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English |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转帖 范冰冰"跑路",唐德影视"卖身" | 温哥华财税中心


maohu
maohu 于 2020-5-28 00:47 写道:
原创 :全景财经





连续亏损2年的唐德影视,拟“卖身”国资。

2015年2月17日,这一天的深交所热闹非凡,10只新股同一天挂牌上市,但其中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唐德影视(300426)



当日,范冰冰、赵薇两位明星以股东身份出席唐德影视的上市仪式,深交所还特意为两位明星设定了“股东代表发言”环节。

范冰冰在上市仪式上说道,唐德影视是特别有生命力、创造力的影视集团。赵薇则表示:唐德影视将成为中国最厉害的公司。



赵薇在唐德影视上市仪式中发言

在超级明星的助阵下,唐德影视一度风光无二,其股价更是最高涨至201.96元/股,总市值最高逼近150亿元。

然而,上市以后,唐德影视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面对影视行业持续下行、明星股东的陆续出走以及经营困境,唐德影视的实控人也开始慌了。

5月26日晚间,唐德影视宣布拟“改嫁”浙江广播电视集团。截至26日盘后,唐人影视报5.03元/股,总市值仅剩下21亿元。



唐德影视股价月K线图

一部剧,范冰冰就拿走5200万片酬

公开资料显示,2006年,吴宏亮、赵薇的哥哥赵健以及资本圈专业人士刘朝晨一起出资100万元,成立唐德影视。

唐德影视招股书曾披露,曾引进知名编剧、知名导演、知名演员范冰冰、赵薇、张丰毅等作为公司直接或间接股东。

在创业板发行新股之前,范冰冰、赵薇分别持有唐德影视128.99万股、117.00万股。据招股书披露,2011年4月,范冰冰在唐德影视增资扩股时,以每股2.3元的价格买入约129万股,投资近300万元。



图片来源:唐德影视招股书

实际上,范冰冰与唐德影视的“缘分”还得追溯至2007年6月,彼时,唐德影视成立不久,范冰冰也刚刚开设个人工作室,双方在当年首次合作《胭脂雪》。此后,范冰冰还一度为唐德影视的签约演员。

2014年,由范冰冰担任主演和监制的电视剧《武媚娘传奇》成为唐德影视首部破亿爆款剧。2014年、2015年,该剧为唐德影视分别贡献了2.69亿元、3.69亿元的营收,分别占当期总营收比均在7成左右。

与此同时,范冰冰也靠《武媚娘传奇》一部剧拿到超过5200万元的片酬。



图片来源:唐德影视招股说明书

尝到甜头的唐德影视,2017年继续与范冰冰合作《巴清传》,男一由高云翔出演,女二则是马苏出演。并在同年将首轮播映权以累计4.65亿元的价格卖给江苏卫视和东方卫视,网络版权则以4.8亿元的价格卖给天猫技术。

但2017年,唐德影视的应收账款也飙升至12.55亿元,主要系《巴清传》、《那年花开月正圆》等项目应收账款。

“税务风波”后,范冰冰迅速"逃离"唐德影视

2018年,对于唐德影视可以说是由盛转衰的一年。

2018年1月,《巴清传》男一、女二分别卷入丑闻。同年7月,范冰冰则因“阴阳合同”卷入“税务风波”。范冰冰被责令按期缴纳税款、滞纳金、罚款8亿余元。

同年7月,《巴清传》未能如期播出,且至今也没有明确说法。

同时,行业监管部门对于影视剧行业的监管力度持续升级,监管内容涵盖影视剧内容题材、演员片酬、税收政策和收视率问题,这些监管举措对整个影视行业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并有望重塑行业生态。

由于生产经营中遭受到了一些不可控的因素,唐德影视2018年针对《巴清传》确认的应收账款单项计提减值准备,导致当年巨亏9.27亿元。



《巴清传》相应合同款项的回收滞后,也对唐德影视的现金流带来不利影响,导致公司投资制作的影视剧项目制作进度也有所滞后。

该剧的影响还在持续,2019年,唐德影视营收为负数,也是由于将《巴清传》对电视台确认的相关营收、营业成本、应收账款以及单项计提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冲回,而同期其他业务确认的收入金额不足以抵消《巴清传》营收冲回的影响。

同时,2019年,唐德影视净利润再度亏损1.07亿元,连续2年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陷入资金压力的范冰冰,也于2019年1季度减持了唐德影视,从股东名单来看,2018年年末,范冰冰仍持股1.61%,位列公司前十大股东。而2019年一季报显示,范冰冰已退出前十大股东。

据当时媒体报道,在其他持股量较大股东股份数没有变化的情况下,范冰冰很可能在2019年3月28日、29日两天进行了集中减持,据大宗交易显示,其套现金额约4710万元。



