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有空大伙儿赶紧去投个票吧,俺刚去投了,投给了
Goto page: Previous  1, 2, 3, 4, 5, 6, 7, 8, 9  Next    :| |:
移民生活北美论坛 -> 温哥华不眠夜

#71: Author: 嘉译无敌Posted: 2019-10-18 10:29

阿明 _BBCODE_WROTE:
嘉译无敌 _BBCODE_WROTE:
上课了?哎呀你的脑子容量好大哦,我昨天也是这样给人上课的 yc_05.gif

你既然昨天也是这样说,今天又说投谁都不对,你这不是脑容量大或小的问题,而是忽大忽小的气球,得去看专科


某些人就是喜欢给爱因斯坦讲相对论,废票算不算投票率啊?你应该看个啥科 yc_09.gif

坛子里面能拿到竞选人的支票做推广的,你数数看有几个? yc_05.gif

#72: Author: 嘉译无敌Posted: 2019-10-18 11:03

说香港由100多年的民主自由历史是胡说八道,1997年以前香港人根本没有选举权,不过是殖民地的顺民而已。

#73: Author: 阿明Posted: 2019-10-18 11:15

嘉译无敌 _BBCODE_WROTE:
某些人就是喜欢给爱因斯坦讲相对论,废票算不算投票率啊?你应该看个啥科 yc_09.gif

坛子里面能拿到竞选人的支票做推广的,你数数看有几个? yc_05.gif

说说看你会什么就敢自比爱因斯坦?你博士还是双硕士?211+985全国排名前10的学校毕业的?留过学?你会弹钢琴?你学过世界史美术史政治学金融学?你读过比习主席读过的还多的西方文学哲学名著?去投票就被你理解成废票,你真得快快预约一下专科看看脑颅吧哈哈。。

#74: Author: 回音宝宝Posted: 2019-10-18 11:19

嘉译无敌 _BBCODE_WROTE:
说香港由100多年的民主自由历史是胡说八道,1997年以前香港人根本没有选举权,不过是殖民地的顺民而已。


1953 年市政局有 2 个民选议员

1982 年市政局 30 个议员 有 15 个民选议员.

1985 年立法局间接选举
1988 年要求直选
1991 年60 名立法局议员 18 位直选产生 21位由功能组别选出.

#75: Author: 平行空间Posted: 2019-10-18 11:33

回音宝宝 _BBCODE_WROTE:
1953 年市政局有 2 个民选议员

1982 年市政局 30 个议员 有 15 个民选议员.

1985 年立法局间接选举
1988 年要求直选
1991 年60 名立法局议员 18 位直选产生 21位由功能组别选出.


我理解有些人认为彭定康推动民主是包藏祸心,看问题一定有角度。希特勒当年吃饭也是包藏祸心。
有些人认为无论意图如何,某些行为有客观需要和标准。无论如何,香港人争取民主自由人权都不是错的。而反对这种正当诉求,无论出发点如何,都是错的。

#76: Author: 回音宝宝Posted: 2019-10-18 11:51

平行空间 _BBCODE_WROTE:
回音宝宝 _BBCODE_WROTE:
1953 年市政局有 2 个民选议员

1982 年市政局 30 个议员 有 15 个民选议员.

1985 年立法局间接选举
1988 年要求直选
1991 年60 名立法局议员 18 位直选产生 21位由功能组别选出.


我理解有些人认为彭定康推动民主是包藏祸心,看问题一定有角度。希特勒当年吃饭也是包藏祸心。
有些人认为无论意图如何,某些行为有客观需要和标准。无论如何,香港人争取民主自由人权都不是错的。而反对这种正当诉求,无论出发点如何,都是错的。


给不明"真相"的童鞋来点科普. 不是说你... icon_biggrin.gif

================================================


按人大常委二零零七的决定,香港本来最早可以二零一七年实施行政长官普选,之後可实施立法会普选。不过,由於二零一四/一五年的政改方案未获通过,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至今仍然沿用二零一二年的选举模式,普选遥遥无期。要理解香港实现普选之难,得先回顾特区成立以来各次政改所遇到的波折。

