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社会的绝望
分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 |:
移民生活北美论坛 -> 温哥华不眠夜

#71: 作者: grinder时间: 2019-11-08 21:06

flyfish 写道:
“这个孩子是个天使,他是帮我们挡住了灾难。”小区居民钱阿姨对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表示,小区里住了这样一个行凶嫌疑人,大家都不知道,简直就像一颗炸弹,每个人都不安全,小罗星替大家遭受了无妄之灾。


谢谢他给我们做了垫背的

#72: 作者: 平行空间时间: 2019-11-08 21:26

哀莫大于心死,任何人绝望都是悲剧。

#73: 作者: 静观云卷舒时间: 2019-11-08 22:29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74: 作者: 虚拟茶客时间: 2019-11-08 22:32

部落巨人 写道:
虚拟茶客 写道:
四季豆 写道:
中国立法机关也是政府的一部分,又不兴三权分立


是啊。我早就说过,三权分立的民主选举制度是对统治阶层最大的保护。只是非常复杂,需要强大的理论和实践的基础。

这个贴子跟牛二热衷的造反话题"民主"没有一点关系。却点出了民主制度的先决条件---三权分立,或者更强调了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司法独立是防止民主制度沦为"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暴政"的基石(是造反的牛二完全缺乏了解的知识)。


司法独立也有局限性,怎么定义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暴政?
比方说钉子户就是不肯拆迁,官司打到法院,法官见人下菜碟,户主是美女就不许拆,是宅男就强行拆之。
川普这货至今不肯公布税单,虽然地方法官判其需要公布税单,可川普不怕,最高法院是川普的人。


是防止“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暴政”。

举个例子,川普是美国历史上少有的极度奔放的总统,如果没有美国的司法制度,法律和法官不断地制止他,他现在不知道干了多少出格的事儿了。

如果没有司法独立,多数人上台之后,把少数人都干掉,那么下次选举就没有意义了,变成了一言堂,没有反对派了,少数人的民主权利就被侵害了。所谓“民主权利”应该是由宪法赋予的。所以法律应该独立于政治之外,并凌驾于政治之上。

#75: 作者: 虚拟茶客时间: 2019-11-08 22:37

四季豆 写道:
虚拟茶客 写道:
是啊。我早就说过,三权分立的民主选举制度是对统治阶层最大的保护。只是非常复杂,需要强大的理论和实践的基础。

这个贴子跟牛二热衷的造反话题"民主"没有一点关系。却点出了民主制度的先决条件---三权分立,或者更强调了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司法独立是防止民主制度沦为"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暴政"的基石(是造反的牛二完全缺乏了解的知识)。

居然鼓吹三权分立,司法独立,拖出去斩了


“学术讨论”,但没啥意义。人家得诺奖的人比我懂多了,一样没用。丘处机对铁木真说:真真,你不明白,但为师原谅你。你的CPU处理不了那么复杂的事情。

#76: 作者: BC测量师时间: 2019-11-09 09:36

rainfxl 写道:
放肆桀骜 写道:
rainfxl 写道:
面对行凶者,如果你的年龄、体力比不上行凶者,你会站出来吗?

我们来看看当时的旁观者怎么说的:


旁观者

  在汇城上筑小区,很多人目睹了琪琪人生的最后一段。

  当日中午1点半前后,住在一楼的李丽听到室外有吼叫声,以为是夫妻吵架,她戴着眼镜走到窗户旁。马路对面三四米处,一个大人坐在孩子身上,掐着脖子,正拿着螺丝刀击打。

  李丽说,她起初以为是父亲在教训孩子,便冲着对面喊:“你不能这样打小孩,这样打会死人的。”话音刚落,男子抬起头、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他直直地盯着我,好吓人的,怕死了。”也是在这时,李丽听见,孩子好像喊了一声“救命”。

  李丽承认,这时她有些害怕,“人家父亲打儿子我管得太多,我怕他报复我,我儿子也才12岁。”她尝试着缓和些语气劝说,“我对那个孩子喊,要乖,要听爸爸的话。”

