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廣告聯系 | 簡體版 | 手機版 | 微信 | 微博 | 搜索:
歡迎您 游客 | 登錄 | 免費注冊 | 忘記了密碼 | 社交賬號注冊或登錄
歡迎來到加西網 (溫哥華門戶網)

首頁

新聞資訊

論壇

微信

溫哥華地產

溫哥華教育

溫哥華汽車

新移民/招聘

旅游
搜索:  

 論壇通告:  轉載新聞請務必注明出處,這些媒體請不要轉,謝謝   批評商家需要注意  
 個人空間: 世事如棋、局局新! | XY | 人類新生活模式 | 快樂的獅子 | 毛虎的聊齋 | 老犯二 | 加西禪院 | 滄海一聲笑 | 加拿大懶人輕松減肥 | 王博談美加 | 逸言堂 | 嗱嗱嗩R!!2惶磽費浴3鑰髟諮矍啊 | 羅蓬特機器人 | Volcano的小窩兒 | 呱呱叫廚房 | Invisible world | 靜觀雲卷雲舒 | Calm zone | 五木森林 | 鐵扇公主的閨房
 最新求助: 請問誰知道哪裡有賣理發的電動推子?   忽然有個疑問:戰爭時期,加拿大拿PR卡未入籍的永久居民會被強制服兵役嗎?   這個銀條   如何修改會員名?
 論壇轉跳:
     發帖回帖獲取加西鎊, 兌換精彩禮物

論壇首頁 -> 溫哥華不眠夜

失蹤 (全文完,已經都整理在首頁,謝謝捧場) (發表於8年前)

分頁: 1, 2, 3 ... 35, 36, 37  下一頁  


回復主題  圖片幻燈展示  增添帖子到書簽中  給帖子中的發貼者批量贈送獻花或者花籃    |##| -> |=|        發表新主題
閱讀上一個主題 :: 閱讀下一個主題  
作者 正文
剪剪舞隨風
(只看此人)




文章 時間: 2012-10-13 18:27 引用回復
蘇萌雙手抱著膝蓋蜷在沙發裡,血紅的眼睛直直地盯著門口的方向,耳朵是豎立著的,不放過每一個從門外傳來的聲音,像是一只充滿警惕的忠實家犬時刻准備著沖出家門歡迎主人的歸來。牆上時鍾已經指向6點了。蘇萌就這樣坐了一宿,電話也打累了,問過所有能想到的熟人,沒有一個人能告訴她趙健生在哪裡。此時蘇萌甚至希望趙健生是個賭徒,那樣的話起碼她會知道在早上能見到他。

再次撥通了那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手機號。

“嘟。。。嘟。。。嘟。。。嘟。。。。。。。趙健生,請留言。”

放下手機,蘇萌把頭埋在膝蓋上。人去哪了呢?蘇萌的腦袋都已經想炸了可還是想不出趙健生會去哪裡。挪了下鼠標,啪地一聲沉睡的電腦醒來了。時間還早,論壇裡沒有幾個人活躍,新帖子很少。蘇萌用眼睛迅速掃視了一遍新貼,沒有任何諸如車禍之類的帖子。打開收音機,沒有,什麼壞消息也沒有。世界很平靜,人們一如既往地生活著。

死趙健生,你敢這樣對待我!壞消息的缺乏把蘇萌激怒了。此時紅著眼睛的蘇萌就像一只突然掉進陷阱的困獸,想發威卻找不見人。蘇萌噌地一下從沙發竄到地上,兩只腳丫子啪啪地急速地敲著地板。等你回來,我絕饒不了你!不知轉了多少圈,蘇萌轉累了,疲憊地又把自己塞回到沙發裡。再等一天,就一天,如果還不回來就只能報警了。

趙健生就這樣失蹤了,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1

一年後


蘇萌認真地挑選著新上市的桃子,明天就是中秋節了,禮拜六的下午麗晶裡塞滿了到處購買過節食品的人。挑完了桃子蘇萌向蔬菜部眺望了一下,她的臉一下子由剛才的紅潤變成了慘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蘇萌把目光死死地盯在遠處那個穿著深藍色夾克的男人的背上,生怕一眨眼睛他就會從地球上消失一樣。蘇萌迅速地挪動著自己的身體向那個男人一步步靠近。

“健生!”

那個男人抬起頭來把臉轉向蘇萌,“是跟我說話嗎?”

“對不起,我認錯人了。”

不是,自己太神經質了。那是一張平淡無奇的臉,就是你看過十次也記不住的那種臉,同趙健生棱角分明的臉沒有任何相似之處。可是他的背影太像趙健生了。

蘇萌沒有心思繼續精挑細選了,胡亂地拿了一把油菜塞到塑料袋裡,眼睛還在偷瞄著那個男人。只見他選了幾個青椰菜,又拿了一把蔥,付過款就走了。蘇萌悵然若失地也付了錢,向地下車庫走去。

趙健生失蹤的那一天又像放電影一樣在蘇萌的腦子裡過了一遍,蘇萌清楚地記得每一個細節。怎麼能忘呢,親愛的人就這麼悄無聲息地從自己的生命中消失了,而最悲劇的是蘇萌不知道是為了什麼。


2

堅持等待的那一天是蘇萌將近30年的生命中最漫長的一天,她不敢出門生怕一旦趙健生回來了而自己卻不在就糟了。於是就不停地給他打電話,無論蘇萌在留言裡說了什麼,等來的永遠都是死寂,一言不發地死寂,冰到骨子裡的死寂。到了晚上,蘇萌終於憋不住了,給趙健生國內的父母和弟弟都打了電話,然而誰都不知道他去了哪裡。趙健生的母親本來就有心臓病,聽說兒子失蹤了,一急心臓病還發作了不得不送去醫院急救,好在搶救及時人沒事。蘇萌在這一邊是幹著急卻幫不上忙,心裡已經不知道罵過趙健生多少遍了,然而她內心最深處卻是一股莫名的說不清道不明的恐懼。

又是一夜無眠,早上走在去警察局的路上蘇萌頭重腳輕,身子輕飄飄地就像一張紙片被小風裹著就吹進了警察局。那個接待她的警察關心地給她倒了杯熱水,接過杯子蘇萌的眼淚唰地就下來了,心裡的委屈和悲傷也一並流出。那個警察又忙不迭地把面巾紙遞過來,蘇萌感激地看了一眼那個警察接過紙巾,擦去眼淚,蘇萌開口了。

“我老公失蹤了,他叫趙健生,已經兩天兩夜沒回來了。我問過所有的家人朋友同事,沒有一個人知道他去哪了。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這不是他的作風,他一定是出事了。”

“他帶走什麼東西了嗎?”

