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痛 我住上了美帝的直升机景房

日期: 2021-09-04
新闻主题: 北美移民

来源: 果壳病人

那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周四,本打工人终于结束了忙碌的一天。

刚回到家,我发现肚子隐隐作痛。但因为晚上还有网球课,没有时间休息,我便赶紧吃了饭就去上课了。上完课感觉肚子也没那么痛了,我还以为只是普通的肚子不舒服,便没有在意。

没想到晚上痛感又来了,且越发强烈。疼痛主要集中在肚脐眼下面一点,用手按上去还会痛得更厉害。晚上我捂着肚子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也没有睡好,还请了第二天周五的假在家休息。

我联系了家庭医生,但是他们最早只能约下周一的号。因为肚子痛还可以忍受,我打算先忍忍,期盼着疼痛可以自己缓解。

可是我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整天也不见好,疼痛更厉害了,而且开始发烧,体温超过了38℃,还出了很多汗。我一度怀疑自己得了新冠肺炎。

因为症状越来越严重,又无法及时去看家庭医生,于是在老婆的劝说和陪同下,我周六去医院报了到。

这里先介绍一下,美国的医院设置和中国不太一样。

美国分Primary Care(门诊),Urgent Care(紧急医疗中心)和Emergency Room(急诊)。美国的门诊类似于国内的门诊,平时头疼脑热的小问题都可以在这里解决。门诊的医生工作日上班,周末休息,看病都需要提前预约,有可能等约的时间到了,那些小毛病早就好了。

紧急医疗中心算是不太急的急诊,可以处理一些比较急但是能稍微等等的病,开门时间比门诊要长,一般周末也可以看诊,但不是24小时开门的。

美国急诊类似于国内的急诊,而且是针对非常紧急可能会威胁到生命的那种情况。这里24小时开门,很多去就诊的都是被救护车、直升机送进去的。急诊效率很高,但同时花费也是相当的高。



东市去问诊,西市做核酸

南市做CT ,北市做血检

我们去了本市的紧急医疗中心。前台工作人员问了一堆基本问题,比如哪里痛、痛多久了、有没有发烧之类的,然后又询问了医生,最后亲切友好地拒绝了我们——原因是这个小诊所没有相对应的医疗设备,医生不方便给我们看病。我们只能开车去了另一个郡大一些的紧急医疗中心。

这家医院能接收我,但是因为新冠疫情的原因不让家属陪护。我只能让老婆在室外等候,自己蹒跚着进去了。我在医院里待了两个多小时,做了血检,测了核酸。本来还要检查腹部B超的,但是,那位做B超的医生周末不上班,我只能去距离这里十多分钟车程的急诊做CT。

行吧,看个病跟花木兰买装备似的。东市去问诊,西市做核酸。南市做CT,北市做血检。

因为担心老婆等太久,我就先开车把她送回家,再一个人开车去医院做CT。我这会儿感觉肚子没那么疼了。可以走动,还可以开车,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我安慰自己。

到了急诊,我又做了一次核酸检测,并做了腹部CT检查。很久之后我终于拿到了CT 结果,并电话报告给紧急医疗中心的医生。医生告诉我这是阑尾炎,而且阑尾已经破裂,很危险,要马上去急诊住院做手术,不然可能有生命危险。

阑尾是连接在大肠上的一根中空的“小尾巴”,长度一般8厘米左右,直径通常不超过1厘米。别看它体积不大,作用也不是很大,但一旦发炎,伤害值极高。我吓坏了,第一反应是我不要做手术,本以为打个针就能好了呢,老婆还在家等我,没想到我却回不去了。嘤嘤嘤......



来都来了

切个阑尾再走吧

急诊把我接收了,并让我在准备室做术前准备。我用消毒湿巾擦拭了全身,换上病号服后就躺在准备的床上了。

我抽空给老婆发了一条微信,告诉她我因为阑尾炎要做阑尾切除的手术了,好害怕啊。

了解之后,她让我赶紧手术,说拖久了会成急性弥漫性腹膜炎的。她还把某知名视频网站上的手术视频都看了,安慰我说应该是通过腹腔镜进行的微创手术,而且技术很成熟,不需要切开肚子,只需要在肚子上开三个小孔,损伤小,恢复也很快。

谢谢,但并没有被安慰到......

