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轉帖 范冰冰"跑路",唐德影視"賣身" | 溫哥華財稅中心


maohu
maohu 於 2020-5-28 00:47 寫道:
原創 :全景財經





連續虧損2年的唐德影視,擬“賣身”國資。

2015年2月17日,這一天的深交所熱鬧非凡,10只新股同一天掛牌上市,但其中最吸引眼球的莫過於唐德影視(300426)



當日,范冰冰、趙薇兩位明星以股東身份出席唐德影視的上市儀式,深交所還特意為兩位明星設定了“股東代表發言”環節。

范冰冰在上市儀式上說道,唐德影視是特別有生命力、創造力的影視集團。趙薇則表示:唐德影視將成為中國最厲害的公司。



趙薇在唐德影視上市儀式中發言

在超級明星的助陣下,唐德影視一度風光無二,其股價更是最高漲至201.96元/股,總市值最高逼近150億元。

然而,上市以後,唐德影視的發展並不盡如人意,面對影視行業持續下行、明星股東的陸續出走以及經營困境,唐德影視的實控人也開始慌了。

5月26日晚間,唐德影視宣布擬“改嫁”浙江廣播電視集團。截至26日盤後,唐人影視報5.03元/股,總市值僅剩下21億元。



唐德影視股價月K線圖

一部劇,范冰冰就拿走5200萬片酬

公開資料顯示,2006年,吳宏亮、趙薇的哥哥趙健以及資本圈專業人士劉朝晨一起出資100萬元,成立唐德影視。

唐德影視招股書曾披露,曾引進知名編劇、知名導演、知名演員范冰冰、趙薇、張豐毅等作為公司直接或間接股東。

在創業板發行新股之前,范冰冰、趙薇分別持有唐德影視128.99萬股、117.00萬股。據招股書披露,2011年4月,范冰冰在唐德影視增資擴股時,以每股2.3元的價格買入約129萬股,投資近300萬元。



圖片來源:唐德影視招股書

實際上,范冰冰與唐德影視的“緣分”還得追溯至2007年6月,彼時,唐德影視成立不久,范冰冰也剛剛開設個人工作室,雙方在當年首次合作《胭脂雪》。此後,范冰冰還一度為唐德影視的簽約演員。

2014年,由范冰冰擔任主演和監制的電視劇《武媚娘傳奇》成為唐德影視首部破億爆款劇。2014年、2015年,該劇為唐德影視分別貢獻了2.69億元、3.69億元的營收,分別占當期總營收比均在7成左右。

與此同時,范冰冰也靠《武媚娘傳奇》一部劇拿到超過5200萬元的片酬。



圖片來源:唐德影視招股說明書

嘗到甜頭的唐德影視,2017年繼續與范冰冰合作《巴清傳》,男一由高雲翔出演,女二則是馬蘇出演。並在同年將首輪播映權以累計4.65億元的價格賣給江蘇衛視和東方衛視,網絡版權則以4.8億元的價格賣給天貓技術。

但2017年,唐德影視的應收賬款也飆升至12.55億元,主要系《巴清傳》、《那年花開月正圓》等項目應收賬款。

“稅務風波”後,范冰冰迅速"逃離"唐德影視

2018年,對於唐德影視可以說是由盛轉衰的一年。

2018年1月,《巴清傳》男一、女二分別卷入丑聞。同年7月,范冰冰則因“陰陽合同”卷入“稅務風波”。范冰冰被責令按期繳納稅款、滯納金、罰款8億余元。

同年7月,《巴清傳》未能如期播出,且至今也沒有明確說法。

同時,行業監管部門對於影視劇行業的監管力度持續升級,監管內容涵蓋影視劇內容題材、演員片酬、稅收政策和收視率問題,這些監管舉措對整個影視行業的發展產生深遠影響,並有望重塑行業生態。

由於生產經營中遭受到了一些不可控的因素,唐德影視2018年針對《巴清傳》確認的應收賬款單項計提減值准備,導致當年巨虧9.27億元。



《巴清傳》相應合同款項的回收滯後,也對唐德影視的現金流帶來不利影響,導致公司投資制作的影視劇項目制作進度也有所滯後。

該劇的影響還在持續,2019年,唐德影視營收為負數,也是由於將《巴清傳》對電視台確認的相關營收、營業成本、應收賬款以及單項計提的應收賬款壞賬准備沖回,而同期其他業務確認的收入金額不足以抵消《巴清傳》營收沖回的影響。

同時,2019年,唐德影視淨利潤再度虧損1.07億元,連續2年虧損。

值得注意的是,同樣陷入資金壓力的范冰冰,也於2019年1季度減持了唐德影視,從股東名單來看,2018年年末,范冰冰仍持股1.61%,位列公司前十大股東。而2019年一季報顯示,范冰冰已退出前十大股東。

據當時媒體報道,在其他持股量較大股東股份數沒有變化的情況下,范冰冰很可能在2019年3月28日、29日兩天進行了集中減持,據大宗交易顯示,其套現金額約4710萬元。



