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Lipont Place力邦艺术港:活动场地租赁,拍摄场地租赁!

晒过大厂工牌的年轻人,正在逃命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随着“一个大厂到另一个大厂”的通道关闭,一大批互联网人正在离开这个行业,当大家开始带着互联网的烙印重新向前奔跑,迎接他们的会是什么?

  6月初的一个傍晚,阿周离开了他本来愿意为之拼命的公司。三年前,他入职时带着满腔的热血与激情,三年后,他离开时,带走了一身病。

  “这几年身体损耗的特别严重”,阿周说,过去一年,他重了十几斤,免疫力也在下降,“可能是总熬夜熬的”。进入这家中型互联网公司仅一年,阿周就升了职,第二年继续升职,薪水翻了一倍,他本来以为可以继续有声有色的干下去。

  从今年一季度开始,许多互联网公司的情况只能用急转直下来形容,人员优化接踵而至,就连阿里腾讯这些大公司也没能幸免。

  更关键的是,被裁掉或者是被协商离开的人中,有许多都是互联网公司的元老级员工,一位负责人力业务的高管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他最近发现了不少意想不到的简历,“今年之前,这些简历从来没有出来流动过。”

  社交网络上,一位字节跳动的实习生前一天还在晒复工的大礼包,看得出还是“骄傲”的语气,才没过几天,她的下一条小红书说的却是,“字节…空了”,配图是空荡荡的工位。只需要一个临时会议,一通电话,就有一大片人被告知,要“毕业”了。

  还没有离职的酥白无法理解, 互联网怎么内卷成了这个样子?“每一天我都觉得我干不到下班了。”酥白说,“已经随时准备好离开了。”

  离开?说的轻松,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去哪儿。

  《财经天下》周刊发现,今年很多人选择回归传统行业,或是投身新浪潮,也有受访者表示,“先在家带两年娃,等行业景气了再看”。当大厂人离开大厂后,何处会是他们的容身之所?这可能会是未来两年众多互联网从业者都将面对的人生命题。

  01

  不知道是谁开始卷的

  互联网人,正在批量“逃跑”。

  入职腾讯五年,Wendy在今年春节之前主动离职,转身投入了金融行业,到一家券商公司做线上业务。Wendy刚走时,互联网行业已有裁员潮迹象,但都没有今年一季度这样迅猛,那时市面上求职和转行的互联网人还不多,“算是躲过了这一轮调整,没有真正被波及。”


  在腾讯这么多年,Wendy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美好的记忆。据Wendy描述,五年以来,她几乎没有在晚上9点前下过班,有时甚至会熬到十一点。“你回家之后就洗洗睡了,第二天早上八九点起床,再加上通勤时间,完全没有个人生活。”

  这种程度的工作压力,已经让Wendy觉得自己的身体健康受到影响,压力大、会焦虑、感觉不到快乐。除了自己,Wendy身边的同事也都有一些躁郁倾向,就连到周末也没有办法疏解,办公室里动不动就有人哭出来。

  去年下半年开始,腾讯内部开始传出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可能进行大面积人员缩减的消息。Wendy感觉情况越来越不妙了,干脆趁此机会离开。

  有人出于主动求变,有人则是被行业裁员逼退,但逃离互联网,已经是一个普遍的选择。

  今年3月,刘一然正赶上小米裁员,拿到补偿之后,她选择彻底告别互联网行业。在小米工作时,刘一然觉得至少有两年没有过特别清醒的状态,“每天都很晚下班,每天都要开会,周而复始,一直处于恶性循环当中。”

  刘一然说,她所在的算是小米内部最卷的部门之一,加班是常态,高压期要到下半夜才能回家。“小米内部很流行一个说法,说小米员工都是猴,小米公司就是猴山,老板就是猴王,其实就是调侃小米待遇不好还很卷。”刘一然略显无奈的调侃道。

[物价飞涨的时候 这样省钱购物很爽]
无评论不新闻,发表一下您的意见吧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正在热议:
    半路杀出美女 尹大卫BC省长位悬了  115 重磅丑闻又多3条特鲁多正接近爆点  496
    统一后的"台湾特别行政区"是啥样  278 加国崩9项全球最差!移民吓到劝退  124
    实锤乌军海马斯狂轰滥炸美背后支持  200 儿子名校毕业后 我和老公灾难来了  9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加西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