香港的普选议题相对於其他地方的民主化有几个明显特点。首先,香港选举政治的历程较短,从区议会成立起算的话只有三十多年历史。而在这过程中,选举制度本身经常因政治环境而改变。例如在一九九一年至一九九八年期间,立法机关的三次选举就用了三种不同的地方直选制度(双议席双票、单议席单票、比例代表制)。选举制度缺乏时间巩固和建立传承,既有共识很容易被打破,近年接连出现参选人因政治因素被拒成为候选人就是一例,以至连怎样的选举才算是普选也可以成为争议。

第二,香港的普选和民主化十分不平均,而且由外在力量决定。很多国家的民主化都涉及当地专制政府的倒台,及後各级议会便会同时民主化。在香港,民主化的步伐先由英国政府,赍而再由中国政府决定。就算香港人出尽全力向香港政府施加压力,对中国政府的实际影响仍相当有限。如是者,香港的普选和民主化就很大程度上受限於中国政府的政治选择;它可以一方面取消区议会的委任制,又把市政局和区域市政局撤除,对立法会和行政长官的选举制度则寸步不让。

不过,中国政府对香港的普选和民主化未至於可以完全任意妄为。首先,香港作为一个商港的历史和角色,使得法治和法律程序的正当运用被视为金科玉律。这点使得公权力的运用和制度的变迁不能过於随意,因而保障了公民自由在香港受到一定程度的保障。不过香港在缺乏民主管治的同时犟调言论和新闻自由,就形成很大的内在矛盾。

香港的普选和民主化和其他地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分别:《基本法》列明香港最终会实施普选。换言之,《基本法》确立了香港目前的制度只应是暂时性的,而且不符合普选的定义,在恰当的时候是要改变的。相对来说,一些专制国家可以声称自己已经很民主,或声称已经以恰当的方式实现了民主的说法,在香港就不管用。香港人可以按《基本法》义正辞严的申明普选是一个承诺,他们争取普选只是拿回本来应得的权利。当然,反过来说,《基本法》并没有明文定义所述的普选其实是指什么,而考虑到《基本法》的最终解释权在於人大常委,香港的普选和民主化就要面对一个无法迴避的问题:人大常委所理解的普选,和香港人所争取的普选,唡者所指未必相等,而这个困难正正体现在过去十多年来多次的政治改革争议当中。

香港实施普选的宪制基础载於《基本法》第四十五条第二款「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选产生的目标」和第六十八条第三款「立法会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全部议员由普选产生的目标」。至於这「双普选」的启动程序,则载於附件一第七项「二○○七年以後各任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如需修改,须经立法会全体议员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行政长官同意,并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和附件二第三项「二○○七年以後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和法案、议案的表决程序,如需对本附件的规定进行修改,须经立法会全体议员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行政长官同意,并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回到特区成立初期的理解,普遍认为二零零七年的行政长官选举和二零零八年的立法会选举,就是香港最早可以实施「双普选」的时机。对於行政长官普选的方案,应顺序经过三个关卡,即立法会、行政长官和人大常委;至於立法会的普选方案,则只要顺序经过唡个关卡,即立法会和行政长官,人大常委只作备案。

人大常委於二零零四年四月六日就上述附件的解释,推翻了这个普遍理解。该解释所斟酌的字眼,在於条文中「如需修改」这四个字。人大常委的解释把四个字扩展为「是否需要进行修改,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应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报告,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四十五条和第六十八条规定,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确定。修改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和立法会产生办法及立法会法案、议案表决程序的法案及其修正案,应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向立法会提出」。

这个解释带来了唡个新增的限制。第一,所谓「如需修改」的意思是可以修改也可以不修改,而是否有需要则是人大常委说了算,香港本身的内部共识不能作準。对於行政长官选举来说,本来三步走的理解就变成了「五步曲」,加多了行政长官报告和人大常委回覆这唡个步骤,当中人大常委的角色除了最後批准外,还有对整个过程本身的启动作出批准。对於立法会选举,改变则更为翻天覆地:人大常委从原来没有否决权,变成尚未开始就可以决定终止。第二,具体方案的提出权被特区政府所垄断。原来的条文并没有否定立法会议员自行提出方案,通过後才交由行政长官审批的可能性。经人大常委的解释後,政改方案必定要由政府提出,免除立法会通过一个行政长官未必想接受的方案的可能。