“我檢查過,什麼都沒缺,車子,他的護照,錢都在。”

“你是什麼時候最後一次見到他的?”

“兩天前的早上大約8點鍾左右,我上班前。”

“他有什麼不正常的舉動嗎?”

“沒有,我們像往常一樣,擁抱了一下道了聲再見,我就上班去了。”

“他也去上班嗎?”

“不去,我們剛來加拿大才一年多一點。我英語好先找到了工作,他英語不太好還沒找到合適的工作。”

“他最近有什麼異常嗎?比如說突然愛花錢或者和一些你不知底細的人交往什麼的?”

“沒有啊,至少我沒發現。”

“那他平時都幹些什麼?”

“啊,周一到周四上VCC的英語班,是下午的課從1點到3點半的那個班。他有時上午愛去離家門口不太遠的那個STARBUCKS,周末我們都是在一起的。”

“我們會盡力找他,你先回去吧,要是發現了什麼異常情況或者漏掉了什麼的再給我打電話。這是我的名片。”


3

那張名片此時正躺在蘇萌的手袋裡。

想到這裡,蘇萌深深地吸了口氣,從手袋裡取出車鑰匙。就在她望向自己的車子的那一瞬間,她感覺到有一雙眼睛在看著她。她警覺地四下望了一圈,沒有人在注意自己,蘇萌輕輕舒了口氣,暗笑自己太神經質了。自從趙健生失蹤以後,她就開始變得異常敏感起來,不再像以前那樣輕易就相信什麼了。

打開車門,蘇萌坐進車裡。不對,沒有感覺錯,是有人在盯著自己。是他!那個背影像趙健生的男人正從另一輛車裡看著自己。蘇萌迎著他的目光對看了過去,然而那個男人卻把頭低下了。蘇萌沒有把自己的目光收回來,心想你為什麼看著我。

就在蘇萌盯著那個男人看的時候,放在手袋裡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嘟。。。嘟。。。嘟。。。。。。”

聽到手機的鈴聲,蘇萌感到一種莫名的緊張,愣了一秒鍾,才慌忙把手機掏出來。掃了一眼來電顯示,把手機貼到了耳邊。一句“喂”剛出口,耳朵裡就傳來了歡快的聲音。

“萌萌姐,是我呀,Dianna。”

“死丫頭,你嚇死我了。”

“我又不是鬼,怎麼能嚇著你?!是不是你做了什麼虧心事啦?”隨後是一串銀鈴般的笑聲。

“你是在說你自己吧。” 蘇萌嘴裡也是不饒人的。

“說正經的,萌萌姐,今晚你有什麼安排嗎?”

“你還不知道我,沒有什麼安排。”

“那來我家吧,我做好吃的給你。”

“不麻煩你了,我自己隨便吃點就行了。”

“人家是有事要問你。”

“什麼事?”

“有東西要給你看。”

“那好吧,晚上見。”

“晚上見。”

收了線,蘇萌又朝那個男人停車的方向望了望,人和車都沒影了。今天真的是有點見鬼,蘇萌邊想邊發動起車子離開了停車場。

晚上如約來到Dianna家,一進門蘇萌就有一種重新回到人間的感覺,伴著飯菜的香味是一曲意大利歌手Laura Pausini 的And I Come Back To You。房子被Dianna布置得還是那麼溫馨又有小資情調,餐桌上擺著一束鮮花,牆上又多了一幅印象派的畫,一些小裝飾物不時地出現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蘇萌非常喜歡Dianna這一點,活得真實但不俗氣。Dianna是蘇萌剛來溫哥華時在一個找工作的講座上認識的,因為年齡相仿又都是差不多時間登陸的,於是很快就成為了朋友。

“你要給我看什麼?” 蘇萌坐到沙發上,隨手擺弄著一只雪白的玩具猴。

“不著急,吃完飯再給你看。”Dianna 一邊擺著餐具一邊答道。

“好,你最近都在忙些什麼?”

“呵呵,我還能忙什麼,還不是我的終身大事。今年再不結婚,我媽我爸都能把我吃了。”

“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嗎?”

“那個李立新呀,早吹了。我又找了一個。”

“你換男朋友的速度都快趕上火箭啦,快把照片給我看看。你就是要我看這個,對不對?還跟我賣關子。”

“你就是比猴子還精。是,沒錯,照片在我電腦裡。”

“怎麼改交老外了?”

“換換口味。你覺得怎麼樣?”

“看上去挺精神的,你怎麼認識他的?”

“網上啊。”

“網上的你也敢交,不怕被騙了?”

“所以才要你給我當參謀的。他叫David,下個星期六我們三個一起出去吃頓飯。”

“不去,我才不當電燈泡呢。”

“你也不要老呆在家裡,你老公都走1年了,說不定在外邊連孩子都有了,你還守個什麼勁?!”

“我不相信他會做出那種事來。”

“什麼相信不相信的,現在的男人都花心得不得了,你也該跟他做個了斷了。”

“怎麼了斷?人又不在。” 蘇萌的聲音小了下去。

“你們分居已經一年了,找個律師在報上登個聲明,他不應答的話,過30天就可以單方面起訴離婚了。”

“你還沒結婚呢,怎麼把離婚的程序都搞得這麼清楚?!”

