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Lipont Place力邦艺术港:活动场地租赁,拍摄场地租赁!

每发一次公共灾难 就有人让我以后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东航事件后,《人物》发布了一篇《MU5735 航班上的人们》,在文中尽可能地通过外围信息还原了航班上乘客们生前的事故。


  随后公众号肖一凉介发布了《「人物」报道笔下的侵扰悲痛问题》,指责《人物》在报道中违反新闻伦理,并引起轩然大波。

  很快舆论形成两派,一派是支持《人物》的新闻调查派,一派则是支持肖一凉介的学院派。在不同派别的支持背后,其实是大家关于 " 新闻 " 归处的不同看法。

  本期显微故事采访了一群尚在高校学习新闻传播专业的大学生,有的人从大一开始就先后在不同媒体实习,也曾多次参与灾难报道辅助工作,但目睹几个前辈放弃新闻后,也开始犹豫自己的未来;

  有的人在不同的媒体实习后,毕业季面对 " 面包 " 和 " 理想 " 的冲突,最终选择了面包;

  还有人是大一新生,进入这个专业后,想从事国际新闻,却得知身边在海外学习新闻的同学转学,因为新闻没有理想。

  这些发生在新闻学子身上的故事,或许可以揭示这个行业的尴尬局面:当我们谈论的新闻主义,和现实发生碰撞时,该如何抉择?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考。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电话里听到遇难者家属的啜泣,

  我就想第一时间到机场安慰他们

  刘秋 湖南师范大学广播电视编导专业 21 岁 大三

  从高中开始,我就希望未来能成为一名记者。

  当时我还在艺校读书,每天需要打车辗转不同的地方,期间养成了和出租车司机聊天的习惯。每次打完车,我会把和司机聊天的内容记录下来,后来还形成了一份资料,在递交艺考培训时递交了上去。

  没想到,就是这个自己采访、观察得来的一手报道,让我这个高二才半路出家的艺考生过了中国传媒大学的线。从那时开始,我感觉我或许适合做新闻。

  但因为高考成绩不佳,我最终和中传失之交臂,进入湖南师范大学,来到长沙读书。我的专业是广告编导,按理说应该是去做拍片子相关的工作。

  大一时,我和同学带着相机去了长沙火车站,做了一组关于火车站流浪人员的报道,并投稿。发布后,我第一次对新闻有了不一样的感受,原来好的内容是有价值的,还可以给我换来一笔不错的收入。


  此外,我也非常喜欢这种沟通后、记录下故事的感觉。于是我开始一边写稿、投稿,一边寻找新闻行业的相关实习,还参加过非虚构写作的深度训练营,拿到了业内知名媒体的实习,并参与了许多突发新闻的报道。

  比如去年郑州暴雨事件,我接到任务要采访被困在地铁上的人。我当时迟迟无法下定决心联系对方,毕竟此时正是危急关头,我感觉去询问他们太过于残忍。所以,我一直待在救援群里潜水,确认对方脱险后,我才联系对方。

  但我心里依旧有些芥蒂,总觉得自己在利用别人的悲剧来完成自己的工作——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 " 新闻伦理 " 和人性的冲突。

  所以,即使后来完成了稿件,我依然留在救援群里做志愿者,帮忙做一些信息整理工作。

  随着我参与的报道越来越多、接触到的媒体老师越来越多,我也开始思考新闻伦理和人性的关系。

  从目前的工作情况来看,其实大部分灾害发生时,家属是有权利拒绝媒体的采访,但实际上,并不是所有家属都会拒绝媒体的采访。因为他们可能是茫然的、无助的,除了媒体,他们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让别人看到自己,帮助自己。

  MU5735 空难事件发生后,当时我也在另一家媒体帮助记者老师采访遇难者家属。在采访时,听到家属的啜泣,我甚至有冲动直接买一张机票,从北京飞到白云机场,陪在家属身边。

  

[加西网正招聘多名全职sales 待遇优]
无评论不新闻,发表一下您的意见吧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正在热议:
    杜鲁多壕送16亿!加国人翻垃圾厨余  392 一觉醒来 大温油价已经在奔3的路上  370
    震惊!华人辅导班被多伦多大学告了  148 谷爱凌的T台首秀献给LV的加州落日  220
    一夜之间 温村油价再次飙升创纪录  121 聊聊最近这波来日本的中国移民潮  246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加西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