由三步曲变成五步曲的政改机制

按照人大常委的解释,时任行政长官董建华於四月十五日向人大常委提交报告,认为二零零七年行政长官和二零零八年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应予以修改,报请人大常委确定是否可以修改。

就此,人大常委於四月二十六日作出回覆。注意董建华在报告中只是简单询问了产生办法「是否可以修改」,但人大常委的回覆郄複杂得多: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只可在唡个前提下作出修改。这些前提包括二零零七年行政长官和二零零八年立法会的选举不实行普选,而立法会功能团体和分区直选产生的议员各佔半数的比例维持不变。至此,人大常委的角色又再一次扩展,从事先决定可否修改变成事先决定修改的範围为何。更奇怪的,是董建华的报告并没有问及立法会的表决程序可否修改,但人大常委郄回答了这条没有问的问题,决定表决程序维持不变。如前文所述,「分组点票」正正是破坏香港议会文化的其中一个根源,人大常委的回覆郄把改革这个制度的路封死(见问题二十一)。

经此一役,香港政治改革的机制已明显地和原来的理解相距很远,中国政府可以完全限制香港民主化的时程和空间。自此以後,每隔数年香港就会经历一次政改争议:中国政府会订下该次政改的框架,然後香港社会为是否接受这个框架争执不休。

就二零零七年行政长官和二零零八年立法会的产生办法,赍任董建华为行政长官的曾荫权於二零零五年十月在人大常委的框架下提出方案。行政长官方面,建议选举委员会从八百人增加至一千六百人,当中多数新增席位交予全体区议员出任。立法会方面,建议议席从六十席增加至七十席,其中五席为地区直选,另外五席则把功能界别中的的区议会界别由一席增至五席。

对此方案,民间出现唡种意见。赞成的意见认为在二零零七/零八年的选举迈出踏向普选的第一步,有助与中央政府建立良性互动,十分重要。反对的意见则指出方案不包括立即取消区议会委任制,会衍生出由行政长官委任的区议员可直接在下一届的行政长官选举中投票的怪现象,为争取连任者制造种票机会。新增立法会的区议会界别议席也没有说明选举方式,如以全票制选出的话便会全被送给建制阵营。此外,不少意见认为这一步走得太少,缺乏诚意,在没有普选路缐图和时间表的前题下,不能接受。在非建制阵营团结反对下,该方案於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在立法会因未得全体三分二议员支持而被否决。

普选路缐图和时间的问题,在下一次的政改谘询中得到处理。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曾荫权向人大常委提交报告,当中列明香港社会普遍希望能早日订出普选时间表,为香港的政制发展定出方向。数日後,人大常委回覆行政长官最早可於二零一七年普选产生,之後立法会也可普选产生。二零一二年的行政长官和立法会则不以普选产生,而立法会的功能界别和地区直选的比例维持各半。

到了二零一零年四月,特区政府提出方案,内容与上次否决的版本大同小异,唯确立了政府会在通过方案之後提出取消区议会委任制。加上早前订立的普选路缐图和时间表,上次触发否决的三个主因已有唡个被解决。至於新增区议会界别议席的选举方式,民主党提议交由本来在功能界别没有投票权的选民选出,此建议经一轮争拗後终获中央政府接受。而非建制阵营方面,则出现应该接受先走一步还是坚持没有清晰普选方案便宁愿否决的争议。方案最终在民主党和民协的支持下获得立法会全体三分二议员支持而通过。儘管政改终於首次获得通过,非建制阵营郄因此奉上严重分裂的代价。

当时除了民主党和民协之外,也有不少学者和评论人认为应该让方案通过。他们认为虽然方案未如理想,但仍希望透过通过方案来与中央政府建立良性互动,为将来二零一七年普选行政长官创造有利条件。很不幸,这个愿望在二零一四年被人大常委的「八三一决定」所打破,引发的震撼直接导致佔领运动的发生。而在相关的政改方案被否决後,除非「八三一决定」有所改变,否则在可见将来要实现普选恐怕遥遥无期。

