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樂 數學家
移民生活北美論壇 -> 情系中國

#1: 作者: NEWSUN時間: 2018-3-13 11:39



數學家 1939年11月生於江蘇南通。1962年畢業於北京大學,1966年中國科學院數學研究所研究生畢業。1980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 中國科學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研究員,曾任中國科學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院長,中國科學院數學研究所所長,中國數學會理事長。

主要從事復分析研究。對整函數與亞純函數虧值與波萊爾方向間的聯系作了深入研究,與張廣厚合作最先發現並建立了這兩個基本概念之間的具體聯系。對亞純函數奇異方向進行了深入研究,引進了新的奇異方向並對奇異方向的分布給出了完備的解答。對全純與亞純函數族的正規性問題進行了系統研究,建立了正規性與不動點以及正規性與微分多項式取值間的聯系。引進虧函數的概念,證明了有窮下級亞純函數的虧函數至多是可數的。與英國海曼教授合作解決了著名數學家立特沃德的一個猜想。對整函數及其導數的總虧量與虧值數目作出了精確估計。曾獲1982年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1997年陳嘉庚數理科學獎等。

#2: 作者: NEWSUN時間: 2018-3-13 11:40

張廣厚

編輯

張廣厚(1937年1月22日-1987年1月26日),河北唐山人,數學家。

1956年張廣厚考入北京大學數學力學系學習;1962年本科畢業後考入中國科學院數學研究所;1966年研究生畢業後,被留在中國科學院數學所從事研究工作,1977年任副研究員,1979年升為研究員;1983年被黨中央任命為全國科協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1987年張廣厚英年早逝,享年50歲。

張廣厚主要從事單復變函數理論的研究。

中文名張廣厚國    籍中國民    族漢族出生地河北唐山出生日期1937年1月22日逝世日期1987年1月26日職    業數學家畢業院校北京大學

目錄

  1. 1人物生平
  2. 2主要成果
    1. 3主要作品
    2. 4獲獎記錄
      1. 5社會任職
      2. 6人物評價


        人物生平

        編輯

        與陳景潤等人一起討論
        1937年1月22日,張廣厚出生於唐山市東礦區(現已更名為古冶區)林西人,祖籍山東,七歲隨父兄到礦上當童工,飽受艱辛,從小立下壯志:一定要做個有文化的中國人。

        1948年底,唐山市解放後張廣厚回到了校園,以優異的成績完成了初、高中的學業,並成為高中三年唯一一名數學次次考試均滿分的“數學尖子”。

        1956年,畢業於河北省首批重點高中唐山市開灤第一中學,考入北京大學數學力學系學習。張廣厚是大學同屆畢業生中唯一保持六年全優成績的學生。他的畢業論文,也被刊發在一家知名的數學雜志上。

        1962年,在莊圻泰北大的指導下,考入中國科學院數學研究所,師從數學前輩熊慶來教授做研究生。

        1966年,研究生畢業後,被留在中國科學院數學所從事研究工作,1977年任副研究員,1979年升為研究員。

        1983年10月,被黨中央任命為全國科協書記處書記、黨組成員。為著數學研究,他始終在超負荷工作。視網膜發炎、玻璃球混濁,他捂住病痛的左眼繼續工作,以驚人的毅力為國家數學學科的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直到最後積勞成疾。

        1987年,張廣厚英年早逝,享年僅50歲。



        主要成果

        編輯

        與華羅庚在一起
        1964年下半年,張廣厚和楊樂開始合作研究全純與亞純函數族。他們發展了消去原始值的方法,獲得了很好的結果。正當他們全心投入函數理論研究之時,一場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開始了。張廣厚被趕到中城澗勞動,後又到天津小站的解放軍農場勞動了一年半。

        70年代初,隨著文化禁錮的粉碎和經濟、科技改革的到來,特別是周恩來總理親自過問科學院的工作,肯定基礎理論研究的重要性。短短幾年間,他與楊樂合作,首次發現函數值分布論中的兩個主要概念“虧值”和“奇異方向”之間的具體聯系,被數學界定名為張楊定理。緊接著,張廣厚又開始研究“虧值”、“漸近值”和“茹利雅方向”三個概念,這是函數理論中三個重要概念。早在1929年,芬蘭著名數學家奈望利納也曾作過相同的猜測,但10年後,他的猜測被否定了。40年後,這樣一個被著名數學家研究卻被否定過的難題,在張廣厚千萬次的論證中,終於找到了合理的解決方法,一舉做出這項研究的科學論證。《中國科學》在1973年3月,特為論文出了一期增刊。新華社、《人民日報》也在頭版顯著位置再次以《張廣厚又獲世界水平的成果》為題作了報道。

