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English |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初二女生作文《愿你》走红 受质疑 | 温哥华教育中心


初二女生作文《愿你》走红 受质疑


温哥华租房,温哥华短租,温哥华家庭旅馆
温哥华牙医,温哥华牙医诊所
  “愿你付出甘之如饴,所得归于欢喜。”

  “愿你道路漫长,有的是时间发生故事。”

  “愿你在最无趣无力的日子仍对世界保持好奇。”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

  

  

  

  张咏言的作文《愿你》

  北京四中初二女孩张咏言写的一篇书信作文,这两天在网络上走红,人民网转发后的阅读量很快达到数百万,数十个大V开始关注。评论里,也逐渐出现了褒贬不一,中青报报道有人提出质疑,是不是现在孩子看网络小说多了,只会写伤春悲秋的句子?

  这种质疑声挺有意思、也挺有代表性,原因在于,短短的一句问句之外有多个社会既定观念做前提:其一是,网络阅读用“伤春悲秋”就可以概括,其所给出的营养是贫瘠的;其二是,通俗阅读是严肃阅读的对立面,并对后者产生了伤害。如同《愿你》一文清楚展现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对人生的观察角度和描述方式,持这种质疑的成年人(明显是成年人),也呈现了社会既定观念在其思想上打下的烙印。

  提出个问题可能会让这种“烙印”更清楚:如果换做是你,该如何写这篇写给未来人生的书信?具体的答案可能五花八门,但每一种答案大概都逃不出鲁迅在《文学与出汗》当中指出的“套路”: “弱不禁风的小姐出的是香汗,蠢笨如牛的工人出的是臭汗。”这里面无疑会呈现出你所受的教育、你所在的阶层、你曾被灌输过的理念,还有一种完全不自觉的叙事结构。

  一篇文章的叙事结构,其实就是作者对一个社会的认识框架。极端化点说,假设你只读《论语》,那么它的叙事结构就会让你认为,聆听一个权威者的教化是真理的全部来源,是生活的正常状态;假设你只读《荷马史诗》,那么它的叙事结构就会让你相信,英雄社会才是人类生活的常态,处于战时并随时准备接受死亡宿命才是人生终极归宿。假如你看且只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就会笃信人生有善恶两边、泾渭分明的审美,没有什么永恒、但爱情却能不朽——当然,此时再恶补《人民的名义》,相信这个认知会迅速扭转。
[物价飞涨的时候 这样省钱购物很爽]
无评论不新闻,发表一下您的意见吧
上一页12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加西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