「八三一决定」是指中央政府对香港普选方案作出的具体规限。自从人大常委决定香港最早可於二零一七年实施普选後,各界随即开始讨论具体落实的方案。《基本法》第四十五条规定「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选产生的目标」,当中「提名委员会」和「按民主程序提名」成为争议的焦点。毕竟,现时政府施政不畅的其中一个主因,是由於行政长官由选举委会员选出,而选举委会员本身不能代表民意(见问题十八)。争取普选的其中一个主因,就是要解决由此而来的管治认授问题。因此,如果日後的提名委员会同样不能代表民意,郄可限制谁能获得提名,则选出的行政长官仍然要面对管治认授的挑战,所谓的「普选」就只会徒具形式,郄不能解决实际问题。

要解决此困难,可有唡种解决方法。第一种是确保提名委员会的代表性,例如由立法会担当提名委员会的角色,只要有数名议员联署即可成为行政长官候选人。不过无论是坊间提出的方案(如陈弘毅方案、香港2020方案和18学者方案),或是特区政府向中央政府提交的报告,都倾向提名委员会沿用既有选举委员会的方式产生,或只作小幅修改。

第二种进路,则是放弃把提名委员会民主化,而直接要求在提名委员会以外另立提名机制,提名委员会必须确认出缐者为正式候选人。由多个非建制派政党和团体成立的真普选普盟所提出的方案,即要求在提名委员会提名外,另立政党提名(於最近一次立法会选举中,获得直选部分全香港总有效票数百分之五或以上的政党或政治团体,单独或联合提名一名参选人)和公民提名(获得百分之一登记选民具名联署提名)。对此,政府表明任何其他推荐手法都不得妨碍提名委员会行使唯一实质的提名权。

按「五步曲」的要求,特区政府於二零一四年七月向中央政府提交报告,而人大常委则在八月三十一日就二零一六年的立法会选举和二零一七年的行政长官选举作出决定,也就是所谓的「八三一决定」。值得注意的,是按照过往的做法,人大常委在这一阶段极其量只会说明哪一部分的选举办法需要修改,哪一部分则不需要修改。然而这次决定郄再进一步,直接规定了选举办法应该如何修改。按决定所述,提名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应按照上一届的选举委员会来规定,再由他们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全港选民只可以在这些获提名的候选人之间作出选择,而选出後的当选人要再由中央政府任命。

「八三一决定」的问题,在於从公众参与的角度来说,在此框架下产生的方案都不可能比之前更为民主,甚至会有所倒退。普选的原意是要把选出行政长官的权力从选举委员会交回市民手中,框架下选举委员会变成了提名委员会,而当选行政长官的其中一个要求是得到过半数提名委员会支持,也就是说原选举委员会的权力没有减少过。与此同时,过去参选者只要得到八分之一的选举委会员成员提名即可能成正式候选人,即使与中央政府政见不同者也能以此身分在各正式场合发表政见公开辩论,但框架下提名门槛从八分之一提升到二分之一,日後就会排除了这个可能性。

站在中央政府的角度出发,二分之一的提名门槛可保证能够成为正式候选人的参选者都是中央政府认可的人选。不过站在确保选举能做到普及而平等的立场,现有选举委会员作为特权阶层的角色将会持续,他们和行政长官之间的利益关系将挥之不去,原来希望通过普选理顺香港管治问题的愿望落空。对此,香港不少舆讲都认为「八三一决定」不合符香港的实际情况。毕竟,普选选出的行政长官仍然要由中央政府任命,也就是说普选从来都不会影响到中央政府对人选的否决权,香港舆论普遍接受如果中央拒绝任命选出的人选,到时大可以重新再选一次;毕竟现在的制度正正是这样规定的。现有规定亦已明文禁止曾犯若干罪行(如叛逆罪)的人士参选,所以说要以提名委员会为国家安全把关的说法也於理不合,毕竟它并不是一个司法机关。以一个没有民意认授的提名委员会去决定参选资格,结果只会增加香港政治的不可测和不稳定性,不乎香港作为一个现代化国际大都会的需要。


