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Lipont Place力邦艺术港:活动场地租赁,拍摄场地租赁!

被拐21年孩子自白:我恨妈妈的所有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一滴血,意味着什么?


  对于4岁就被拐卖的凌冬而言,这滴血除了意味着21年来对家人的想念,还意味着一种矛盾的“恨意”。

  被拐时,人贩子称他是被母亲抛弃的,而在广西罗城第一个养家,没几个月,养母就怀孕了,把他送去了100多公里外的柳州。

  20多年里,他早已在“母亲会原谅我,接我回家”的幻想中一点点绝望,在养家受的委屈、伤害,亦让仇恨在漫长的时间里一点点滋长。

  在下定决心采血之前,凌晨4点半,他发出一条短信:“我也有权利寻求自己的身世和真相吧。”

  以下为他的自述——

  “我恨妈妈,恨妈妈的所有,我又想妈妈,想她一定很漂亮”

  被拐那年应该是1999年秋天了吧,只知道被一个小叔叔带到广西,(中途)坐过火车、小船,他还背着我走了很远的山路,用大树叶子盛山水喝,哭闹时,会在半路陪我捉迷藏,说哭了会有警察抓我。

  之后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爸妈等着我,那儿有小河,有山有树,还有鸡鸭,我家没有,我都会又害怕、又好奇地瞧瞧。

  有次我把家里的花瓶打碎了,妈妈嫌我捣蛋,说不要我。不到几个月,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把我送给现在的家。

  离开第一个养家的那个冬天,我和一个陌生人(奶奶)睡一块,4岁的我想尿尿,不敢说。最后还是她发现这些问题。那晚开始,我跟奶奶睡才有安全感,她把我的腿捂得暖暖的。

  来了没多久,新爸妈让我学做点事。我开始学做饭,有次我偷偷放一个鸡蛋到快煮熟的米饭里,蛋液印在饭面上,被爸爸发现了,那晚没饭吃,到猪圈过夜。

  姐姐偷偷把饭菜装到口袋,搓成一团给我吃,说:“老弟,快吃,一个晚上很快会天亮了,以后别拿鸡蛋吃了,那是要拿去卖的。”

  还有次我想吃脆饼,姐姐拿了爸爸十元去买了脆饼,我舍不得吃完,啃了又啃,笑了又笑。我总问姐姐长大了想干嘛,她说吃饱饭,穿漂亮裙子,现在每年我都给她买几件裙子。她是我童年的保护神,是我心里妈妈的模样。

  在我看来,养父母可以说是法盲。在他们的环境中,大多为了柴米油盐,演变成夫妻争执到最后动手。

  养父脾气不好,我不太敢接近他。有时我想到他们在地里干活特别累,就心疼他们,他们对我流露出来的爱,可能不多,也会有,比如我生病,给钱让我去村里赤脚医生那儿拿药,回家会问拿药了没,记得要吃药。我在外面被欺负了,养母会去阻止,替我出气,她嫌我笨,说以后可以躲着。


  到7岁读书时,我有了新名字,冬冬,因为我是冬天来的。他们平时会称呼我为老弟,柳州很多父母会这样称呼儿子。

  读书时的我,无心学习,二年级的夏天,我在水塘游泳,下水没多久,养父来了,我很恐惧,知道躲不过了。也没想,他把我的衣服都抱走,说让我玩个够,别吃饭。

  我也有自尊,边上是马路,有人路过,就蹲水面隐蔽自己。不敢上岸,就游啊游,泡水里久了,手脚无力,最后天快黑了,我也哭了,那时恨透了亲生父母,把我抛弃让我受罪。那是我第一次想到自杀,可我所有的勇气,都被父母磨灭了,只能硬着头皮回家。

  从我到养家,无论听不听话,经常听到养父母说我是爸妈不要的孩子。其实我心里也默认了这种说法,害怕哪天他们又把我送走。

  8岁我就能炒很多菜,鸡鸭喂好,牛割草喂饱。碗筷我洗。衣服收拾好。我也会察言观色,迎合他们的想法。

  到五年级,我辍学做了放牛娃。每次受了委屈,就去后山一座古坟,偷偷写日记、画画,寄托我对远方妈妈的遐想。

  我恨妈妈,恨妈妈的所有,我又想妈妈,想她一定很漂亮,我们是否有相似的地方?

  

[物价飞涨的时候 这样省钱购物很爽]
已经有 4 人参与评论了, 我也来说几句吧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正在热议:
    急了!多国抵制北京冬奥太美不可能  549 加国巨头警告联邦:禁华为全民买单  336
    哭了!温哥华地税竟计划要年涨10%  45 李冰冰自曝身体出现问题!彻底绝望  42
    房市过热 央行警告加息提前到这时  71 美国学生:黑五有'黑'字 应该改名  32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
    评论2 游客 [与.何.始.十] 2021-07-19 12:02
    男孩不用想都是被人贩子拐走的
    评论1 游客 [匏.何.祖.十] 2021-07-19 00:28
    为凌东的善良而感动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加西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