        70年代初,中國文化禁錮粉碎,經濟、科技改革到來,周恩來總理親自過問科學院的工作,肯定基礎理論研究的重要性。短短幾年間,張廣厚與楊樂合作,首次發現函數值分布論中的兩個主要概念“虧值”和“奇異方向”之間的具體聯系,被數學界定名為張楊定理。長期以來,數學家們在值分布論的研究中總認為虧值與奇異方向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彼此不存在什麼聯系。

        1974年楊樂與張廣厚的合作研究則第一次揭示了在這兩個基本概念之間存在著明確的、緊密的聯系,並對這種聯系給出了定量的表述。定理說:對於絕大多數亞純函數(有窮正級),其虧值數目決不能超過其奇異方向數目。對於整函數,結論還可以加強,即其虧值數決不能超過其奇異方向數的一半,他們並舉例說明上述結果是最佳的。楊樂、張廣厚的結果是突破性的,為值分布研究提供了新的方向。
        楊樂與張廣厚
        張廣厚研究的“虧值”、“漸近值”和 “茹利雅方向”三個概念,這是函數理論中三個重要概念。在1929年,芬蘭著名數學家奈望利納也曾作過相同的猜測,但10年後,他的猜測被否定了。

        1978年2月21日,數學家張廣厚在函數理論研究中獲得了具有世界水平的重要成果。他成功地找到了整函數亞純函數的虧值、漸近值和茹利雅方向(一種奇異方向)三者之間的有機聯系,給這種聯系作出了具體的數學論證,指示了整函數或亞純函數所反映的客觀規律。找到了這個被著名數學家研究卻被否定過的難題合理的解決方法。

        #3: 作者: NEWSUN時間: 2018-3-13 11:42

         華人數學家--楊樂和張廣厚

          【楊—張定理】數學家楊樂和張廣厚在函數論方面的研究成果被國際上稱為“楊—張定理”。


        楊樂數學家。江蘇南通人。1962年畢業於北京大學。中國科學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院長、數學研究所研究員。主要從事復分析研究。對整函數與亞純函數虧值與波萊爾方向間的聯系作了深入研究,與張廣厚合作最先發現並建立了這兩個基本概念之間的具體的聯系。在亞純函數奇異方向進行了深入研究,引進了新的奇異方向並對奇異方向的分布給出了完備的解答。對全純與亞純函數族的正規性問題進行了系統研究,建立了正規性與不動點間的聯系。引進虧函數的概念,證明了有窮下級亞純函數的虧函數至多是可數的。與英國學者合作解決了著名數學家立特沃德的一個猜想。對整函數及其導數的總虧量與虧值數目作出了精確估計。1980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學部委員)。

          張廣厚(1937—1987年),唐山市東礦區林西人,祖籍山東,是我國著名數學家。

          1937年1月22日,張廣厚降生在林西一個普通農民的家裡,七歲隨父兄到礦上當童工,飽受艱辛,從小立下壯志:一定要做個有文化的中國人。

        1948年底,唐山市解放了。張廣厚回到了校園,他最終以優異的成績完成了初、高中的學業,並成為高中三年唯一一名數學次次考試均滿分的“數學尖子”。以優異成績考入北京大學數學系。張廣厚是大學同屆畢業生中唯一保持六年全優成績的學生。他的畢業論文,也被刊發在一家知名的數學雜志上。

        1962年,在北大教授莊圻泰的悉心指導下,張廣厚考入中國科學院數學研究所,師從著名的數學前輩熊慶來教授做研究生,從此,在數學科學的道路上,他又邁上了一個新台階。研究生畢業後,他便被留在中國科學院數學所從事研究工作。1964年下半年,張廣厚和楊樂開始合作研究全純與亞純函數族。他們發展了消去原始值的方法,獲得了很好的結果。正當他們全心投入函數理論研究之時,一場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開始了。張廣厚被趕到中城澗勞動,後又到天津小站的解放軍農場勞動了一年半。

