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Lipont Place力邦艺术港:活动场地租赁,拍摄场地租赁!

"又丑又穷又惨" 他们凭什么会爆红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2018年11月,3万块钱花得只剩1万了,何广智独自去了上海。他想过了,如果失败,就回到流水线当工人,然后结婚生子,过完这辈子。到达上海的第四个小时,他就出现在“满金香”——一个现在已经倒闭的东南亚餐厅,当时开放麦的演出地之一,门票两块三毛三。


  02 自卑者的机遇

  很多人第一次记住何广智,是因为他把“穷”讲得入木三分。

  《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有一场主题是“不就是钱嘛”。何广智挺高兴,说:“我太了解穷人的生活。在线下,大家一说穷,就会想到我。”另一位选手孟川说:广智讲这个特别好,因为他真的特别穷。

  他有个段子讲自己月入1500,这个数字还不到上海最低工资标准的六成。

  “对,那个是真事儿,挣了1600,交完税是1440。”

  2019年上旬——《脱口秀大会》第二季播出之前——即使在北京上海,脱口秀的商演一个月加在一起也不到20场。“演员一场400块,哪怕你是行业里顶尖的演员,一个月能演七八场,一个月也就挣个两三千块。我一个月演四场,在行业里还算可以的。”广智说。

  按李诞估计,当时中国全职做脱口秀的人——连编剧的活儿也不接,纯说脱口秀——不超过10个。他在《脱口秀大会》第二季的开场说,脱口秀全国各地都在演出,可没人知道。

  认识徐志胜的时候,何广智正拿着一千多的月收入,在北京讲开放麦。那会儿有个江湖传说,北京演员业务水平比上海演员强。笑果时不时从上海选一个不错的新人,去北京“熏陶”一段时间,笑果给付房租

  广智能获得这个机会,是因为他刚在上海的线下演出崭露头角。到上海的第一个月,他就拿了一场新人赛的冠军,高兴得走了三公里回青年旅社。没几天,他就在地铁七号线终点站租了房,900块的月租金换得不到十平米的空间,距市中心18站。

  “住在终点站,没有钱,做这件事也看不到前途。”他时常觉得和社会大环境格格不入。“有时候就觉得,我们这群人在干什么?我们做这个事情有什么意义?你看不到未来有什么发展,你会觉得我们就是整个社会遗弃的那一拨人。”

  是脱口秀治愈了他。“坐二十站地铁进城这样的事情,你把这个事儿放到舞台上讲,你看到观众笑了——脱口秀演员,都是一群‘爱慕虚荣’的人——甚至可以挣到钱,从你自己心里这个坎就过去了,你觉得这个苦没白吃,你可以放过自己了。”


  

  在许多资深的脱口秀演员看来,新人何广智很像几年前的梁海源。“弱弱的,被欺负的那种,感觉做什么都很难。”庞博说。

  梁海源是“穷惨”人设的鼻祖。他是国内最早开始讲脱口秀的人之一。10年前,他入行时的心愿是:“如果有一天这个事情能养活自己该多好。”他算过了,只要一个月能挣到5000块,就能实现愿望。“但这个行业是绝无可能一个月给你5000块的。”梁海源对《贵圈》说。

  同广智一样,梁海源也很自卑,而脱口秀消解了这一切。“一个很需要肯定的人,鼓足勇气站在舞台上,得到了肯定,那时候我们知道我们也可以发光的。我们生活中能得到别人肯定的机会没有那么多,但在脱口秀舞台上的五分钟里,可能只有两三个段子好笑,观众就友善地给我们笑声,让我觉得好像我的生活会因此变得更美好一些。”

  

[加西网正招聘多名全职sales 待遇优]
好新闻没人评论怎么行,我来说几句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正在热议:
    加国噩梦本周暴涨25%!6成人没下顿  177 闹大了!BC人凌晨全出动15万人围城  340
    昨天,我想为郑州人大哭一场(图)  235 BC3天增4997例24死 疫情全加最好  155
    温村房价难降 建房成本全球最贵  16 新冠继续大流行结束 加国正随缘  215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加西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