2015年范冰冰出席唐德影視上市儀式

2019年5月,范冰冰工作室對外稱范冰冰已將所持唐德影視股份全部轉讓給了第三方。而趙薇哥哥趙健則一直持有唐德影視股份,並仍擔任唐德影視的董事。

唐德影視自救,擬“賣身”國資

與經營狀況類似的是,唐德影視在二級市場的走勢也是高開低走。

自2015年盤中創下201.96元/股之後,唐德影視的股價開始進入下跌通道。2020年4月,其股價最低跌至4.06元/股。



唐德影視月K線

按照創業板有關規定,連續虧損3年將被暫停上市,已經虧損兩年的唐德影視目前的處境並不樂觀。

受疫情影響,影視行業再度受到沖擊。2020年一季度,唐德影視再度虧損2700萬元。

而其實控人吳宏亮,截至2019年年末,將其持有的1.52億股股份進行了質押,占其持股總數的99.82%,占公司總股本的36.09%。

在披露今年經營計劃之際,唐德影視已經提及引進有實力的投資者,為公司提供借款及/或為公司債務融資提供增信。

5月6日,唐德影視曾公告稱,其實控人吳宏亮與東陽市金融控股、東陽聚文(為東陽市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辦公室下屬控股的子公司)簽訂了意向協議。但市場反應平平。

5月26日晚,唐德影視再度公告稱,吳宏亮擬分別將所持公司5%和4.08%轉讓給浙江易通數字電視投資有限公司(簡稱“浙江易通”,為浙江廣播電視集團下屬全資子公司)和東陽聚文,並將所持公司23.55%的表決權委托給浙江易通,吳宏亮還將同時協調第三方股東向東陽聚文轉讓其所持0.92%股權。

上述交易完成後,浙江易通將擁有公司28.55%的表決權,成為公司的控股股東,浙江廣播電視集團將成為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在宣布該重大事項之前,二級市場已經有所反應。5月26日早盤,唐德影視一度觸及漲停。

[b]影視寒冬下,蘊含生機[/b]

唐德影視的故事也不過是影視寒冬之下的一個縮影。2020年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更是令影視行業全面停擺。

從1月24日至今,全中國影院已經關閉上百天,這100多天也是電影行業淒風楚雨100天。最直接的影響體現在票房上,2019年,中國電影行業總票房642.66億元。國家電影局估算,2020全年票房損失將超過300億元,接近2019年票房總量的50%。

當行業寒冬到來之時,最先倒下的便是杠杆率最高、並購最瘋狂的影視企業。2019年11月28日,印紀傳媒(002143)的400億市值“灰飛煙滅”,最終於黯然告別A股。

即使是影視行業龍頭企業,也在今年遇到生存危機。

Wind數據顯示,23家影視上市公司中,20家1季度收入同比下滑。行業龍頭公司都是虧損大戶,萬達電影虧損近6億元,同比減少252.13%,其次中國電影虧損近3億元,同比減少174.78%,橫店影視虧損1.38億,同比減少186.60%。

這些虧損的公司中,華誼兄弟、唐德影視已經連續兩年虧損,今年接下來的時間內若不能扭虧,將面臨暫停上市甚至退市危機。

為了提振行業信心,5月14日,財政部、稅務總局發布電影等行業稅費支持政策。2020年全年,對納稅人提供電影放映服務取得的收入免征增值稅。電影行業企業2020年度發生的虧損,最長結轉年限由5年延長至8年。同時2020年全年,免征文化事業建設費。

而在危機之下也蘊含著新的機會。以在春節期間引發熱議的《囧妈》为例,其原睆建釉熀皆懙上映,但因铱ㄩ原曳f胂呱鮮悠燈教ê獻鰨溝沒チ悠燈教ㄓ辛說諞淮斡氳纈俺銎販健⒎⑿蟹膠獻韉幕帷

同時據燈塔研究院數據顯示,網絡電影2020年一季度票房收入創新高,網絡電影TOP30共分賬4.3億元,超1000萬元的影片達23部,較2019年同期增長188%,邁進千萬俱樂部門檻的影片共分得票房3.7億,同比增長248%。

僅在2020年第一季度,“愛優騰”三大視頻平台便產生了22部分賬破千萬的網絡電影。

西南證券分析師劉言認為,分賬票房破千萬成為新常態,網絡電影正逐漸進入精品化、多元化的2.0時代,不管是點擊量、分賬票房還是電影分賬模式,網絡電影從上游制作、內容題材到下游在線發行,都在逐步體系化。

華安證券研報指出,女團選秀類綜藝在今年初持續火爆,既有在需求端受疫情影響大眾對於線上娛樂需求提升的因素,也一定程度上反應了內容行業在供給端進行深刻調整的背景下,業內優秀制作公司正不斷夯實制作能力打造精品內容以適應行業新變革。

另外,國務院明確采取預約、限流等方式開放影劇院等密閉場所,國內電影院即將逐步恢復營業,電影產業鏈相關公司將邁出復工復產重要一步。

2020年,影視行業的春天仍未到來,他們還需繼續等待。可以預見的是,中國影視行業的下一個春天,將出現更多、更新、更大的機會,但只屬於熬過寒冬的幸存者。
樓主
上一頁1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