          70年代初,隨著文化禁錮的粉碎和經濟、科技改革的到來,特別是周恩來總理親自過問科學院的工作,肯定基礎理論研究的重要性。短短幾年間,他與楊樂合作,首次發現函數值分布論中的兩個主要概念“虧值”和“奇異方向”之間的具體聯系,被數學界定名為張楊定理。緊接著,張廣厚又開始研究“虧值”、“漸近值”和“茹利雅方向”三個概念,這是函數理論中三個重要概念。早在1929年,芬蘭著名數學家奈望利納也曾作過相同的猜測,但10年後,他的猜測被否定了。40年後,這樣一個被著名數學家研究卻被否定過的難題,在張廣厚千萬次的論證中,終於找到了合理的解決方法,一舉做出這項研究的科學論證。《中國科學》在1973年3月,特為論文出了一期增刊。新華社、《人民日報》也在頭版顯著位置再次以《張廣厚又獲世界水平的成果》為題作了報道。

        #4: 作者: NEWSUN時間: 2018-3-13 11:43

        我、張廣厚和熊慶來先生2013年04月20日08:01   來源:光明日報【字號 】 打印 社區 手機點評糾錯E-mail推薦:[url=javascript:void((function(s,d,e){if(/renren\.com/.test(d.location))return;var f='http://share.renren.com/share/buttonshare?link=',u=d.location,l=d.title,p=[e(u),'&title=',e(l)].join('');function%20a(){if(!window.open([f,p].join(''),'xnshare',['toolbar=0,status=0,resizable=1,width=626,height=436,left=',(s.width-626)/2,',top=',(s.height-436)/2].join('')))u.href=[f,p].join('');};if(/Firefox/.test(navigator.userAgent))setTimeout(a,0);else%20a();})(screen,document,encodeURIComponent));]分享[/url]



          熊慶來教授是我國函數論研究的先驅與主要開拓者之一,也是我國近代數學研究與高等數學教育的奠基者之一。我和張廣厚的成長,得到熊慶來教授的親切指導。

        1962年,我和張廣厚由北京大學畢業後,考入中科院數學所,成為熊慶來先生的研究生。熊先生擔任我們的導師時已年逾古稀,半身不遂,然而他仍經常與我們談話。雖然許多談話內容只是一些閒聊、典故,卻使我從學術思想上受到熏陶,並從中探索合適的研究方向。熊先生自己曾謙遜地說:“我年事已高,雖不能給你們具體幫助,但老馬識途。”

          熊先生當時讓我們在討論班上報告奈望利納的著作《畢卡——波萊爾定理和亞純函數理論》以及伐利隆的著作《亞純函數的波萊爾方向》。他經常參加我們的討論班,聽取我們的演講,並作一些研究問題背景的介紹。奈望利納是現代函數值分布理論的奠基人,他的上述著作篇幅雖然很少,卻是緊扣值分布論的主線——兩個基本定理進行論述。對它的深入鑽研使我們較快地掌握了模分布理論的精粹,迅速接近了研究工作的前沿。伐利隆是對值分布理論有傑出貢獻的學者,尤其是他證明了亞純函數波萊爾方向的存在性,當時掀起了輻角分布研究的熱潮。他的著作研讀起來極其困難,因為書中的定理幾乎都沒有證明,必須查閱有關的論文。其中他自己的一些論文,論證也十分精煉,省略了大量推導,研讀時需作許多補充證明。

          改革開放後,我與北美、西歐許多國家好幾十位著名函數論專家不斷交往,聽到陳省身與丘成桐教授常常說起要從一些經典著作與文獻中汲取思想和營養,我感到很有道理。熊慶來教授指導研究工作的做法,與陳省身、丘成桐的思想是一致的。

          研究生期間,國內學術界與國際上幾乎沒有任何交流。應該說,熊慶來教授指導下的研究,是當時國際上的前沿,達到了十分先進的水平。我們在研究生階段能取得這樣的成績,並且以後獲得很好的發展,與導師熊慶來教授的指引與幫助是分不開的。

        (來源:光明日報)

        #5: 作者: NEWSUN時間: 2018-3-13 11:45

        丘成桐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丘成桐出生 1949年4月4日(68歲)
         中華民國廣東省汕頭市國籍 美國母校香港培正中學
        香港中文大學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知名於卡拉比-丘流形獎項菲爾茲獎
        麥克阿瑟獎
        克拉福德獎
        美國國家科學獎章
        沃爾夫數學獎[1]科學生涯機構哈佛大學
        斯坦福大學
        石溪大學
        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博士導師陳省身博士生曹懷東
        田剛
        季理真
        劉克峰

