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德尔塔突袭前机场错失了什么

日期: 2021-08-01
新闻主题: 教育读书

来源: 澎湃新闻

  南京机场疫情自7月20日暴发至今已逾10日。

  7月30日南京市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也首次公布了疫情源头,系机场保洁人员参与一入境航班的清扫时,因防护洗脱不规范,可能造成个别保洁员感染。而由于保洁人员同时参与国际和国内航班垃圾清扫,病毒进而在保洁员工和其他工作人员之间发生了人际传播。

  另据南京市此前通报,引发本轮南京疫情的,正是被认为潜伏期短、无接触14秒即可发生感染的德尔塔毒株。

  德尔塔此次“突袭”南京之前发生了什么?何以至此?

  随着对病例流调、病毒溯源工作的深入,以及官方的不断发声,答案也逐渐清晰。

  

  南京禄口国际机场T1航站楼外景。 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资料图

  疫情“突袭”之前

  如果不是疫情,禄口国际机场的保洁工们每天还都保持着相对规律的生活。

  他们大多都是在40~50岁上下,女性居多,基本上都在禄口机场周边的小区或村庄居住,因此骑电动车上下班很方便。

  平时除了上班,下班了就是买菜、购物,每天接孩子上学放学,抑或想办法送孩子去各种辅导班,学点东西。

  他们有的也会到棋牌室打打牌。对于长期居住在南京南郊的他们来说,这或许是为数不多的休闲娱乐方式之一。

  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地处南京市域南侧,该市江宁区和溧水区的交界处,再往南距离安徽省马鞍山博望区也就十几公里远,但距离南京主城区的新街口直线距离近40公里。

  2019年底,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年旅客吞吐量突破3000万人次,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澎湃新闻注意到,再之前一年的2018年,江苏省委省政府依托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推动省内多家机场的整合,组建成立东部机场集团,公司首任党委书记、董事长是曾长期担任南京禄口国际机场“一把手”的钱凯法。直到去年11月,原无锡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冯军接棒已年满60岁的钱凯法,出任东部机场集团“一把手”。

  据东部机场集团官方微信公号,今年1月起,也就是春运期间,江苏省、南京市多路领导曾对南京机场疫情防控工作进行过多次现场指导和督查。

  当时,东部机场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冯军曾在工作汇报中表示,机场将继续不折不扣落实落细各项防控措施,守好南京空中防线。

  今年2月10日,南京机场还曾组织开展过一次新冠肺炎疫情应急处置桌面演练,该集团公司一位副总经理观摩和指导。演练分别预设了“工作人员和进口货物核酸检测出阳性”两个演练场景进行了桌面推演,以全面检验南京机场各部门在疫情情况下的反应协调和应急处置能力。

  报道称,演练结束后,与会人员还就最新版的《运输机场疫情防控技术指南(第七版)》,展开了学习和研讨。

  

  7月29日,在南京市浦口区第二中学核酸检测点,志愿者引导市民有序接受核酸检测取样。 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隐患潜伏

  就在他们展开学习研讨的两天前,也就是2月8日,中国民用航空局修订并公开发布了《运输机场疫情防控技术指南(第七版)》。

  澎湃新闻注意到,该《指南》第一章节中规定,国内航班原则上不再分级,执行常态化防控管理措施;国际/地区航班实施分级差异化管理,在机组人员个体防护、机上服务、航空器环境卫生管理等方面实施“差异化防控”。

  然而正是这一点,南京机场没有做到。

  7月30日南京市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洁通报称,经调查发现,本次疫情早期报告的机舱保洁员,参加了7月10日俄罗斯入境的CA910航班的保洁工作。工作结束后,由于防护洗脱不规范,可能造成个别保洁人员感染,进而在保洁员的人群当中扩散传播。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涉嫌肇事的国航CA910航班,一年多来,曾有10次因发现境外输入病例被中国民航局执行熔断。

  所谓“熔断”,是指为防止境外疫情输入,对入境航班上,发现旅客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的,将暂停该公司该航线。阳性旅客患者数量越多,暂停时间越长。

  过去这一年,CA910航班曾由莫斯科飞往过兰州、郑州、南京等不同城市。

  南京本轮疫情暴发之前,今年5月29日入境的CA910航班(莫斯科至南京),曾发现确诊新冠肺炎旅客5例。而此次造成保洁人员感染的——7月10日入境的国航CA910航班(莫斯科至南京),确诊新冠肺炎旅客7例。

  而由于机场保洁员同时负责了国内和国际航班的垃圾清运,造成机场其他工作人员接触到了保洁员,或接触被污染的工作环境,造成了感染。

  值得一提的是,据新华社报道,一位驻禄口机场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说,尽管禄口机场7月20日就发现病例,但此后两天(21日、22日)员工依旧冒着被感染的风险照常上下班。

  

  7月27日,在位于南京青奥体育公园体育馆内的“猎鹰号”气膜实验室,工作人员在进行核酸提取作业。 新华社记者 李博 摄

  紧急“换将”

  南京官方发布的流调显示,7月20日早上,禄口机场正常上班的保洁人员,中午时分便被送往机场隔离房间、附近医院等地进行隔离。当天没有上班的保洁人员,也在不同的场合被转运至隔离点。

  7月21日晚,南京禄口机场的母公司东部机场集团“一把手”冯军主持召开了集团党委(扩大)会议,认为此次南京机场发生的新冠疫情影响巨大、教训深刻,对整个集团是一次深刻的教育。

  会议要求采取最坚决、最果断、最严格、最有效措施,全力打赢疫情防控攻坚战。

  但当时,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尽管航班大面积被迫取消,却仍未完全停运。

  7月23日傍晚,江苏省委决定,暂停冯军东部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由钱凯法同志代理东部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

  也是那天,南京禄口机场正式暂停运营国内航线。又过了5天后,7月28日,禄口机场的国际航线暂停运营。

  同在7月2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评论文章称,在境外疫情形势依旧不容乐观的情况下,禄口机场存在监管缺位、管理不专业等问题,疫情防控的各项措施没有落细落实。

  文章称,在工作程序、流程上,禄口机场没有将负责境外和境内的保洁人员区分开,日常监管严重缺位。更严重的是,机场还存在管理不专业的问题,把国际航班与国内航班由原来的分开运营变为统一混合运营,造成境外疫情流入,导致疫情扩散。

  此外,在发现阳性样本之后,禄口机场对相关人员的防控管理也不到位,造成疫情蔓延。

  中纪委评论文章反问道,倘若南京禄口机场能够及时认真落实举措,又何以在疫情防控中轻易“失守”?





本文章来自于 加西网 (温哥华门户网)
http://www.westca.com

这份报导的网址是:
http://www.westca.com/News/article/sid=846821/lang=schines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