  看到躺在地上的孩子没有回应,李丽立刻报警,并在1点34分给物业秦姓主任打去电话。在接受深一度记者采访时,秦主任表示,在接到业主电话大约十分钟后,他赶到了现场,和嫌疑人父亲抵达的时间差不多。

  看见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急匆匆地跑着,正在另一个栋楼打牌的于强和几个同伴,也跟了过来。他们赶到时,行凶者正“啊啊啊”地叫着,“感觉那时孩子已经不行了,舌头出来一两寸,脸肿得好大。”

  于强回忆,当时在场围了20人左右,除了几个施工的工人,包括他们在内,大多是60来岁的老人。现场视频显示,在行凶者父亲夺下螺丝刀的时候,物业工作人员和围观的居民,也曾过去帮忙控制打人者。

  事发之后,针对琪琪遇袭时,现场围观者的反应,一度成为了舆论批评的焦点。一些网友认为,围观者当时袖手旁观,是“冷血”的表现。这样的声音也出现在了汇城上筑小区里,一些当时未在场的居民愤愤不平道:“怎么没有人上去呢,那么多大男人,搞不定一个人!”

  于强解释,“不说当时孩子其实已经不行了,就是真把孩子救了,如果我们把那人打成什么样,家属找我们麻烦怎么办?”一位当时和他在一起的同伴也说,“那个人有200来斤,特别壮实,我们都是奔70的人。”

  小区的氛围开始有些微妙。

  “物业的人告诉我,监控视频显示,当时路上没什么人,也就不存在旁观者的问题了。”于强正在接受记者的采访,一位路过的中年女士听见了他的描述,很愤怒:“你看你说的什么话!”

  于强也大了嗓门,“我说的是实话!”

  11月7日傍晚,一位自称当时也在现场的居民,在汇城上筑的业主群里发出了一条1000多字的消息。这位居民证实,他听到了李丽和打人者的对话,他当时也以为这是一对父子。下楼围观时,发现大部分人也和他一样没有搞清状况,“有人说是父亲失手打死了孩子,有人说不要上去,孩子已经死了。”

  这位居民最后说道:我内疚、自责,想对孩子的妈妈说声对不起,我当时没有冲上去,这两晚一直在反思,我并不是无情冷血之人,为何当时却没有上前,我没搞清楚状况,真的真的对不起。为自己的没上前的行为感到深深的自责。

  对于这些解释,琪琪的姨妈仍然有些无法接受,她认为,那样的情形是不可能发生在父子之间的。琪琪的三叔稍微平静了些,他说按照监控视频的情况,大面积的围观发生在孩子遇害之后,他也不想再去责怪谁。

  “现在的人,都这样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虽然中途有车经过,有一两个工人在,也许有人过去结果会不一样,但是怪他们有什么用呢?怪就怪孩子的命不好……”


这可以另成一个话题,就算对方真的是父与子,看到这种情况,应该不应该制止?


是的,这个事件引发出很多话题,比如:
精神病杀人要不要死刑
街上看见打妇女、儿童这类“家事”,旁人该不该管
街上见义勇为,不小心打伤、打死施暴者,要不要付刑事责任,会不会赔偿

中国人并不是都冷血,只是大家很迷茫,很多事件发生时,第一时间无法做出正确判断。当时看见这个报道时,我就猜到那些围观的人里面,一定会有人认为是“父亲在教训孩子”!


小孩舅舅说周围有很多邻居认识他家孩子

#77: 作者: BC测量师时间: 2019-11-09 09:40

俺说个体会,在俺家乡那里上公车让孕妇老人是习气,在其他城市很少见,街头打个孩子大妈大爷滴都会上去说几句,还是孩子。当然现在不知道上哪样子。现在见义勇为代价高,惹了不该惹滴人,被人反咬一口,受伤后没有帮助,这些顾忌让这种悲剧发生。




移民生活北美论坛 -> 温哥华不眠夜


output generated using printer-friendly topic mod, 所有的时间均为 美国太平洋时间

分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 |:
8页,共8

Powered by phpBB 2.0.8
Content received from: 加西网 (温哥华门户网), http://www.west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