        丘成桐(英語:Shing-Tung Yau,1949年4月4日-),美籍華裔數學家,曾獲數學界最高榮譽菲爾茲獎沃爾夫數學獎,自小在香港長大並完成本科,後入籍美國。目前擔任哈佛大學教授。



        目錄


        生平

        1949年4月4日,丘成桐生於中國廣東汕頭,祖籍廣東梅州蕉嶺客家人。兄弟姐妹八人。丘成桐只有幾個月大時,全家移居香港。丘成桐14歲時在大學教授哲學的父親丘鎮英過世,由母親獨力撫養成人。畢業於沙田公立學校。中學時就讀香港培正中學。其後,於1966年入讀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數學系。大學三年級時,獲 Stephen Salaff 教授推薦前往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深造,師從陳省身,並於提前畢業(丘成桐於1969以三年時修畢四年課程,崇基學院准予畢業,但因未符合當時香港中文大學的年制規定,未能取得學位。[2])。兩年後(1971年)即獲得博士學位,其後在高等數學研究所作了一年博士後研究,然後在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當了唡年助理教授。1974年,成為斯坦福大學副教授。1979年以教授身份回到普林斯頓高等數學研究所。1984年至1987年擔任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教授。1987年至今,任教於哈佛大學[3],現任哈佛大學 William Caspar Graustein 講席教授。

        丘成桐熱心於推動中國的數學發展,在中國建立並領導多個數學研究中心,致力於培養年輕數學家。他還多次對中國的科學發展諫言獻策,毫不留情批評中國學術界的腐敗現象。受父親影響,丘成桐自幼便對中國古典文學、中國歷史有濃厚興趣,造詣頗深,曾作一文以述數學與中國文學之結構關係,舉紅樓夢及各代詩詞為例,並聯繫王國維人間詞話,以釋證其觀點。丘成桐於1990年加入美國籍[4],原因可能是有一次出了車禍,很可能被逐離美國,所以決定加入美國籍。[5]

        成就

        丘成桐是公認的當代最具影響力的數學家之一。他的工作深刻變革並極大擴展了偏微分方程微分幾何中的作用,影響遍及拓撲學代數幾何表示理論廣義相對論等眾多數學和物理領域。

        卡拉比猜想

        1976年,丘成桐解決關於凱勒-愛因斯坦度量存在性的卡拉比猜想,其結果被應用在超弦理論中,對統一垱論有重要影響。第一陳類為零的緊致凱勒流形稱為卡拉比-丘流形,在數學與弦論中都很重要。作為應用,丘成桐還證明塞梵利猜想,發現宮岡-丘不等式。丘成桐對 c1 > 0 情形的凱勒-愛因斯坦度量存在性也作出了重要的貢獻,猜想了它與代數幾何中幾何不變量理論意義下的穩定性的關系。這激發了 Donaldson 關於數量曲率與穩定性等一系列的重要工作。

        閔科夫斯基問題

        丘成桐與鄭紹遠合作證明實與復的 Monge-Ampère 方程解的存在性,並證明高維閔科夫斯基問題,擬凸域的凱勒-愛因斯坦度量存在性問題。

        正能量定理

        丘成桐開創了將極小曲面方法應用於幾何與拓撲研究的先河。通過對極小曲面在時空中行為的深刻分析,1978年他與理查·舍恩(Richard Schoen)合作證明廣義相對論中的正能量定理,因此表明愛因斯坦的理論具有一致性與穩定性。

        埃爾米特-愛因斯坦度量

        丘成桐與凱倫·烏倫貝克合作證明任意緊致凱勒流形上穩定叢的埃爾米特-愛因斯坦度量的存在性,推廣唐納森關於射影代數曲面,以及 Narasimhan 和 Seshadri 關於代數曲線的結果。

        弗蘭克爾猜想

        丘成桐與蕭蔭堂合作解決弗蘭克爾猜想,即緊致正曲率凱勒流形與復射影空間雙全純同構

        史密斯猜想

        丘成桐與米克斯( William H. Meeks) 合作解決三維流形極小曲面一個著名的問題,即一條極值約當曲線的極小圓盤的Plateau 問題的 Douglas解,當邊界曲線是一個凸邊界的子集,那麼它在三維空間中是嵌入的。他們接著證明這些嵌入極小曲面在有限群作用下是等變的。他們的工作與威廉·瑟斯頓結合可以推出史密斯猜想。

