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偷男婴27年,养废后归还:原生家庭里,藏着孩子未来的模样
移民生活北美论坛 -> 情系中国

#1: Author: 本呐比经略Posted: 2019-9-13 12:09

保姆偷男婴27年,养废后归还:原生家庭里,藏着孩子未来的模样


可爱小海豹快传号 | 3天前

一个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的婴儿,被人偷走,在另一个家庭里长大;26年后,那个当年偷走他的养母,又以“管不了他”为由,想将他送回亲生父母身边。
这场寻亲之旅,以找到孩子亲生妈妈告一段落。
然而,这个自小颠沛流离、被养父家暴殴打、15岁辍学、酗酒抑郁的儿子,找回了亲生父母,就能找回失去的一切吗?


现在回到故事的最初,从1991年孩子出生说起。
简单幸福的三口之家
朱晓娟一家算得上是小康之家,本人是一名护士,丈夫则在军队任职。
夫妻俩的感情也不错,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91年,她顺利生下了一个7斤6两的胖小子,小家庭多了个新成员,夫妻俩都沉浸在喜悦之中。


孩子的模样乖巧可爱,眉眼随了妈妈,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还有一对象征着福气的大耳朵。
这个又白又胖的婴儿,不仅是夫妻俩的第一个孩子,也是两边家族新一代的第一个孩子。


他的一生本该是平安顺遂、受尽宠爱的。
然而,这一切却被一个叫何小平的保姆给毁了。
心怀叵测的恶毒保姆
何小平是四川南充人,她生育过两个孩子,然而两个孩子都早早夭折。
农村的人容易迷信,何小平听信了旁人的话,认为两个孩子都没能活下来,是因为她跟丈夫两个人“八字大”,孩子“压不住”。
若是想养活好孩子,必须从外面捡一个孩子回来,把八字压住。


何小平心动了,决心出去捡一个孩子。
可是去哪儿捡?从邻居闲聊的话中她受到启发,慢慢地形成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去弄一个别人的身份证,然后去有孩子的家里当保姆,再把别人的小孩偷偷抱走。
有了计划,她开始逐步实施。
她搞到一张身份证,上面写着“罗宣菊”的名字,揣着它,怀着满满的恶意辗转来到重庆伺机而动。
恰在此时,朱晓娟的孩子1岁多了,她也需要回去上班。跟丈夫商量了一番,就决定找个保姆来照顾孩子。
这一找就找到了在劳务市场等待机会的何小平。朱晓娟的丈夫匆匆扫了一眼何小平掏出来的身份证,上面的照片还是黑白又模糊的,他也没看出有什么问题,带着何小平就回了家。
就这样,何小平成了朱晓娟家的保姆。
这一天是1992年6月3日。
7天后,也就是6月10日,何小平拐走了男婴……
孩子被保姆偷走了
那一天是朱晓娟夫妻俩此生的梦魇。
朱晓娟像往常一样出门上班去了,丈夫则出差去了,家里仅剩一岁多的孩子,还有保姆。
中午,在附近上班的朱晓娟妈妈放心不下自己的小外孙,就回家走了一趟。此时,家里已经空无一人。向邻居打听,才知早上八九点时保姆就抱着孩子外出了。
很多年以后朱晓娟接受采访时,回忆起那天的情形,还数度哽咽。
“保姆住楼下,我们在楼上。母亲看到,保姆房间门开着,衣服被带走。但小孩的东西都没动,她还穿走我一双皮鞋,母亲一看这情形,觉得不对劲,就赶紧通知我”。
接到电话的朱晓娟整个人都崩溃了,一下子就哭了出来。


她惶惶然地赶回家,家门口围满了邻里乡亲。丈夫也赶回来了。
孩子真的不见了……
“我们报警,又动员很多人到处去找,一直没能找到,”朱晓娟回忆,那晚,她和丈夫一夜没睡,“凌晨四五点时才回家,解放碑、朝天门、七星岗……我们都去了,但未能找到孩子”。


他们又一路找到了“罗宣菊”的老家,却发现那个名叫罗宣菊的女人根本不是他们找的那个保姆。
从92年到95年,三年时间里,他们找遍了20多个省市,花了20余万元。
“那时候,我的工资只有100多元。家中的积蓄花没了,两边父母给的钱也花了,我们去了二十多个省市,就是没找到孩子”。
希望日渐渺茫。
原以为孩子就此被拐,夫妻俩又生了一个孩子。
但是被偷走的那个孩子,仍是他们心底的痛。
孩子找到了?
1995年,媒体报道,河南安阳多名被拐卖儿童寻亲,朱晓娟夫妇专程跑了一趟河南,但是没有找到他们的孩子。
一名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兰考县刚解救出多名被拐儿童。
因为还要上班,朱晓娟夫妇先回了重庆,之后联系到兰考县公安局,寄去了儿子照片。
兰考警方很快有了回复,称有一个男孩很像他们的孩子。
朱晓娟夫妇又赶往兰考县。在一家儿童医院里,他们见到了男童许盼盼。
“我第一感觉就不像。我儿子大耳朵,腿上有痣,那孩子不是。”朱晓娟称,她与丈夫对此议论了很久,最终决定做亲子鉴定。