“這叫防范於未然。你還這麼年輕,別太自己苦自己了。你老公都這麼長時間沒有消息了,你這麼苦等,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

“我放不下他。。。” 蘇萌的聲音幾乎低到聽不見。

“你呀,就是太長情了。”

“那也不能像你似的,追星趕月的。” 蘇萌終於找到了反擊的機會。

“哼!我們說好了啊,下個禮拜六,我把David帶去見你。”

“好,悉聽大小姐尊便。”

“這還差不多。”

蘇萌回到家裡已經是9點多了,天早已經黑透了。望著窗外在風中搖搖擺擺的枝條,蘇萌不禁惆悵起來,又一個冬天快來了,健生,你在哪裡?你知道我每天都在想你嗎?如果你還活著,給我一個信號好嗎?想到這,不知怎麼的那個陌生男人的背影突然就跳進了蘇萌的腦子裡。他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坐在車裡偷看我?要是能再見到他,得想個辦法弄清楚他是誰。

4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又是星期六了。從睡夢中醒來,蘇萌揉了揉眼睛,一抹晨光透過乳白色的窗簾落在大大的雙人床上,屋子裡暖洋洋的。蘇萌懶懶地不想立刻起床,那個揮之不去的疑團又浮了出來。盡管在這一周時間裡蘇萌很留心地觀察著出現在自己周圍的每一個人,希望能夠再次遇上那個男人,然而他就像是一個氣泡一樣,只閃過一次就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她的直覺告訴自己那個男人一定和丈夫的失蹤有關聯,然而這是一種什麼樣的關聯呢?蘇萌猜不到,有時她甚至希望那個男人就是趙健生。也許是他迫不得已易容了?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可為什麼呢?我們剛剛來到這個國家1年多一點,會有什麼事情讓他做出如此的選擇?他到底在對我隱瞞些什麼?難道真的像Dianna說的那樣是因為他愛上別人了嗎?想到這種可能性,蘇萌的心就疼了一下,呼吸也開始不暢起來,眼淚在眼圈裡打了個轉。不,不會的,蘇萌安慰著自己。為了不讓自己繼續胡思亂想下去,蘇萌於是決定起床。

遠遠地蘇萌就看見餐廳招牌上那個大大的藍月牙了,沒錯,就是這裡,藍月牙餐廳。剛一進門,就看見Dianna向自己直揮手,再一看她身邊坐著的就是那個照片裡的David,蘇萌快步走了過去,那個David見狀也馬上站起身來為蘇萌拉開了椅子。

寒暄完畢,蘇萌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好在那個David很健談,東拉西扯的,漸漸地大家開始熟絡起來。就在蘇萌想著趁機會好好盤問一下這個David的時候,沒想到David倒是先來了開門見山。

“聽Dianna說你老公失蹤已經一年了,難道他從來就沒聯系過你嗎?”

“沒有”,蘇萌看了一眼Dianna,“報過案了,剛開始警察還挺積極,也到我家來看過了,可是總也沒消息,現在警察已經把這個案子放下了。”

“他叫趙健生,是吧?”蘇萌點了下頭,“難道他也沒通過別人聯系過你?”

“沒有”,蘇萌又看了一眼Dianna,心裡已經開始怪她這個朋友多事了。

“我有一個朋友在警察局工作,我讓他替你打聽打聽。”

“多謝”,蘇萌木無表情地說了這麼一句客氣話。

“哦,對不起,我要接個電話”,David掏出手機“嗯,嗯”地應答著,一邊向門外走去。

“你怎麼把我的事情告訴他了?”

“是他跟我說他有朋友在警察局工作,我才告訴他你的事的,早查明白早了斷,啊”,Dianna一臉關切地看著她。

“也好”,蘇萌不置可否地應著。

正說著,David回來了。

”蘇小姐,這是我的名片,如果想起了什麼有助於找到你老公的信息可以打這個電話,我一定會轉告我的警察朋友的。”

蘇萌接過名片,只見上面印著:

David Winderbahl

604-524-0723

蘇萌把名片放進包裡,“哦,David,你是做什麼工作的?”

“電腦工程師”

“怎麼沒印在名片上?”

“這個是我的私人名片,頭銜都是印在工作名片上的。我把蘇小姐當朋友,自然要給你我的私人名片嘍。”David 很老友地說。

吃完飯道過別,蘇萌堅持一個人走回家。 藍月牙餐廳離蘇萌的家並不遠,月光下的城市別有一番風韻,蘇萌邊走邊欣賞著彎彎的月牙。走著走著,蘇萌覺得好像有一雙眼睛在注視著自己,然而這一次她並沒有害怕的感覺,心想是不是那個男人又出現了呢?蘇萌覺得自己跟這個男人已經開始熟悉起來了,不再有陌生的感覺。她四下望了望,希望那個男人出現在自己眼前。然而沒有,除了遠處一個男人在草坪上遛狗,什麼人也沒有。自己又開始神經質了,蘇萌自嘲地笑了笑,放松腳步往家的方向繼續走去。

夜裡蘇萌夢見自己又和趙健生在一起了。趙健生用手背輕輕地撫摸著蘇萌的臉說:“我回來了,再也不走了。”蘇萌的眼淚就無聲地流了下來,把枕巾都打濕了。


5

沒有趙健生的日子是孤獨的,或者說蘇萌選擇了孤獨。接下來的兩周時間是無風也無浪,日子平平靜靜,蘇萌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中。因為沒有加拿大的文憑,蘇萌這個曾經的建築師現在就是一個小工,在一個有牌的建築師手下打工。蘇萌不喜歡這樣,工作於她來說和趙健生一樣重要,為了能夠早日重新做回建築師,蘇萌不僅工作非常努力,有時下班還要去上一些建築師協會AIBC的課程。

今天蘇萌像往常一樣結束了一天的工作,正准備去吃點東西就去上課,但是手機卻響了。

“蘇小姐,是我,David,David Winderbahl,Dianna的朋友。”

“你好,David。有什麼事嗎?”