两个小时后,我心里还没有接受需要做手术这个事实,就被推进了手术室。随着麻醉药物起了作用,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之后,主刀医生和我说,我的阑尾已经非常肿胀了,他术前都在犹豫到底做微创手术还是开腹,最后还是顺利做了微创的腹腔镜下阑尾切除术。

医生说,阑尾炎大部分是急性的,任何人都有可能得阑尾炎,很多人没什么明确的诱因。他还说在我来到急诊时感觉没那么疼了,是因为我的阑尾已经破了,里面的脓液流到了腹腔里,泄掉了一些压力。但要再来晚一点就非常危险了,因为脓液的流出可能会造成弥漫性的腹膜炎,甚至严重的感染,肯定等不到周一去看家庭医生。

因为阑尾破了,所以我还需要住院两天才能回家——如果没破的话,当天就能出院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尽量工作日生病,至少医生会在岗。



住院一时爽

还款火葬场

急诊同样不许家属陪护,但是听老婆说,她在我手术结束后马上就接到了主治医生和护士的电话。医生告诉她,手术很成功,病人已经被推回病房了。当时麻药的作用还没有过去,我还没有清醒过来,她比我更早知道手术成功了。

病房的设施和服务超好。单人单间,有沙发、电视和独立卫浴,直升机景房(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医院停机坪上的直升机),马桶旁和洗澡间都有24小时的紧急呼叫铃。



直升机景房丨作者供图

不光如此,房间里还有个小白板,上面写了各种注意事项和负责人。我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即使没有老婆陪伴,自己生活也完全没问题。



房间里的小白板丨作者供图

手术后我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一个洞洞正打在肚脐上,活像老太太的瘪嘴,另外两个洞洞在中间和右侧腹部。伤口上还有用来“缝合”的胶水,等伤口恢复,胶水也会随之脱落。



腹腔镜手术后的伤口丨作者供图

术后恢复就没那么惊心动魄了,大部分时间我就躺在床上输抗生素,大概5~6个小时才能滴完一袋。因为总是卧床,为了防止下肢静脉里形成血栓,我被包上了一个可以一下下挤压小腿的气压泵。如果躺累了,我可以扶着输液车在走廊遛遛,或者看电视解闷儿。

三餐也不用担心,医院的餐厅可以点菜,并有专人送到房间里。手术后的第一天,餐厅一开始给我送的病号餐,全是各种流食。后来我感觉食欲恢复了不少,就让他们上了硬菜,好家伙,早餐给我来了一个煎脆的培根。不是说好要吃容易消化的食物吗?



早餐的培根丨作者供图

手术后,我多了一项神奇的体验:吃饭和排便前能感觉到肠子的蠕动,那感觉还是挺不好受的。因为护士给我上了镇痛的药,所以晚上睡觉时我基本感受不到伤口的疼痛,但是走路时还是会扯着伤口。

出院的时候,我岔开腿、弯着腰像乌龟一样慢慢悠悠挪回家。就在我刚坐到沙发上的时候,当地频发的地震把我吓得弹了起来,但这下我是跑不动也跑不掉了!还好地震很快平息了。

一周之后我就接近满血复活了,除了一个月内不能提15磅(约13.6斤)以上的重物,就没有其他的禁忌了。

不久后,我收到了医院的账单。美国住院费用简直贵到令人发指。我参加的是高自付额保险,超过一定金额自付10%,算下来光是住院费我都要自付2000美金,所有的手术检查费用加在一起大概将近6000美金。真是让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好了,阑尾没了,我可以更努力地搬砖了。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相关推荐

在需要手术治疗的腹痛中,急性阑尾炎最为常见。果壳病人还分享过一个多年来以为自己是“肠胃炎”,最后确诊阑尾炎并手术的故事。





本文章来自于 加西网 (温哥华门户网)
http://www.westca.com

这份报导的网址是:
http://www.westca.com/News/article/sid=852686/lang=schines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