“一开始准备去北京,但临走时,河南省高院这边说他们也可以”。
亲子鉴定的费用是1500元,当时朱晓娟的工资为100元,相当于她一年多的收入。
等待鉴定结果的时间走得特别慢,慢得她多次打电话询问。
直到1996年年初,朱晓娟夫妻终于接到了河南省高院寄来的鉴定结果,鉴定文书显示,被拐孩子“许盼盼”与朱晓娟夫妇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
看到鉴定结果的朱晓娟终于安心了。盼盼就是她失而复得的儿子!
终于不用再看着照片默默垂泪,也不用午夜梦醒想着孩子在哪个地方哭泣,那一刻朱晓娟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人生错位的两个孩子
面对失而复得的儿子,朱晓娟夫妇恨不得把最好的全都给他,以此弥补过去那些日子里他所失去的。
她不敢再请保姆,一边带孩子一边工作,顾不过来就把小儿子送去给父母带,自己全心全意陪伴大儿子。
盼盼性格活泼好动,上课总是坐不住,下课也爱惹事,为此朱晓娟花了不少心思管教盼盼,甚至放弃了出国深造的机会。
她还带着盼盼学跆拳道、学画画、学书法、学圆号,甚至花了几千块给孩子买了萨克斯,这在那个年代绝对算得上是一笔昂贵的消费了。
在这期间,朱晓娟与丈夫的矛盾也愈演愈烈,婚姻最终走向破裂。
离婚后朱晓娟一个人带两个孩子,也丝毫没有放松对盼盼的培养。
然而,就在她全心全意地照顾盼盼时,距离重庆200多公里外的四川南充市的一个乡村里,一个年幼的小男孩正过着四处寄养、颠沛流离的生活。
小男孩名叫刘金心,1992年夏天,何小平带着刘金心回来了。村民大多以为这个孩子是她在外面生的,或是买来的,没人知道孩子是她偷来的。
刘金心到这个村子没多久,何小平就外出打工了,他跟着养父一起生活。
在他的印象中,养父脾气暴躁,经常打他骂他。惶恐惊惧就是他童年的颜色。
后来接受采访时,他说听到养父摩托车的声音,年仅几岁的他坐在客厅里动也不敢动一下。
后来刘金心就开始了四处寄养的生活,直到10岁才被何小平带在身边。
但是她也没让刘金心读多少书,初中没读完,刘金心就辍学了,那年他才15岁。
辍学之后,没有学历的他只能当个普通的打工仔,他去洗脚城学习足疗按摩,又辗转江西、广西、贵州等地打工。
他“白天在服务性场所,要面对形形色色的客人发出的诱惑”。
晚上就“厮混在当地的漫摇吧,喝个酩酊大醉,倒在响彻耳膜的音乐声中,再被人送走..."
同样是在18岁那年,刘金心开始酗酒。
2017年,因为出不起彩礼钱,相恋2年的女友离他而去,这给了他重重一击。他的酗酒恶习也一发不可收拾。因为酗酒甚至患过胃穿孔、胃出血,情绪上也日渐消沉,有抑郁迹象。
他不再出去工作,呆在家里浑浑噩噩地消磨时光。一个20多岁正当盛年的小伙子头发白了,身体消瘦了,显得苍老而颓废。
养“废”的儿子,如何去面对
眼看着刘金心一蹶不振,何小平渐渐地把他当做累赘,她萌生了寻找刘金心亲生父母的心思。
又是找媒体找记者,又是上报纸上电视,何小平这番搞出的动静可不小。
何小平对媒体说,她自首是因为受到了“寻亲节目的感召”,然而有人却说,何小平去当地派出所以帮助亲戚咨询为由打听过,她的偷小孩案件过了20年刑事诉讼期不会再受到法律追究。
而刘金心呢?这个一直以为自己是何小平亲生儿子的小伙儿,直到此时才知道自己是被偷来的。
那一刻他的情感世界经历过怎样的崩塌,也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何小平向记者展示刘金心的成年照
在媒体的连番报道下,最终线索指向朱晓娟。
2018年3月前后,她收到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的《DNA检验报告》,确定她与许盼盼的亲权关系不成立,与刘金心的亲权关系成立。
晴天霹雳!
精心养育了20多年的儿子原来不是她的孩子,而她的亲生儿子,突然以一个饱经沧桑、历经坎坷的形象出现在她面前。


