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English |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探秘上海红楼的秘密 该如何揭开? | 温哥华财税中心


探秘上海红楼的秘密 该如何揭开?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一个来自江苏泰兴新乡(现为镇)的普通人,在上海滩的十里洋场,成就了一段没有完结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他一度朝着“巨贾”的方向努力,但最终因违法犯罪而跌落,而在他命运中扮演了重要枢纽角色的建筑,被人形象地称作“红楼”。


他就是红楼的主人赵富强。2020年9月22日,上海二中院发布案情通报称,赵富强等38名被告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一案依法进行了公开宣判。首犯赵富强多罪并罚,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他37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到20年不等。

赵富强身后,尚有着复杂而庞大的商业和生意网络。借助一些特殊的政商资源,可能低价持有上千家门面,在上海滩当起了“二房东”。他前几年在旗下部分人流量大的门面多经营餐饮的前提下,打造了“汇吃汇喝”美食城(或美食街)这一品牌,并逐步将业务扩展至北京,以及回撤至老家江苏泰兴市。当地人熟知的“上海红楼”,因日晒雨淋,其实外观的红色早已基本褪尽。但在2019年11月3日时,该楼仍被搭建脚手架围起来,并挂上了绿色安全防护网。工人称,要给此楼外观改色。

赵富强终归没有成为当代的“红楼巨贾”。

褪色的红楼

2019年9月后,一些上海市的一些市民,对杨浦区许昌路、惠民路路口的一处只有6层楼高的房屋,表现出了特别浓厚的兴趣。

不过,目前听说过上海这幢楼的人,基本上只有上海人,或上海本地人。他们步行或开车经过此地时,都会止不住驻足观望,或行注目礼。另一些人,则干脆聚集在路口,用上海话聊起这幢楼,争论、争辩一些有关这幢楼的故事或传说。

附近居民称,其实这幢楼大致在2019年4月份就出事了,没有营业了,大致六七月份的时候,就被查封了。后来,该楼内的保安等其他工作人员,因几个月没拿到工资,就把楼内的一些物件拖到附近废品站卖了,抵扣工资。不过附近的废品站工作人员对记者称,没有收过该楼送出来的物件。




2019年11月2日,“上海红楼”外开始搭建建筑用钢管架,工头谨慎答称,他们只负责搭架子,至于搭架子要干什么,不知道。当地相关部门几天前在楼前新建了一根黑色的监控柱,摄像头正对该楼的大门。门前灰色钢柱上的摄像头,原本是一直“盯着”惠民路西向的十字路口的,这几天开始“不务正业”,扭头死盯红楼的门口,或门口聚集的人群。《等深线》记者程维摄

“那楼里面是床之类的家具,我们不收这些东西,”废品店老板称。



上海人之所以将该楼称为“红楼”,是因为该楼的底楼外装涂料,为红色,日晒雨淋久了,该楼的红色,已经显得很淡。该楼的大门,现为黑色铝合金框,内嵌深色玻璃,无法从外看清里面的情况。该大门从内上锁,无法打开。至2019年11月3日傍晚时,该大门及整幢建筑,已被绿色建筑安全网全面遮盖。《等深线》记者程维摄

[物价飞涨的时候 这样省钱购物很爽]
无评论不新闻,发表一下您的意见吧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中阅读全文
     正在热议:
    真的,加拿大这次把北京人民吓惨了  690 加国发狠要突袭?对炒房征30%的税  152
    数万人弃钥匙躺平!加国迎最糟时刻  214 疫情BC人口变化 大温人都搬去哪儿  41
    联邦再拨3500万 明年接纳4万难民  78 突发:堵边境价狂飙新规致加国惨烈  109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