“我的那個警察朋友已經幫你查過趙健生的案子了,他想見你當面跟你說。”

聽到趙健生三個字,蘇萌的心就開始跳個不停,“好,好!現在可以嗎?我正好有時間。”

“可以,我朋友也是這個意思。在你家附近KINGSWAY上的那個STARBUCKS見面如何?”

“沒問題,我馬上過去。”

放下電話,蘇萌的臉因為激動已經變得紅紅的了。天哪,終於有他的消息了。會是個什麼消息呢?是好還是壞?蘇萌邊想邊往停車場跑去拿車。

要了一杯綠茶,蘇萌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她平時很少到這個STARBUCKS來因為她不喜歡喝咖啡,然而她知道這個咖啡店是趙健生曾經常來的。蘇萌邊喝著茶邊瞄著窗外,剛喝了幾口,就看見David和一個小個子男人一起向咖啡店門口走來。單從外型上看,這兩個人的差別還是滿大的,David 個子很高,應該有6尺3左右,而且很壯實,肩膀寬寬的。那個小個子男人大約只有5尺4,身體也很結實,但是他的那雙眼睛卻給了一種讓蘇萌不舒服的感覺,盡管他並沒有看著蘇萌。也許因為他是警察吧,蘇萌開解著自己。

”哦,你已經到了。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Clay,我的朋友。這位是蘇小姐,Dianna的朋友。”

蘇萌向Clay點了下頭,算是打招呼。

“你們先聊著,我去要兩杯咖啡。”David沒有坐下,直接就去櫃台叫東西去了。

“蘇小姐,我就不客氣開門見山了。”

蘇萌剛剛安靜下來的心又開始蹦起來了,“好”,隨著這個好字蘇萌咽了下唾沫。

“你老公趙健生卷入了一個間諜案,這才是他失蹤的原因。就在CSIS剛查到他時,他卻突然失蹤了。”

“不可能!不會的,他不會那麼傻的!”蘇萌都要叫起來了。

“他到底有沒有跟你接觸過?”那雙冷冷的眼睛射了過來。

“沒有!”蘇萌迎著那道冷光答道。

“咖啡來了。”David手裡端著兩杯咖啡有點笨拙地挪了過來。

Clay沒有理會David,繼續用冷冷的目光看著蘇萌的眼睛說,“如果他接觸你,你一定要通知我們,你知道他是跑不掉的。這是我的名片。”

“好的。”蘇萌囁嚅了一句,把名片放進了手袋裡。

Clay這才接過咖啡,只喝了一口就放在了桌子上說,“我還有事,先走了。”

“我今天也忙,不陪你了,蘇小姐。”David也跟著Clay走出了咖啡店。

這兩個人的出現就像是夏日裡突然來的一場傾盆大雨,把沒有准備的蘇萌澆了個透心涼。不可能!間諜,CSIS,健生就是再糊塗也不會成為什麼間諜,一定是誤會。蘇萌放下沒喝完的茶,課也不准備上了,她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回到家裡好好整理一下思路。

蘇萌和趙健生是在一個朋友的聚會上認識的,趙健生大學學的是哲學專業,沒事就喜歡跟人辯論。蘇萌是被他的博學而又縝密的思維吸引住的,而這個寡言少語但是每每又切中要害的美麗女孩也把趙健生一下子迷住了。兩人就這樣一見如故,再見傾心,約會了一年就結婚了,婚後兩人還是好得不得了,你恩我愛。蘇萌知道趙健生有時思想會比常人偏激一些,但那都是理論上的。做間諜,他決不會的。

回到家裡,蘇萌就開始翻趙健生的文檔,希望從中能發現點什麼。翻累了,還是一無所獲。蘇萌決定去泡個熱水澡。泡完了澡,披上那件藍色的浴袍,蘇萌給自己倒了杯葡萄酒。夜已經很深了,蘇萌端著酒杯站到了面向街面的窗戶前,在百葉窗上扒開一道縫兒,蘇萌向街上望了望。自從趙健生失蹤以後,蘇萌就養成了這個往街上望的習慣,她總希望能有一天看見丈夫向自己走來。

啊,那輛Nissan車怎麼那麼眼熟,對了,那天在麗晶的停車場見過,難道是那個男人又出現了?蘇萌的心都快蹦出來了,不行,不能像上次那樣讓他消失了,我要去問問他。迅速在浴袍外面披上一件風衣,蘇萌就沖出門去向那輛Nissan車走去。


6

待蘇萌走近那輛Nissan車,仔細看了一眼車上坐著的人,原來是一個長發女人。蘇萌不免有些失望,剛要轉身往回走,那個女人卻向蘇萌招了招手,示意她過去。蘇萌以為她是迷路了想向自己問路,於是就走了過去。

那個女人搖下車窗,開口道:“萌萌,是我,快上車。”

蘇萌驚得嘴都張開了,原來是個男人的聲音!再仔細一看,是那天在麗晶裡看到的那個男人!那個男人用眼神示意蘇萌快上車,蘇萌只稍稍猶豫了一下,就抬腿上車了。心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豁出去了,諒他也不敢把自己怎麼樣,不解開這個謎自己怕是永難安生。想到這,蘇萌的心就安定了下來。她剛剛坐好,車子就啟動了。

”你要帶我去哪兒?”

“萌萌,別怕,這裡說話不方便,我帶你去一個方便說話的地方,慢慢說給你聽。”

邊開車,那個男人邊警惕地觀察著四周。見他這麼緊張,蘇萌就不再追問下去了,兩個人都靜靜地不出聲。車子出了蘇萌住的那個小巷,上了大道,一路向北,過了獅門橋,來了一處靜謐的地方停了下來。蘇萌辨認一下不認識這個地方,但是知道自己已經到了北溫。

“下車吧,我們去吹吹海風。”

“這是哪裡?”

