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English |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教育改革是如何毁掉这些好学校的 | 温哥华教育中心


教育改革是如何毁掉这些好学校的


温哥华学画,温哥华绘画,温哥华画室
温哥华旅行社, 温哥华机票, 温哥华游轮
  前几天,我在一篇文章《我的兄弟周屠夫》里提到,我的朋友周屠夫(杀猪匠)的话令人寻味:真感谢党的好政策,把年轻人都弄去读大学了,村里没有年轻人学杀猪,没有了竞争,生意真好。现在,杀一头猪他要收多少钱就收多少钱。不过,他说,人要讲良心,也不能乱提价。兴奋之后,他突然茫然起来,他说:“我以后杀不动了,谁来杀猪呢?”……该文在公众号发出后,有年轻人回答:没关系,机械化杀猪就可以了。我把这个答案告诉周屠夫,周屠夫哈哈大笑。他说:机械化杀猪?农户每家养的猪,都要上门杀的,机械化杀?难道机器人杀猪?一次要多少钱?很贵吧?猪毛能刮光吗?猪肠能翻干净吗?

  

  拥有100多年历史的徽州师范学校大门(图片来源于网络)

  进入1990年代初以后,工匠手艺人在我国不仅越来越少,大规模的手艺传承方式也接近绝迹的边缘。本来中国是有一批很好的中技、中专的。这些学校,有的归劳动局管,有的归轻工局管,有的归机械局管,有的归旅游局管,有的归卫生局管……这些学校的大多数只招初中毕业生,十四五岁学、练手艺,3-5年后毕业,这些18-20岁左右的手艺人走向各个岗位,其中许多都是手艺非凡、甚至身怀绝技的人。现在,这些有真本领的匠人,最年轻的都近50岁以上的年纪了。

  那些学校是怎么消失的呢?

  举例来说吧。安徽皖北原来有一所焊接中技学校,归劳动局管。毕业生的质量有口皆碑,他们“燕尾焊缝”焊得很漂亮。每到毕业季节,全国各地的用人单位汇集到这所学校“抢”人。但是,这种情况就被1990年代以后的“升级、归口”给彻底给毁掉了——升为大专,归教育厅局管,毕业时连电焊和气焊的焊枪都分不清。另一个例子,某市有个蚕桑学校,清朝就开始创办了,一直为我国养蚕、缫丝、丝纺培养顶级手艺人。后来,该校并入某大学,升为本科。主管单位也从农林局变为教育部门了。从此,该校再也培养不出一个养蚕能手,缫丝、纺丝高人了……变为本科后的这所学校,现在培养的都是研究蚕桑、丝绸的学士、硕士,有许多毕业生甚至没有见过春蚕、桑叶和蚕茧。说研究吧,他们可能连一封书信都不一定能写得简明扼要、语句通顺。学校所在地区的丝绸业也就衰败了下来。

  曾经辉煌的这些手艺学校建立的时候各有各的艰辛,办得有特色,时时有成功的喜悦。但毁掉的方法基本是相同的:几所学校合并,搞一个大校园,升级为专科(或本科),归口到教育厅局管理,解决3-5名副厅级以上的官员安置问题。

  写到这里,我强忍着的泪水(也可能是春天花粉过敏吧?)——中国手艺教育的毁坏,已不可逆转,回天乏术。

  这种毁坏还祸及教育本身

  安徽皖南歙县的徽州师范学校(简称:徽师),是一所有百年光荣历史的名校,一百多年来,徽州少年(初中生)都以能考上徽州师范为荣,初中最优秀的学生都争先报考该校。徽师为徽州的教育培养了近5万名优质教师。但是,厄运来了,2005年被升级为黄山学院的初级教育学院,从中专升为专科和本科。现在,你只要是个人,哪怕是头会说话的猪,就可以去该校读书,这样的学校,能培养出好的老师吗?没有优秀教师的小学教育,那将是怎样的教育?!

  有个早已退休的教育官员曾经痛心疾首地对我说:教育最大的改革,就是不要再瞎折腾了。

  安徽有两所学校对归口管理最具有标本性

  一是中国科技大学,始终不归教育部门管,不用接受教育部的各种评估,教学质量一直很好,且很有特色,被习总书记称赞为“中国办得最好的大学”;另一所苦命的大学是合肥工业大学,原来是机械部的重点院校,文革前及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是一所非常着名、很有水准的学校。交给教育部门归口管理以后,各种评估和标准,折腾不停,这所学校急速下滑,可能很多人都没听说过“合肥工业大学”这个校名了。

[小伙伴们快来啊 加西网招全职编辑]
这条新闻还没有人评论喔,等着您的高见呢
上一页12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加西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