        鏡對稱猜想

        丘成桐與連文豪、劉克峰合作證明弦論學家提出的鏡對稱猜想,這些公式給出了用對應的鏡像流形上的 Picard-Fuchs 方程表示的一大類卡拉比-丘流形上有理曲線數目的顯式表達。

        劉孫丘度量

        丘成桐與劉克峰孫曉峰合作證明曲線模空間上各種幾何度量的等價性,被命名為劉孫丘度量

        推動中國與華人世界數學發展

        雖然丘成桐是在香港長大的,但他出生於中國大陸,深受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並堅信幫助中國推動數學發展是自己的責任。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中國對外開放後,丘成桐受到中國著名數學家華羅庚的邀請,於1979年訪問中國。

        為了幫助發展中國數學,丘成桐想盡了各種辦法,與他鑽研數學問題頗為相似。他培養來自中國的留學生,建立數學研究所與研究中心,組織各種層次的會議,發起各種人才培養計劃,並募集大量資金。

        丘成桐建立的第一個數學研究所是1993年成立的香港中文大學數學研究所。第二個是1996年建立的北京晨興數學中心。中心建立與運作的大部分經費都是丘成桐從香港晨興基金會籌得的。第三個是建立於2002年的浙江大學數學科學中心。第四個是建立於2009年的清華大學數學研究中心。

        丘成桐是這四大研究機構的主任,經常例行工作視察,作報告,指導學生,組織學術會議與暑期學校等。除了這三個研究中心,丘對於台灣理論科學中心的建立以及台灣數學的發展作出了重要的貢獻。1997年,他受台灣國立清華大學校長劉炯朗邀請,作為講席教授訪問一年。若幹年後,他建議已是中華民國國家科學委員會主席的劉炯朗,建立理論科學研究中心。正式成立是在1998年。他擔任理論科學研究中心顧問委員會主任直到2005年。

        為了增進華人數學家的交流與合作。丘成桐發起組織國際華人數學家大會。會議每三年一屆。除了邀請報告外,還邀請幾位非華裔數學家作晨興講座。每次大會的焦點是頒發晨興數學獎,陳省身獎。第一屆大會於1998年12月12-18日在北京晨興數學中心召開。來自世界各地華人數學家的反響與支持非常熱烈,有400多人與會。這是第一次在中國舉行的重要數學國際會議。第二屆大會於2001年在台灣召開,第三屆大會2004年在香港舉行,第四屆大會2007年在浙江大學舉行,第五屆大會於2010年在清華大學舉行,第六屆大會於2013年在國立臺灣大學舉行。從第四屆大會開始正式設立面向大學生,碩士與博士生的新世界數學獎。

        為了激發中學生對於數學研究的興趣和創造力,培養和發現年輕的數學天才,2004年,丘成桐首先在香港成立了面向香港中學生的兩年一屆的“恒隆數學獎”。2008年,在泰康人壽保險公司董事長陳東升先生和美國坦普頓基金會的支持下,丘成桐中學數學獎正式成立,已成功舉辦六屆。自2013年起,增設丘成桐中學物理獎。

        #6: 作者: NEWSUN時間: 2018-3-13 11:46

        田剛-丘成桐事件

        主條目:田剛丘成桐事件

        丘成桐對中國的教育和學術多有批評。2005年,丘成桐批評北京大學田剛拿高薪不做事,引起學術界的爭議。隨後網路上有人指控田剛涉及抄襲丘成桐論文,而北京大學教授丁偉岳項武義則聲援田剛,批評丘成桐的人品。

        龐加萊猜想爭議

        參見:流形的命運龐加萊猜想

        2006年6月3日,丘成桐曾表示曹懷東朱熹平第一個給出了龐加萊猜想的完全證明[6]

        2006年8月28日出版的《紐約客》雜志發表西爾維亞·娜莎和大衛·格魯伯的長文《流形的命運——傳奇問題以及誰是破解者之爭》。該文介紹了佩雷爾曼等人的工作並描畫了“一個令人厭惡的丘成桐的形象,暗示他為他的學生曹懷東和他支持的朱熹平的工作宣傳了過多的功勞。”[7]。此文發表後,引發了很大爭議。包括漢密爾頓在內的多名數學家發表聲明表示文章沒有正確地反映他們對丘的評價,丘成桐也表示可能采取法律行動。