“哦,別怕,這裡離Cates Park 不遠,我們可以從那邊去到海灘,走吧,我認識路。”

七拐八拐地蘇萌就跟著那個男人來到了海邊。現在是大潮,海水已經漲滿了,在月光下嘩啦嘩啦地一遍又一遍地拍打著海岸,兩人順著海灘走了起來。

”這回可以說了吧?”

那個男人停下腳步,往四周又看了一圈,此時的海灘上只有他們兩個人和一輪灑著青光的滿月。

“萌萌,我是趙健生啊,你真的沒認出我來?”那個男人看著蘇萌的眼睛說道。

聽見他親口說出這個,蘇萌的反應倒是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大。

“你真的是趙健生?”蘇萌睜著大眼睛探尋地看著眼前這個男人的臉。

“我整容了,沒原來好看了,你認不出來是應該的。”趙健生的聲音裡有一絲惆悵和無奈。

“為什麼?你難道真的做了間諜?”

“沒有,萌萌,我沒有做間諜。你還不知道我,我怎麼會去做間諜呢?!”聽到這裡,蘇萌的心就舒緩了一下。

“那為什麼警察要找你,你又不告而別,失蹤了足足有一年了。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

“對不起,萌萌,我是沒有辦法,怕告訴了你,CSIS就盯上你不放了。”

“這到底都是怎麼一回事兒啊?”

“我是無辜被卷入一樁間諜案的,現在弄得要拖身也難。”趙健生的臉上掠過一絲委屈,接著說道,“還記得我原來在上VCC的英語班吧?”

“嗯,記得。”

“班上有一個從伊拉克來的難民,叫阿姆德,跟我年紀差不多。你知道的,班上絕大多數的同學都是女的,這個阿姆德又是一個伊斯蘭教的,就更沒有什麼人理他了。我見他一個人怪孤單的,下課沒事的時候就常和他聊天,有時還談論一下時局。你知道我對美伊這場戰爭的看法的,對美國侵略伊拉克的做法我是不贊成的,所以我們聊得還算投機,他好像也挺信任我的。其實要是這樣下去也沒什麼,壞就壞在有一天我在STARBUCKS裡看見阿姆德和一個白人男子在一起說話,過後我就把我看見他們的事兒說給阿姆德了還多事地問他那個男人是誰。阿姆德說那個人是他老板,專門給他送錢的。我就打趣他說那給我也送點唄,我正缺錢呢。阿姆德就意味深長地嘿嘿一笑。這事也就過去了。可是過了幾天,阿姆德沒來上課,老師跟我們說很不幸阿姆德遇到車禍死了。死了就死了唄,這年頭遇到車禍的人多了,我也沒把這事太放在心上。然而有一天我發現我的電腦被人碰過了,還記得有一次我問你動沒動過我的電腦?”

“想起來了,你是問過,我還以為你自己用完忘了呢。”

“沒有,我從來不用CD盤的,而電腦提醒要把CD盤重新安裝。從那時始我就起疑心了,但是讓我下定決心遠走高飛的原因卻是我被人下毒了。”

“被人下毒了?我怎麼不知道?”這回蘇萌是真的吃驚了。

”還記得我有一次肚子疼不得不去醫院的事兒嗎?”

“記得,我以為你是吃壞東西了。”

“不是,我沒吃壞東西。那個疼法很特別,是攪肝攪肺的疼,還伴隨著一種莫名的恐懼在裡邊。我本是一個膽子大的人,不會突然沒緣由的恐懼。好了之後,我就上網查了一下中毒的症狀,我敢肯定我是被人下毒了。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害我,也不知道是誰幹的,唯一的解釋就是跟那天看見阿姆德和那個白人男子有關。但是我不能就這麼糊裡糊塗地死了,我要逃走,搞明白怎麼回事,就是搞不明白我也不能坐以待斃,於是我就走了。真是讓你受苦了,為了保護你我才沒對你說的,原諒我吧。”

說到這裡,趙健生抓起蘇萌的雙手放在自己的心口說,“你知道不能見你我是多麼地痛苦嗎?沒有一個夜晚我不是在想你中睡去的。”

蘇萌的眼圈就紅了,但是她的問題還沒問完,“那你哪裡來的錢整的容?我查過你沒拿家裡的錢。”問完又小聲補了一句,“整地真難看。”

“是比以前難看多了,為的就是不引起注意。”趙健生呵呵地笑了一下。“錢,我是借的。從一個比我早好幾年就移民加拿大的高中同學那裡借的。”

“哪個高中同學?我怎麼不知道你有一個高中同學在這裡?”

“不是這裡,是在Saskatchewan。在高中的時候她暗戀我,見我沒理她,後來就嫁了個有錢人也移民這裡了。我有她的email 地址,本來跟她也沒什麼又怕你多心就沒告訴你。我在圖書館上網新注冊了一個email,發信管她借錢並說很快會還她,她沒多問就答應了。”

“她一定是還愛著你才借你錢的。”

“我就知道你聽了會不開心的。”

“我有那麼小氣嗎?”蘇萌挑釁地說道。

“不是小氣,是太在乎我,太愛我了。我也一樣啊,所以才不想用無關的人和事來打擾我們的關系。”

蘇萌滿意地癟了下嘴,“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啊?那個警察Clay還挺凶地要我把你的行蹤告訴他呢。”

“我知道,我都看見了,這些天我一直在注意你周圍的人。”趙健生皺了下眉頭,“我也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但我實在太想你了,想再抱你一次。”說著就把蘇萌摟在懷裡,蘇萌也安靜地把頭埋在他的胸前。

“我們回家吧”蘇萌喃喃地低語道,然後抬起頭認真地看了看心愛的人,“我是說真的,我們今晚回家過吧,你這個樣子連我都騙過了。他們,不管他們是誰,肯定認不出你的。”

“嗯。。。。。。”趙健生有些猶豫,過了有一分鍾的時間,然後點了下頭,“好吧,諒他們也看不出來,我不還是個女人嘛”,說完頑皮地笑了起來,“走,萌萌,我們回家!”說著摟著蘇萌就往回走,海水還在嘩啦嘩啦地響個不停。

