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Lipont Place力邦艺术港:活动场地租赁,拍摄场地租赁!

[香港] 香港疫情一线口述:生与死都要排队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在医院,每一件物品被打上不同的标签、颜色,预示着不同的风险等级。红色代表高危,最近我们每天都会产生超过 7 吨的医疗废物。银灰色代表感染,新冠死亡病人往往会装在这样的袋子里面。绿色和透明则代表安全,用来装普通死亡患者。蓝色代表着防护,我们穿蓝色绑带隔离衣去高危病房、运送遗体,而不是白色拉链防护服。尽管在我看来,后者的防护等级更高。


  更早的 2003 年,我是一名警察,还在 SARS 暴发时戴着 " 猪嘴 "(一种能够过滤毒气和粉尘的防毒口罩)去围封了感染重灾区淘大花园 E 座。

  我希望戴 " 猪嘴 ",因为我觉得它的安全等级更高,给人一种可信赖的踏实。前年疫情刚发生的时候,我也戴上了猪嘴来医院。但经理说,不要戴这个吓死人了,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于是,我把它摘下了。

  现在,我每天工作 18 小时,然后再回到我那 18 平的房子里。我独居,不会将病毒传染给家人,比起其他同事,我已足够幸运,他们中有很多一家人都感染了。

  也羡慕过内地的医护闭环管理,可以住隔离酒店。但香港没有这么多土地空间,很多香港家庭的居住条件并不适合居家隔离。

  好一点的家庭,还能有个 40、50 平的两室一厅一卫。还有一些人住在公屋和劏房里,有些就像小仓库一样,拥挤蔽塞。一些感染的同事依靠邻里和社工的帮助领取生活物资与药品,没有在地的隔离清洁指引,他们只能靠口耳相传和网上搜集到的办法自救:酒精、消毒水、紫外线灯、N95 口罩 ……

  我不怕感染,也不怕搬运,但我常问,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我已经将近三年没有回家,尽管家人就在香港,但是一轮又一轮的疫情让我没有办法放心去见他们。我爸妈六十多岁,父亲有高血压和心脏病,母亲患过红斑狼疮,免疫系统低下,婆婆与姥姥也八九十岁。他们有打三针疫苗,但都属于高危人群,我不想将感染的风险转嫁给他们。

  疫情前,我的工作运转顺利,人手充足,病人的容貌和时间日期一样,没什么特别。每天工作八小时零四十八分钟,每月还能收获八天的假期。如果休一天我就睡觉;休两天,我就睡觉、运动和学习正骨课程;休三天的话,那简直高兴惨了,我会跟痛症诊所的师傅说," 嗨!我又来了 ",然后全天用来实习。可是,从上月 18 号开始,我就没有休假了。

  成为复位整脊治疗师是我多年的心愿,在这一轮疫情前我已经考完了 2 个科目,还有 6 个等待完成。听说 2025 年香港将建一家中医院,我想申请去做一名骨医。

[加西网正招聘多名全职sales 待遇优]
还没人说话啊,我想来说几句
上一页123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猜你喜欢 更多...
    趣事:香港警察为何都要学会山东话 16香港老牌男神近况 一半发福白头
    张学友:我是爱国家爱香港的中国人  5 揭秘沪港列车首批乘警:执行3年任务从未踏足香港
    习近平香港行:胜利宣言 权力展示 佘诗曼再戴港姐桂冠 祝福香港
     正在热议:
    车上贴五星红旗 中国演员来加生活  976 父母吓坏!大温中学开学厕所变这样  188
    豪宅又断一财路 Airbnb出永久禁令  27 今起香港警队全面转用解放军队列  226
    大温浣熊多次作案伤人 政府只罚款  96 中国4航空公司空客买2400亿飞机  147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加西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