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English |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1960年故事 谁有战胜饥饿力量(图) | 温哥华教育中心


1960年故事 谁有战胜饥饿力量(图)


温哥华物业管理,温哥华出租管理
温哥华车行,温哥华二手车行
  每次盛饭时,沈学玉总是先盛一碗放在旁边,算作他自己的,如果谁认为他盛少了,可以跟那碗换。但由于每顿饭沈学玉都给自己少盛一点,没有一个人肯跟他换。

  前言

  1958年大跃进兴起,禁止家家户户生火,集体吃食堂,地上的庄稼宁可烂掉,也不允许私人收割。

  那是我记忆里最为惨痛的时光,1960年开启的中学生涯,也是在这期间度过的。

  许多记忆,任时光如何冲刷,至今仍历历在目。

  

  谁嫌粥少和我换

  1960年秋,我考进了颍上县临淮中学。这是一所新建的学校,名字很好听,接到录取通知书那几天,我像中了状元似的高兴。可是当我背着书包到学校一看,立刻傻眼了,除了两栋简易教室和一栋教师宿舍,学校连寝室也没有。

  白天,教室当课堂,到了晚上,同学们就把桌子并起来当床睡。学生多,教室也睡不下,就每两个人一床被子睡,一个同学的被子当铺被,另一个同学的被子用来盖。

  每天早晨一起床,老师就带着男女同学浩浩荡荡地到5里外的窑场上背砖,肚子饿,砖块重,麻绳勒得同学们龇牙咧嘴。来回十来里,回到学校,常常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早饭是人人期待的事情,一大桶稀饭抬上来,是用玉米糁子熬的粥,香喷喷,谁都想多喝一口,但是人人都只有一勺。

  稀饭稀稠不均,盛饭时舀得难免有多有少,每个学生都眼巴巴地望着盛饭的勺子,渴望能给自己多盛一点。但这样一来,盛饭人是否公平就成了问题。

  在全班同学的举荐下,最终决定由班主席沈学玉掌勺。但沈学玉掌勺后,仍有人说他盛得不公平。沈学玉气得甩手不干,可是别人掌勺,大家又不同意。沈学玉只好接着干。

  就这样,沈学玉想了个办法。每次盛饭时,他总是先盛一碗放在旁边,算作他自己的,如果谁认为他盛少了,可以跟那碗换。由于每顿饭沈学玉都给自己少盛一点,结果没有一个人肯跟他换。

  本来每月的伙食就只有18斤,根本不够,沈学玉又自觉顿顿克扣自己,于是变得更加面黄肌瘦起来。有一天上课,老师发现沈学玉不在课桌上,问沈学玉到哪里去了,一位同学说,“刚才我和他一道上厕所去了”,老师说:“赶紧上厕所找找看”。同学们赶到厕所一看,沈学玉已经饿昏晕倒在厕所里。

  直到同学们七手八脚把他抬进教室,老师从自己宿舍里找来半块馍,用开水泡泡,灌到他嘴里,过了好大一会儿,沈学玉才慢慢苏醒过来。

  几个菜团子葬送了前程

  我们班里还有个同学,因为饭量大,吃得多,同学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他“大肚子”。其实那时候因为肚子里油水少,大家都特别能吃,人人都是大肚子。后来,有一天吃晚饭时,几个同学跟“大肚子”打赌:“你不是能吃吗?你要是能把10个菜团子(用红芋面掺红芋叶子做成,每个重半斤多)吃下去,我们全都送给你吃。”

  参与打赌的不够十人,让我也参加。同学们又说,“你若吃不完,吃下去的你得赔我们”。“大肚子”慨然答应。

  他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吃到第9个时,我看他撑得实在吃不下去了,就说:“你甭吃了,甭把你撑坏了。我那个菜团子送给你吃了,不用你赔。”其他同学也跟着说:“算了,算了,甭吃了。我们都送给你吃。”这时候“大肚子”才停下来。

  尽管“大肚子”饭量很大,但他每天晚饭只喝一碗菜汤,把那个菜团子省下来,周末时带回家给他娘,他怕他娘饿死了。为此,每次吃晚饭时,他怕看到别人吃菜团子,自己会馋得忍不住,就喝完一碗菜汤后便离开。这样做,不仅需要一份孝心,还要有坚强的意志力。
[小伙伴们快来啊 加西网招全职编辑]
这条新闻还没有人评论喔,等着您的高见呢
上一页123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加西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