駕著車兩人回到了蘇萌住的那幢樓下,街上一個人也沒有。蘇萌和趙健生把車停在地下停車場,迅速下了車上電梯開門進了屋。進得門來,兩人相視一笑,“真夠緊張的,回自己家就跟做賊似的。”趙健生一把把蘇萌攬進懷裡,“讓我好好親親你”,說完就用唇把蘇萌的唇蓋上了。

吻了好一會兒,蘇萌才兩頰緋紅地從趙健生的懷裡掙脫出來,“我身上全是外面帶來的土,我去沖一下,你也把你的那個假發也摘下來,看著好奇怪啊。”

“我都忘了”,說完趙健生一把摘下假發,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你先去休息一下,我馬上就來,廚房裡有水果和葡萄酒。”蘇萌邊說邊往浴室走去。

簡單地沖洗了一下,蘇萌就從浴室裡出來了,緋紅的兩頰由於熱水的緣故更顯得嬌艷欲滴,把坐在沙發上的趙健生看得心旌搖蕩。蘇萌也坐了過來,端起趙健生倒好的酒杯,“來,我們幹一杯吧,為久別重逢!”

“為久別重逢!”趙健生端起另一個酒杯,兩人都一飲而盡。

喝完酒,蘇萌撒嬌地把手放在趙健生的兩頰上,端著他的臉細細地打量著,“這麼長時間沒好好看看你了,這回我要好好看看你。”

“有什麼好看的,太難看了。”

“別說,你化著這個妝,我還真看不清楚,不如你也去洗一下吧。”

“是,遵命。”趙健生聽話地起身,臨了還不忘在蘇萌的臉上摸了一下。

聽著嘩嘩的水聲從浴室裡傳出來,蘇萌的毛孔都要豎起來了,怎麼辦?他不是趙健生,我引狼入室了。


7

一開始蘇萌就覺得這個“趙健生”的聲音雖然和自己老公的特別相似,但細微之處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不同,接吻的感覺和他身上發出的氣味也和以前有一點小差別,但是他的故事說得太合情理了,而且確實和發生的事實相符,加上一年多不見了,他又化著女人的妝,氣味不太相同也合情理。蘇萌不想因為這些疑點就把好不容易才回來的趙健生推出門去,萬一他是真的呢,那自己不是要後悔一輩子嘛。於是蘇萌就想出了這個辦法來最後試一下這個趙健生,如果他過得了這個測試,那他就是真的趙健生。

原來趙健生有一個弱點,這個弱點除了他家人和蘇萌之外,別人並不知道,那就是他酒精過敏,不能飲酒。如果是飲酒精度低的會全身起紅點,尤其是臉和脖子部位,飲酒精度高的就會要他的命。所以趙健生從不喝酒,家裡的酒都是蘇萌一個人喝。而剛才這個假“趙健生”卻高高興興地喝了一大杯,喝了之後一點過敏的反應都沒有。相貌可以改,聲音可以改,體味也有可能因為飲食的不同而改,但是酒精過敏是改不了,那個是天生的,現在蘇萌確定他是假的了。但是怎麼處理他呢?來硬的肯定不行,蘇萌知道就是自己身體再結實也打不過一個大男人的。有了,那就將計就計,把他還給他們。

“趙健生”歡歡喜喜地洗完澡從浴室裡出來了,身上穿著趙健生的灰色浴袍,還真挺合身的。他一出來就樂呵呵地開口道,“等著急了吧。”

“不急,你還要再喝一杯葡萄酒嗎?”

“好啊,那我們就再喝一杯。”

蘇萌把一杯滿滿的紅葡萄酒就遞給了“趙健生”,他接過來又是一飲而盡。蘇萌看著他喝完,說道,“天涼了,我去把窗戶關嚴。”

關完窗戶,對著“趙健生”說,今晚這麼一折騰我都有點餓了,我去弄一盤水果來,你在沙發上靠一靠也歇會兒氣,我馬上就來,啊。”

“好,小姑奶奶,都聽你的。快點兒啊!”

“嗯”

蘇萌就進了廚房,“趙健生”給自己又倒了杯葡萄酒。

蘇萌剛把冰箱的門打開,就聽到外面一片嘈雜聲,接著就是砸門聲,“警察,快開門!”

“趙健生”臉色大變,“萌萌你叫警察了?!”

“健生,我想好了,你這麼東躲西藏地也不是辦法,去和警察說清楚。你什麼也沒幹也什麼都不知道,他們查清楚肯定會放了你的,然後我們就可以安安生生地過像以前那樣的日子了。”

還沒等“趙健生”再接下去話,兩個持槍的警察已經闖進來了。

“HANDS UP!DON'T MOVE!”


8

10月21號

正好是一個星期天,蘇萌早早就起床了,今天是自己31歲生日,這是趙健生沒有和自己一起過的第二個生日了。整理完家務,蘇萌決定到中央公園去走一走。看看天,有一點陰,但是不像要下雨的樣子,蘇萌套上休閒裝,腳蹬運動鞋就出門去了。

公園裡人還真不少,已經下了好幾天雨了,人們都在屋裡憋壞了。蘇萌悠閒地走在小路上,突然一個大約11,12 歲的小男孩向自己跑來,手裡還拿著一枝百合花。小男孩把花交給蘇萌說,“一個叔叔讓我給你的。”

“那個叔叔在哪裡?”蘇萌接過百合花,焦急地問。

“不知道,剛才還在那邊。”小男孩用手指著小路的另一個方向。

“謝謝你,小朋友。”邊說著蘇萌已經跑向小男孩手指的方向了。

沒有,什麼都沒有。健生,我最親愛的人,你還活得好好的,謝天謝地。 蘇萌把百合花緊緊貼在自己心口,你沒有忘記我們的約定。

那是在蘇萌29歲生日的晚上,蘇萌跟趙健生撒嬌道,“明年我就30了,真可怕,過了30就是老太太了,我不要變老,你給我想個辦法怎麼才能永葆青春?”

