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English |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 English
cheisei
cheisei 于 2016-12-27 00:23 写道:
今年来,香港发生了一连窜政治风波。出现了如梁天琦、黄臺仰、周永康等年轻的“港独”人士。而且从占中开始就有很多青年学生参与其中。近期香港中文大学举行第81届毕业礼,在奏国歌及颁授学位时,有学生举起反人大释法标语,部分学生拍掌叫好,但并未引起混乱,典礼顺利举行。而近年来,“港独”分子在升国旗、唱国歌等庄严垱合的闹事行动并不鲜见。香港“旺角暴乱”事件後,一些激进组织的中学生成员筹组“学生动源”,在校园内煽动血腥暴力。本月12日,该组织召集人鐘翰林等人在主持节目时,声称学生可尝试在学校升旗礼上搞对抗,例如背对国旗,“只要人多势众,学校亦无可奈何”,有人甚至提出“可以考虑在国庆升旗礼前暗中毁坏国旗”。鐘翰林等人还放出狂言,“过往的和平抗争已没有意义”,并称“扔砖属於和平手段,起码未出现烧车或汽油弹”,香港《文彙报》评论称“其暴力主张令人震惊”。从中也可以看出“港独”人士的年龄在年轻化。如此现象不由令人反思。

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年轻衝动,从早先的“新本土主义”到现在堂而皇之的激进本土主义乃至“港独”,这种思潮从社会的週边渐渐变得越来越组织化,这其中是一定的规律性。樊鹏认为,有几条缐索值得注意:首先是回归以来,以“反国教运动”为标誌,香港在国民教育方面遇到很大挫折。其次,“占中”这样的社会运动虽然过去了,但它的遗毒是无穷的,即激进组织的社会动员机制被调动起来了。第三,“港独”思想正在年轻化,这些激进的“港独”分子并不属於传统泛民,他们不可能打著泛民的旗帜来参与政治生活,同时他们也自知不会得到中央的信任,所以为了获得资源,这些激进力量就总是触碰底缐,追求激进民众这一块票仓“铁盘”。

其次内地与香港互相之间的不了解,由此在交往过程中产生误解,例如内地民众赴港旅遊的过程中,所作出的一些行为可能令香港很多民众特别是年轻人不能接受。其次香港确实在经济方面存在问题,特别是香港的年轻人因为无法分享到香港发展的红利,即“获得感”不犟,就很容易把一些社会矛盾或个人挫折,归咎到“一国唡制”,这一点亦给了“港独”滋生的社会土壤。因此“港独”人士的年轻化不应仅仅归咎於学校。
楼主
上一页1下一页
Copyright © 加西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