢慢地抑制住了之前疯狂下滑的势头,开始处于一种震荡的状态。

  8月28号是恒指期货结算日,这是索罗斯做空恒生指数的最后机会。当天上午,索罗斯在股市中疯狂抛盘400亿资金,但始终有一股神秘资金始终在低位接盘,却绝不拉高。当天下午,香港政府展开了反击,短短一个半小时,成交量高达390亿美元。

  下午开市之后,战况较之上午更为激烈。香港政府动用全部外汇储备,严防死守,实时交易量显示,每分钟成交额约为3.5亿。值得注意的是,恒生指数期货的结算价是恒生指数每天每五分钟的平均报价。基于此,只有确保恒生指数的稳定才能够实现结算价的有效提升。

  

  为尽可能拉升结算价,香港政府只能全力以赴,寸步不让。此刻的香港市民,自身利益已经与香港政府紧紧捆绑在一起,个人财产缩水已显得微不足道。

  为实现这场战役的最终胜利,香港政府动用的外汇储备将近1200亿港元,硬生生将恒生指数上拉了1169点。此刻的索罗斯军团内部出现了分歧,眼见大势已去,为尽可能挽回损失,不少索罗斯方的财团开始倒戈,购回大量股票,同时将手中的期指空单抛售。

  最终,香港股市以790亿港元收官,恒生指数定格在7829点。随即,香港政府宣布了在这场战役中的胜利。

  

  大鳄终败离香港,中央政府获赞誉

  在中央政府的加持下,香港政府在于国际资本大鳄的对抗中,终以胜利收场。但客观来讲,战争中不存在真正的赢家,即便获胜也会付出惨重代价。香港政府此次战役中损失了近6.8万亿港币,无数家庭为此倾家荡产,资产大幅度缩水者比比皆是。

  庆幸的是,香港政府有着中央政府这一强大后盾,尽管遭到严重损失,但最终获胜,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场香港政府与索罗斯等国际大鳄的战役,中央政府基于其杀伐果断、态度沉稳、定位精准而获取了世界各国的广泛赞誉。这场中国政府参与的金融战争,也让世界见识到了中国力量。

  指导这场战争胜利的朱镕基总理,更是被国外杂志评为当年“世界金融三强人”之一。多年以后,仍旧有不少人对这场战役津津乐道。

  

  朱镕基带领中国经济成功转型,是战胜资本大鳄的关键

  我们说,香港政府与资本大鳄决战的勇气来自中央政府,但中央政府的信心来自何方?毕竟是一九九八年,当时虽然改革给中国经济带来了很大的发展,但与今天的成就相比,我们还存在很多问题。

  那么,当时我们为什么敢于用数千亿资金挑战国际投机者呢?这是因为,在朱镕基的领导下,中国经济成功实现了软着陆。

  

  回顾1993年,有人说,当时的中国经济就像一匹吃了兴奋剂的小马,拉着一辆大车狂奔。如果小马不能尽快停稳,只要压力过去,很快就会人仰马翻。但是如何安全地让小马停下来呢?

  1993年,中国的通货膨胀率为14.7%,并且还在继续上升。

  当时,中国刚刚开始宣布将实行市场经济。朱镕基就那个是放弃行政命令,开始用市场手段调节经济的开路先锋。

  

  朱镕基总结了80年代经济起伏的经验,并制定了经济软着陆的方针,希望经济保持适度的软着陆。在朱镕基的指挥下,通货紧缩切断了一些投机来源和房地产泡沫。

  将沿海地区过热的资金返流到西部地区、贫困地区的正常生产中去,降低了通胀又保持了经济增长。

  调控逐步展开,但初步效果似乎令人惊讶。

  因为在1994年,中国的通货膨胀率飙升至24.1%,货币和财政政策适度从紧,并在适当的时候进行了微调。始终抓住经济软着陆的主线,把控制通货膨胀作为首要任务,成功地实现了中国经济的软着陆。

  1996年,中国的通货膨胀率为8.3%,而经济增长率仅从11.6%降至9.7%。这使中国经济在世界上受到高度赞扬。

  20世纪70年代以来,凯恩斯理论失败,通货膨胀问题一直困扰着所有发达国家。正是因为朱镕基领导中国经济实现了软着陆,中央政府才有足够的弹药储备来应对索罗斯发动的金融战。

  

  1998年3月,朱镕基接任国务院总理。在两会的记者招待会上,他代表中国政府承诺人民币不会贬值。给亚洲乃至世界带来重要的信心。它阻止了金融危机的进一步爆发。人民币贬值的承诺是亚洲的信心锚,它阻止了危机走向更深的漩涡。

  在亚洲金融危机中,我们看到的是香港政府与资本巨头的激烈较量。我们没有看到的是,朱镕基领导了中国的经济转型,这给中国市场乃至整个亚洲带来了巨大的信心和底气。

  

  结语:

  历史车轮前行中,势必会面临血与泪,个中滋味只有亲历者才能够深有体会。国人历来对数字8有着特殊的感情,因8与“发”谐音,很多人认为这个数字很吉利。

  但事实上,数字8在金融世界中并非是个吉利数字,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都与“8”相关。尽管这种说法并未有什么依据,但不可否认,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对香港产生了巨大影响。

  在与索罗斯等国际资本大鳄的抗争中,中国向全世界展现出来强大实力。随着国家的不断强大与繁盛,在与国际资本的对抗中,我们将愈发无所畏惧。生在强大的祖国,在党和国家的正确引领下,中国人民最终将屹立在世界之巅。

  





本文章来自于 加西网 (温哥华门户网)
http://www.westca.com

这份报导的网址是:
http://www.westca.com/News/article/sid=853005/lang=schines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