        一名加州理工學院的研究者指出曹、朱論文[6]中引理7.1.2與克萊納和洛特2003年發表的成果[8]幾乎完全相同。據此,洛特指責曹和朱兩人有剽竊的行為。此後,曹懷東和朱熹平在原刊發表糾錯聲明,確認了此引理是克萊納和洛特的成果,解釋沒有指明出處是由於編輯上的差錯,並為此向兩位原作者致歉。在12月發表的修正論文《龐加萊猜想與幾何化猜想的漢米爾頓-佩雷爾曼證明》(Hamilton-Perelman's Proof of the Poicare Conjecture and the GeometrizationConjecture)中,曹懷東與朱熹平不再宣稱是由他們做出證明,而是對漢米爾頓-佩雷爾曼證明做出詳盡闡述。

        #7: 作者: NEWSUN時間: 2018-3-13 11:47

        田剛丘成桐事件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定向自田剛丘成桐事件

        田剛-丘成桐事件是始自2005年的華人數學界的一次學者書面互攻事件,早期主要在互聯網特別是高校BBS上進行。後來引起了各種媒體的關注。

        直接當事雙方是著名華裔數學家丘成桐北京大學數學學院。該事件涉及中國的學術腐敗、學術道德標准、海歸學者(例如田剛)服務時間問題,中國互聯網管制問題等。



        目錄


        事件經過

        • 2005年8月19日:《北京科技報》發表題為《丘成桐:中國目前教育不可能出一流人才》的采訪。 文中丘成桐指責中學界的腐敗,並不點名地稱田剛涉嫌剽竊:「哈佛一位名教授告訴丘成桐,這個學生(田剛)抄襲他的論文,出於保護年輕學生的目的,丘成桐並沒有深究。結果愈演愈烈。」[1]
        • 網絡上刊登哈佛蕭蔭堂教授寫給丘成桐教授的兩封信,指責田剛學術剽竊。[2]
        • 網絡上刊登著名數學家Todorov等人的具名信,指控田剛搶奪數學成果。自此更多關於田剛打壓數學同行,文章錯誤百出,以寫差的推薦信威脅在毫無貢獻的文章上署名等學術丑聞浮出水面。[3]
        • 2005年8月20日:田剛兼職任教的北京大學數學學院回應《「丘成桐炮轟」一文真相調查》,駁斥丘成桐對北大數學系的三個批評,並稱其對田剛的剽竊說法是“歪曲事實”。[4]
        • 2005年9月29日:丘成桐在浙江大學中科院數學網站上再次以“北大學風不正”指責批評田剛[5]。丘還在一篇題為《丘成桐院士澄清有關北大的某些事實真相》的采訪中聲稱:田剛的成就基本是依靠丘成桐得來,而且田剛的道德惡劣,涉嫌學術造假和竊取他人學術成果。丘成桐並且出示了另一著名數學家蕭蔭堂給他寫的書信,聲稱田剛抄襲蕭的成果[6]
        • 2005年10月6-8日:李駿[7]、洪家興[8]曹懷東、鄭方陽、季理真、劉克峰[9]、胡森[10]等人在網上發表文章,維護丘成桐。
        • 2005年10月13日,北大數學學院學生安金鵬就一個網上對田剛的攻擊(非丘成桐)為田辯護[11]
        • 田剛合作者加州大學Santa Cruz分校教授慶傑間接出面說明,認為他和田剛的論文沒有剽竊丘成桐[12]
        • 2005年10月12日丘成桐在中科院網站回應網上對他的攻擊[13]
        • 2005年10月14日,北大教授丁偉岳項武義為田剛辯護,並批評丘成桐的人品。
        • 2005年10月17日,哈佛大學教授蕭蔭堂公布丘成桐的信件,回應丁偉岳院士和項武義教授的指責並呼吁雙方停止互相攻擊[14]
        • 2006年6月3日,曹懷東朱熹平在《亞洲數學期刊》發表論文。丘成桐聲稱此論文是對龐加萊猜想的最終證明。
        • 2006年8月21日,《紐約客》雜志網站刊出了由《美麗心靈》一書(諾貝爾獎得主納什傳記)作者Sylvia Nasar與人合寫的文章《Manifold Destiny》,攻擊此前丘成桐宣傳中國學者首先完全證明龐加萊猜想的動機不純,並質疑其人品。有匿名網絡作者聲稱此文幕後始作俑者是田剛。多位文章中受訪的美國教授隨後發表聲明,稱文章歪曲了自己的本意。
        • 2006年9月1日,北京大學丁偉岳在自己的博客中發表文章龐加萊的困惑,批評國內對龐加萊猜想相關的宣傳,直接公開點名批評丘成桐。
        • 2006年9月4日,《21世紀經濟報道》發表北京大學黨委書記閔維方訪談,在回應丘成桐對北大的“批評不夠公道”之外,還評論說:“最近,我看到兩則材料,一則是伯克利的項武義教授的一個談話。在丘成桐的學生時代項教授就認識他了,可以說對丘教授非常了解。另一則材料是上個星期美國很有影響力的雜志《NewYorker》發表的一篇長篇報道,也有很多關於丘教授的內容。我想大家看過這兩則材料,對丘教授與田剛和北大之間的爭論就會有更客觀、更清楚的認識了。”這反映出丘田之爭中北大校方的立場。
        • 2006年9月18日,丘成桐在自己的網站發表公開信,認為《紐約客》的文章有虛假和誹謗性的內容,要求做出更正。
        • 2006年9月20日,《紐約客》雜志發表聲明,表示該文的寫作付出了大量工作,而且與丘成桐核實過原始材料,符合新聞規范。
        • 2006年9月22日,北京大學數學科學學院在其網站北大未名BBS上發表文章《北京大學數學科學學院的幾點說明》[15],為北京大學及田剛辯護,否認丘成桐的指控,並稱:“我們歷來真誠歡迎任何個人或單位(包括該美籍華裔數學家)實事求是地對我們的工作提出批評和意見,有則改之,無則加勉。但我們堅決反對任何人或單位不負責任、毫無事實根據的捏造和污蔑。”
        • 2006年9月25日,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理查德·哈密頓發表聲明,敘述了丘成桐及其研究團隊在自己從事瑞奇流研究方面的支持,並贊揚了丘的人品。瑞奇流是證明龐加萊猜想的主要數學工具。[16]
        • 2006年12月,加州理工學院一名研究者指出曹懷東和朱熹平的論文內容涉及抄襲Bruce Kleiner及John Lott於2003年對佩雷爾曼第一篇論文預印本所做筆記[17],曹懷東與朱熹平提出修正勘誤,聲稱在無意之下將這些內容抄入筆記中。曹懷東和朱熹平修正後的論文,不再宣稱自己對龐加萊假設做出最終證明。