失散多年的母子
原本以为愈合的伤口,在那一刻再次被撕裂得鲜血淋淋,还被撒上了一把盐。
朱晓娟怎么能不恨!
她甚至觉得何小平归还儿子是为了“甩包袱”。
“她偷了我的儿子不说,还把他养成这幅样子,现在觉得压力大了不想要了,就想甩包袱。她不能想怎样就怎样”。
因为儿子刘金心的缘故,她甚至连状告何小平都做不到。
这个26年前差点毁了她家庭、26年后再度搅乱她家庭的女人,至今没有被追究法律责任,甚至放话要跟她当亲戚一样走动:“她要追究我的刑事责任就让追究,不追究也就算了。毕竟我们两个人一个儿子,就当走亲戚吧”。


错位的人生,回不去的命运
朱晓娟和刘金心母子很快就见面相认了,然而血缘不代表亲情。
在朱晓娟看来,她在养子身上几乎倾注了全部的爱,而亲子的到来让她全无准备;而刘金心呢,渴望从生母这里获得爱与关注,又想继续维系与养母的亲情。
更让刘金心沮丧的是,朱晓娟的养子,那个“另一个他”,被培养得优秀出色,读了大学,毕业之后也有不错的工作,与朱晓娟的感情也很好。
反观自己,初中辍学,没什么才能,一事无成。
他会把自己与“许盼盼”作比较,身为母亲的朱晓娟也未必不会如此对比。
整个事件中,最令人同情的也许是刘金心。他本不是生来不幸,命运多舛,他本该拥有顺遂平安的人生,却因为何小平的恶毒念头,一夕之间命运巨变,人生从此被错置。
而在这个事件的背后,也许还有一个失去孩子的家庭,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着自己的孩子……


朱晓娟与儿子刘金心
原生家庭里,藏着孩子未来的模样
美国著名“家庭治疗大师”萨提亚认为 :
一个人和他的原生家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这种联系有可能影响他的一生。
所谓“原生家庭”,就是父母为孩子提供的成长环境。
父母的行为习惯、思想观念、教育理念,与孩子的相处模式,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孩子。原生家庭里,暗藏着孩子未来的模样。
在上面的事件里,刘金心和“许盼盼”都是被命运错置的孩子,但是他们进入的家庭不同,后来的命运也截然不同。
“许盼盼”,被朱晓娟夫妇当做亲生儿子来养育,收获了满满的爱,自幼被珍惜被关注,接受的也是良好的教育。大学毕业之后,工作稳定,人生算得上圆满。
即使现在知道朱晓娟夫妇不是他的亲生父母,哪怕心里难过痛苦,也终能治愈,并对养父母心怀感恩。
刘金心则不同,他被何小平拐走,过的是颠沛流离的生活,他童年的底色是惶恐不安的灰色系,记忆里是被打骂的片段。
《原生家庭》里有一段话:
“如果总是得不到父母的鼓励去做、去尝试、去探索、去掌握以及去承担失败的风险,孩子就总会觉得无助和不满足。”
《和陌生人说话》节目组有一期采访了刘金心和朱晓娟,节目中刘金心就曾说过,和朱晓娟相认之后,他很想跟妈妈亲近,想跟她说说话,想跟她手牵手,因为这是他过去20多年里从未得到过的。
何小平没有给刘金心一个充满爱和安全感的原生家庭,造就了如今的他,性格敏感,脆弱逃避,干什么事都无法坚持,对生活也表现得麻木颓废。
原生家庭对孩子的影响,真的可以持续一生。在原生家庭里受到的创伤,如果不能及时治愈,甚至可以延续到下一代身上。
这就是原生家庭的影响力。
有一段话想必很多父母都看过:
在批评中长大的孩子,喜欢责难他人。
在诚实中长大的孩子,勇于奋斗。
在嘲笑中长大的孩子,个性羞怯。
在羞辱中长大的孩子,充满了罪恶感。
在宽容中长大的孩子,懂得容忍。
在鼓励中长大的孩子,深具自信。
在称赞中长大的孩子,懂得感谢。
在公正中长大的孩子,极富正义。
在接纳和友谊中长大的孩子,不但爱人,也爱世界。
原生家庭对孩子的影响,远不止富有贫穷。
也希望所有父母都能意识到:
为孩子提供一个有爱有安全感的家庭,才是灌溉孩子健康成长的最好营养!
 




移民生活北美论坛 -> 情系中国


output generated using printer-friendly topic mod, All times are GMT - 8 Hours

Page 1 of 1

Powered by phpBB 2.0.8
Content received from: 加西网 (温哥华门户网), http://www.west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