“嗯,讓我想想,那我就在你31歲生日的時候送你一朵百合花,就代表你才一歲。然後依次類推,32歲就送兩朵,直到你100歲,怎麼樣?哈哈!”

想到這裡,蘇萌的臉上現出了甜蜜的微笑。坐在長椅另一邊的一個老太太,饒有興致地看了看蘇萌和她手裡的花,打趣道,“是暗戀你的男人送的吧?”

蘇萌羞澀地一笑,說,“是的,是一個Secret Admirer。”

此時太陽已經燒開了一小片陰雲,正費力地從那個空隙裡探出頭來,陽光正好。


(全文完)



謝謝各位捧場。


 
(10)
花籃 (159)
分享
_________________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上一次由剪剪舞隨風於2012-10-21 21:22修改,總共修改了18次
樓主 | 電梯直達
閱讀會員資料 發送站內短信 主題 User photo gallery 禮物  
論壇廣告 Fiorella-Polygon建造的列治文中心地段精品公寓,即將開售!
忐忑
(只看此人)



文章 時間: 2012-10-13 18:39 引用回復
嘟。。。嘟。。。嘟。。。嘟。。。想說什麼。
 
花籃 (1)
分享
沙發 | 返回頂端
閱讀會員資料 發送站內短信 主題 User photo gallery 禮物  
論壇廣告 溫哥華Lipont Place 發售抗疫口罩、小瓶酒精免洗消毒液!
www3w
(只看此人)



文章 時間: 2012-10-13 18:42 引用回復
跟上此穿花游泳衣的有關系嗎? :lol:
 
花籃 (1)
分享
板凳 | 返回頂端
閱讀會員資料 發送站內短信 主題 User photo gallery 禮物  
論壇廣告 溫哥華Shaughnessy社區2-3臥室大平層豪宅!最後六套現房稀缺珍品!
剪剪舞隨風
(只看此人)



文章 時間: 2012-10-13 18:45 引用回復
哈哈哈 寫道:
跟上此穿花游泳衣的有關系嗎? :lol:


沒有一毛錢的關系 icon_mrgreen.gif

新樓哈,看看大家愛不愛看,愛看就多寫點,不愛看就不寫了。下雨天閒著也是閒著。 :lol:
 
花籃
分享
_________________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地板 | 返回頂端
閱讀會員資料 發送站內短信 主題 User photo gallery 禮物  
論壇廣告 Soco—南高貴林總體規劃社區即將開售!南樓80%已售罄,北樓僅從$325,900起!
剪剪舞隨風
(只看此人)



文章 時間: 2012-10-13 18:46 引用回復
忐忑 寫道:
嘟。。。嘟。。。嘟。。。嘟。。。想說什麼。


一會兒告訴你哈 icon_mrgreen.gif
 
花籃
分享
_________________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5 樓 | 返回頂端
閱讀會員資料 發送站內短信 主題 User photo gallery 禮物  
論壇廣告 Red Brick—素裡市中心黃金地段超值公寓,售價僅從$228,000起!
www3w
(只看此人)



文章 時間: 2012-10-13 18:48 引用回復
剪剪舞隨風 寫道:
哈哈哈 寫道:
跟上此穿花游泳衣的有關系嗎? :lol:


沒有一毛錢的關系 icon_mrgreen.gif

新樓哈,看看大家愛不愛看,愛看就多寫點,不愛看就不寫了。下雨天閒著也是閒著。 :lol:


好看,繼續。

是家暴的題材嗎?
 
花籃
分享
6 樓 | 返回頂端
閱讀會員資料 發送站內短信 主題 User photo gallery 禮物  
論壇廣告 專業顧問為您提供極具價值的理財保障建議!助您籌劃您獨一無二的人生!
紅土地
(只看此人)



文章 時間: 2012-10-13 19:06 引用回復
繼續。。。
 
花籃 (1)
分享
_________________
這塊神奇的土地裡

  埋藏著黃金般的相思
7 樓 | 返回頂端
閱讀會員資料 發送站內短信 主題 User photo gallery 禮物  
論壇廣告 請關注北美中文網每周電器促銷,優惠多多!
逸立
(只看此人)



文章 時間: 2012-10-13 19:27 引用回復
這個,長篇的還是短篇的?這回答至關重要,涉及到我究竟是只端個小板凳還是要挪張大沙發坐聽故事這一原則問題··· big_face.gif
 
花籃 (1)
分享
_________________
生活好比一鍋苦菜湯,不好玩兒。遛貓去。

www.westca.com/blogs/blog_yili.php
8 樓 | 返回頂端
閱讀會員資料 發送站內短信 主題 User photo gallery 禮物  
論壇廣告 列治文賀鐵驊家庭牙醫—全科牙醫,我們精心呵護您的口腔健康! 電話 604-278-8243
五月花.
(只看此人)



文章 時間: 2012-10-13 19:35 引用回復
哇,樓豬是作家啊,佩服

下一個nobel 得主
 
花籃 (1)
分享
_________________
9 樓 | 返回頂端
閱讀會員資料 發送站內短信 主題 User photo gallery 禮物  
論壇廣告 Metrotown 瑞明牙科中心—采用最先進的現代牙科技術,包括瓷睿克、隱適美、種植牙等!
無眠
(只看此人)



文章 時間: 2012-10-13 19:38 引用回復
等的滋味兒不好受。
 
花籃 (1)
分享
10 樓 | 返回頂端
閱讀會員資料 發送站內短信 主題 User photo gallery 禮物  
論壇廣告 專業顧問為您提供極具價值的理財保障建議!助您籌劃您獨一無二的人生!
 