2015年范冰冰出席唐德影视上市仪式

2019年5月,范冰冰工作室对外称范冰冰已将所持唐德影视股份全部转让给了第三方。而赵薇哥哥赵健则一直持有唐德影视股份,并仍担任唐德影视的董事。

唐德影视自救,拟“卖身”国资

与经营状况类似的是,唐德影视在二级市场的走势也是高开低走。

自2015年盘中创下201.96元/股之后,唐德影视的股价开始进入下跌通道。2020年4月,其股价最低跌至4.06元/股。



唐德影视月K线

按照创业板有关规定,连续亏损3年将被暂停上市,已经亏损两年的唐德影视目前的处境并不乐观。

受疫情影响,影视行业再度受到冲击。2020年一季度,唐德影视再度亏损2700万元。

而其实控人吴宏亮,截至2019年年末,将其持有的1.52亿股股份进行了质押,占其持股总数的99.82%,占公司总股本的36.09%。

在披露今年经营计划之际,唐德影视已经提及引进有实力的投资者,为公司提供借款及/或为公司债务融资提供增信。

5月6日,唐德影视曾公告称,其实控人吴宏亮与东阳市金融控股、东阳聚文(为东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下属控股的子公司)签订了意向协议。但市场反应平平。

5月26日晚,唐德影视再度公告称,吴宏亮拟分别将所持公司5%和4.08%转让给浙江易通数字电视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浙江易通”,为浙江广播电视集团下属全资子公司)和东阳聚文,并将所持公司23.55%的表决权委托给浙江易通,吴宏亮还将同时协调第三方股东向东阳聚文转让其所持0.92%股权。

上述交易完成后,浙江易通将拥有公司28.55%的表决权,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浙江广播电视集团将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在宣布该重大事项之前,二级市场已经有所反应。5月26日早盘,唐德影视一度触及涨停。

[b]影视寒冬下,蕴含生机[/b]

唐德影视的故事也不过是影视寒冬之下的一个缩影。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更是令影视行业全面停摆。

从1月24日至今,全中国影院已经关闭上百天,这100多天也是电影行业凄风楚雨100天。最直接的影响体现在票房上,2019年,中国电影行业总票房642.66亿元。国家电影局估算,2020全年票房损失将超过300亿元,接近2019年票房总量的50%。

当行业寒冬到来之时,最先倒下的便是杠杆率最高、并购最疯狂的影视企业。2019年11月28日,印纪传媒(002143)的400亿市值“灰飞烟灭”,最终于黯然告别A股。

即使是影视行业龙头企业,也在今年遇到生存危机。

Wind数据显示,23家影视上市公司中,20家1季度收入同比下滑。行业龙头公司都是亏损大户,万达电影亏损近6亿元,同比减少252.13%,其次中国电影亏损近3亿元,同比减少174.78%,横店影视亏损1.38亿,同比减少186.60%。

这些亏损的公司中,华谊兄弟、唐德影视已经连续两年亏损,今年接下来的时间内若不能扭亏,将面临暂停上市甚至退市危机。

为了提振行业信心,5月14日,财政部、税务总局发布电影等行业税费支持政策。2020年全年,对纳税人提供电影放映服务取得的收入免征增值税。电影行业企业2020年度发生的亏损,最长结转年限由5年延长至8年。同时2020年全年,免征文化事业建设费。

而在危机之下也蕴含着新的机会。以在春节期间引发热议的《囧妈》为例,其原本定于春节档上映,但因疫情原因,转而与线上视频平台合作,使得互联网视频平台有了第一次与电影出品方、发行方合作的机会。

同时据灯塔研究院数据显示,网络电影2020年一季度票房收入创新高,网络电影TOP30共分账4.3亿元,超1000万元的影片达23部,较2019年同期增长188%,迈进千万俱乐部门槛的影片共分得票房3.7亿,同比增长248%。

仅在2020年第一季度,“爱优腾”三大视频平台便产生了22部分账破千万的网络电影。

西南证券分析师刘言认为,分账票房破千万成为新常态,网络电影正逐渐进入精品化、多元化的2.0时代,不管是点击量、分账票房还是电影分账模式,网络电影从上游制作、内容题材到下游在线发行,都在逐步体系化。

华安证券研报指出,女团选秀类综艺在今年初持续火爆,既有在需求端受疫情影响大众对于线上娱乐需求提升的因素,也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内容行业在供给端进行深刻调整的背景下,业内优秀制作公司正不断夯实制作能力打造精品内容以适应行业新变革。

另外,国务院明确采取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影剧院等密闭场所,国内电影院即将逐步恢复营业,电影产业链相关公司将迈出复工复产重要一步。

2020年,影视行业的春天仍未到来,他们还需继续等待。可以预见的是,中国影视行业的下一个春天,将出现更多、更新、更大的机会,但只属于熬过寒冬的幸存者。
楼主
上一页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