        有爭議的文章

        1. Tian, Gang(1-UCSD) On Kähler-Einstein metrics on certain Kählermanifolds with $C\sb 1(M)>0$. Invent. Math. 89 (1987), no. 2,225--246.
        2. Tian, Gang(1-UCSD); Yau, Shing-Tung(1-UCSD) Kähler-Einstein metricson complex surfaces with $C\sb 1>0$. Comm. Math. Phys. 112 (1987),no. 1, 175--203.
        3. Siu, Yum Tong(1-HRV) The existence of Kähler-Einstein metrics onmanifolds with positive anticanonical line bundle and a suitable finitesymmetry group. Ann. of Math. (2) 127 (198icon_cool.gif, no. 3, 585--627.
          參考資源

          1. 丘成桐:中國目前教育不可能出一流人才
          2. 田剛的學術腐敗絕非偶然---哈佛蕭蔭堂教授的兩封信
          3. 田剛是一個非常不誠實的人--Todorov,Nadel等數學家
          4. 丘成桐炮轟"一文真相調查
          5. 北大學風不正
          6. 丘成桐院士澄清有關北大的某些事實真相
          7. 我所知道的一件事
          8. 還我一片安寧
          9. 曹懷東,鄭方陽,李駿,季理真,劉克峰的聲明
          10. 胡森聲明
          11. 安金鵬: 關於田剛老師和我的一件事的說明
          12. 慶傑和田剛的澄清說明




            移民生活北美論壇 -> 情系中國


            output generated using printer-friendly topic mod, 所有的時間均為 美國太平洋時間

            1頁,共1

            Powered by phpBB 2.0.8
            Content received from: 加西網 (溫哥華門戶網), http://www.west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