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Lipont Place力邦艺术港:活动场地租赁,拍摄场地租赁!

哀牢山遇难4人带一次性雨衣不应该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三十多年前,当费宣与他所在的云南地质队踏入哀牢山时,目标是寻找一座金矿。


  他感慨当地密布的森林和沟壑,其间水流湍急,湿热难当。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野外作业条件艰苦,他们每日靠山民的手摇电话与指挥部保持通联,这几乎是一条生命线。

  2021年11月,同样进入哀牢山的费宣的同行们,失去了与后方的连接。

  11月13日,中国地质调查局昆明自然资源综合调查中心(以下简称:昆明中心)的四位队员从镇沅县者东镇樟盆村进入哀牢山,按照计划,他们将翻过山脉到达玉溪市新平县完成预定的森林资源调查任务。出发前,他们与司机约定最晚14日下午下山,但他们再未出现。

  

  11月21日,救援组在哀牢山中搜寻失联人员。图据镇沅县委宣传部

  失联八天后,11月22日,四位队员的遗体被找到,他们之中,年纪最大的32岁,最小的25岁。据媒体报道,四人均为抽调人员,来自后勤服务中心、化验室、野外中队等部门。

  已是72岁的地质学家费宣,为年轻同行的殒命感到惋惜。在他的经验中,多位地质队员在低海拔密林一同牺牲的状况未曾有过。他也有许多的不解:队员们的装备和补给是否充分,失联是怎样发生的。这些还有待调查披露。

  在退休离开地质岗位之后,费宣加入了国际探险队。他徒步穿越过北极格陵兰岛冰盖,也进入到撒哈拉沙漠考察,那是在荒野里发现“宝藏”的诱惑——比如在北纬81°找到一块竹子化石,证明大陆漂移的存在。也是极致凶险的威胁,比如从白雪覆盖的冰缝险些掉落北冰洋。

  费宣说,两千二百多万年以前,喜马拉雅山曾是茫茫的大海,而一万年前的撒哈拉沙漠,是陆地上最大的淡水储存地。一切都是变化的,一切都是有生命的,而他们这些在“哀牢山”跋涉,与大自然打交道的人,要对它既亲近,又敬畏。

  【以下为费宣的口述】

  穿越哀牢山

  哀牢山这个地方我跑过七八次。


  1969年,我从昆明地质学校钻探专业毕业,先后在云南省地矿局16地质大队、17地质大队、805地质大队和第5地质大队从事野外地质工作。80年代末,我们地质队在云南省镇沅县境内,哀牢山断裂带的北段勘探老王寨金矿,那是一个大型矿产。

  云南的山脉绝大部分都是南北走向,哀牢山呈西北-东南走向。海拔虽然最高才三千多米,但是森林非常茂密,沟壑众多,水流丰富,夏季非常炎热,多年以来周围主要是以彝族为主的少数民族(村落)。

  前期我们也搞过普查,那个时候装备远远不如现在,野外露宿、遇到迷路的情况也有,但没有发生过在低海拔密林里面四个地质队员一起牺牲。从来没有,这算是第一次。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们野外作业带的馒头咸菜是最好的东西。有时候到部队的供给站,去找他们买一点压缩饼干、战备干粮,现在五花八门,巧克力、牛肉干、罐头,简直是太奢侈了。

  野外作业通信非常重要。我们那会儿还没有卫星电话——小分队离开大本营以后,必须精确的规划路线,第一天在哪里,第二天在哪里,第三天在哪里,千方百计地向大本营报告位置。有时候一个小分队都没有电台,好在农村多半都有手摇电话了,我们就用手摇电话报告,“今天我小分队,到达了哪个村,我们一共几个人,我们都平安顺利,采了很多样品。”这是一个规矩,每天必须要汇报。

  绝大多数时候,在野外作业我们会找村子,学校有建筑的地方过夜,迫不得已我们也会在野外搭帐篷过夜。但那个时候的帐篷比现在重多了,保暖性,防风防雨性能,都不太行。

[物价飞涨的时候 这样省钱购物很爽]
还没人说话啊,我想来说几句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正在热议:
    加国噩梦本周暴涨25%!6成人没下顿  171 中国赢了!抵制冬奥失败荣光美翻天  803
    加国猛增40万优质移民 更易买房  83 这中餐小馆要关 大温华人一片哀嚎  76
    新冠继续大流行结束 加国正随缘  212 重磅!BC省宣布"躺平"小心住院风险  209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加西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