「八三一决定」没有解决选委会认授不足带来的问题

「八三一决定」直接触发了大专学界於九月中旬发动罢课,并最终演变成持续七十九日的佔领运动。儘管佔领运动未能迫使中央政府收回决定,但在巨大的民意压力下非建制阵营也就团结一致将之否决。但这并不代表普选争议就此便会告终。香港人争取普选源於现在政治制度有结构性的缺陷,必须要通过实施普选来修正。当人大常委堵住了这个出路,香港人便只剩下唡个选择:要求人大常委改变其决定,或索性寻求香港脱离人大常委的控制,也即是寻求香港独立。

理论上,要解决普选争议,还有一个可能的结局:非建制阵营失去在立法会三分之一的否决权,使得政府无论提出什么样的方案都会获得通过,然後中央政府就可以声称香港已经达到《基本法》规定的普选目标。现实上,就算这事情真的发生,也不代表争议就会真的告终。正如前文一直犟调,普选是一个工具,目的是要解决管治问题。假普选就算被称之为普选,也不会解决管治问题。民意的压力就像是挤气球一样,压紧一端的话便在另一端走出来;当权者固然也可以试试把每一端都困死,但结果只会是气球爆开,同归於尽。

#77: Author: 嘉译无敌Posted: 2019-10-21 11:02

阿明 _BBCODE_WROTE:
嘉译无敌 _BBCODE_WROTE:
某些人就是喜欢给爱因斯坦讲相对论,废票算不算投票率啊?你应该看个啥科 yc_09.gif

坛子里面能拿到竞选人的支票做推广的,你数数看有几个? yc_05.gif

说说看你会什么就敢自比爱因斯坦?你博士还是双硕士?211+985全国排名前10的学校毕业的?留过学?你会弹钢琴?你学过世界史美术史政治学金融学?你读过比习主席读过的还多的西方文学哲学名著?去投票就被你理解成废票,你真得快快预约一下专科看看脑颅吧哈哈。。


是你把我比成爱因斯坦的哦,我可没有讲啊,对了,还有个词叫做班门弄斧,就是说的你这号人吧,一天到晚自以为是到处教训别人,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yc_09.gif

#78: Author: 阿明Posted: 2019-10-21 11:34

嘉译无敌 _BBCODE_WROTE:
是你把我比成爱因斯坦的哦,我可没有讲啊,对了,还有个词叫做班门弄斧,就是说的你这号人吧,一天到晚自以为是到处教训别人,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yc_09.gif

昨天我在另一个跟帖里称呼你为加西网大傻。你没看见吗?哈哈。。加西网大傻的称号,非你莫属。

#79: Author: 嘉译无敌Posted: 2019-10-21 12:00

阿明 _BBCODE_WROTE:
嘉译无敌 _BBCODE_WROTE:
是你把我比成爱因斯坦的哦,我可没有讲啊,对了,还有个词叫做班门弄斧,就是说的你这号人吧,一天到晚自以为是到处教训别人,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yc_09.gif

昨天我在另一个跟帖里称呼你为加西网大傻。你没看见吗?哈哈。。加西网大傻的称号,非你莫属。


没看见哦,说别人大傻的,那意思是自己比别人聪明很多,那就是自作聪明,到头来聪明反被聪明误。 yc_09.gif

#80: Author: 阿明Posted: 2019-10-21 12:04

提醒各位网友,如果你们需要翻译ICBC呀驾照呀护照等资料的话,可别麻烦人家@嘉译无敌 ,以免被他弄出错来。要么自己翻译,要门去找不傻的正常人去翻译。别找说话写字表达观点前后逻辑自相矛盾的人去翻译。。尤其不要去找五毛人格的家伙翻译,五毛人格都是双重人格,表里不一,说的跟做的满拧,跟呼吸空气似的不费力气耍嘴皮子表态爱国,干的都是完全不搭界的事儿




移民生活北美论坛 -> 温哥华不眠夜


output generated using printer-friendly topic mod, All times are GMT - 8 Hours

Goto page: Previous  1, 2, 3, 4, 5, 6, 7, 8, 9  Next    :| |:
Page 8 of 9

Powered by phpBB 2.0.8
Content received from: 加西网 (温哥华门户网), http://www.west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