回復主題     |##| -> |=|     論壇首頁 -> 溫哥華不眠夜 所有的時間均為 美國太平洋時間
1頁,共37 分頁: 1, 2, 3 ... 35, 36, 37  下一頁  


注:
  • 以上論壇所有發言僅代表發帖者個人觀點, 並不代表本站觀點或立場, 加西網對此不負任何責任。
  • 投資理財及買房賣房版面的帖子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有風險,責任請自負
  • 對二手買賣中的虛假信息,買賣中的糾紛等均與本站無關。
  • 不能在本論壇發表新主題
    不能在本論壇回復主題
    不能在本論壇編輯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論壇刪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論壇發表投票
    不能在這個論壇添加附件
    可以在這個論壇下載文件

    論壇轉跳: 

    剪剪舞隨風, 忐忑, www3w, 剪剪舞隨風, 剪剪舞隨風, www3w, 紅土地, 逸立, 五月花., 無眠
    潛力帖子 精華帖子 熱門帖子
    NDP上台了,炒房和經濟的好自為之
    總熬夜損傷牙齒-轉
    政府開查洗錢 地產豪車博彩成焦點
    讓我勇敢地站出來抗擊川粉替白等說...
    苦日子真正開始
    奇葩 600萬別墅連車庫都開不進去
    美國的富豪和精英為何支持民主黨?
    瑜伽——在淫亂世界登峰造極的印度神功
    比大鵝還暖和的羽絨服
    今天的晚餐
    全修好了。。洗手盆漏水很慢…完了...
    冰冰桑,來對個對聯
    看看這瘋狂刷屏的
    [原創]DIY 輕松自制尼康相機外置電源
    VOA:70年了,中共依然重復著“抗美...
    繽紛秋天VS天然彩色餅幹(原創)
    簡單易做的肉沫茄子 原創
    南瓜面包配蘋果餡意外好吃(原創)
    【豆沙南瓜餅】長得像南瓜的餅,秋...
    版主推薦,美女精選(廿二)
    鹿湖公園的楓葉
    版主推薦,美女精選(廿一)
    簡單可愛的萬聖節蜘蛛【原創】
    【上海羌餅】非傳統版,獨家的配料...
    scalloped potatoes
    秋天來了
    版主推薦,美女精選(二十)
    法國鹹派 Quiche
    【越南炸春卷】配料豐富,海鮮味濃...
    螃蟹粥/如何快速煮好綿滑白粥--原創
    願意在戶外等待吃飯嗎?
    團購 變相不交稅。
    淺談NDP在BC省大勝的原因
    2013年剛交付的公寓馬上賣了,導致...
    溫哥華楓葉街打卡
    年齡曝光啦啦?
    日本混浴由來已久 當地人進去一絲不掛
    Trump上台,海外華人要涼ZT
    挺搞笑:是拜登選總統還是他兒子選...
    方舟子:中國哪來的世界一流大學
    回憶我們的大學生活
    誰看錯了自覺去面壁好不好?
    朝鮮戰爭中最慘烈的一場中美決戰,...
    種種跡象表明…北京在為可能攻打台...
    移動支付大漏洞來了:手機一丟,傾...

    最新新聞 熱門新聞 熱評新聞
    加州大火歸來這16人中招 住列治文
    加拿大“鐵飯碗”招人薪水高福利好
    美國批准向台售100個巡航導彈系統
    那些 藏股票交流群裡的騙局要小心
    80年的老店謝幕 股價年內暴跌70%
    牛津專家 不必對第二波疫情太悲觀
    林鄭月娥下周往北京 商討香港經濟
    2歲幼童遭母親男友毆打致死案宣判
    經濟學家批馬雲:對金融無知和傲慢
    月球表面太陽照射處存在水 新發現
    長沙無人認領別墅71棟找到業主了
    1993年東航空難生還者:迫降俄被拒
    上海新能源汽車瘋賣:特斯拉一上午
    皮特女友與老公復合 三角關系開始
    "因為處女膜 5個男人都不敢碰我"
    史料搬運工 秦國強盛與人貉的血淚
    李誠儒拔了陳凱歌的逆鱗 是套路嗎
    精心策劃十月驚奇 為何殺傷力不足
    41歲蕭亞軒花100億捧小男友 被嫌
    中國最擁堵城出爐 居然不是北上廣
    19歲女生遭老師殺害 其母一夜白頭
    她因劉強東性侵案紅了 如今生活..
    唐一菲被黃奕點名演小三艾莉 抗拒
    41歲秦嵐被罵蕩婦 遭萬人點贊……
    張培萌老婆多次被家暴 短跑名將涼
    豪門小女兒就能耍大牌擺臭臉?偏偏
    10月26日BC省府新冠病毒疫情更新
    面向有利中國 勿對他崛起視若不見
    蛋炒飯辱華 中國美食網紅慘遭出征
    在加拿大多勞未必多得,扣稅真狠
    BC周末飆增3死817例家庭聚會限6人
    政府開查洗錢 地產豪車博彩成焦點
    快訊!省選慘敗韋勤信立即請辭黨領
    震驚!加衛生部長機場被拍沒戴口罩
    就這點小事 中國留生殘殺中國房東
    福利拿爽沒人想工作!加拿大要破產
    果然強!大溫"防疫標兵"強制戴口罩
    圍觀:孟晚舟家隔壁豪宅賣了這個數
    糟心!NDP承諾的新冠福利年底沒戲
    美國疫情飛起白宮2次爆發股指暴跌
    普京:疫情後世界強國格局正在重組
    在臨終關懷病房見證的死亡,很真實
    本省過去72小時新增817宗肺炎確診
    加國調查政府應對新冠疫情是否得力
    紐約時代廣場廣告牌惹怒伊萬卡夫婦

    更多方式閱讀論壇:

    Android: 加西網
    [下載]

    Android: 溫哥華論壇
    [下載]

    PDA版本: 論壇

    加西網微信

    加西網微博


    Powered by phpBB 2.0.8
    Terms & Conditions    Privacy Policy    Political ADs    Activities Agreement    Contact Us    Sitemap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

    頁面生成: 0.0365 秒 and 7 DB Queries in 0.0018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